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的不說,單單是密宗的那幾件祕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還有最關鍵的一點是……

郝仁擋在郝大寶和歐陽琪琪面前,沉聲道:“禿驢,你是爲了鬼城而來?還是爲了天眼珠而來?”

“恩?老爸,剛纔多虧了大師,我們纔會得救的!還有天眼珠是什麼意思?”郝大寶喘息一會兒後,感覺好了不少,又聽到事關歐陽琪琪,立刻出聲問道。

“哼!兒子,你不知道吧!這天眼珠原本是密宗的東西!”郝仁回了一句。

郝大寶臉色微微一變,原本看向喇嘛的眼神瞬間警惕起來。

“諸位放心,天眼珠通靈,既然他選擇了主人,我就不會在討要回來,烏魯木此次前來不爲天眼珠,也不爲鬼城,只是跟隨活佛到此!”烏魯木合掌說道。

“活佛在哪?”郝仁沉聲道。

老婆大人很威武 “活佛就在眼前!”烏魯木指着天空中的趙小川說道。

郝仁三人微微一愣,擡頭看向空中,發現此刻那巨大的血色拳頭正向着趙小川的面門砸去。

若你愛我如初 血色拳頭擊中趙小川,趙小川化爲點點金光消散在空中。

然而第一世卻面色凝重,看着那些消散的光點,皺眉道:“竟然躲開了?”

話音剛落,在拳頭不遠處光點凝聚,趙小川再次出現在了空中。

寶象莊嚴,口吐金蓮,背後的一張張獸臉張嘴嚎叫,趙小川低聲誦經,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老和尚的唬人的把戲麼?”

第一世冷哼一聲,那血色拳頭再次向着趙小川砸去。

“活佛是趙小川?相傳密宗活佛可知過去未來,這趙小川何德何能,配得上活佛的稱號?”郝仁問道:“不會是你們搞錯了吧?”

“烏魯木也認爲是自己搞錯了,但這一路的觀察,看到無相真佛後,最終確定這一切都是真佛的安排!”烏魯木說完,將這一路上跟隨趙小川的事情告訴了三人。

“第一世?輪迴者?輪迴昇仙圖?原來是這樣……”

郝大寶和歐陽琪琪聽得雲裏霧裏,郝仁卻一臉恍然大悟。

“這麼說現在和趙小川戰鬥的人其實是六道輪迴的創造者,也就是輪迴者的第一世?而趙小川則是第十世?應該說是這一世的輪迴者?他們之間爲了爭奪身體的控制權在大戰?”郝仁問道。

“沒錯,不過這也是輪迴者本身的劫數,閣下也不必但心,時辰就快到了!”烏魯木點頭說道。

“時辰?什麼時辰?”郝大寶插嘴道:“你們究竟在說些什麼?我爲什麼一句都聽不懂?是和小川有關麼?不能讓小川有危險啊!”

“還管什麼趙小川?大寶哥哥,難道你忘了是誰把你傷成這樣的麼?”歐陽琪琪埋怨道。

郝大寶張張嘴巴,但最後只是幽幽的嘆了口氣。

“放心吧!趙小川是絕對不會有事情的,畢竟他他可是寄託了這漫天神佛的……輪迴者!”郝仁說道。

烏魯木忽然臉色一變,厲聲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漫天神佛?”

郝大寶和歐陽琪琪被烏魯木的突然舉動嚇了一跳,郝仁卻彷彿並未察覺,自顧自的說道:“我想這件事情,恐怕我們御鬼盟的龍傲天也有參與吧?只是我不明白,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龍傲天?”烏魯木愣了一下,隨即臉色漸漸變得平靜下來,注視郝仁片刻,點頭道:“原來如此,原來他已經將事情都告訴你了!”

“只是說了一半,並沒有完全告訴我!比如你們的目的我就不知道是什麼?”郝仁搖頭道。

“我們的目的?不,應該是這漫天神佛的目的!”烏魯木大手一揮,之前天空中被衝的七零八落的棺材道:“我們只不過是漫天神佛的手中的棋子而已,而在這盤棋中,我們只能被命運所左右,根本沒有自我,而第十世輪迴者對於漫天神佛而言,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他,是對付輪迴者的關鍵!”

