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毅一個閃身,躲過攻擊,瞬間提起體內聖光。迅速向前發出一枚柳葉鏢。

見狀,陳虎也過來幫忙,用劍先將兩名聖光武師擋了回去,趁機轉身對冷毅勸道:“小毅!快!將她放下,再不走,我們都會死在這裏。”

冷毅一咬牙,答道:“不!我們已經沒法逃了,那樣會死得更慘。****的存在就是爲了保護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我們絕不能丟下一個孩子不管。”

說話間,冷毅將小女孩放了下來,準備全力以赴地戰鬥。

陳虎和****的其他士兵見狀,也都紛紛上前幫忙。

“兄弟們!逃是沒用的,讓我們一起戰鬥吧!”冷毅一聲吼叫,提起體內藍色聖光,“咻”“咻”“咻”……,連續從指間飛射出十來枚柳葉鏢。


沙鷹之鷹訓練營的其他士兵,紛紛提起了體內聖光,發動了風刃攻擊。噬血團的人,也都提起聖光,在體表外結成聖光鎧甲,與此同時,發射出數十枚風刃。

隨着噬血團的人越來越多,風刃攻擊越來越猛。****這邊,已有士兵的聖光鎧甲,開始破碎,發出一陣陣“咯吱吱”的聲音。

再這樣下去,全隊的人不用對手近身,便會全部葬身在如雨點般的風刃攻擊下。

冷毅緊咬着牙,目光死死地盯住對方的陣營,企業圖從包圍圈中找到突破口。

風刃向狂風驟雨般襲來,只聽一名戰士“啊!”地一聲,倒了下去,被十多枚風刃擊中。

此刻,****的戰士們的臉上露出了悲壯的表情,誰都知道,用不了多久,便會像剛纔那名戰士一樣,倒在風刃的攻擊下,再也起不來。

坐在地面上的小女孩,閉上了眼睛,雙手合十,似乎在祈禱着什麼。片刻,只見她頭頂閃爍着金光。忽地,她放開嗓子唱起歌來,歌聲悲壯激烈。****的戰士聽了,只覺一股巨大的能量在血液中沸騰。

一個個鬥志昂揚,挺起了胸膛,體外表的聖光鎧甲變得無比堅固,而冷毅的聖光紗也強悍了許多。

只見冷毅的頭髮都豎了起來,揮舞着劍,向前衝了過去:“殺!”

緊接着,所有士兵都憤怒地朝前衝去。瞬間一股巨大的能量充斥着每個戰士的體內。他們不知道疼痛,眼中只有仇恨和怒憤。

隨着刀光劍影的晃動,有七八名噬血團的成員倒了下去。這時,噬血團的一名滿頭白髮的青年男子,用手一指,倚靠在大樹下的小女孩,大吼一聲:“快!先殺了那個小巫女,她在給士兵加持聖光神力。”

不用說,這人就是噬血團的頭了。

冷毅朝那名滿頭白髮的青年男子望去,頓時腦海中閃出出一個個片斷。恍惚中,他看見自己在擂臺上,與一名滿頭白髮的男子,纏糾在一起,他死死地用手鎖住了對方的咽喉,最後卻被對方從腰間摸出一柄冰冷的匕首,刺向了他的心臟……

冷毅搖晃了一下腦袋:“不!不!……我不會被人打敗的。”

他想起來了,他的前世原本是一名緝毒特警,後來遭人迫害,去泰國當了黑市拳手,再後來去了美國的拉斯維加斯,他曾經是拳壇上的明星,232場擊倒對手獲勝。他是當年震驚拉斯維加斯地下賭場的第一拳壇殺手,號稱不死之神的史蒂文.冷,中文名冷毅。

沒錯!我就是不死之神。冷毅興奮地叫了起來:“我不會敗給任何人。”然而當他的目光落在眼前滿頭白髮的青年男子身上時,心中充滿了憤怒、仇恨以及些許的沮喪。

沒錯,他的前世是被一名叫白髮銀魔的拳手違反規則用刀子殺死的,雖然最後,對方也死在了他的拳頭下,可冷毅心中還是充滿了不甘與憤怒。

“你!白髮銀魔?”冷毅目光中的怒火幾乎可以點燃。

白髮銀魔忽然轉過臉來,目光一聚,片刻才一從鼻子裏擠了一絲冷笑:“世界真是太小了,沒想到我們竟然在七彩大陸相遇了,不死之神,史蒂文.冷,冷毅!……哈哈!”

