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就說過,噬魂匕本事並麼有什麼,僅僅只是一個普通的匕首而已,他厲害就厲害在那天下的一的詛咒符文上面。

然而暗虎刀現在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之前被天雷擊碎後,暗虎刀靈力盡失,暗虎也從中剝離出來,但是經過天雷的洗禮,暗虎刀本體的材質,上升了不止一倍,可以說以斷刀的狀態下,除了靈以外,要比之前的暗虎刀強上不少。

而現在暗虎再次與暗虎刀融爲一體,使暗虎刀重新恢復了靈性,威力自然大增,所以說單單是暗虎刀就已經超過了在場絕大多數的人。

所以噬魂匕在暗虎刀的攻擊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抵抗性,直接被打的粉碎,這回最強詛咒,徹底變成傳說。

暗虎刀插入我和鄭雪身體的一瞬間,我和鄭雪消散的靈魂,竟然詭異的停了下來,彷彿時間靜止了一般。

同時我身體內暴動的靈力也停了下來,也不應該說是停了下來,應該說是被暗虎刀吸收了進去,鄭雪身上的陰氣也不例外,直接被暗虎刀吸收了個乾淨。

半步六竅、五竅、四竅、三竅、二竅、一竅、普通人,惡鬼、厲鬼、陰魂、遊魂,我和鄭雪的境界直線下降,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和新生的靈魂。

暗虎刀吸完我們身上的力量後,整體閃爍着莫名的光芒,而刀鍔上面的金色,也是越來越強盛。

這時那金色似乎已經達到了飽和的程度,整體好像一個小太陽一般,懸浮在我和鄭雪身邊。

突然間那個金色的太陽轟然炸裂,化作一個金色的龍和一個金色的鳳凰,分別進入我和鄭雪的體內。

那兩股力量極爲強大,直接就把我和鄭雪事成了碎片,苗人凰看到這一幕驚呼道;兄弟!

胡三太爺他們也被這聲呼喊所驚動,當他們看到我和鄭雪的碎片散落在四處的時候,眼神中的瞳孔瞬間變得極爲細小,似乎非常不敢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

鬼龍此時極爲興奮的說道:太好了,這傢伙終於死了,這一次是我們鬼教贏……

還沒等他說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差點沒把他噎死。

只見我和鄭雪化作碎片後,並沒有消失,反而被那金色的龍鳳,攜帶者化成了一團熊熊的火焰。

金色火焰的上方飄散出黑色的莫名氣體,而那些大佬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火焰之中有兩個生命正在誕生。 鬼龍真是怕極了,他整個身軀都化作了一縷黑光,瘋狂的衝向了哪團金色的火焰,想要阻止火焰中即將誕生的生命。

再衝過去的過程中,鬼龍瘋狂的喊道:教主的命令,我就算是死也要完成,馬昊天你休想有重生的可能!

胡三太爺見鬼龍如此瘋狂,頓時也有些急了,原本他老人家都絕望了,畢竟被噬魂匕傷的人,沒有一個能活過來,可如今奇蹟發生了,我居然有重生的可能性,而鬼龍卻想破滅這些,胡三太爺能不着急麼?

鬼龍現在所爆發出的力量,即便是胡三太爺暫時都沒有追上他,要知道鬼龍這傢伙現在已經接近油盡燈枯了,而胡三太爺身上的氣力至少存留了五成,就這樣胡三太爺一時間都沒有追上他。

就在鬼龍即將觸碰到火焰的時候,胡三太爺身上的靈力也爆發了起來,身後的尾巴猛然漲了一倍,直接纏繞在鬼龍身上,硬生生的拉住了他。

鬼龍看着近在咫尺的金色火焰,眼珠都紅了,他現在已經沒什麼理智了,鬼龍回頭怒吼道:胡三你別逼我!

胡三太爺聽到這話,冷冷的說道:鬼龍你休想!今天我就逼你了怎麼着?昊天好不容易有重生的機會!有我在這裏你休想再傷害到他半分!

