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晴長嘆了一口氣飄到後座上,葉子晨也是綳著笑,朝著蘇老爺子問道。

「去哪?」

「隨便,能喝酒的地方就行!」

「妥了。」

一腳油門,葉子晨的車就化作一道閃電消失在馬路中。

就在他離開不久,一群穿著軍裝的男人出現在剛才的位置,眼睜睜的看著葉子晨的車離開,朝著對講機里喊道。

「沒追上首長,他上了一輛車牌號為XXXXXX的車,請求協助。」

葉子晨將位置選在了一家燒烤攤。

他還記得蘇老爺子號這口,況且,酒吧那種地方像這位這種年紀應該是不喜歡的。

叫了一桌的串,葉子晨和蘇老拿著啤酒直接對瓶吹。

「小葉,咱倆還真有緣。」

「誰說不是。」

葉子晨咧嘴一笑,還真是有緣,兩次逃跑都讓他給碰上了。

「蘇老爺子,您這氣色真是越來越好了。」

一品馭獸妃:誤惹地獄邪王 將啤酒放到一邊,葉子晨拿起一串羊肉串咬了一口。

「小葉,我感覺好像是你那酒的問題。」蘇老爺子咬了一口串,道,「你給我的那酒,我天天都偷摸喝上兩口。你還別說,我這喝一次心裡就舒服一回,這身體好像也有好轉。」

「是嘛,是蘇老爺子酒癮解了,心情爽吧。」

「說的也是。」

蘇老爺子哈哈一笑。

酒過三巡,蘇老爺子和葉子晨的話題從酒漸漸演變到了蘇煙的身上。

「小葉,你跟我那孫女最近有沒有什麼聯繫?」

「甭提了。」

葉子晨搖頭一嘆,本來的確是有點關係了,可尼瑪線段了。

他可一直都在為這斷線苦惱。

「怎麼,我孫女她沒看上你?」

「是,也不是。」葉子晨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蘇老爺子卻是嘿嘿笑道,「用不用老頭子我在幫你搭個線?」 第45章蘇煙的線又牽上了

「條件!」

葉子晨連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蘇老爺子微微一笑,手指抹了一下嘴角。

「那酒你還有吧……」

啪。

青色葫蘆直接讓葉子晨扔到桌上,蘇老爺子愣了許久,面露深色的在他身上瞟了兩眼。

眉毛微微一挑,又不動聲色的將那震驚給壓了下去。

就跟他想的一樣,這小子不一般。

說不準,他可能真就是那邊的人。

當青色葫蘆拿出來的剎那,葉子晨也感覺有些衝動了。他這猴兒酒可是直接從微信百寶箱中提取的,並未隨身攜帶。

這突然間拿出來,老爺子肯定嚇壞了吧。

偷偷的向蘇老爺子那邊瞄了一眼,老爺子正愛不釋手的摸了葫蘆。

「應該是沒露餡。」

葉子晨心中暗自慶幸,老爺子也是誠信之人,拿起手機就撥通了蘇煙的號碼。

大概二十分鐘,明亮的路燈下出現一道倩影。

在來的時候蘇煙還時不時的向後看兩眼,彷彿在警惕有沒有人跟蹤。

當她來到蘇老爺子身旁之後,直接就一臉無奈的苦笑道。

「爺爺,你怎麼又出來偷吃啦。」

「爺爺不就好這兩口,你也不是不知道。」蘇老爺子摸著鬍子嘿嘿一笑,蘇煙輕嘆了一口氣坐在老爺子對面的位置,道,「要是讓爸知道他會打死我的。」

「他敢!」

老爺子一瞪眼,一股上位者的氣勢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來。

「他是你爹,在我面前他就是兒子!他要是敢打我寶貝孫女,皮我給他扒下來。」

蘇煙也是讓蘇老爺子給氣笑了,就在這時,桌邊的青色葫蘆落到了她的眼中。

莫名的,蘇煙的眉毛微微一皺。

「爺爺……」

「讓你發現啦。」蘇老爺子笑呵呵將葫蘆拿在手中,拔開葫蘆塞就往嘴裡倒了一口,「這可是好酒,看到這葫蘆,你也應該是誰想找你來了吧?」

「你怎麼又跟他碰到一起去了?」

蘇煙眉頭深皺,咬著嘴唇就從椅子上站起來。

蘇老爺子一看,趕緊朝著後面喊道。

「小葉,快出來吧,一會我孫女跑了。」

直到這時,葉子晨才從燒烤附近一處幽暗的角落中走了出來。

在他的臉上布滿了尷尬的笑容,朝著蘇煙揮手道。

「蘇煙。」

蘇煙狠狠的剜了它一眼,當時夏可可親的那一幕還歷歷在目。沒有理睬扭頭就向外走去。葉子晨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拽住她的手臂。

