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床跟前,他用力的把她推到了床上。

身體接觸到柔軟的床輕微的反彈了起來,可葉簡汐繃緊了身體。

她望著站在床邊的凌南晟,牙齒一點點的縮緊,齒關發出咯咯的聲音也不自知。

凌南晟俯視著躺在床上的人,右手緩緩地將浴袍的系帶拉開,絲質的睡袍很容易便散開了,裸露出他的身體。

葉簡汐攥緊手心,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凌南晟俯身,右手掐住她的下巴,讓她抬起頭,「睜開眼睛,我要你看著我。」

屈辱感充斥著身體每一個細胞,溫熱的霧氣順著眼底迅速的湧上來,葉簡汐緩緩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凌南晟,喉嚨里艱澀的發出聲音,「凌南晟,這樣羞辱我,你是不是很開心?」

凌南晟壓下腦袋,深深的望著她眼裡的絕望和悲涼,頓了兩秒說:「你覺得這是羞辱?簡汐,我從來不覺得這是羞辱你,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喜歡你,而且非你不可。」

「可我們不可能……」

「噓,今天我不想聽這些。」

凌南晟豎起食指,封住她的唇瓣。

葉簡汐把餘下的話憋了回去,身體忍不住的顫慄了起來。

她害怕了……

哪怕心裡一再的告訴自己,只要陪了凌南晟,就可以救洛琛。

可此時此刻屈辱的躺在別的男人的床上,她害怕、恐懼、恥辱的恨不得立刻死去。

真的,很想立刻死去……

手緊緊地抓著床單,葉簡汐眨了眨眼睛,淚水再也忍不住滾滾的落下。

凌南晟望著她滿面的淚痕,嘴角微微的扯出一抹冷笑,抬手擦拭去她眼角的淚水,湊到自己的嘴邊吞下:「跟我在一起,真的有那麼難受嗎?」

葉簡汐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凌南晟伸出雙手鉗制住她的肩膀,將她整個抱在懷裡,「不許,簡汐,你要開開心心的,否則,我不會給你想要的。」

葉簡汐聞言,咬著下唇,死命的往回逼眼淚。

可身體根本不聽話,越是不想哭,淚水就越發的多。

凌南晟低聲哄了她幾句,見她依然不肯打住眼淚,臉色驀地一變,「我說了,不許哭!你聽到沒有!葉簡汐,為什麼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這樣,連一點機會都不肯給我!哪怕在我最危難的時候,我哥親自去求你,你都不肯來看我一眼,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他雙眸赤紅,胸膛劇烈的起伏著。

顯然已經盛怒。

葉簡汐淚眼朦朧,死死地抓著床單,不敢開口說一句話。

凌南晟死死地盯著她幾秒,忽然俯首去親吻她。

葉簡汐下意識的躲開,他的吻便落在了她的臉頰上。

凌南晟的眸色一沉,眼底深處的猩紅越來越濃重,下一刻他用雙手固定住她掙扎的腦袋,吻上了她的唇瓣。

感覺到陌生的觸感襲來,葉簡汐心底絕望到無以復加的地步,牙齒咬著唇瓣的內側,血腥的味道瞬間瀰漫了整個口腔,可她一點都沒感覺到痛似的,越發的用力。

凌南晟吻了一會兒,發現她唇角溢出血來,身體頓時一僵。

他鉗制住她的下巴,強迫她張嘴,發現她嘴裡全是血水,面上的青筋暴起,渾身散發著暴戾的氣息。

葉簡汐艱難的呼吸了兩下,顫著聲音說,「你想要什麼就直接來吧,別做這些無所謂的了。」

凌南晟聽到她的話,胸口像是被人重重的砸了一拳頭,疼得呼吸不上來。

緊緊地攥著拳頭好一會兒,他咬著牙一字一句的低吼,「好,既然你不喜歡溫情的,那我們就來些粗暴的,葉簡汐,你可別後悔!」

葉簡汐閉上眼睛,一動也不動,像是死人一樣。

凌南晟重重的喘息了一下,伸手去扯她身上的衣服。

肌膚一點點的暴露在空氣中,葉簡汐抓著床單的手,用力到幾乎變形的地步。

再忍忍……

葉簡汐,再忍忍……

只要忍過三個月,阿琛就可以得救了……

心裡一遍遍地告訴自己,葉簡汐的心冷的像是寒天里的冰一樣,等待著最刺骨的那一刻的到來。

凌南晟把最後一道屏障解除,看著眼前不著寸縷的人。

凌南晟的心卻絕望到近乎荒蕪。

真的不甘心,自己哪裡比慕洛琛差,明明是他先遇到她的,憑什麼慕洛琛就可以得到她。

哪怕到現在,他能得到的也只有她的身體。

她的心裡,沒有他一星半點。

感覺到他的注視,葉簡汐的身體越綳越緊,最後像是彎到了極致的弓箭,隨時都要折斷……

她知道凌南晟要進行最後一步了。

越過最後一道界限,自己就再也不幹凈了。

葉簡汐忽然覺得自己很臟,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骯髒,怎麼也洗不幹凈。

「阿琛……」

默念出那個名字,心臟劇烈的疼痛了起來。

身體上驀地感覺到沉重,葉簡汐再也忍不住,崩潰的大哭了起來。

阿琛……

阿琛……

她跟他還怎麼在一起……

葉簡汐的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落下。

哭了很久很久……

葉簡汐哭的嗓子都變了聲調,忽然感覺到一絲絲的不對。

因為……

凌南晟從一開始只是壓在自己身上,一直沒有其他動靜,甚至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葉簡汐緩緩地睜開眼睛,淚眼朦朧里,只見凌南晟緊閉著雙眸,臉色白的異常。

