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的一座小島中間,聳立著一座數百米高的大山。

而在這座大山之內,代表著島國各大勢力的人,紛紛齊聚於此。

不過能站在宮本天面前說話的,只有十一個人。

這十一個人,各個氣息強大!

其中有全身火焰纏繞的忍者,有被巨大式神馱在背上的陰陽師,有全身橫練肌肉比磐石鋼鐵還堅硬的體術宗師,更有背負一把巨劍,氣勢如虹的劍聖!

「霸王丸和岡本日川真的死了?被一個華夏人殺死的?」一個身穿紅色高開叉旗袍,露出雪白長腿,身材火辣異常,容貌看著不到三十歲,一頭烏黑披肩發的美女問道。

在她的身下,一條長達十餘米的九頭巨蟒,正盤窩著,吐著蛇信。

此人便是島國最有名的蛇蠍美人——九頭蛇姬天野櫻!

也是這十一個戰神曾經的手下所創建的勢力中,唯一一名女性。

別看她性感誘人,才二十多歲的樣子。

實際上她實際年齡已經快七十歲了,只不過她精通採補之術,靠著採補精裝的武士,維持青春不老,身體嫩的比二十歲的妹子還要好!

傳說她座下的九頭蛇,乃是八岐大蛇的後代!

而她本人則精通御獸與毒術,並且忍術也十分精通。

「所以,戰神家主,你想讓我們做什麼?」背負著巨劍的武士淡淡的問道。

此人身高接近三米,全身的肌肉似鋼鐵澆鑄,每一寸都充滿著爆炸性的力量。

此人便是人稱無極劍聖的大空易! 眾人看著這無極劍聖,心中皆是暗自感嘆。

據說這無極劍聖修的是體術劍法,肉身無比強大,足以承受機關槍子彈的掃射和火箭筒的轟擊!

曾經有敵對勢力雇傭了一個非洲的傭兵團暗殺他。

殺手用巴雷特(也就是俗稱的大炮)狙擊他,結果子彈連他的肉皮都沒有打破!

最後被他用巨劍的劍身,直接給拍成肉醬了!

「這個人很恐怖!」

這是所有人對大空易的評價。

「鹿一凡在華夏,我們這些人早已在華夏兵方的嚴控名單之上,想要入華殺人,非常不易。

最好的辦法,還是引鹿一凡來我們的地盤,然後再在我們的地盤上布下殺局!」宮本天道。

眾人皆是點頭,深以為是。

華夏大地,蒼蒼茫茫,高手眾多。

誰也不敢保證自己入華之後,不會遇到什麼神秘高手出手。

而他們的實力也就是比霸王丸高了一個層級而已。

想要擊殺鹿一凡,也必須聯手才敢行動。

這樣的話,即使鹿一凡再強大,他們戰神世家曾經統治勢力下的十一人聯手,便是神,他們也有信心屠殺!

「可是,如果那鹿一凡龜縮在華夏不敢出來呢?

他一輩子不出來,我們也拿他沒辦法啊!畢竟那不是我們自己的國家。」九頭蛇姬質疑道。

「呵呵……他如果能夠忍受世界各國殺手,暗無天日的追殺,那便龜縮在華夏吧!」宮本天冷笑道。

「嗯?宮本家主何意?」眾人不解道。

「戰神屠魔令,不僅僅是戰神世家可以發布的一道密令,他本身也代表著當年宮本武藏征戰天下時,遺留下來的一個秘藏。

我已經以宮本家主的名義,在全球下了追殺令,凡是可以擊殺鹿一凡的,就能得到戰神屠魔令,進入宮本武藏的墳墓,得到全部戰神的財寶!」

「天網、九頭蛇、天池殺手還有圓桌騎士的人都已經紛紛接下了膽子,接下來,恐怕不需要我們出手,鹿一凡便會被蜂擁而至的殺手淹沒。」

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哪怕以他們的能耐,也不可能頂得住這世界最頂級的幾大殺手組織不斷的刺殺,也絕沒可能撐得過一個星期!

這些可怕的殺手,不僅僅暗殺能力強,更加擅長心理戰術。

即使實力弱於鹿一凡,也能讓他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惶惶不可終日!

曾經就有不可一世的島國頂級拔劍流大師,便是被幾大殺手組織生生給逼的發瘋自殺了。

「哈哈哈哈,可憐的鹿一凡,我琢磨著他是個小帥哥,我還想讓他死之前,與他歡好一番,采干他的精氣呢!」九頭蛇姬舔了舔舌頭,淫(和諧)笑著道。

「戰神的寶藏,據說光是金銀珠寶,以及當初島國軍隊入華搶劫來的文物價值就已經超過了五千億。

而且,裡面還隱藏著掌控戰神曾經的夥伴——八岐大蛇的方法!

如果能將八岐大蛇歸為自己所有,那麼任何一方的實力都將最少翻一番!

也難怪這幾大殺手組織,敢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入華。」大空易喃喃道。

……

……

就在島國最強勢力召開會議的時候,鹿一凡卻是帶著沖田結衣,來到了自己家,見了自己父母。

「厲害啊兒子,連島國媳婦都能弄到手啊!不愧是我兒子,真厲害!」

鹿爸爸那叫一個得意啊!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扭不過來華夏一夫一妻制的觀念。

不過當鹿一凡的小老婆們表示她們可以弄到多國國籍,以一夫多妻制國家的國籍登記結婚,而且完全合法的時候,鹿爸爸這才放下心來。

既然是合法的,自己兒子能娶到那麼多漂亮的老婆,自己又怎會不高興?

「岳父大人,我叫沖田結衣,請您多多關照。」沖田結衣臉紅著,九十度鞠躬道。

「爸,結衣以後就是你兒媳婦了,就在家伺候你和我媽了,有啥活兒別客氣,交給她干就行了!