鬼龍聽到胡三太爺的話,不怒反笑,他有些神經質的笑道:胡三,既然如此的話,那大家就一起死吧,用我鬼龍的命換你的,還有馬家的希望,這買賣值得!哈哈哈哈……

笑着鬼龍的身軀就膨脹了起來,一種毀滅的力量不斷的從他的身軀中併發出來,這傢伙居然要自爆!

看到這個樣子,胡三太爺眼睛都快瞪出來了,要知道修煉到他們這個地步,指不定修煉了多少年,年齡越大的人就越惜命,這是恆古不變的道理。

當然了這樣並不是自私,而是一種心裏的變動,如果真的有什麼值得他們豁出去的事情,他們依舊會玩命,但是這種可能性太少了,基本上可以說是不可能。

好傢伙啊!鬼龍這次真是瘋狂了,真不知道那個鬼教的教主有什麼魅力,居然能夠使一個半步七竅的大佬這麼玩命。

胡三太爺此時的臉色陰晴不變,他真的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果鬼龍真的自爆的話,那麼首當其衝的就是重生的我們和胡三太爺。

半步七竅所爆炸的威力,恐怕比幾噸的C4也差不了多少,別的不用說,毀滅上萬米的地方都沒有任何問題。

即便是胡三太爺面對這種威力的攻擊,有三分之一的可能當場死亡,有六成的可能身受重傷,只有一成的可能性能夠全身而退,而且那種重傷會留下不可磨滅的後遺症,一身的修爲廢了也不是沒有可能。

如果胡三太爺在這裏倒下了,那麼東北野仙一脈也就倒下了大半,胡三太爺說是東北一脈的半壁江山也不爲過。

此時鬼龍身上毀滅的氣息漸濃,胡三太爺的臉色最終陰沉了下來,他咬了咬牙,鬆開了纏繞在鬼龍身上的尾巴,整體向後爆退千米纔算停了下來。

常爺見狀頓時就急了,他衝到胡三太爺面前,有些急切的說道:三哥,你爲什麼不攔住鬼龍,如果他要自爆的話,昊天他們就徹底廢了。

胡三太爺沉重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有辦法,老三我想你應該知道,即便是我的修爲,也攔不住半步七竅的自爆,如果是黑護法還差不多。

常爺聽到這話,身上的氣息變得非常不穩定起來,由此可見常爺心中的激動,常爺有些哆嗦的問道:胡三哥,那……那就不管昊天了麼?

胡三太爺聽到這話,臉色都快陰沉出水了,最終還是嘆息了一下說道:無雙,我知道你和昊天的感情很好,但這就是命,認了吧!

常爺的眼睛也紅起來,他死死的看着胡三太爺,似乎不敢相信這樣的話,會從胡三太爺的嘴裏說出來,他現在的眼神和鬼龍極爲相似,激動而又瘋狂。

胡三太爺此時心裏也有了一絲異樣,他莫名的看着常爺,有些擔心的問道:無雙,你別太激動,這種事就是命,而且憑藉你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抗衡鬼龍的自爆,千萬別平白無故的犧牲啊!

常爺搖晃着腦袋,目光從胡三太爺身上離開,死死地看着那已經膨脹成圓球的鬼龍,眼神之中充滿了決絕。

還沒等胡三太爺說話,常爺就動了,常爺赤紅紅着眼睛,衝向了那即將自爆的鬼龍。

胡三太爺心裏早就有了考究,所以見到常爺衝過去的時候,他沒有半點驚訝,身後的尾巴再次暴漲起來,直接纏繞在常爺身上,死死地攔住了他。

常爺見到這個架勢,並沒有激動,眼神中的猩紅也下去了,他轉過頭去,眼神就像一潭死水一樣看着胡三太爺。

常爺極度冷淡的說道:胡三,希望你能念在往日的情份上,不要阻攔我,否則的話鬼龍能做到的,我也能夠做到。

胡三太爺聽到這話臉色再一次變了顏色,他死死的盯着常爺吼道:常老三!你TM的別犯渾啊!一千四百年啊!你足足用了一千四百年才走到今天,你要知道在鬼龍自爆的情況下,你沒有半分可能活下來。

