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我還真是累了,這段時一直沒有睡好!”

沐雲軒到是很感激這龍捲風的到來。

他也很累!

“陌兒,先休息!一覺醒來,我們也不知道自己會在什麼地方?”

“嗯!”

她溫情一笑,曇花一現,在他眼中卻勝過天下萬紫千紅瞬間的綻放。

她纖細的手指輕輕觸摸着他憔悴的臉龐,他昨夜一直守着自己,也很累,不管明天會發生什麼,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不怕!

“你也兩天一夜沒睡了。”

他捉住她的小手握在手中,一把抱起她往牀榻走去,兩人周圍,繚繞着溫馨與幸福。

楓葉城!

一直到天亮,大家都沒有等到永逸出來。

蘇齊和蘇櫟被永元少主當做貴客招待。

吃了夜宵以後,兩人都美美的一覺睡到天亮。

當兄弟兩人再次來到圍場時,圍場依然很熱鬧。

蘇齊也弄明白了那袖口石榴花和左胸佩戴的寶石是怎麼回事了,均是身份和等級的不一樣。

蘇齊看着四周,金色的晨光照在紅色的楓葉上,那一閃一動的鱗光,就像一小團正燃燒得旺烈的火苗,那輕輕又無聲的落葉,就像是一隻火紅正在翩翩起舞的蝴蝶,楓葉城,美的就像孃親說的童話世界一樣。

“二位小公子,你們起來了?”永元走到他們兄弟二人身邊。

“少主這是一宿沒睡嗎?”

蘇齊看向他,只見他依然是昨天的穿着,應該連家都沒有回。

“二弟還在幻界裏沒有出來。”

他看向洞口,這次雖然贏了,可心裏卻沒有多高興。

唯一讓他高興的就是,這楓葉城不會落入永逸的手裏。

可永逸真的會甘心嗎?

以他對他的瞭解,不會。

蘇齊算了算時間,他眉心微微擰在一起。

“不應該呀!都這個時辰了,應該出來了纔是呀!”

“我和父親也是這樣想的,可他一直沒有出來。”

“少主,不好了,永逸公子帶着關家的人反了,他們現在已經拿下城主府了。”

阿海急急的過來稟報!沒想到事情會發生得這麼突然。

“什麼,怎麼可能?”

永元一臉不可置信,他不是沒有防着他,但以昨晚的情況……!

難道……永逸找自己比試,他根本就沒有進入幻界,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爲了引開自己,引開父親。

狼性總裁狠狠愛 “少主,你不會是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了吧?”

蘇齊小手摸着下巴!

這麼倒黴的事情總讓他碰上?

別人出事的時候,造反的時候他都在場。

可到現在都沒有生死魔圖的下落,他這心裏也是着急的很。

“調虎離山之計!”永元雙拳握得咯咯作響! 永元心中微驚,沒想到這永逸竟如此心狠手辣,他居然要反。

正思量之間,聞信趕來的蕭赫急步朝着他們走來。

“元兒,逸兒太不像話了。”蕭赫一行一動雷厲風行,只有城主纔有資格穿的白色一袍讓他看起來高貴俊逸。

“父親,永元立刻帶人去,將他帶到這裏來向父親請罪!”

“你的實力現在比他的低了一階,你絕對不是對手。”

“那也不能讓他這樣亂來呀!他這是大不敬,會遭到報應的。”

“這個逆子,即使是要遭報應也是他遭報應,他從小就嫉妒你,又怎會讓你坐上城主之位,昨晚的比試只不過是他的幌子而已。”

蕭赫坐在一邊的椅子上,憤怒又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圍場上的人似乎是知道了有似發生了。

在下邊議論紛紛!

“父親,永元雖然對付不了他,但是永逸肯定不敢殺我,不如讓永元去試一試吧!”

“不用了,爲父和你一起回去,若是在讓他猖狂,這楓葉城就毀在他的手中的,百年來的安定,不能讓他打破。”蕭赫緩緩的出聲,高大的身影散發出一股凜然的氣勢磅礴。

“少主,可是還有關家的人……”阿海語氣凝重的看着他。

少主喜歡關家的二小姐。

永元望着阿海。

良久。

“如果這也是一個陰謀呢?”

一聽,阿海臉色瞬間慘白,少主的心裏該有多痛,他那樣的喜歡關家二小姐。

“父親,這件事情就由元兒親自去解決吧!”

永元再次請命,只見他俊逸的臉上極力的忍受着什麼,一雙眼眸越發的深邃沉痛!

蕭赫深深的看着他,在他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兩下。

“爲父對你委以重任,不要讓爲父失望!”