郝大寶和歐陽琪琪眉頭皺的快要擰成了一個疙瘩,根本聽不懂對方是在說什麼。

一向冷靜的郝仁眼中也閃過一絲疑惑,對於烏魯木的話有些不解。

烏魯木彷彿沒有看到三人的疑惑,舉起雙手,狂熱的說道:“這是一個幾乎跨越萬年的計劃,從六道輪迴誕生的一天,漫天仙佛誓要將六道輪迴掌控在手中。”

“而他們也做到了,雖然輪迴者們有多麼的不甘心,但棋子永遠是棋子,永遠擺脫不了命的控制,這世界是因爲有了規則才存在,所以才運轉,所以輪迴者不管輪迴多少世,依然是個失敗者!”

空中,第一世控制的血色拳頭不知道是第幾次擊中趙小川,趙小川再次化爲點點金芒,然後在另一處顯現。

“啊~老傢伙,有種不要躲,看我不滅了你!”

第一世仰天咆哮,血色巨拳分開,再次化作六個血色漩渦,每個漩渦中上百個星光朦朧的人影浮現。

鬼璽上面電閃雷鳴,將方圓百里之內化作一片雷海。

原本星光朦朧的人形生靈被閃電劈中後,身上電芒閃爍,體型瞬間膨脹了三倍,沒有五官的臉上竟然出現了一對血瞳,瘋狂的嘶吼着向着趙小川撲去。 深夜時分,一輛黑色轎車,快速駛入格蘭塞堡城,停在東方娛樂城的大門外。

秦穆然下車,李伯帶領幾人立刻迎了上來,神情焦灼。

「秦會長,您終於回來了,華僑會出大事兒了。」

李伯焦急說道。

秦穆然靠在車邊,點上一根香煙,抽了幾口,緩解了一下渾身的疲憊。

「小雷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布朗家族大鬧東方酒店的事情,李伯在昨晚電話中,已經告訴了秦穆然。

逝者已逝,這個仇,早晚要報,秦穆然現在最擔心的還是上官雷闕是否脫離危險。

雖然他和上官雷闕相識不久,但上官的人品,他很欣賞。

「雷闕副會長現在還在醫院躺著,狀況不容樂觀,為了以防萬一,周吳二老都守在醫院。」

李伯說道。

「走,先帶我去看看小雷現在的情況。」

秦穆然說道。

李伯等人立刻打開車門,請秦穆然上車后,親自駕車朝格蘭塞堡城醫院開去。

……

四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了一所醫院外。

李伯等人陪秦穆然下車,徑直進入住院部頂層。

在某專用病房外,周吳二老帶領幾名華僑會高手,正守在門外,臉上都帶著几絲壓抑的神情。

見到秦穆然走來,他們終於舒了一口氣。

「秦會長,您終於回來了。」

周老激動說道。

豪奪索愛:狼性總裁太高冷 「秦會長,你再不回來,我們都快撐不住了……」

吳老說道。

雖然在秦穆然帶領下,華僑會的實力,已經得到了一定提升,但沒有秦穆然,他們依舊不是布朗家族的對手。

秦穆然嘴角一揚,擠出几絲笑意,安慰眾人。

「大家不用擔心,我秦穆然回來了,區區一個布朗家族翻不了天。」

秦穆然笑道。

「不錯,你回來,我們華僑會的人心就穩了,不然整個華僑會都人心惶惶。」

李伯說道。

「小雷的情況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萊恩醫生正在裡面給雷闕副會長注射抗毒素,剛進去,估計馬上就好了。」

周老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神情間不禁露出几絲擔憂。

「老頭兒,這到底什麼情況,我才離開兩天,華僑會就折損了三名堂主,連小雷都被打成了這個樣子,是誰出的手?」

秦穆然語氣冰冷說道。

「秦會長,孫堂主是被布朗克殺的,雷闕副會長和趙、錢兩位堂主,都是載到一個東方老頭兒手裡的。」

李伯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有些詫異。

東方老頭兒?

