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幾個都是遊戲中武僧會獲得的東西,最後的抽獎則是MOD帶來的。

「可惜,抽獎沒有物品,只有技能跟天賦,還全是和尚的,希望能抽取一個好東西吧。」

喃喃自語中,神宮悠沒有立刻進行抽取,而是看向了反射閃避的介紹。

【反射閃避:宿主的反射神經以及動態視力獲得加強,並在面對敵人攻擊時獲得類似於直覺的閃避】

「反射神經跟動態視力獲得加強了嗎,這對於近戰的我來說倒是個不錯的能力。」

看過技能之後,他進行了技能抽取。

沒有輪盤,隨著他點擊確定,一道系統提示就在他的腦海里響起,隨後,一門功法的修鍊方法跟練成后的效果就傳入了他的腦海。

【叮,系統提示,宿主抽取了技能……恭喜宿主,抽取到了技能:金鐘罩】

「好大眾的能力。」

發現技能后,神宮悠忍不住進行了吐槽。

金鐘罩的大名幾乎無人不知,這技能的功效也很簡單,就一個,增加防禦。

不過,此功效簡單卻也實用,神宮悠並沒有傷心,只是,看完金鐘罩的修鍊步驟后,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需要特殊的草藥塗抹全身,還需要找人用木棍抽打,好麻煩。」

有不麻煩的辦法,用技能點,一點就能學會。

只是,跟龍象般若功一樣,金鐘罩也有十三層,而神宮悠雖然每升一級獲得的技能點都會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一,但純以技能點提升技能,他到達20級進階傳奇,也無法把所有技能全部升滿。

畢竟,每次升級時,神宮悠都可以抽取技能,而且,他還有本職技能需要修鍊,總的來說,技能點總是不夠的,所以,能獨自修鍊的功法,他會全部修鍊。

「金鐘罩的草藥需要特殊配置,今天已經晚了。明天再去弄這些,先修鍊龍象般若功。」

跟金鐘罩一樣,神宮悠獲得的龍象般若功也是需要藥膏輔助的,還好,這葯他早就配置出來,此時只要把配置好的藥膏抹在身上,他就可以修鍊了。

一番塗抹后,神宮悠整體泛著油光,在房間里進行了修鍊。

這修鍊先是站龍象之樁,隨後練龍象之形。

據神宮悠的猜測跟前世聽到的傳說,龍象般若功不僅是修鍊身體的功法,還涉及到精神修鍊,畢竟般若代表著終極的智慧。

只是,對這方面,神宮悠沒有一絲頭緒,還好,此功法也是練到後面才涉及到精神,前期可以當作鍛煉肉體的法門。

一番訓練,又是一個小時。

在這過程中,神宮悠有了辦法,也消耗經驗進行升級,只是,他的做法並沒有獲得原主執念的認同。

在此過程中,煩躁一直在他心中出現。

還好的是,不進行冥想訓練,這執念除了讓他有些暴躁之外,對其他影響並不大。

今天一天神宮悠的訓練強度其實很高,100俯卧撐,100仰卧起坐,100深蹲加上10公里長跑,隨後是折騰了一個小時的冥想(沒成功),最後還有半個小時的站樁以及半個小時的練拳(龍象般若功)。

