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幾個大漢,當即掏出手槍想要開槍,然而,葉臨天卻是猛地甩出手中的匕首,那些手槍全部被劈成兩半!

眾人只覺得眼前閃過一道寒光。

而後,脖子一涼,他們死死地瞪着眼睛,直到死,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這樣死了。

此時,葉臨天拿着匕首,一步一步走向黑虎等人!

「你……你是北境王?」

見到葉臨天手中的匕首,黑虎心頭一顫,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我們黑虎,願意投降,還請北境王高抬貴手,放過我們……」

另外兩人沒想到,黑虎竟然會這麼慫,剛想罵他是叛徒,卻發現自己的保鏢,已經全部倒下了!

「嘭!」

大門被人強行撞開,數十個屠龍殿的人,衝進會議室,將機槍對準了幾人的腦袋!

龍峰走到葉臨天身邊,恭敬地彙報戰果:「報告殿主,屠龍殿第三十二小隊,已經成功鎮壓三大勢力!」

聽到這話,其他人頓時臉色一白!

他們三個勢力加起來,至少也有上千人,但對方不過出動了一個小隊,就將他們全部鎮壓了!

葉臨天走到龍騰和巨狼面前,手中的匕首閃爍著耀眼的寒芒!

此時,他們懊悔不已,他們原本以為葉臨天只是一個普通的保鏢,還以為能輕鬆拿到五百萬,但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傳說中的北境王,更是屠龍殿那位神秘的殿主!

華國的北境王,竟然是屠龍殿殿主!

他們要是早知道這件事,別說是五百萬,就算是給他們五千億,他們也不可能接這個任務!

「告訴我,是誰讓你們來殺我的?」

葉臨天冷冷地問道。

「是……是鮑勃,他現在在醫院……」

黑虎為了活命,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出賣了鮑勃!

「果然是他!」

葉臨天早就猜到,是鮑勃在背後做的手腳!

但也不排除有人發現了自己的身份,想要對付自己!

所以,葉臨天直接讓龍峰帶着一支小隊,將這裏的地下勢力全部剷除了!

「鮑勃已經解決了。」龍峰低聲道。

葉臨天點點頭,「這裏的事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

「是!」

龍峰恭敬地應道,而後轉身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些人,大手一揮,「帶走!」

而後,龍騰三人直接被龍峰他們帶走了!

而葉臨天,則是回到了別墅!

此時,周雪兒正滿臉擔憂地坐在沙發上。

影一站在一旁,默默地陪着她!

「影一,你說葉大哥。他會不會有事吧?」周雪兒擔憂地問道。

影一笑着安慰道:「周小姐,您放心吧,大哥他不會有事的,就算是拉斯維加斯所有地下勢力加起來,也不是大哥的對手!」

。 「嗯…好癢啊!」睡夢中,顧相思感覺到臉頰有一陣癢意,不禁從被窩中伸出了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一陣折騰后,顧相思這才睜開了迷濛的雙眼,不想,一睜開雙眼,映入顧相思眼帘的便是一支艷紅的玫瑰花。

「老婆,你醒了!」傅景淮站到了顧相思的床邊,將自己手中的玫瑰花遞到了顧相思的手中。

「你這是…」顧相思揉了揉自己有些凌亂的髮絲,從床上坐起了身子看著傅景淮說到。可是未等她開口說話,便感覺到了來自身前的一絲涼意,顧相思便順著目光向自己的身前看去,這一看,顧相思連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被角,臉頰也不禁帶上了一瞬紅暈,羞赧的看向傅景淮大聲說到:「都怪你…」顧相思不禁納悶,傅景淮是怎麼趁著她睡著的時候脫下了她的睡衣的。

「老婆,你這可就冤枉我了,」傅景淮忍住了體內的慾望,鎮定的開口對著顧相思解釋到:「昨晚不是你纏著我的脖子一直喊熱,我才會幫你…」語氣中不禁沾上了一絲委屈。

「你閉嘴…」顧相思被傅景淮弄得羞紅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好了,不逗你了,噥,送給你!」傅景淮坐到了顧相思的床邊,伸出了自己為顧相思早已準備好的玫瑰花。