姑娘她戲多嘴甜 「?」

美眸向兩人碰觸的位置一掃,葉子晨連忙收回手,不安的來回搓動著。

「蘇煙,我不是故意的。」

「嗯。」

蘇煙的眼神中刻滿了冷漠,那種讓人冷到骨子裡的冷淡讓葉子晨的心一沉在沉。

「我覺得咱們之間有些誤會。」

神祕總裁,滾遠點! 葉子晨遲疑了片刻后,還是決定跟蘇煙攤牌。

蘇老爺子不是那麼好碰的,這次能碰到也是機緣巧合。這次要是不解釋,那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兩人才能冰釋前嫌。

說不定,矛盾隨著時間的推移演變的越來越不可消磨,那他跟女神可真的就要說拜拜了。

「我並不認為咱們有什麼誤會。」

蘇煙冷著臉不給葉子晨留有絲毫情面,可她的動作卻是出賣了她的想法。

她沒有走!

這就代表她想聽葉子晨解釋,否則她直接扭頭打車離開,一切就都結束了。

「這是你女朋友呀?這麼漂亮!你怎麼惹她生氣了,是不是在外面劈腿了。」

劉晴飄在半空中調笑,葉子晨眉毛一簇,喝道。

「閉嘴!」

「你讓我閉嘴?好!我閉嘴!」

蘇煙讓葉子晨吼的嚇了一跳,二話不說,扭頭就走。

「別,蘇煙,我說不是你……」

坐在燒烤攤的蘇老爺子慈祥的笑著,看著葉子晨和蘇煙倆在那像是在打情罵俏。

一口猴兒酒入肚,蘇老爺子輕吟道。

「年輕人就是有活力呀。」

好說歹說,葉子晨算是將蘇煙給拉住了。可對方也沒給他好臉色。

雙手抱肩,蘇煙揚著精緻的下巴道。

「給你一分鐘的時間……」

一分鐘!

這時間可不是特別充裕,要是將故事從頭到尾說一遍的話,那肯定是講不完了。

「還有五十秒。」

「我還沒開始說吶!」

「四十五秒!」

「別催了,我整理整理!」

將雜亂的心緒平復下來,葉子晨深吸了一口氣。

「當時在警局的情況是這樣的,你看到夏可可親了我其實那一切都是假象。他為什麼要親我,主要就是……」

葉子晨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中間連換氣都沒有。

將事件闡述完畢,葉子晨就跟小學生一樣雙手放在大腿兩側,聽后蘇煙發落。

「還有……你沒交代清楚。」

蘇煙柳眉向上一豎,葉子晨撓了撓頭,陷入沉思。

沒事可以交代了呀?

「你給我提提醒?」

「就剛剛發生的!」蘇煙語氣不善的開口,葉子晨猛的拍了一下大腿。

「你是說男生宿舍那事,這也是個誤會……」

巴拉巴拉。

葉子晨就是一頓坦白,直到他講完,蘇煙才抱著肩膀冷笑道。

「很浪漫嘛,衝冠一怒為紅顏呀……」

「蘇煙,你要相信我!我幫夏可可,單純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的。至於那李佳怡,純屬碰巧,她還是我同學。在說了,我也沒動她呀!」

「我可沒那麼大面子。」

蘇煙撇了撇嘴,可心裡卻泛起一絲甜意。

看在她的面子上!

不過想到這傢伙最近的表現,也不能給他好臉色看。

這麼長時間,竟然不給她發微信。

就連她將他刪了,他都沒說找她!

可的確,他和夏可可的事情是她誤會了。

叮咚。

獲得姻緣繩。

持有者葉子晨,被持有者蘇煙。

雙方當前好感度50。

比之前還高了!

葉子晨眼皮一跳。

「蘇煙,你不生氣了吧?」

見蘇煙神色有些許好轉,在加上姻緣繩的出現,葉子晨試探性的開口。

蘇煙壓低眼眉,用著審視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你確定那天沒碰李佳怡,那你怎麼解決的……」

「這不太方便透露。」

「我讓你說!」

蘇煙柳眉再度豎起,竟然敢瞞著她,反了天了!

「那你過來,我偷偷告訴你。」

葉子晨朝著蘇煙招了招手,蘇煙順勢將耳朵貼了過去。

很快,蘇煙就從臉紅到了耳朵根,抬起手照著葉子晨的身上就打了過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