這番操練下來,他整個人都有一種散架的感覺,最後的龍象般若功,他幾乎是強忍著才堅持下來。

而他更是想到了,明天自己的訓練還得加上金鐘罩,這會讓他的訓練強度再度提高。

如此訓練其實很枯燥,也很辛苦,一般人根本堅持不下來,但神宮悠卻咬牙挺了過來。

而挺過之後也有好處,首先是肉體的提升,這點不必多說,除了肉體之外,因訓練艱辛,挺過這種辛勞與枯燥后,他的意志也獲得了提升。

5.8的意志已經超過了很多人,至於神宮悠六大基本屬性中最高的精神,倒不是因此提升的。

深度冥想可能會提升精神,但這是以後的事情,神宮悠的精神之所以那麼高是因為兩個靈魂融合的緣故。

「可惜,不是完美融合,否則,我的精神會更高。」

「話說,解決完執念,我的精神會提升一波嗎?」

……。 「那說好了,要親好幾下。」晚晚說着,彷彿和他在做交易一樣。

燕景霆被她強行拉着手,跑到茶几前,還拿起筆在白紙上寫着字,有些字她不會寫,就畫了圖片,把筆遞給他,讓燕景霆簽字畫押,還按了手印。

「吶,不許反悔。」晚晚有些霸道又嘚瑟說道。

房內,北北豎起耳朵,把整個過程都聽完后,默默的把電腦合上。

他看了看窗外的陽光,嘴角莫名勾起了抹淡笑,彷彿自己教育有方似的,對晚晚今天的表現很滿意。

「不反悔。」燕景霆說着。

他看了看時間,剛好是中午,便走到桌前,發現裏面空蕩蕩的,除了兩條紅薯外,並沒什麼吃的。

「你們中午沒吃飯?」燕景霆蹙了蹙眉問道。

晚晚眼睛圓溜一轉,立刻捂著肚子,一臉痛苦的說:「晚晚好餓哦。」

「我去給你做飯。」燕景霆說着,擼起衣袖走進廚房內,發現冰箱裏空蕩蕩的,除了幾瓶牛奶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他打電話讓人送了些菜過來,做好飯,看着晚晚和北北吃完,燕景霆獨自收拾著碗筷。

「下次別再裝餓了,我肚子撐不住了。」北北淡看晚晚一眼,語氣里掩飾不住的寵溺。

晚晚抱着他的手臂,小臉貼在他的肩膀上,越過他看着廚房內幹活的燕景霆,輕聲說:「可是晚晚想他留下來。」

「哥哥,媽咪是不是和他吵架了哦?」晚晚按耐不住的好奇問道。

唐南綰這兩天,似乎心情不太好。

「應該是,鬧翻了。」北北低聲說道。

感覺這兩人之間,似乎真的鬧得僵了,如果再不想辦法,沒準這個「爹地」就被人拐跑了。

那些女人對燕景霆,是虎視眈眈的。

「那怎麼辦?那他還會親媽咪嗎?」晚晚感覺有點失落。

秦佳告訴她,小說里的男女主,生氣后親親就沒事了,所以她才想要讓燕景霆親親媽咪,如果吵架了,那豈不是就不親了?

想到這裏,她立刻把燕景霆剛簽的「承諾書」捂在懷裏,深怕他會不承認似的。

「爹地。」晚晚看到燕景霆從廚房走出來,她立刻從沙發上跳下來,拔腿就提着褲子朝他跑去,抱着他的腿低聲喊著。

燕景霆被這聲「爹地」怔住了,他手僵在半空,低頭看着她,沉聲說:「你剛叫我什麼?」

「爹地,爹地,嘻嘻,晚晚想叫你爹地呀。」晚晚說着,就順着他的腿往上爬,燕景霆連忙把她抱了起來。

晚晚在他的懷裏,悄聲說:「晚晚有媽咪,有乾媽,有叔叔,就是沒有爹地,所以你願意做晚晚的爹地嗎?」

「你答應晚晚行不行?那以後晚晚就有爹地了,沒人敢再欺負晚晚了。」她抱着燕景霆就撒嬌。

燕景霆被她一聲聲爹地的喊著,骨頭都酥了。

而且她叫自己爹地,自己居然不反感,反而有些喜歡,燕景霆對這種情緒有些不解,他向來不喜歡別人自來熟,但他們似乎不一樣。

「好。」燕景霆說着,指尖颳了下她的鼻尖,低聲說:「只准在家叫。」

「嘻嘻,OK。」晚晚比了個OK的手勢,特別自豪的說:「晚晚還會說英文哦,是哥哥教的。」

燕景霆低聲笑着,之前不悅的心情,一掃而空。

陪着她折騰了半天,燕西打來電話,燕景霆起身走到陽台上站着,低聲說:「出什麼事了?」

「爺,顧連城那個項目,不是死了人嗎?對方就是唐宗財的人,所以唐宗財想利用這件事,逼迫顧連城和唐家聯姻。」燕西說道。

「這事我知道。」燕景霆低聲說道。

所以唐南綰的聯姻,他並沒放在心上,畢竟都是唐宗財的主意。

「不過現在唐宗財一直在打壓,想利用這件事發酵,我擔心顧連城一旦扛不住,就會妥協,所以我們要動手推一把嗎?」燕西問道。

燕景霆站在陽台那,低頭看着盆栽開滿了鮮花,他目光彙集在那,指尖劃過花瓣,上面的水珠順勢滴落。

「顧連城沒這麼好拿捏,否則這些年顧氏早就倒閉了,他在國外的資產還有人脈都藏得很深,你暫時不必管,等他出手。」燕景霆說道。

在商場上的明爭暗鬥,最終沉得住氣的,才是大贏家。

現在明面上是唐宗財贏了,他逼迫顧家接受聯姻,可惜他根本就控制不住唐南綰,而顧連城一直都在沉默,並沒反擊。

「是。」燕西聽到他說的,才暗鬆了口氣。

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他低聲說:「爺,今天是您投資的那部電影要殺青,要不要過去一趟?」