「你這是…」看著眼前的玫瑰花,顧相思不禁又一瞬間的錯愣,這才騰出一隻手,伸出了手接過了傅景淮遞到她身前的玫瑰花。

「以後的每一天,我都送你一朵玫瑰花好不好?」傅景淮寵溺的摸了摸顧相思的髮絲說到:「老婆,我們談一場戀愛吧!把之前我們錯過的都補回來好不好?」

「其實,我昨晚也是賭氣…你不必…」顧相思想對傅景淮解釋,可是卻又被傅景淮伸出的指腹堵住了她欲張的口。

「別說了,我是真心的,就讓我們把我們錯過的那段時光都補回來好不好?」說著,傅景淮便又在顧相思的額頭上輕輕的印下了一吻。

見傅景淮這麼說,顧相思的心裡不禁又被他弄得感動了起來,不禁用手捂住了自己有些微燙的臉頰說到:「你真討厭,一定要在大早上的就惹我感動…」

對此,傅景淮又親昵的摸了摸顧相思的臉頰,寵溺的說到:「真是一個容易滿足的傻女人呢!」說著,傅景淮便將還在害羞的顧相思拉到了自己的身前,自己則親吻上了顧相思的軟唇。

「等一下…」在傅景淮親了一下后,顧相思便快速的推開了他,就在傅景淮一臉不解的看向她的時候,顧相思這才紅著臉解釋到:「我…我還沒刷牙呢!」

聽顧相思這麼一說,傅景淮不禁低低的笑出了聲,轉而便再度的將顧相思摟到了自己的懷裡說到:「我又不嫌棄,你怎樣我都喜歡。」說著,傅景淮便再度攬過了顧相思的腦袋,將自己的唇送到了顧相思的唇邊,深深的吻了上去,直至顧相思被弄得有些喘不上氣后,傅景淮這才依依不捨的放過了顧相思。

「爸爸,媽咪你們又在房間里做什麼羞羞的事啊!」早已在床上醒來的顧子晨一睜眼,便穿著拖鞋跑到了顧相思和傅景淮的房間,一開門,便讓他撞到了自己的爸爸和媽咪親在一起的畫面。

「都怪你,讓孩子都看見了…」顧相思見顧子晨突然闖了進來,不禁害羞的躲進了傅景淮的胸膛里,輕聲抱怨著。

而傅景淮對此卻不以為然,反而伸手將顧子晨叫到了自己的身前說到:「爸爸當然是在親你媽咪啊!」

「那晨晨也要親!」被傅景淮這麼一說,顧子晨也脫掉了自己的拖鞋,爬到了顧相思的床上,在顧相思的臉頰兩邊「吧唧」「吧唧」的親了兩口。

「爸爸也要再親一下!」傅景淮見顧子晨親了顧相思兩下,便也湊到了顧相思的臉頰兩邊,不甘示弱的同自己的兒子吃起了老婆的醋,爭相的在顧相思的臉頰上也同顧子晨一樣在顧相思的臉上又重重的親了好幾下,這才肯罷休。

就這樣,陽光明媚的早晨,顧相思就在被一大一小的親吻中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清晨。

坐在飯桌上,看著豐盛的早餐,顧相思不禁也忍不住的咽了咽自己口中的口水,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伸手拿起了一塊土司放到了自己的口中。

「媽咪,你看起來好像幾天沒吃飯的樣子?」顧子晨也拿起了一塊土司,看著顧相思說到。

「因為你媽咪昨晚累壞了,所以才這麼餓。」傅景淮倒是在一旁拿起了一杯咖啡不急不慢的對著顧子晨說到。

「咳咳。」被這麼一說,正吃著土司的顧相思不禁低低的咳嗽了一聲,轉而便一臉幽怨的看向了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傅景淮。

「媽咪,你昨晚幹什麼了啊?」倒是顧子晨這時正是很好奇的看向了顧相思一臉真誠的問到。

「額…沒什麼啊!」被顧子晨這麼一問,顧相思更覺有些尷尬,只好編了一個借口對著一直追問著她的顧子晨說到:「就是昨晚媽咪做…做瑜伽來著!對,沒錯,我昨晚做瑜伽來著!」

「媽咪好棒,還會做瑜伽啊!」顧子晨拍了拍自己的小手一臉崇拜的看著顧相思說到。

「哈哈…」在一旁看熱鬧的傅景淮不禁被顧相思這一蹩腳的解釋弄得不禁笑出了聲音,想著,也是難為她了,便出聲對著顧子晨說到:「對,你媽咪昨晚是在做瑜伽,爸爸我還在一旁幫忙來著,」說著傅景淮又是一臉意味深長的看向了顧相思,果然,被傅景淮這麼一說,顧相思的臉頰再度不爭氣的紅了起來,沒再接傅景淮的話茬,只是低低的埋頭吃起了飯。