常爺聽到這些話,臉色沒有絲毫的動容,只不過語氣更加的冷淡了幾分,他只是對胡三太爺淡淡的說了兩個字:放開。

胡三太爺聞言,漸漸的鬆開了尾巴,常爺見胡三太爺妥協就轉過了頭去,身上的力量運轉起來,就要衝上去。

然而就在這時,胡三太爺的眼神中閃過一道厲色,原本鬆開的尾巴,再次纏繞在常爺身上,還沒等常爺反抗,胡三太爺就控制這一條尾巴,死死的擊在常爺的七寸之上。

常爺龐大的身軀瞬間就軟了下來,他死死地看着胡三太爺,眼神中滿滿的都是不解,甚至還出現了一絲恨意,最終還是抵不過身體上的傷勢,眼睛一翻就昏了過去。 衆所周知蛇的七寸是最要命的位置,對於常爺來說,他的七寸就是丹田,胡三太爺這一擊,雖然不能說對常爺造成不了一點影響,但是影響也不會那麼大,最多休息幾年,也就能緩過來了。

不過憑藉常爺現在的修爲,只是七寸捱了這麼一下,根本不可能就這麼昏過去,只是常爺剛纔爲了幫我續命,耗費了太多的氣力,心神也是嚴重受損,所以纔會被胡三太爺一擊擊潰的,畢竟胡三太爺下手極有分寸,他可不想毀了常爺。

胡三太爺自然看到了常爺臨昏迷前的恨意,胡三太爺深深嘆了口氣說道:無雙,老三,你不要怪三哥,人都有自己的命運,昊天這次或許是真的到頭了,我不可能因爲他再搭上你的性命,所以你要恨就恨我吧,說罷胡三太爺用尾巴席捲住常爺的身軀,並且把他甩在了身後。

這時空氣之中突然傳來一陣死寂的力量,胡三太爺眼神一凝,他猛然回過頭去,他知道鬼龍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極限,馬上就要爆炸了。

至於其他在半空中亂斗的人也四處分散開來,至於董相思他們一夥人,也被徐國慶轉移到了他們後方,否則的話憑藉這幾個傷病殘將,根本抵擋不住鬼龍自爆的餘威。

至於鬼教的那些人都是一臉的冷漠,他們淡淡的看着即將自爆的鬼龍,彷彿是看一個路人一樣,甚至笑面鬼王流露出淡淡譏諷的笑容,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由此可見鬼教這些傢伙對情感的淡薄,就算是鬼龍這樣的副教主死去,在他們眼中都是路人一樣,甚至還有幾個幸災樂禍的。

然而野仙這邊就不一樣了,不能說所有人都滿含擔心的看着我把,但是絕大部分人內心波動都非常的大,像黃三太奶他們更是想要衝上去救我,結果被胡三太爺和徐國慶聯手攔了下來。

鬼龍身上的力量徹底爆發了,他現在非常的癲狂,極爲輕蔑的掃了眼仙家們後說道;你們這些道貌昂然的正道,今天我鬼龍雖然死在這裏,但是教主的計劃已經開始了,你們快活不了兩天了,到時候你們死得比我慘!哈哈哈哈哈。

聽到鬼龍那張狂的笑聲,所有人的臉色都變的極爲難看,原因自然不是因爲他的笑聲,主要是鬼龍口中的計劃,讓他們心裏擔憂。

要知道鬼教可不是什麼善茬啊!他們這些傢伙就像下水道里的老鼠,平時根本就不見天日,很少在世間出現,非常的低調。

最重要的是,這些傢伙每一次出現都代表着災難,少說也要死上數十人,幾年前這些人差點屠了一個城的人。

然而這一次鬼教如此高調,很難想象這些人要弄出什麼事情來,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們就是災難的代名詞。

啊!!!!

