北窪村到了!

樂天驚訝的發現,這裡居然還停著不下十輛豪車,每輛車都亮著車燈,看起來都在等待這什麼似的。

出租司機收了錢就離開了,因為女嬰突然開始大聲的哭泣,根據車上女人的經驗,說是孩子可能餓了。

「這麼多人?」樂天嘟囔。

女人沒時間和樂天說話,她急忙湊到前面去查看情況。

「排隊排隊!我們都等半宿了……」

一個男人拉了這個女人一把,示意她排在自己的後面。

女人看了看他,只能在後面排著,樂天溜達著走上來。

「這位兄弟……你也是來看病的嗎?」他笑呵呵的問。

這個男人看了樂天一眼,倒是沒有什麼抵觸的情緒。

「看什麼病?這裡根本不看病……」他哼了一聲。

「怎麼會?我在早就聽說這裡有一個醫生,專門半夜開門營業,看病很好用的。」樂天說道。

這男人看著樂天。

「半夜開門倒是真的,不過看病就是掛著羊頭賣狗肉了,這裡面住著一位大師,算命看相批命都是准得很!這些人……都是來算命的。」他指了指旁邊的幾輛車子。

樂天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怎麼?你如果是來看病的話……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吧。」男人提醒樂天。

「哦,不不不……我陪我姐過來的,孩子好像有點受驚了,我們過來看看。」樂天馬上擺擺手。

這男人看了一眼女人懷裡的孩子,沒有多說什麼。

「吱呀……」

前面那棟民房的門突然開了,一個小孩走了出來,樂天看到這個小孩,他有那麼一瞬間居然有點愣神了,他還以為包子走了出來。

「大師說了……今天身體不適,不開門了。」這小孩子說道。

這一下周圍這些人可炸了鍋,這些人一個個面面相覷。

「小兄弟……你和大師說說,我們這都等了半夜了!」剛剛和樂天說話的那個男人急忙向小孩遞過去一百塊錢。

這小孩看了看,伸手接了過來。

「大師說了……他身體不舒服,各位請回吧。」他大聲說道。

說完這小子就轉身離開了。

我擦……

這小子拿人東西這嘴也不軟啊。

這些人一看,大部分的都離開了,只剩下一兩輛車子還在等待,看起來還不死心的樣子。

「大姐……你走不走?」樂天問那個女人。

女人明顯也沒有了主意,她看了看不遠處的那棟屋子,居然跑過去敲門。

「大師!大師……我的孩子已經等不了了,您幫忙看看,大師……您幫忙看一眼啊。」她一邊拍門一邊哀求。

樂天在不遠處看著。

嘖嘖嘖……自己當時給人算命的時候怎麼沒人這麼求自己呢?還是自己當時太忙了,忘記了?

他看著這個女人,這女人的孩子從外表看沒有任何問題,也不知道這女人想看什麼。

其他剩下的幾個人一看,也湊過來七嘴八舌的在門口議論。

「吵什麼吵?都說了今天不看了……你們趕緊走吧。」一個中年男人出現在門口,他看著門外的人不耐煩的說道。

樂天看到這個人,他的眼前一亮。

好傢夥……居然在這碰到了自己的債主?

「為什麼不看啊?我們在外面等了半宿了……我給你雙倍的錢還不行嗎?」一個男人豪氣地說道。

中年男人猶豫了一下,雙倍的錢自然是好,可是……

「不行不行,今天的確是看不了。」他搖搖頭。

這些人還想糾纏,中年男人強行的關上了門。

「你們明天再來吧。」他在在門裡面說道。

這些人一看,沒辦法……人家不看他們總不能拿刀架在人家的脖子上吧?幾個人對視了一眼,除了那個女人和樂天,其他人都離開了。

女人在默默的擦眼淚。

「大姐,你叫什麼名字啊?」樂天蹲在一旁。

「崔玉潔!」女人回答。

「崔大姐……你和我說句實話,這孩子到底怎麼了?」樂天問。

崔玉潔看了看樂天無奈的嘆了口氣。

「孩子已經四歲了,可是總是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他看人不是看樣子,他看的是顏色……總和我們說,這個人是黑色的,那個人是綠色的之類的話!自從孩子的爸爸死後,這孩子就幾乎不說話了。」她慢慢的說道。

樂天愣了一下,顏色?