「爸爸,今天我們就在家裡嗎?」早餐吃到一半,顧子晨眨巴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傅景淮說到。

「不,今天爸爸帶你和媽媽出去。」傅景淮喝了一口濃郁的咖啡說到。

「去哪裡啊!」顧相思和顧子晨對此同時的問出了口。

「去爸爸的爸爸媽媽家裡。」傅景淮不徐不疾的開口。

「爸爸的爸爸媽媽家?那是什麼東東啊?」顧子晨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瓜認真的思考著。

「寶貝,爸爸的媽媽和爸爸就是你的爺爺奶奶啊!」顧相思耐心的摸了摸顧子晨的臉頰解釋到,轉而又對著傅景淮說到:「爸,媽他們還生著我的氣吧…」顧相思想著畢竟當初是自己不告而別,況且自己在傅家的時候,傅景淮的爸爸媽媽一直都是對自己很好的,從未虧待過她,還一直向著自己,自己當初不告而別,不知道他們還會原諒自己嗎?

傅景淮像是看出了顧相思的擔憂,便握住了顧相思緊張的手說到:「放心吧,我早就和爸媽說明白了,而且你還給他們生了一個大胖孫子,疼愛你還來不及,又怎麼還會生你的氣呢!」

「原來你…都為我考慮到了啊…」顧相思聽完傅景淮的話,心中不禁又是一陣感動,自己沒想到的,原來他都已經為她辦好了啊!

「所以,傅太太,你只管乖乖的跟在我身邊一同回家便好,其他的,有我在。」傅景淮認真的對著顧相思說到。

「嗯,老公你真好!」被傅景淮這麼一說,顧相思原本還緊張的心不知道怎麼的瞬間就被得到了撫慰,心裏面也變的踏實了起來。

吃過飯後,傅景淮便開車帶著顧子晨和顧相思驅車一同前往了傅家老宅之中。

顧相思還特地為了見傅景淮的爸媽,特地的穿的正式了一些,換上了一條黑色的連衣裙,整個人都弄的正式了一些。

終於,在一段路程過後,傅景淮便將車子停到了自己爸媽的家門外。

打開了車門,傅景淮將顧相思從副駕駛牽了出來,就這樣一手老婆,一手兒子的便帶著顧相思和顧子晨一同進入了傅家裡。

「傅景淮,我…」臨近門外,顧相思不禁又有些緊張的抓緊了傅景淮的衣袖,而傅景淮則將自己的大手握在了顧相思的手心上,輕輕的握了握顧相思緊張的手示意到:一切有我。

就這樣,在傅景淮的帶領下,三人便一同走進了傅家裡面。

「爸,媽,我帶著老婆兒子來看你們了!」在門關處換好了鞋,傅景淮便帶著顧相思和顧子晨對著裡面喊到。

「是我的好媳婦相思回來了嗎!」

「我們傅家的長孫也回來了嗎!」

裡面的傅老太太和傅老爺子聽見傅景淮的聲音后,便一同高興的從樓上走了下來,一轉過樓梯,傅老太太便和傅老爺子便一眼看到了站在沙發前等待他們的顧相思,傅景淮和顧子晨。

「爸,媽,我…回來了。」顧相思見爸媽下來,便帶著歉意的說到。

「傻孩子,又不是你的錯。」傅老太太見自己的兒媳一臉歉意的模樣,便一把拉過了顧相思的手做到了沙發上,開口說到:「該是我們傅家對不起才對,都怪我們這個不孝順的兒子當初犯糊塗才會把這麼好的兒媳婦氣走。」說完,傅老太太又不禁埋怨的看了看做在身後的傅景淮。

「爺爺奶奶好,我是晨晨!是媽咪的兒子。」顧子晨從沙發上站起了自己小小的身子對著傅老太太和傅老爺子打了一個招呼。

「這就是我們傅家的長孫吧!快過來讓爺爺看看,」傅老爺子看著顧子晨可愛的模樣,不禁想著:我傅家終於是後繼有人了!