她驀地伸手推開他。

凌南晟軟綿綿的倒在了一邊。

葉簡汐迅速的拿起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等穿好了,回頭再看凌南晟的時候,他依然沒動靜。

葉簡汐伸出手指,探到他的鼻息下,感覺不到任何呼吸。 第710章事情曝光

葉簡汐頓時慌了,抓住凌南晟的胳膊,用力的搖著他。

「凌南晟,你醒醒,你怎麼了?」

凌南晟依舊躺在床上動也不動,整個人像是死了一樣。

「凌南晟,你給我醒來,你不許死,你答應我的還沒做到,怎麼可以死!」

葉簡汐整個癱軟在床上,哆嗦著手,找到自己的手機,給醫院撥打電話。

急救車很快趕到,把凌南晟抬上了急救車。

葉簡汐緊緊地跟在後面,一顆心幾乎被揉碎。

她恨凌南晟,可她不能讓他死。

阿琛還等著他救命,他怎麼可以死……

葉簡汐跟著醫生走到了急救室跟前,護士把她擋在了門外。

急救室的燈亮起,葉簡汐站在門口,有種在生與死的邊界徘徊的錯覺。

她在走廊里來回的走了很久,最後身體再也支撐不住,走到長椅前坐下。

凌大少得到消息趕來的時候,凌南晟已經被送進急救室三個小時了。

看到葉簡汐沒開口說話,他揚手重重的給了她一巴掌,「葉簡汐,你怎麼就那麼陰魂不散!為什麼南晟每次跟你在一起,他都會出事!」

葉簡汐目光空洞的看著他,一言不發。

凌大少重重地把她推開。

身體撞到了椅子上,葉簡汐無力的跌坐在上面。

凌大少恨恨地說,「葉簡汐,南晟要是死了,我絕不會放過你。」

不放過她……

這個世上,跟她說這句話的人太多了。

葉簡汐神色沒有一點變動。

等了沒多會兒,急救室那邊的門嘭的一聲打開。

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凌大少不再管葉簡汐,腳步匆匆的走上前,問:「醫生,南晟的情況怎麼樣了?」

「患者的病情已經穩定,現在需要休息。」

葉簡汐聽到醫生說的這句話,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了一半。

她抬眸看著凌南晟的方向,入目是他蒼白的沒半點血色的面容,一時半會兒應該醒不了。

葉簡汐轉身,緩步往醫院外面走。

凌家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凌南晟的身上,沒一個人注意到她的離開。

走出醫院的大樓,已是深夜。

天上飄著細碎的雨絲,裹挾著冷風,迎面打在身上,葉簡汐一步步的走到風雨里。

到大門口的時候,有人匆匆忙忙的往醫院的大樓里跑,沒注意到她,跟她碰到了一起。

那人的東西散落了一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走的太匆忙了,沒注意到你。」

那人彎腰邊撿自己的東西,邊跟她道歉。

葉簡汐捂著疼痛的肩膀,沙啞著聲音說,「沒事。」

那人抬眸看到她,眼裡露出明顯的詫異:「你……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葉簡汐垂了眼帘,「你認錯人了。」

說完,她轉身,匆匆的走開。

那人站在原地,看著她消失的身影,好一會兒忽然露出恍然的神情。

回到家,葉簡汐在浴室里,整整洗了一個小時的澡,把身上那股陌生的味道徹底洗乾淨后,倒頭睡到了床上。

用被子緊緊地裹住身體,把自己緊緊地蜷縮成一團,窩到被子的最深處。

葉簡汐眼帘緩緩地閉上,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累……

真的好累……

身體每一個細胞都充斥著疲憊,連手指都不想再動彈一下。

翌日。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葉簡汐睜開眼睛,感覺頭有些懵懵的,掙扎著從床上起來,走到門口打開門。

「少奶奶,你……」郭嫂開口想問她昨晚去做什麼了,怎麼那麼晚回來,可話只說了一半,看到她紅腫的臉,頓時愣住,「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葉簡汐抬手捂住自己的臉,感覺那裡火辣辣的疼。

應該是昨天凌大少打的那一下。

「沒什麼,我昨天走路不小心摔倒了。」

郭嫂自然不信:「少奶奶……」

「郭嫂,我餓了,你做了早餐沒有?」葉簡汐打斷她的話說。

「已經做好了。」

郭嫂下意識的回答。

「嗯,我先去洗漱。」

葉簡汐轉身往衛生間走。

郭嫂看著她的背影,欲言又止。

進了衛生間,葉簡汐反手鎖了門,走到鏡子前,看著裡面的自己,右臉頰紅腫,映出明顯的五個手指印。

這樣的傷……

任誰看,都會覺得不是摔倒的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