兩人對視了許久,充滿仇恨的目光中,燃燒着無限的憤怒與怨恨。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來吧!白髮銀魔,真正的強者不是靠作弊贏得。”冷毅瞬間提起體內聖光,將一腔的憤慨也融進了體內,隨着體內那一股強大的聖光流向了指間。

白髮銀魔冷哼一聲:“哈哈!你以爲你真的比我強麼。前世我可以殺得了你,今天我一樣可以殺得了你。”

說話間,白髮銀魔已提起體內聖光,隨着意念的流動,剎時他的整個身體變得通體發亮,身後升騰起一團如彩虹般的紅色氣光。

冷毅心中一凜:一級聖光宗師?

冷毅現在只是一個六級聖光武士與一級聖光宗師相差了兩個層次,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但面對前世的積怨,就算對方再強,今天也要拼了。

動念間,冷毅已仰起頭,一聲怒吼:“流……雲……劍……聚光成點……爆!”只聽“蓬”地一聲巨響,一團藍色氣光形成氣旋,向那白髮銀魔炸開了去。

就在冷毅施展必殺技的同時白髮銀魔朝天一指,怒吼一聲:“銀蛇狂舞……殺!”

話音落,剎時,一股巨大的紅色氣光,夾着劍風向冷毅襲來,氣光過處,叢林邊的雜草,瞬間倒向一邊。

紅色氣光與冷毅的藍色氣旋最終在空中相撞,“蓬!”地一聲,爆裂開來。冷毅身邊的一名隊友一個步子沒站穩,跌倒在地。

而白髮銀魔也被強大的能量震得後退兩步,險些跌倒在地,他身邊的一名二級聖光武師則身形一晃,一屁股坐了下去。

冷毅更是被震飛五米開外,身體重重地碰在一顆橡樹上,喉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來。

一個六級聖光武士,竟然將一個一級聖光宗師逼退兩步,可見這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激發出體內盡乎所有的潛能。

冷毅一陣苦笑,從懷中摸出一個藥瓶,正是那次從程青羽手裏弄得的強效復光丹。爲了加大威力他取了兩顆丟進嘴裏。怒吼一聲:“拼了!”

白髮銀魔捂住隱隱作痛的胸口,咬牙切齒地吼道:“小樣兒!受死吧!今天,我絕不會讓你走出魔獸叢林的。來吧!銀蛇狂舞……殺!”

此時,那靠在樹底下的小姑娘,再次唱起了讚歌,比先前更加的悲壯,時而如千軍萬馬破陣營,時而如西楚霸王刎烏江。

戰士們聽了不由得個個怒髮衝冠,奮勇殺敵。

而冷毅在贊哥和強效復光丹的作用下,將體內的潛能激發到了極點。

只見他仰天一陣怒吼:“來吧!拼了……流雲劍……聚光成點……破!”

兩個跨世仇人,再次使出了渾身解數,欲置對方於死地。 紅色氣光和藍色氣旋,最後在半空中相撞,發出“砰!”地一聲巨響。冷毅騰空飛了起來,重重地跌落在地。而白髮銀魔,也被震退四五米遠,一抹嘴角吐出的鮮血,冷冷地笑道:“再來!你死定了。哈哈……”

此時的冷毅已像一攤軟泥攤坐在地,無法再戰鬥。而戰場上的戰士們,也都殺得筋疲力盡,再堅持下去,最後的結果就是第四分隊全部陣亡。

眼看戰鬥就要結束了,就在這時,只聽一陣吶喊,從叢林的東邊殺出一支十來人的隊伍,沒多久,又從北邊和南邊各殺出一支十來人的部隊。

冷毅心中一陣狂喜,總算援兵了。兄弟們有救了!