「不必了。」燕景霆說道。

他出現,如果讓唐南綰難堪或尷尬,那他覺得完全沒必要,起碼現在不行。

掛了電話后,燕景霆低頭欣賞著陽台上的花,發現唐南綰的喜好和以前一樣,都喜歡在陽台上種滿各種花草。

「爹地。」晚晚推開陽台的門,拿着牛奶喝着,一邊拉着他的褲管,小聲說:「晚晚想媽咪和乾媽了。」

燕景霆低頭,看到她捧起一盆花,遞給他說:「給,這是晚晚和爹地的訂情花。」

「呵呵。」燕景霆沉聲笑了,接過花后,放回原位,說:「行,那晚晚替爹地養著,爹地有空會過來看晚晚有沒偷懶不澆水,如何?」

「嗯。」晚晚聽着就覺得高興。

男人抱着她回到客廳內,發現北北換好衣服,提着包包說:「可以走了。」

「去哪裏?」燕景霆問道。

但北北和晚晚故弄神秘,都沒有說,只是讓他跟着就行,燕景霆看了看時間,直接給燕西打電話,讓他把晚上的應酬給推了。

「爺,醫生剛說聯繫不上您,催您回去按時喝葯。」燕西發了條信息過來。

可惜燕景霆沒回復,帶着北北和晚晚出門,他開着車,北北負責導航,燕景霆看着這條偏僻的小路,握著方向盤看着車後鏡內的身影,說道:「這路很偏。」

「很快就到了。」北北說道。

燕景霆雖沒走過條路,但隱約也知道去哪裏,他緊抿著薄唇,沒有揭穿他們的小把戲,而是按著北北給的導航走。

。 正當張嵐要給李郁松解釋一下細節讓李郁松完成自己的承諾,表演一下當場吃龍紋棍的大場面時,李郁松的身後傳來了幾聲大笑。

「哈哈哈哈,看看是誰回來了?竟然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此時因為張嵐之前的動靜,史萊克的眾人也被驚動了。

第一個趕過來的便是弗蘭德,聽到那一聲熟悉的大叫聲后,弗蘭德就快速趕了過來,他當時在數百米遠時,因為他武魂是四眼貓鷹的原因,清晰的看出了張嵐和極索二人。

見到張嵐竟然回來后,自然欣喜,快速趕了過來,人還未到時便遠遠出聲。

張嵐看到了弗蘭德后發現這位老校長大半年過去也沒有什麼變化,

弗蘭德身形閃爍,幾下便來到了張嵐身前。

但雖然也是面色一沉,眼睛眯起,一把抓住了張嵐,魂力探入張嵐的體內,然後面色越來越沉。

張嵐到沒有抵擋,任由弗蘭德探查自己的身體,他也是知道弗蘭德只是擔心他。

但看著弗蘭德那已經掩飾不住冒出來的殺氣,張嵐也只能繼續又解釋一遍道:「弗蘭德校長你也別生氣了,當時一個魂聖兩個魂帝偷襲我們,我受了重傷不過也反殺了他們,倒也不算太虧了。」

弗蘭德:「。。。。。」

弗蘭德原本那憤怒與殺意硬生生的又憋了回去,一臉懵逼的看著張嵐。

剛剛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出現幻覺了?

什麼一個魂聖兩個魂帝?

還被偷襲了反殺了?

「嘿嘿」

張嵐看到了弗蘭德那獃滯的樣子笑了兩聲然後道:「走走,校長,李郁松老師,咱們先去學校,我也有段時間沒有回來了,也不知道唐三他們怎麼樣了,還有大師,還有等會和你們講講我這半年多來的傳奇之旅~」

張嵐一邊向著學院里走著,一邊對著弗蘭德和李郁松說著。

弗蘭德和李郁松也恢復了過來,眼神怪異的看著張嵐,到也沒有再說什麼。

跟著張嵐和極索向著學院里走去。

不過李郁松在抬腳時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和張嵐說的話,面色一黑。

艹!等會張嵐那個混蛋小子不會真要自己吃龍紋棍吧!

我艹!就張嵐那混蛋小子的性格,絕對乾的出來啊!

要不等下自己先把張嵐干暈算了,現在他實力大損,自己下個黑手他絕對反應不過來,而且還有個很好的理由。

張嵐傷勢爆發暈過去了!

李郁松的面色逐漸堅定,默默走到張嵐身後,等待時機。

自己的一世英名,絕對不能就這麼毀了~

張嵐在前面走著走著就突然感覺後腦勺有點涼颼颼的。

張嵐摸摸後腦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