他仔細地看了看這個孩子的眼睛,孩子正在熟睡,有人強行掰開他的眼睛,他正不舒服的很呢,正要掙扎樂天已經鬆開手了。

「這位小哥……」崔玉潔看到樂天一副沉思的樣子就喊了一聲。

樂天點了點頭。

這個孩子居然有一雙生死眼,這可太誇張了…… 或許是速度太快,我都還沒有來得及有所反應,他就已經一刀下去。

看着肩膀汩汩不止的鮮血,我的腦中開始有了眩暈感,介於之前因爲我的亂動造成沒有辦法將蠱從我的身體清除出去,這一次我是一點也不敢亂動。

阿羅接過小二遞過來的竹盒,朝着我傷口處灑了一些青色的粉末。不一會兒,我的傷口處突然異動了起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爬了出來,渾身漆黑的東西從我身體裏爬出來。

阿羅一見到那個蠱後,迅速的擡起手中的竹盒,將它收在裏面。看到他將這一套動作做完以後,我猛地俯身乾嘔了一陣。

是誰看到自己的身上爬出來一個通體黢黑的蟲子,誰的心情都不會太好,誰知道我身體裏另一隻鬼蠱什麼樣子?

那隻蠱被取了出來後,我臉上旋渦狀的東西也漸漸淡了痕跡。我看着鏡子中的自己,除了除卻正在消失的旋渦狀疤痕,那些詭異的紅紋卻還是無時無刻的提醒自己,身上還有另一隻鬼蠱作祟。

我從鏡子裏擡起頭,看着一旁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阿羅,輕怕了他的肩膀,“你既然有能力去掉我身上的那一隻蠱,爲什麼不將我身體裏另一個蠱拿出來?”

他看着我,目光似笑非笑:“你身上的那隻,不同凡響,尋常的手法根本除不掉。”

小二湊過來,眼底也是帶着一種說不清的感覺:“你覺得像我這種小人物會除掉你身上的蠱嗎?”

“你不行,他一定行。”我手指着阿羅,小二眼底一閃而逝的震驚,隨即變成了我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倒是阿羅嘴角一挑,沒有否認。“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

“你們的身份階級不同,自然能力應該也是不同。古人說,在其位謀其職,既然你比小二高出那麼等級,那麼實力自然也是不可小覷的。”我看着阿羅,眼底滿是認真。

“阿羅伸了個懶腰,我今晚是不是睡沙發?那要記得給我一個蓋的東西啊。說完當即躺在了沙發上,故意轉移話題。”

我氣呼呼的回了房,打開櫃門,準備拿一條毯子給他。不管怎麼說,至少他剛剛幫自己除了身上的一隻蠱。

可剛一打開櫃門,我猛地往後倒退了幾步。

我前幾天讓玲玲扔出去的充氣娃娃,不知道爲什麼現在又在自己的櫃子裏,笑眯眯的看着我。我連忙跑到了客廳去找小二,卻只看到了阿羅一個人躺在沙發上。

“小二呢?”我看着阿羅,臉上的焦急遮掩不住。

“我讓她出去買東西了,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阿羅走到我旁邊,剛纔去蠱的時候也沒有見到你是這樣的表情。

充氣娃娃。我拉着阿羅進了自己的屋子,指着櫃子,裏面有個充氣娃娃,之前我已經讓玲玲扔了出去,不知道爲什麼又在自己的屋子裏。

阿羅見我說了半天也沒有打算去櫃子,薄脣微抿的上去,慢慢的開了櫃子。 樂天剛剛被那雙眼睛看了一下,他感覺自己的體內彷彿有什麼東西被引動了一般。

崔玉潔看到樂天不說話,她又去敲門,可惜裡面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

樂天站起身,他看著面前的門,時間已經到了下半夜。

「崔大姐……你別拍門了,我教你一句話,你喊這句話就行了,一定會有人給你開門的。」他壓低聲音說道。

崔玉潔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就喊……你無非就是借了一雙狐仙的眼罷了!在這裡裝神弄鬼而已……」樂天說道。