突然間鬼龍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鬼龍的身軀瞬間炸開,陰氣四處飛射,極強的威勢橫掃了全場。

胡三太爺身上的力量,瞬間散開在衆人面前形成一個防護罩,其他的大佬也把自身的力量灌注到,胡三太爺的防護罩裏,在衆人面前形成了一個堅實的防護罩,彷彿是一個大大的雞蛋殼一樣,把所有人保護在裏面。

反觀鬼教那幫人也是一樣,他們身邊黑霧繚繞,嚴嚴實實保護住他們的身軀,畢竟誰也不想用肉身來抵擋半步七竅自爆的餘威。

然而就在這時,哪團金色的火焰突然起了變化,金色的火焰突然圍繞在鬼龍的周邊,隨着鬼龍力量的併發,那些火焰也變得更加大了起來,並且把那些力量吸收進去,迅速的形成了一個金色的火焰龍捲風。

鬼龍此時一絲理智尚存,他看見自爆的力量逐漸被火焰吸收,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死死看着身上的火焰,極爲不甘的吼道:不!!!

胡三太爺和鬼教的人也都傻了,他們呆呆的看着火焰,鬼教之中的人也是如此,他們真的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這種事情已經完全超脫了他們的認知,胡三太爺也是如此。

白二哥看着那壯闊的火焰龍捲風,滿是震驚的說道:我嘞個乖乖,即便是七竅的力量也不過如此吧!昊天和那把刀到底是什麼來頭?

灰大爺聽到白二哥的話,搖了搖頭說道:白老弟,我勸你不要去好奇那把刀,雖然不知道昊天是怎麼回事,但是從那把刀的神奇之處可以看出來,這絕對不是六竅能夠觸碰過的,或許黑老大可以碰一碰。

白二哥聽到這話極其認同的點了點道;的確,憑藉我這點卜算的手法,想要算出這刀的來歷,真是想太多了。

黃三太奶在旁邊白了他們一眼說道:你們兩個傢伙差不多的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昊天怎麼樣了,有什麼疑問一會在討論,現在都給我安靜點!

白二哥和灰大爺看到黃三太奶那不善的眼神,各自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再次看向了哪團火焰的風暴。

……

全球偶像從練習生開始 我在陷入昏暗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一團刺眼的金色,緊接着身上就傳來一股劇痛,整個人彷彿被撕碎了一般。

緊接着就是火焰一般的炙熱,我真是不知道怎麼了,死都不讓人死消停了,我不應該是徹底的失去意識麼?現在這叫怎麼回事啊!

而且我的眼前滿滿的都是那耀眼的金色,十分地強烈,可是我連閉上眼睛的辦法都沒有,只能這麼眼睜睜的看着。

突然之間我好像在金光之中看到,一條巨龍和一隻色彩斑斕的鳳凰纏繞在一起,場面十分地和諧。

我定睛看去,那金色的巨龍和彩色的鳳凰,好像活了一樣,在我的眼前不斷的飛舞。

雖然我現在的心態不是太好,但是我已經破罐子破摔了,這些都無所謂了,反正我都這樣了,再差也差不到那去,這倆個傢伙挺好看的,如果現在有鄭雪在身邊就更好了。

誰成想我的腦海裏面剛出現這種想法,赤身裸體的鄭雪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這個場景,我的鼻血差點沒噴出來,這場景也有點太刺激了把,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鄭雪的身材這麼有料,好吧我認識她的時候才高中……。

我今天真是有些無奈,可是我突然想起一個問題,既然鄭雪有身體了,那我豈不是……。

想到這裏我連忙低下頭去,結果發現自己也是赤身裸體的站在這裏,我的寶貝也在直愣愣的一柱擎天。

看到這裏我不禁有些尷尬,傢伙事大也沒什麼好處啊!還好鄭雪沒醒過來,否則的話我豈不是得尷尬死,不過我轉念一想,這並沒有什麼啊!對自己喜歡的人不硬,那對誰硬啊?

