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撒眼睛一亮,去推桌面上的銀牌,「不是都說言宮一諾千金,言宮之主只愛聽故事嗎?你看你都給銀牌了,難道不再給個收回銀牌的機會?現在城池烏煙瘴氣的,把安德放你這,我才最安心!大人啊,你行行好唄,日行一善,活到九十九!」

看得出來,凱撒簡直將顏面通通拋掉,在一宮之主面前撒嬌打渾,戲還不帶重樣的。

「別給我灌迷魂湯。」許生不為所動,它輕巧地捏住凱撒後頸皮,在衛尋和紀淮瞬間緊繃的神色中扔到他們懷裏。

它瞥了眼安德絞住的雙手,輕笑一聲:「也不用緊張。」

幾個人不知道它何意,就見它修長的指尖勾起銀牌,不慌不忙地開口。

「當初給你們銀牌,我就知道它會有回來的一天。」

衛尋一愣,還真被凱撒說中了……

「人,可以藏我這。不過……」許生話鋒一轉,視線落到衛尋衣兜處,「它也要留下。」

三個人的表情幾經變幻,凱撒指著自己,怪叫一聲:「我?!」

「誰說你了?」許生輕揮手,示意它挪屁股,「我說的是它。」

凱撒愣愣地扭頭,衛尋鼓起的衣兜里,不明狀況的春花正探出自己黑白腦袋,米粒大的眼睛裏滿是迷茫。

「吱吱?」

「你要春花?」凱撒下意識地搖頭,「這不行!」

許生的語調依舊平緩,「別着急拒絕。如果你能冷靜地想一想,就會知道春花放在我這有多安全了。凱撒,既然你能想到把安德放我這,不讓無辜之人受牽連,你就該考慮到這隻可憐的貴族,它也不該四處奔波。」

紀淮眸光微動,看向衛尋,後者心有靈犀,捕捉到他的眼神,立馬抓住他的手,低聲堅定地說:「你想都不要想,我不留。」

另一邊,凱撒正經地想了下,結合安全問題和爭寵問題,它認為,這個提議簡直不能再棒了!

「那好吧,春花也待在這!」

「吱吱?」春花不懂你為什麼這般開心……

許生笑了笑,看破不說破。

「謝謝大人。」衛尋沒想到讓言宮幫忙一事如此簡單,「那我們先走了。」

她現在只想趕緊離開言宮,順便打消紀淮腦子裏的念頭。感覺到身邊人的急切,紀淮無奈地握住她手,不再提留下的事,「大人,時候不早了,您介意我們從正門走嗎?」

從大門離開,正好可以給馬路對面的寅宮證明,他們這一個多月,都在言宮講故事。

安德撓頭:「你們……這就走了?」

「不走還觀光呀。」凱撒蹦進衛尋手心,目光閃爍,「小雀斑,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哈,在言宮安安分分的,不惹事生非。」

「……還有小春花兒。」它像老媽子似的叮囑:「要吃好喝好睡好長胖胖,你老哥我有空再來看你!」

「吱吱……?」

「紀淮,小尋尋,咱們走吧,別再給許大人添麻煩了……」

下一秒,它嘰嘰喳喳的聲音突兀地被輕笑聲打斷。

許生抿了口茶水,懶懶地靠在軟榻上,「這些雜事容后再說,你們現在,可走不了。」

「這……啥意思啊?」

「外面都是梵蒂莎的人,你們一旦出去,肯定被列為重點檢查對象。」許生放下茶杯,「哦,忘了說,別不當回事,這次它可是有正規的手續,我的言宮,也是監視對象。」

凱撒把張開的嘴巴給閉上,片刻后,它不解地問:「正規的手續?法門給批的?這不合規矩啊!」

「就五天,各家宮殿鬧不起來。」

「啥時候的事啊?洞道里不還沒那麼嚴格……」

「一個點前。」許生點點桌面上的金冊,「就在你們進言宮的那一刻。」

衛尋皺眉,「大人的意思是,我們要在這裏留幾日,等梵蒂莎撤兵了就能離開?」

「唔,原則上是這樣。」

凱撒撇撇嘴,「……能找到法門批條子,梵蒂莎也不是一般的心大膽肥。」

既然如此,紀淮說:「那就只能叨嘮大人幾天了。」

「不叨擾。」許生笑得輕飄飄,「我已經準備好聽故事了。今天安排誰先講呢……」

它的視線在愣住的幾人身上轉轉,最後看向衛尋,「就你吧,76-B,你的《一千零一夜》還沒講完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公孫瓚那些士兵們全部跑出去的時候,槍聲竟然停止了。