一時間噬血團的人亂作一團,有的開始棄槍逃跑,有的則還在負隅頑頑。白髮銀魔已調動體內聖光,再次朝冷毅發動了氣光攻擊。

眼見,那團紅光閃閃的氣光就要砸在冷毅身上時,忽見一陣疾風掠過,只見一名身着軍裝的青年男子,提起聖光,生生地將氣光推了回去。

白髮銀魔見狀,心中一陣苦。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波特教官,一名準一級聖光宗師,豈有不懼的道理。

眼見****的救兵到了,噬血團的人已潰不成形,而且眼前的對手,顯然不在自己之下。白髮銀魔已無心戀戰,轉身便向叢林外邊逃去。

就在他轉身之際,波特教官從體內發射出一枚紅光風刃,只聽“咻!”地一聲,擊打在白髮銀魔的腿部。頓時鮮血直流。

“想逃沒門。”波特教官將劍一揮,“給我殺光,一個不留。”說罷,****訓練營的兄弟們朝噬血團,本已潰不成形的那些嘍囉小蝦們砍殺而去。

白髮銀魔一陣冷笑:“哼!噬血團也許你們可以毀得了,但要抓我白髮銀魔,你還不夠資格。”說罷,他朝地面擲了一個雪球一樣的東西,瞬間,升騰起一團煙霧。等煙霧散去後,連人影也見不着了。

波特教官喃喃自語道:“這人是夜郎國的忍者?”

歪着身子倚在樹底下的冷毅,勉強搭起精神問了句:“夜郎國?忍者,這是什麼來頭。”

波特教答道:“夜郎國是靠近東海的一個小國,那裏流傳着一種極爲神祕的職業,名爲忍者,他們擅長暗殺,會遁地術,可以瞬間逃離戰場。”

“我想這人就是噬血團組織的頭目白髮銀魔了。可惜讓他給跑了。”波特教官長嘆一聲,轉而又開心地笑了:“不過!經歷這次打擊後,噬血團元氣大傷,想要從頭再來,已非易事。”

說罷,他彎下腰,手輕輕地撫在冷毅的頭上:“小毅!你沒事吧!”這個向來剛毅的男人,第一次在冷毅面前展現了他溫柔的一面。

冷毅搖了搖頭,苦笑道:“沒事。”

波特教官拍了拍冷毅的肩膀:“今天你們第四分隊的表現非常不錯。”

這時陳虎也過來了,只見他低下了頭:“小毅!多虧你選擇了正確的方向,才讓我們把噬血團的人引出來了。你真行!”說着,他的眼裏竟泛起了一陣溼霧,顯然,他在爲自己剛纔在叢林中與冷毅的頂撞而自責。


冷毅微笑着答道:“我們永遠是兄弟!”

“好!以後,我就叫你毅哥。”陳虎笑着答道,但他的話卻是發自內心的。


冷毅皺了下眉頭:“這怎麼行?”陳虎認真地答道:“不管,反正在我心裏,以後你就是我的大哥。”

冷毅苦笑了一下:“隨你便,你非得這樣叫,我也沒辦法,不過回去別告我狀就是了。”說罷,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哥哥!你可別扔下我不管啊!”不遠處傳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正是那個先前唱讚歌的小巫女。

波特教官好奇地朝冷毅望了一眼:“這小姑娘是怎麼回事?”

說起這小姑娘,冷毅不禁有些興奮起來:“這小姑娘可厲害了,今天多虧她幫忙,我們的隊伍才得以保存。她可是一個懂魔法的小巫女。”說罷冷毅朝小姑娘望了一眼:“對吧?”

“哥哥!你別誇我了,討厭,你們怎麼都喜歡叫我小巫女,孤月村裏的人也是這樣叫我,煩死了,我是有名字的,我叫欣兒。而且我也不是巫女,只不過我的歌唱得好,而且一唱歌,我就能令我喜歡的人精神抖擻。”小巫女眨巴着眼睛有些自我陶醉地答道。

波特教官聽了,也有些好奇,便順勢答了句:“哦!那你唱一首來聽聽。”

小巫女立即展開了歌喉,盡情地唱了起來,隨着哥聲的跌宕起伏,士兵們一個個精神抖擻,表情堅毅,露出一副副視死如歸的樣子,他們體內的聖光,疾速流轉,比平時強悍了數倍。就連波特教官聽了,都覺胸中熱血沸騰。

他立即喊了聲“停!”抱起小姑娘激動地笑了:“太好了!你是傳說中的聖光使者,這可是千萬人當中難得一遇的天才。要是你能夠加入我們的洪荒衛兵團,那就太好了。可以大大的提高,我們部隊的戰鬥力。”