腦海裏剛剛升起這個想法,我對面的鄭雪就張開了眼睛,她先四處茫然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結果很快就發現了自己沒穿衣服的這個事實,一個尖叫聲響徹了這個空間。

啊~~~

我連忙想捂住耳朵,結果卻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能默默的承受着,鄭雪那高分貝的聲音。

心裏苦笑了一下,不過這次我可真是不敢瞎想了,這個空間有問題,跟他孃的心想事成屋似的,我想什麼來什麼。

哎!等會!想什麼來什麼,那豈不是……嘿嘿嘿,我的腦子裏出現了一些不可描述又少兒不宜的事情。

這時鄭雪嬌羞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道:馬昊天,你……你想什麼呢?你的思想怎麼這麼齷齪?哎呀!羞死人了。

我的眼睛一轉,結果發現鄭雪此時已經羞紅了臉,不光是臉,連同她的身體也變成了粉紅色,就好像一個剛剛成熟的水蜜桃一樣,看的我又是一陣春心蕩漾。

可是就在這時,我的心裏出現了屬於鄭雪的聲音。

哎呀!好羞澀啊!這到底怎麼了,都被昊哥看光了,以後可沒法見人了,雖然我們的關係已經穩定了,可是這麼早就把自己全交代出去,他不珍惜了怎麼辦?不行!絕對不行!

這種事情得等結婚後在說,省的到時候這傢伙煩膩了,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是人了,鬼和人能做這種事情麼?到時候生不出孩子,他父母怪罪了怎麼辦……。

說實話當我的心底響起這個聲音的時候,我第一個反應是震驚,第二個反應就是無奈,震驚是震驚我和鄭雪能夠心意相通,無奈是無奈女人的心思到底怎麼長得,這思想跳躍的也太快了吧!我們是不是活着還是個事情呢,還扯上生孩子見家長了。

可是無論怎麼樣,鄭雪要跟我在一起的心意,我算是徹底明白了,心裏不由得感到非常舒服。

這傢伙還是那麼可愛! 婚色撩人 我暗暗想到,鄭雪此時似乎也反應過來了,她十分震驚的問道:昊哥,我們這是能夠心意相通?!

聞言我有些無奈的嗯了一聲說道:沒錯,我們是能心意相通了。

鄭雪驚異的捂住嘴,滿是震驚的看着我,臉色再次羞紅了起來,她明白自己剛纔所想的,已經盡數被我知曉,所以她纔會再次臉紅。

鄭雪輕咳一聲掩飾住了感慨,她轉移話題的問道:昊哥,這是什麼情況啊?我們不是應該已經魂飛魄散了麼?難道這是魂飛魄散後所在的地方?

聞言我滿臉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雪兒,你問我,我問誰去啊,這裏我也不知道是哪裏,至於心意相通的地方我就更不知道了,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這裏絕對不是魂飛魄散以後去的地方,因爲魂飛魄散就代表了徹底消失,根本就不存在去留的問題。

聽到我的話鄭雪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後,再次開口說道:昊哥,你見多識廣,你猜猜這裏到底是哪,五彩的霞光太晃眼睛了,實在有點難受!

原本對鄭雪的話,我只是一直處於一個特別無奈的態度,因爲我也不知道這裏到底是怎麼回事,根本沒有辦法回答她,但是鄭雪有一句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看到的光芒是“五彩”的!

想到這裏我連忙疑惑的問道:雪兒,你說你看到的光芒是五彩的?

鄭雪聞言有些莫名巧妙的點了點頭問道:昊天,難道你看到的不是五彩的光芒麼?

我嗯了一聲,搖了搖頭說道:沒錯,我看到的不是五彩光,我看到的是金光,非常刺眼的那種金光。

啊?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爲什麼我們看到的不一樣,這這這?