而那幫跑出去的士兵。直到只要跑出1公里之外,那就是脫戰了,所以他們並沒有回頭一直朝着前方跑去。

槍聲的停止是慢慢的停的,就是從****過後細微微的小雨讓人感覺剛才暴雨的恐怖似乎消失了。

為什麼要停下來呢?很簡單

袁紹想裝杯……

其實這個時候袁紹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但凡他不腦癱一點跟大隊伍過來,那麼他至少不用死,但是他跟過來了呀,那就沒有辦法了,不管他裝不裝杯,只要他敢跟過來,那麼他必死!

為何?

因為我們的反派這個時候到來了。

槍聲停下來了,那個防禦罩裏面公孫瓚的馬,正在公孫瓚旁邊珊珊踱步。

袁紹走向了隊伍的最前面手往旁邊一放,向人遞上來了一個像擴音器一樣的東西:「公孫瓚你知道我為什麼,在此處截住你嗎?」

此話一出整個峽谷都充滿了他的迴音。

公孫瓚低下的頭慢慢抬起,它的生命力正在慢慢消失,不過此處靈氣有點豐盛,他還是能回過來一點點的。

他的眼神充滿了傲氣,俗話常說,

傲骨錚錚公孫瓚,不識人言袁小紹。

雖然比較遠,袁紹看不到公孫瓚的面部表情,但是他還是能看到人家微微把頭抬起來了。

「呵」他歪一嘴一笑,如果我們打個比方的話,就是他這個歪嘴笑歪到太空去了,反正就是很歪。

「我們就是為了讓你們把那個趙子龍引過來,只要他引過來看到你們的屍體以及你一個人的屍體,他絕對會生氣,到那時我們的氣體就有用了,哈哈哈……」經典反派套路,他直接把他要做的事情講了出來。

「會來嗎?為什麼這個人會那麼確定呢?趙子龍可是去了誰都不知道的地方啊,他去哪?他的行程到底在哪?誰會知道呢?那為什麼他會那麼肯定趙子龍會來呢?難道說?」公孫瓚瞬間想起來了,昨天坐在袁紹旁邊的那個人是他的軍師,雲夢澤!他也是雲夢澤來的!

他並不是為了什麼追趙子龍,他是想殺我!不經過自己的手!借刀殺人!丫的,被擺了一道。

不得不說。公孫瓚在這個時候的推理基本是正確的,那個軍師確實恨著白馬將軍公孫瓚,同樣都是從雲夢澤牢籠裏面逃出來的人,為什麼你能當將軍,而我只能當別人旁邊的小卒?雖然是軍師,但是他還是恨著。公孫瓚,歷史會記着你公孫瓚,但是不會記着我,既然他都記不得我,那我就來個借刀殺人吧,把你咔嚓了。歷史總不會記着一個大戰前死掉的將軍吧。而那個趙子龍,逃離了軍中歷史想記住他,那基本不可能了。

那位軍師是這樣想着的,可以說他是個十足的死後派,死後派是什麼意思?就是你要在一世之內,做很多人都做不了的事,行很多人都行不成的事,最後功成名就,讓所謂的歷史記住你的名字,這基本就是死後派,他們會為了自己死後的名聲考慮要不要做這件事,該不該做那件事。他們一直戴着面具生活,不曾脫下也不敢脫下,因為一旦脫下他們的性格就會被暴露出來,終於可以玩那個梗了。

小丑竟在我身邊。

可是所有人都算錯了一件事,除了那位以為自己算對的袁紹之外。

他們算錯的是什麼事呢?

他們想都沒想到趙子龍真來了!

公車上的前方忽然捲起了一大片霧團,隨後消散殆盡,而那霧團之間出現了一個人。

那麼趙小趙是怎麼找到這裏的呢?