小姑娘“哎喲!”一聲,“叔叔!你弄痛了我……哎喲!我的腿……”“哇!”地一聲,小姑娘大聲哭了起來。波特教官一時手足無措,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好在冷毅安慰道:“小妹妹!哥哥給這顆止痛藥給你,吃了它就不痛了。”說罷,丟了一顆藥丸過去。

轉身他又對波特教官說:“教官!這姑娘剛纔從大樹上摔下來,估計腿斷了。我看我們得先找個人給她把腿接上。”

波特教官點了點頭:“恩!這個好說,回到訓練營我們找個軍醫幫他醫好便是。”說罷,他朝衆人一揮手,一聲令下:“集合!”

所有士兵齊刷刷地站成了一排。

波特教官大喊一聲:“歸隊!”所有士兵,便整齊地朝東趕去。

波特教官讓一名士兵去背小巫女。小巫女卻連連搖頭:“不!我要回家。你們醫不好我的腿,我爺爺纔是天下最棒的醫生。”

波特教官好奇地打量着小巫女:“你爺爺?天下最好的醫生?”


小巫女認真地答道:“沒錯,我爺爺就是天底下最出色的醫生,他精通百草,什麼病都能治好,而且還會煉丹藥,他煉出的丹藥,可以召來魔獸引來狂風,我就是學他的樣子,用紫丹爐在樹上煉丹,才摔了下來。”

波特教官驚得瞪大了眼睛:“你爺爺是伯風?”

“是呀!你怎麼也認識他?”小姑娘好奇地瞪着波特教官,對他似乎又信任了幾分。

波特教官無奈地笑了笑:“伯風的大名,誰不知道。”不過他沒有想到大名鼎鼎的一代藥王竟然,會淪落到躲進萬獸森林的孤月村去生活,實在是令人嘆息啊!

波特教官府下身子,討好地答道:“可以帶我去見見你爺爺嗎?”

小姑娘搖了搖頭,“我爺爺說過,不許讓我帶外面的人進孤月村。”小姑娘忽然展開了笑容,天真地朝冷毅笑了笑:“不過,這個哥哥可以和我一起去。”說罷,小姑娘有些撒嬌地朝冷毅發號施令道:“哥哥!你揹我回去吧!”

波特教官聽了氣得直翻白眼,不過他思考一陣後,又露出了笑容,小聲朝冷毅叮囑道:“你代表****訓練營向藥王發出邀請,如果他能來我們軍中,爲洪荒衛兵團服務,那麼我們可以給他支付每月100金幣的勞酬。”

冷毅點了點頭:“是!教官。”說罷,他準備起身去背那小姑娘。哪知,剛要起身,卻發現雙腿無力,竟站也站不起來。

冷毅表情痛苦地望着波特教官:“教官!我……我實在站不起來了。”

波特教官用手摸了摸,他的骨格應該沒問題,他驚訝地問道:“你是不是服了強效復光丹?”

冷毅點了點頭,答道:“是!而且是兩顆。”

波特教官一閉眼睛,恨不得一巴掌打了過去。“你怎麼可以這樣!強效復光丹,對身體的反噬相當大,體質稍差的人,恐怕一兩個月才能恢復。而你卻連服兩顆,你……你……我告訴你……你這身體恐怕廢了。”

冷毅臉色一下變得臘黃:“教官!這是真的嗎?”

波特教官白了他一眼,生氣地答道:“這當然是真的。”他停頓了一會兒,忽然露出了笑臉:“要不,你去求這小姑娘的爺爺吧!沒準他能夠救你。如果他都救不了你的話,那你就真的成一個廢人了。”

小姑娘一聽高興地拍起了巴掌:“好耶!好耶!哥哥,你現在和我一樣了,不能走路了。陪我一起回孤月村吧,我求爺爺給你治好病。”

冷毅長嘆一聲:“只能如此了。”

波特教官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朝陳虎、張彪、趙勇三人吩咐道:“你們三個把這兩個傢伙送到孤月村去吧!但願那老瘋子能把他的病治好。”

波特教官早有耳聞伯風的脾氣不好,他特意向冷毅交待了伯風的一些爲人處世的原則,及性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