深夜書屋 鄭雪啊了一聲,滿腦子問號的說道。

這時我突然想到了什麼,有些疑惑的問道:雪兒,那你有沒有看到那兩個神獸?一龍一鳳。

鄭雪聞言點了點頭道:我看到了,不過那隻鳳凰稍微明顯點,那條神龍相對於來說,有點虛幻。

聽到這話我連忙看向我眼前的景色,結果我驚奇的發現,我看到的完全和鄭雪相反,在我眼裏那條金龍跟實物一樣,而綵鳳就像是投影上去的一樣,極其的不真實。

然而就在這時,我感覺到一陣地動山搖,龍吟鳳鳴之聲在我耳邊響起,金龍和綵鳳不再在半空中環繞,竟然直接衝向了我和鄭雪。

猶豫身體絲毫不能動彈,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到金龍從我的身體裏穿過,緊接着就是一種被填滿的感覺傳來。

沒有錯就是那種被填滿的感覺,一種微微有些炙熱的氣息,從我的腳底板直衝我的天靈蓋,奇經八脈滿是這種感覺。

這熱的感覺散佈到我的全身後,我突然感覺下體十分的炙熱,非常想做那種最古老的運動,神志也漸漸迷失了起來。

我勉強打起精神,使自己不要去想那些,結果發現我越是反抗,那種感覺就越強烈,很快就有種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覺,我勉強打起精神朝正確看去,結果發現他也是和我一樣,眼神中充滿了那種迷離之色,喘息聲也重了起來。

我真是快要無奈,這尼瑪到底是什麼情況,這種事情我也就是初哥啊!我也就是想想,真槍實彈的話,我也懵比啊!

結果就在這時我發現,自己突然能動了,我不由自主的走到鄭雪身邊,一把摟住了她,這感覺自己抱住一個柔軟的物體後,神志就徹底喪失了。 當我恢復神智的時候,我正摟着鄭雪懸浮在半空之中,鄭雪明顯也在這個時候醒了過來,她嚶嚀了一聲,揉着眼睛坐了起來。

當鄭雪看到身邊的我時,臉色直接紅到了極限,她很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只不過她和我一樣,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我深吸一口氣,才把自己盪漾的春心按捺下來,我扶着鄭雪站起身來之後,這時我才驚奇的發現,身體再次充滿了力量,而且我能夠完全控制好自己的身體了,就在這時我的腦袋突然傳來一陣刺痛,好像是什麼東西進入我的腦袋裏一樣。

還沒等我的反應過來,眼前就憑空出現一副畫面,在彷彿遠古時代的環境裏,一條龍一隻鳳在半空中纏綿,天空就像被染了色一樣,變得通紅無比。

我快被這一幕看傻了,這尼瑪是什麼鬼?拍武俠片還是上古時代啊!我咋就這麼懵比呢?

正當我疑惑的時候,天空中的畫面再次出現了變化,那條龍鳳似乎纏綿夠了,首尾相連各自發出了鳴叫聲,緊接着他們身上冒出萬丈光芒,分別是金色和五彩之色。

這兩道光芒在半空之中慢慢凝聚,逐漸的變成了兩個圓環,龍和鳳看向那兩個圓環,流露出極爲滿意的笑容,一陣低語之後,那兩個圓環形成兩個手鐲,一陣靈光過後,手鐲就消失在半空之中,龍和鳳也發出一聲鳴叫,向遠方飛去。

畫面到這裏就結束了,緊接着我的腦海裏就響起了一個極其威嚴的聲音道:同生共死,相濡以沫,情比金堅,天長地久……

威嚴的聲音說完這些話後,我的腦海裏又是一陣恍惚,這下哥們算是徹底明白怎麼回事了,不得不說哥們的命是真大啊!

原來當年黃天生送給白虎的龍鳳鐲大有來歷,估計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就稀裏糊塗的送給了白虎當作新婚禮物。

龍鳳鐲原本的功效,不過是芥子空間,情侶之間心意相通,還有調和陰陽,然而這些都是皮毛而已。

龍鳳鐲裏最大的祕密就是一份祝福,而且是那種極其強大的祝福,這股力量並不直接運用,只是在某種特定的時候,會發揮化腐朽爲神奇的功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