「爸媽,這是晨晨,是我在國外的時候生下的」顧相思見傅老太太和傅老爺子如此喜愛顧子晨也就放下了心。

「真是苦了你了孩子!」傅老太太再度握住了顧相思的手說到:「媽跟你保證,以後景淮啊不會再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了,他真知道錯了!」說著便將顧相思的手放到了傅景淮的手裡囑咐到:「臭小子,這次可要把你媳婦牢牢的抓住了,別讓我們在跟著你操心了!」

「放心吧,爸,媽,我現在的心裡只愛顧相思一個女人,以後,我的心裡也只會有她一個女人」傅景淮一臉嚴肅的向著自己的父母保證到。

「嗯,以後我也會好好陪在傅景淮的身邊的,在他身邊做一個好妻子。」顧相思也回握住傅景淮的手看著傅老太太和傅老爺子認真的說到。

「好好好!」傅老爺子不禁練聲說到:「你們總算也是苦盡甘來了啊!」

「苦盡甘來是什麼意思啊?」站在一旁的顧子晨拉了拉顧相思的衣袖一臉天真的問到。

「哈哈哈」

「哈哈哈」見顧子晨如此可愛的模樣,傅老太太和傅老爺子不禁一同笑出了聲「真是一個可愛的孩子啊!」

對此,顧相思不禁也寵溺的摸了摸顧子晨的額頭。

傅景淮坐下一旁看著在自己眼前和睦融融的一家人的情形,他這才真真切切體會到了什麼是幸福的感覺,這才是他心裡一直憧憬想擁有的家啊!

直至傍晚,傅景淮才帶著顧相思和顧子晨離開了傅家。

「傅景淮…」顧相思低低的叫了一聲正在開車的傅景淮。

「怎麼了…」傅景淮輕聲說到。

「今天我好開心…」說著,顧相思不禁靠上了傅景淮寬厚的肩頭。

「我也一樣…」說著,傅景淮忍不住握緊了顧相思的手抬到了自己的眼前,在上面重重的親了一下。

「晨晨在爸媽家今天一天都玩的睡著了!」顧相思看了看躺在後座里熟睡的顧子晨,臉上不禁浮現出一陣難掩的笑意。

「是啊,爸媽很喜歡晨晨!」傅景淮也跟著附和到。

「傅景淮,改天找個時間,把晨晨的性去改回來吧!」顧相思突然開口提議。

「為什麼!」傅景淮有些不解。

「晨晨畢竟是傅家的長孫,理應當叫回傅姓。」顧相思看著今天爸媽如此喜愛顧子晨的模樣,她覺得也是時候讓晨晨認祖歸宗了。

傅景淮沒有想到顧相思竟會站在他的角度為他考慮了這麼多,「老婆,謝謝你!」傅景淮忍不住的溫柔開口。

「傻瓜,既然我都是你老婆了,還和我說謝謝!」顧相思的心裡也是無比的甜蜜。

「我愛你,老婆…」夕陽灑進車內,傅景淮深情的對著顧相思說到。

「我也一樣愛你…」顧相思回以傅景淮真誠的凝望。

後座內,顧子晨不知道在夢裡夢見了什麼,嘴角上也不禁淌出了甜蜜的笑意… 「好吧。」葉寒無奈的站起身,嘀咕道:「居然把錢看得比命還重要,真的是……我出去拿點東西,你在這等我一下。」

說着,葉寒就朝門口走去。

等他打開門的時候,舒曼資已經不見了蹤影。

葉寒下樓在一個儲物室內,找到了一個急救醫藥箱,又摸出一把嶄新的水果刀已經一個應急燈。

舒曼資雖然知道他要給蘇浣溪取炸彈,卻不知道他拿水果刀和應急燈是做什麼用。

舒曼資奇怪的問道:「葉寒,你這是做什麼去呢?」

葉寒笑道:「給蘇總取炸彈,順便賺點小錢花花。」

「你就拿這些工具?」

「對啊。」葉寒瞎扯道:「沒辦法,事情很緊急,你也許還不知道。那些綁匪的計劃失敗了,也許他們在惱羞成怒之下,會故意引爆蘇總體內的炸彈,不僅可以發泄他們的怒火,也可以給南陽市造成恐慌,讓人知道,他們不是好惹的。為了避免蘇總香消玉殞,我只得加快行動了。這水果刀還挺鋒利,等會就用這把刀給蘇總剖腹探查,看能不能找到炸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