崔玉潔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喊就行了。」樂天點點頭。

崔玉潔吸了口氣,她張開口,小聲的喊了一句:「你無非就是借了一雙狐仙的眼罷了!在這裡裝神弄鬼而已……」

沒想到這一句話剛剛喊完,門「唰」的就開了,剛剛那個中年男人一臉驚訝的看著崔玉潔。

崔玉潔自己都嚇了一跳。

「你……你剛剛說什麼?」中年男人喝問。

另類保鏢:龍潛都市 「你……你無非就是借了一雙狐仙的眼罷了!在這裡裝神弄鬼而已……」崔玉潔壯著膽子又說了一遍。

中年男人倒吸了一口冷氣,他上下打量著崔玉潔,這個女人看起來也沒有什麼異常的地方啊。

「你進來吧。」他說道。

崔玉潔驚喜地看了看樂天。

樂天隱晦的點點頭。

中年男人看到樂天也想進去,他急忙又攔住了樂天。

「我是她弟弟!」樂天瞪著眼珠子。

這個傢伙……一身的黃鼠狼騷味,居然在自己的面前裝大尾巴狼?說他借狐仙的力量還真的是給他長臉了呢。

中年男人一聽,這才沒有繼續攔著。

樂天跟著崔玉潔走進了這棟民居,裡面倒是蠻幹凈的,在裡面的房子亮著燈。

「進來吧。」中年男人說道。

崔玉潔緊張的抱著孩子跟著他走了進去,樂天四下查看,卻沒有看到黃鼠狼的影子,剛剛那個收錢的孩子也不見了。

中年男人坐了下來,他示意崔玉潔和樂天也坐下來,給兩個人各自到了一杯茶,看起來這裡就是他看命的地方,牆上掛著一些八卦之類的圖畫,看起來還有那麼點意思。

「大師……您幫我看看我孩子吧……」崔玉潔迫不及待的說道。

中年男人一伸手,制止了崔玉潔的話。

「不是我不給你看,也不是我有錢不賺……實在是今天真的看不了!」他的臉上也掛著為難的神色。

「為什麼?大師……我們來一次不容易,光是打車錢就是好幾百,為了這個孩子……我家裡都窮的揭不開鍋了。」崔玉潔哀求。

中年男人猶豫了一下。

他站起身走進了另一個房間,時間不長他又走了出來。

「這些錢你拿著!下次再來吧……」他說道。

樂天意外的看著這個傢伙,這個話還算是有點良心……

崔玉潔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錢,這些錢少說有七八千的樣子,這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可是一筆巨款了。

「可是……」她猶豫了,看了看樂天。

「姐!先拿著吧。」樂天點點頭。

中年男人看著崔玉潔收了錢,他點了點頭。

「你們明天來吧,我免費你給看……」他說道。

「只怕……我們明天來了,你還是不能看啊!」樂天淡淡的說道。

中年男人一愣。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這兩個人是怎麼知道他的秘密呢?

「你們到底是誰?你們為什麼是我借了大仙的仙力?」他謹慎地問。

重生之復仇女王 樂天笑了笑。

「你一身騷味……別人聞不出來,我還聞不出來?只怕是你那個所謂的大仙不是不能看,而是不敢看這個孩子吧?」他說道。

「什麼?不敢?不可能……大仙是萬能的,它可以看破一個人的前世和今生!」中年男人瞪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知道這個人其實就是一個傀儡,這讓樂天非常的失望,這不過就是一個借了黃大仙力量的普通人,這樣的人雖然現在看起來風光,但是最終他不會有好下場,甚至他的後代都不會有好下場。

「你幹嘛這麼看著我?」中年男人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個傢伙的眼神好奇怪,而且眼睛非常的亮,看起來就像是兩個發著微光的玻璃球一樣。

「你敢不敢讓這個孩子看一眼?」樂天問。

中年男人看了看崔玉潔懷裡的孩子,孩子可能因為說話的聲音被吵醒了,他迷糊的睜開眼睛。

「看一眼?什麼意思?」 藏心之心如刀割 中年男人奇怪地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讓這個孩子看一眼。」樂天說道。

「看唄!我又不是大閨女……還能把我看懷孕了怎麼的?」中年男人哼了一聲。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