永元重重的點了點頭。

“阿海,走。”

“等一下,我跟你們一塊去,若是打起來,我也能助你一臂之力。”

蘇齊上前看着永元,他是有多麼的不想開這個口啊,可是爲了能找到身死魔圖卻是的部分,他不得不爲之。

“謝謝你,小公子!我們走。”

永元還是答應了,蘇櫟則是留了下來。

永元撤掉所有的守衛,聚齊了六百人。

城主府很大,也是楓葉城最奢華的地方,按地形倚着大山而建,彷彿是在火紅的楓葉中一樣,美!這是蘇齊見過的最美的地方!

“小公子,跟緊我,別離我的身邊一丈之內!你第一次來,很容易迷路的。”

看着門口的人,永元臉色大變,卻還是鄭重的提醒蘇齊。

蘇齊也重重的點了點頭。

他現在不會在輕敵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別人的提醒總是有道理的。

門口站着一名女子,女子一身寶藍色的衣裙,繡着繁雜的白底紅花,頭上帶着無數華麗的珠寶,卻是一個氣質與容貌集爲一體的女子。

看到永元,女子漂亮的目光躲閃着不知往哪放。

шшш● Tтkǎ n● C〇

“讓永逸滾出來!”

永元看着女子低聲怒吼!

蘇齊能看到手背上的青筋凸起!

這女人不會就是關家二小姐吧!

蘇齊小手摸着下巴打量着女子。 “永元哥哥……”

女子輕輕咬住下脣,不敢正視永元。

永元一看,心裏什麼都明白。

什麼海誓山盟,什麼至死不渝,全都是假的。

“本城主早就在這這裏等着你了,當你從圍場上過來的時候,我的人便已經父親抓起來了。”

永逸一身白袍現身,已經自封爲城主。

看着旁邊的女子,他一把擁入懷裏。

笑得一臉得意又張狂的看着永元。

永元全身微微顫抖,目不忍見,耳不堪聞。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我會把屬於我的一切通通拿回來,地位,權利,女人,今日便是本城主明並日月的日子。”

“你的母親不是我母親殺的……”

“誰殺的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一會就會當着你的面殺了你的母親,讓你體會一下我的痛苦,得到了現在的一切,我便什麼仇都報了,這都要謝謝我們漂亮的瑩兒,若不是她天天纏着你出去玩,我也不會暗中有時間安排這些。”

關瑩瑩一聽,瞬間羞愧的低下頭,不敢看任何人。

事已至此!

婚不過三 她說什麼在永元哥哥的口中都是謊言!

“哇,你可真卑鄙?搶了人家的位子,又搶了人家喜歡的女子,見過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蘇齊邁出小短腿站到永元的身邊。

這永元少主已經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你不是楓葉城的人?”

永逸怒視着蘇齊。

“自然不是!小爺要是楓葉城的人,早就把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打得滿地找牙了。”

明辯是非,誰對誰錯?他一眼就能看得出來。

“來人,把這個外來者給本城主抓起來。”

這一聲怒吼!把沉痛中的永元拉回現實中來。

“阿海,動手!”

阿海沉着臉,朝着身後的侍衛揮了揮手。

頓時,廝殺一片!

“永元少主,我來對付他,你去救你的母親。”

蘇齊自告奮勇,不付出真心,怎麼能讓他們乖乖呈上生死魔圖的最後一部分呢?

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也不會拿自己的生命來冒險。

“可是……”

“別可是了,快去!”

蘇齊快速的攻擊永逸。

永逸輕輕便閃過,陰冷的盯着蘇齊。

“想打抱不平,你這個只有蒜苗高的小娃娃還不夠資格。”

“夠不夠資格,試過了才知道?”

說完,蘇齊釋放出聖玄期二階的威壓。

強大的威壓讓衆人驚訝!

隨即!只見他小小的身影如疾風掃秋葉一般,瞬間移到永逸的身邊。

一大一小,猶如兩虎相鬥,瞬間廝殺在一起。

超辣萌妃:腹黑邪王寵翻天 永元震驚過後,快速的殺進門去救他的母親。

蘇齊並不知道這裏是不是和他們一樣的修煉玄氣,他窺探不出他們的級別,只是他們的玄光很奇怪,有的是十色的,有的是七色的,有的是六色的,比天族的顏色還更多。

永逸的是十一色的,不過和他的玄氣碰撞,他的更加的靡堅不摧。

幾次交手過後,永逸驚訝的看着蘇齊。

“你這是什麼修爲?”永逸知道,在這楓葉城裏,除了永元,沒有人能超過他的修爲。 蘇齊停手,得意洋洋的看着永逸。

“我這是玄氣,我和你一樣,也不知道你使用的是什麼修爲。”

“玄氣?”永逸皺眉,他們有聽說過。

“我們修煉的是御氣,御氣的顏色非常的漂亮,不像你們這樣,招招致命!”

永逸看着蘇齊,這外界的人都如此強大嗎?

一個孩子尚且如此,那其他人卻不是更厲害!

“我不想與你爲敵!”永逸也不是一個不識時務的人,他和楓葉城沒有關係。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