什麼情況?

莫非,布朗家族請來了什麼厲害的角色兒?

「那老頭兒什麼來路,你們查清楚了嗎?」

秦穆然問道。

「據說,那老頭兒號稱苗域聖手,叫什麼金人鳳,他靠著一條五彩毒蛇,先是殺了兩位堂主,隨後雷闕副會長只是輕觸了一下那毒蛇,便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李伯解釋說道。

苗域聖手?

秦穆然內心不禁感到一陣好奇,聽名字,怎麼好像是夏國苗疆之地的路數,又怎麼會出現在西方,而且還成了布朗家族的幫手。

按照李伯所言,上官雷闕只是輕微觸碰了一下那條毒蛇,便被毒成了這個樣子,可見那條毒蛇的毒性何其劇烈。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打開,萊恩走了出來。

「然哥,你也來了……」

萊恩脫下口罩,面色有些凝重。

「萊恩,小雷的狀況現在怎麼樣了?」

秦穆然問道。

「然哥,雷闕他身體狀況很不穩定,他中的毒,根本不是一般的蛇毒,我已經注射了幾針抗毒素,但是效果都不是很大……」

萊恩嘆氣說道。

秦穆然眉頭緊皺,他早已想到,苗域聖手使用的毒物,都是經過秘制煉化出的毒物,一般的抗毒術,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影帝又被女大佬踹了 「帶我進去看看,或許,我能幫上什麼忙。」

秦穆然言道。

「對呀,然哥,我怎麼忘記你的醫術可比我厲害多了,快跟我進來吧!」

萊恩恍然說道。

李伯和周吳二老,神情也都掠過几絲驚訝,他們壓根不知道,秦穆然居然也會醫術。

「秦會長,你,你還會醫術?」

李伯詫異問道。

他們認識秦穆然這麼久,也都只是知道秦穆然實力強悍,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居然還懂醫術,而且比萊恩還厲害,個個驚訝的有些難以置信。

……

在萊恩陪同下,秦穆然走入病房。

此刻,上官雷闕平直躺在病床上,已經陷入深度昏迷當中,臉色鐵青,渾身發黑,連呼吸都極其孱弱。

「好厲害的毒物,想不到只是觸碰了一下,後果便會這麼嚴重。」

秦穆然說道。

萊恩站在秦穆然身後,眉頭緊蹙,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出來。

「然哥,我是真的已經儘力了,該用的藥物和手段,我都已經用遍了,根本沒有效果。」

萊恩言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走到上官雷闕身旁,親自號了一下脈搏。

脈象薄弱,身體發涼,連瞳孔都開始有些微微渙散,彷彿一隻腳已經踏入了鬼門關。

「幸虧小雷勁氣雄厚,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恐怕他根本堅持不到現在就已經完了。」

秦穆然說道。

「然哥,這種毒物有你說的這麼嚴重嗎?」

萊恩驚愕說道。

「從李伯他們的敘說和小雷身體癥狀來看,我已經可以斷定,那名苗域聖手使用的毒物,應該是苗疆的一種劇毒。」

「夏國苗疆一代,多有能人異士,和其他人不同,他們多以蠱毒為手段,看似平平,卻能將實力遠在他們之上的人扼殺於無形當中,這個金人鳳,想必一定是苗疆的用毒高手……」

秦穆然分析說道。

言罷,秦穆然取出幾根銀針,並讓上官雷闕幫忙準備所需之物。

一切就緒。

秦穆然幾根銀針,快速在酒精燈火焰上,輕微灼燒消毒,手起針落,手法嫻熟。

幾根銀針,被快速準確扎入上官雷闕幾個緊要穴道內。

噗!

上官雷闕身體一顫,嘴角溢出一口污血后,臉色稍有恢復。

「然哥,怎麼樣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