島國的媳婦可比華夏媳婦勤快的多,家務都是她們自己操持,從來不麻煩男人乾的。」鹿一凡得意道。

「你這小子!還沒領證就想讓自己媳婦幹活了?有點兒良心沒有?

結衣,你放心,在咱家,兒媳婦不用幹活!

活全是一凡干!

他干讓你干一點活,看我不揍死這小子!」鹿爸爸作勢欲打。

鹿一凡躲在一邊,摸了摸鼻子道:「是親生的嗎?」

不過說到小老婆的話……

鹿一凡突然腦海里閃過了幾道靚影。

「南宮舞,丁建國……貌似,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老公是江東之主吧?」

鹿一凡嘴角微翹,找出了一套江東醫科大的女生校服,換上之後,使用七十二變。

立刻化身為了前凸后翹的女裝大佬,大吊萌妹——鹿尼美!

「修鍊什麼的,都靠邊去,大情人節的不去把自己的小老婆都找回來,練什麼功啊!

哇咔咔咔,今天就去學校把丁建國拿下,晚上就帶她去策馬奔騰!

爽歪歪!」

鹿一凡這麼想著,開車去了江東醫科大。

……

……

一到學校,鹿一凡無數學生朝著體育館方向不斷涌去。

「體育館那邊亂鬨哄的,在幹嘛呢?」鹿一凡不禁喃喃道。

不過他才懶得管那麼多,回到自己宿舍,發現丁建國並不在。

「她去體育館了,貌似今天有什麼重要的活動。尼美姐,你可以去那看看。」楊穎兒道。

「好滴,老妹兒!mua~~~~」

鹿一凡狠狠的親了一口楊穎兒,又摸了一把她的乃子,這才猥瑣的笑著走了。

走到體育館時,只見體育館人頭攢動,黑壓壓的一片,甚是壯觀。

「那個……同學,麻煩問一下,今天這是在搞什麼活動啊?」鹿一凡隨手拉了一個男生問道。

那男生本來還挺不耐煩,結果回頭一看到鹿一凡那絕美的面容,直接變了另外一副臉色,柔聲到:

「哦哦,是這樣的,華夏好聲音第二季海選來咱們學校了,裡面正在進行比賽呢!」

「哦?華夏好聲音第二季?」鹿一凡摸了摸鼻子,點點頭道:「多謝了哥們!」 這個節目自從鹿一凡搞火了,又成功拿到冠軍之後,就沒再管過了。

「嘿,美女,你想進去嗎?如果你能把微信給我,我保證能給你弄到票喲!」

剛剛被問話的哥們,色迷迷的看著鹿一凡的一對爆(和諧)乳道。

鹿一凡不禁舔了舔嘴唇淡笑道:「門票?呵呵噠,我想進去,都必須裡面的工作人員出來請我進去,何須門票?」

「……美女,這大情人節的,你這牛逼吹的這麼叮噹響不太好吧?」男生無語道。

還請你進去?

人家芝麻台可是頂級大台!

便是一線大牌明星都得看著人家電視台的臉色行事,輕易不敢得罪。

你丫區區一個大學生,就算長得再漂亮又能怎樣?

鹿一凡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發了個微信給芝麻電視台台長歐陽明。

鹿一凡:「歐陽台長在不在?」

歐陽明:「哎哎,在!在的!凡爺有何吩咐?」

鹿一凡:「沒啥事兒,我妹妹在江東醫科大,想進去看看咱們好聲音的海選。」

歐陽明:「您怎麼不早說?早說我就安排咱妹妹去當評委了!」

鹿一凡:「(三個大汗的表情)歐陽台長,您這馬屁拍的太過了,我妹妹就是想進去看看海選而已,當什麼評委啊!」

歐陽明:「凡爺您老人家唱歌這麼牛逼,妹妹又能差了?就這麼定了!我先讓工作人員接您妹妹進去,待會兒總評委就讓咱妹妹當!

她想讓誰上,就誰上!」

鹿一凡:「這個……不太好吧……」

歐陽明:「有啥不好的?誰敢說不好?區區一個海選,又不上直播,凡爺你就讓咱妹妹隨便玩!

敞開了玩!

怎麼開心怎麼做!

出了任何事情,我兜著!」

鹿一凡:「呃……那好吧……」

當初鹿一凡在哈家宴會上一怒殺太極宗少宗主,后又在江東明珠塔誅殺劉諾的時候,歐陽明可都在場看著的!

在他的眼中,鹿一凡那就是宛若神明一般的人物!

他就害怕一點兒沒把這位爺給伺候好,惹得老人家生氣了,用什麼神仙法術給自己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死了。

打電話給了那邊的現場導演,歐陽明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把凡爺的妹妹鹿尼瑪當親媽一樣伺候好了。

想怎麼玩都行。

生活系大佬 足足吩咐了二十分鐘,歐陽明這才勉強放心的掛了電話。

鹿一凡卻鬱悶了。

等了二十分鐘了,還是沒人出來接自己。

那個被問話的男生有點兒幸災樂禍的道:「美女,別吹牛了,知道你好面子。

來,這有一張我高價買的黃牛票,拿著吧!

>就在這時,人群一陣驚動!

「好聲音的導演出來了!!!」

只見人群自動的讓開了兩條道路。

一個中年男子,拿著台本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當他看到鹿一凡之時,不禁眼前一亮。

畢恭畢敬的跑過來,九十度鞠躬道歉道:「鹿小姐,抱歉了,剛剛……遇到了點事故,耽誤了幾分鐘。

您趕緊進去吧!

咱們節目沒了您,肯定做不下去的!」

身邊的那個男生瞬間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卧槽!!!!

什麼情況這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