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什麼兩國影響,不說現在各國生產力都不足以支撐一場大戰的,就說這種事情會導致火之國在忍界的影響力下降,就不是一般的代價。

相比於大戰所損耗的那些經濟,影響力降低才是真正致命的危害。

猿飛日斬不懂上層那邊的博弈,在原著中做了個丟臉的事情,直接導致火之國在未來十多年裡對外一直處於弱勢地位。

連砂隱村都敢入侵木葉就足以看出火之國當時在國際上的窘迫,更糟糕的是入侵失敗之後還要照顧兩國的影響而不得不放了砂隱村那些忍者。

火之國這邊木葉被毀了小半邊,火之國高層都被襲擊了,火影也死了。

種種損失之下,砂隱村賠了些錢拍拍屁股回去了,甚至沒有人為入侵的事件負責任。

明明是一個實力遠超風之國的超級大國,卻在外交的博弈上輸的底朝天,足可以見到火之國當時在國際上的無力。

國際影響力也不僅僅只是一個國家實力的象徵,更是關係到外交、貿易、話語權、知情權等很多方面。

雷之國在接手火之國的地位之後,科技水平大幅度提升,忍者的水平也明顯超過其他的國家,很難說這其中沒有這方面的影響。

源氏集團是做貿易的,如果在項目上被其他國家卡了脖子,那該有多難受。

若是華為長公主的事情兩國影響力對換,漂亮國何敢如此囂張。

待到中華崛起,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越加強大,就算是漂亮國不也不得不妥協了。

這期間雙方發生了戰鬥嗎?

沒有。

但無形的爭鬥卻早就已經開始了。

這便是國際影響力在交鋒。

此消彼長,一個國家的衰弱和強大從不是一個方面的,而是多個方面的。

源氏集團作為源漱義的最大保障,背後站著的是火之國,一旦火之國出了任何問題,不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都會對源氏集團產生影響。

源漱義不想自己最大的保障出問題,那就只能把麻煩扼殺在搖籃里。

若是死在我的手裡,猿飛日斬應該不會敢讓我去給這兩個勞什子特使賠命吧。 第1143章

鍾文那肥胖的身體,頓時被林壞扇得差點摔在地上。

他整個人都傻了,他覺得對方就算來頭很大,應該也不會粗魯地跟他動手吧?

可林壞,毫無徵兆地就扇了他一巴掌,偏偏他還不敢發火。

「說!你都在幹什麼!」

又是一聲厲喝,嚇得鍾文直接跪了下來,都快哭了:「我……我不敢管啊!」

「林先生,有些事,不是我說管就能管的。」

「而是這裏的風氣,他就是這樣……」

林壞擺了擺手,根本不想聽到這種話。

沒有什麼風氣,是管不了的。

北方那些地方,全是有錢有勢的大佬,這風氣不也改過來了?

區區一個百花島,小城市,他林壞還管不了?

在其位謀其職,不作為,那就滾蛋!

「不敢是吧。」

林壞冷漠道:「我今天就給你權利,給你膽子,讓你好好管管。」

「你要是管不了,就脫衣服滾蛋!」

「是是是!我馬上就管!」

鍾文哪裏敢有二話,立刻打電話叫人過來,當場就把這家店給查封了。

幾個被打倒的保安,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

林壞看着他們,冷冷道:「看得出來你們很有背景,否則不敢這麼明目張膽。」

保安咬牙:「你知道就好!」

「我不怕告訴你,你以為你查封了這家店,就算解決島上的問題了?」

「你會付出代價的!你們一家人,都別想安然離開這座島!」

他們被砸了飯碗,心裏自然有怨氣。

他們敢在島上做這些事,甚至連鍾文都不放在眼裏,可見他們背後的人,權勢有多大。

林壞封了這家店,算是把他們背後的人,得罪死了!

「是么,我真的很好奇,我會有什麼代價?」

林壞看着他:「如果你們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們。」

「你……」

「啪!」

林壞不再多說,隨手就是一巴掌:「滾吧,回去告訴你們背後的人,我來了,他就得死!」

一群保安連滾帶爬地逃離,誰也不敢再對林壞放狠話了。

這傢伙簡直是個神經病!比天王老子都還囂張!

「好!」

看到這解氣的一幕幕,那些遊客們全都歡呼鼓掌起來。

要不是林壞的話,今天還真的沒人給他們出頭,他們還不知道要被這家黑店宰成什麼樣子。

出來玩一趟,玩得就是開心,可遇到這種事,誰心裏好受?

而此刻,那個導遊王昆,已經嚇傻了。

他原本還想找機會報復林壞一頓,可現在看來,林壞不弄死他就不錯了。

「你看什麼看?」

林壞察覺到王昆的目光,揪着他的頭髮就是一巴掌。

王昆滿臉是血,眼睛都有些睜不開,怒道:「你你……你也太無法無天了!現在是法治社會,你敢對我動手!」

說完他就有些後悔。

剛才林壞打傷那麼多人,那個店長都快被打死了,林壞還有什麼不敢的?

「啪!」

回應他的,又是一巴掌。

「你!你!」

「啪!」

「你太目無王法……」

「啪!」

「我一定要去告你!」

「啪!」

林壞冷冷看着他,啪啪啪!

撲通!

王昆直接跪了下來,滿臉淚水:「大哥,我不告了,有事您說。」

這個瘋子,不管他說什麼,這個瘋子就只會打他,好疼啊!

而且那些遊客,全都是幸災樂禍的樣子,他就算求救,都沒人會救他。

「會好好說話了嗎?」

林壞問道。

「會會會!」

「坑蒙拐騙的東西,從你接我們上車的那一刻起,你就想好要怎麼宰我們,要宰我們多少次了吧?」

林壞看着他。

王昆不敢說話,他怕自己一點頭,那些遊客也會衝上來打他。

「照你們這麼干,以後誰還敢來這座島上旅遊?」

「到時候全國人民都知道,這座島上住着一群刁民!一群無恥的土匪!」

「還他媽好意思告我,知道敲詐,拘禁,強買強賣要判多少年嗎?」

林壞字字珠璣,每一句話都好像一個無形的巴掌,抽在王昆臉上。

王昆根本不敢反駁,一來他怕挨打,二來他真怕坐牢。

這些年他靠賺這些黑心錢,也積累了不少財富,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有今天,如果真坐牢,他這些年豈不白乾了?

此時不光是林壞在罵他,那些遊客們也在咒罵,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王昆垂著腦袋,連個屁都不敢放。

紫筆文學 怎麼可能呢?

花子游有些心慌。

大長老眉心也開始蹙緊,往後面擺的照片開始難度變大。

有幾個十分難辨認,連花子游都要皺眉想半天,而陸細辛卻毫不猶豫,直接報名字。

一連報完53個毒蟲,花子游臉上已經開始冒冷汗,陸細辛卻依然遊刃有餘。

周圍圍觀眾人也從一開始瞧不起,轉變成神情嚴肅,心底驚嘆:聖女好厲害啊!

有好多他們都認不出來,但是聖女卻毫不猶豫。

大長老目光一直暗中觀察花子游,見他已經開始發慌,說話不利索,就知道應該是到份了,再猜下去,肯定要露怯。

便開口:「這一場就到這裡吧,聖女和花子游解釋知識豐富,對毒蟲了解甚多,再進行下去,就比不完了。」

聽大長老這樣一說,花子游長長鬆了口氣,一直提著的心終於安放下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