讓我們說10分鐘前。

趙小趙從陳宮的懷抱中站起,哭過了他,此時像是變了一個人,如果說按修仙界來講的話,趙小趙現在他是走上了一大境界!如果換化遊戲的話他就是從英雄聯盟王者1000分升到了1500分。王者榮耀?撒……沒事

整個人的口氣好像都變了:「說吧,他們在哪?」

陳宮。一看趙小趙口氣變得那麼正經,他也正經了起來,所以他走到了地圖旁邊指著一片好像是一個縫一樣的地方,這裏在一提嘴,因為這個世界有會飛天的修真者的存在,所以地圖這種東西這不梭梭水啦?:「如果他們要射服這裏是最佳地點,上下無走,前後有封,堵在這裏,只要他們大部隊全部進去了,那麼必死!」

話一說完陳宮往那地方用筆畫了一個圈,趙小趙看着這張地圖,用他的腦子回想着,但凡這裏換成你大佬,他立馬就可以在這個地圖中看出來這個地方是哪裏哎,我有沒有經過,但是來到這裏的是趙小趙。

「我去看看吧」趙小趙言道,隨後他走到庭院內,往天上一飛而上。

趙小趙速度之快快到陳宮都沒有來得及道別,他看着天上,輕輕嘆了一口氣:「祝你成功。」

然後他就走到庭院裏面,把那個可以當監控的石頭重新激活了。

因為還不識路,所以過了10分鐘,趙小趙才發現了一堆兵在一個山頭上,往下面齊射,然後從峽谷的另一頭跑出了一堆拿着藍色像龜殼一樣的東西的人的人。

然後過了幾秒他們就不發射子彈了,

既然你都不開槍了,那你這是歡迎我嗎?

趙小趙內心吐槽道,所以他二話不說,單腳一個平移,移到了公孫瓚的前面。

「啊……你來了……」公孫瓚輕聲言道。

趙小趙轉過身去,本來想低下來給他一個仙豆,可是公孫瓚好像知道了什麼說道:「治療的東西,我不需要,我的人生已經到頭了,我以為逃離了雲夢澤,我以為來到了一片新的世界,我以為翻過了一片大山,我就能獲得更好的天敵,我就能更好的生活在這個世界,可能還能當一個皇帝呢,不過現在我明白了,我已經到頭了,到我生涯的盡頭了,能答應我一件事,答應我88件打到雲夢澤,送給一隻長著人生有的鳥臂人,他的名字叫做雲中君,你只要把劍給他自然會懂的……」說着說着公孫瓚倒地了,他就像經典的配角一樣,跟主角說出遺言的時候,真的沒有一個人來打擾他們,

趙小趙其實也納悶「這……離譜啊。」

公孫瓚倒了他這次是真的倒下了,但是他的劍還立在地上,這把劍一直跟他從雲夢澤打到了現在,無論是粵語之爭,還是森林之謎,萬人之團,還是聯盟求君,這把劍一直陪着他,而現在他放手了,代表着他放開了一切,放開了他自己,這才是一個人面對死亡真正的樣子,而不是不想死,亦或者說是想多讓自己續續命,我做出了讓人鬼憤怒的東西。死亡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接受了死亡,於是他就被接納了,正如我的偶像所說:

「死亡不是匆匆過場,而是一部歌劇」

而公孫瓚的一生也被後人稱作為一歌劇!

公孫瓚再起不能。

死亡。

「趙子龍!你無視軍法!你以上犯下,死罪一條!今日我就替世界剷除你這,敗類!」袁紹按照他自己的理解說道。

趙小趙右手握拳輕錘到左胸上面,頭。滴了下來,朝前方的勇士拜了一拜,隨後他往前走了一步,拿起了戴着鞘的劍!

看到了趙小趙拿劍袁紹慌了下令到:「fire!」

瞬間山谷里又響起了槍聲的暴雨!

趙小趙與公孫瓚一起在。那個防禦罩裏面,所以不害怕他們的槍,但是再強大的防禦裝,遇到兇猛的火力也是會堅持不住的!

此刻僅掃了10秒鐘,防禦罩就出現了裂痕。

趙小趙把劍拿到了左邊,

就像拿着武士刀一樣,拿着這把劍!

隨後把自己的氣息往劍的身上一帶!

身旁邊冒出了非常多把自己的一圈都圍繞起來的半透明寒色氣體!

這個氣體顏色雖然只是白色但是非常鮮艷亮的那些槍手都直不起神!

最亮的地方莫過於那把劍了,它亮的甚至從半透明的白色變成了冰藍色!

「最大火力!」袁紹吼到!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