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男人又不像女人那麼多講究,會在臉上塗抹那麼多養護的精華面霜用於保濕控油,要是自己真摸下去,還真可能摸到一手的油。

但笑過之後,她忽然想起一樁往事。

那時候她被關在秦宅里,王福給她送飯被秦丞撞到,他們兩搶菜碗的瞬間,也是她把菜油往他手上倒,他怕臟收了手,她才略勝一籌。

而現在,小裴也提到了油,讓她收了手。

這個巧合,也是讓她迷惑。

也就是這時候,姜唯看到了他們的身影,在遠處打了個招呼,

「喲~小裴,思黎,你們也騎上馬啦!跑兩步玩玩看呢,湯姆先生說可以跑!」

「我知道啦,謝謝!」葉思黎也大聲回了她一句。

不過一轉過頭,她還是冷靜道,

「小裴我們還是不要……啊!」

她話音未落,他已經一甩韁繩,馬兒脖子一痛,頓時撒丫子跑了起來。

蹬蹬蹬,馬蹄急促,她瞬間嚇得倒在了他懷裡。

「停下,停下!」葉思黎連連叫喊。

可這會兒他卻不聽了,也許是內心裡惡劣的因子終於得見天日,他不僅不停,反而還操縱著手下的馬兒,讓它跑得更快了!

農場的風撲面吹拂而來,吹飛她的發,讓她這一刻只能全身心的依靠在他的身上,被他卡在臂彎里,寸步難行。

一個久違的擁抱,甚至算不上擁抱。

她先是被馬匹一跑激得害怕,但後來卻漸漸冷靜了下來,感受到顛簸,也感受到速度帶給她的心跳。

她深呼吸幾口氣,漸漸淡定了下來,只是下意識依舊不敢動彈,陷在他的懷裡,一邊是熟悉得想要逃離的感受,一邊是擔心被顛下馬的恐懼。

像是走在鋼絲上,一顆心總是得不到安寧。

好在由於馱了兩個人,再加上馬兒也不是什麼賽馬,所以跑了一會兒,馬兒便跑累了,不肯再賣力奔跑,放慢了速度,像是在磨洋工一般。

「下馬吧,再跑下去我們這算是虐待動物了。」葉思黎說道。

他拉住馬兒,利落下馬,卻牽著馬繼續走了。

「我也想下馬。」她說。

馬兒繼續往前,但小裴似乎也沒閑著,片刻之後她耳邊再度傳來機械音,

「路不好走,或者,換我背你?」

「那也不必了,不好走我就騎馬上吧,也挺好的。」葉思黎有些不好意思道。

周圍頓時安靜了下來。

空氣中,只有馬蹄嗒嗒的響聲,和偶爾的蟲鳴鳥叫,很是有種叫人安心的旋律。

但是這樣的旋律,終究不可能太長久。

走了十幾分鐘,他們回到了馬廄,將馬匹還給了湯姆先生。

葉思黎還聽到,湯姆先生誇了小裴一大通,說他馬術很好,甚至比自己都好很多。

她則是在一旁解釋道,「抱歉他不能說話,無法回答您的表揚,很感謝您的欣賞,他之前在草原生活過,所以馬術不錯。」

姜唯聽到,也好奇地走了過來。

然而湯姆先生卻用英語說:

「原來如此,他的馬術的確非常棒,之前我告訴了唯,說你們騎的那匹馬正在發晴期,性情急躁不能亂跑,他卻控制得很好,老實說,剛剛我挺擔心你們出事的。」

「什麼?」葉思黎愣住。

姜唯在一旁聽了一會兒,忍不住問,

「你們這嘰里咕嚕的是在說什麼呢?」

葉思黎這才想起,姜唯的英文水平,很一般啊。

她剛剛聽湯姆先生的話,也許就聽懂了一個「run」(跑)吧。

「沒什麼,就是在誇小裴而已。」她冷靜說道。

回想之前騎馬的一幕,小裴也許不是故意不減速,而是那時候馬已經無法控制了。

而他處理得非常果斷冷靜,讓馬兒繼續跑,用臂彎卡住她確保她的安全,然後把馬跑到累為止。

想到這裡,她的心裡也剋制不住地對小裴產生了那麼一絲絲的懷疑。

他真的,這麼厲害嗎?

普通人真的能擁有這麼高超的馬術和如此冷靜的心性嗎?

不過,只要她摸過他的臉后,確認他不是秦丞,就好了。

只要他不是秦丞,什麼都好說。

。高速飛馳的汽車上,滿心思念的雪梨在見到日思夜想的艾文後,終於化身為快樂的小鹿,雀躍的向講述自己最近這段時間生活的點滴。

而艾文也一邊傾聽,一邊向可愛的少女述說自己比賽中遇到的各種趣聞。

在兩人溫情甜蜜的互動中,一路狂飆的汽車僅用了一個半小時就回到了白鶴道館。

嗯,平

《我的魔獸不對勁》第137章如果小鹿真是公主那該叫什麼 王綰知道嬴政的擔憂,同樣也清楚扶蘇的缺點。

其實這不能全怪扶蘇,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嬴政身上,當初為了大秦一統天下,為了向山東文化示好,扶蘇從小都經受的是儒家教育。

一個人被儒家思想影響了十數年,成為今天這樣,其實不怪這個人本身,畢竟對於扶蘇而言,一直以來他都是被動的接受。

若是普通家庭,扶蘇也算是一個孝子,只是他出身自皇室,他的父親是大秦帝國的皇帝陛下。

而他是長子!

天生肩上就扛着與生俱來的責任!

其實同樣的擔憂,在王綰身上也有,他如今已經貴為大秦帝國的左相,當真是封侯拜相,已經到了極致。

但是他的兒子,都屬於平庸之輩,長子還可以繼承爵位,很輕鬆的過一輩子,但是次子以及庶子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可以說,舉國上下,他們這些跟隨着始皇帝打天下的人中,除了王翦以及已經過逝的蒙武,馮去疾之外,幾乎都有後繼無人的尷尬。

這是一種悲哀!

對於巍巍帝國而言,這更是致命的,但是對於大秦功勛,才是最為嚴重的一種威脅,人才出現青黃不接,就意味着他們要給別人騰地方。

「呼……」

長出了一口氣,嬴政眸光流轉,整個人身上多了一絲悲涼,語氣也變得低沉:「朕曾給了扶蘇無數次機會,也給了其餘諸子無數次機會。」

「只是他們連爭鬥的勇氣都沒有,一群羊,如何駕馭這巍巍河山!」

為了激起扶蘇等人的鬥志,他沒有立后,以至於只要是他的兒子,對於太子之位,其實都有機會。

只不過,扶蘇佔了長子名分,機會稍微大一點罷了。

「陛下,長公子等人還年輕,還有時間,只要大秦帝國的制度健全,一世,兩世庸主,其實並不是不可以。」

王綰心裏清楚,只要大秦帝國的制度健全,這個帝國便會自行運轉,如今的帝國,反而不怕有庸主,最怕的是眼高手低之輩。

自以為才情絕世,反而會讓帝國陷入動蕩不安之中,更何況,並非所有人都是始皇帝,以始皇帝為標準,別說是扶蘇,放眼華夏千百年,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夠格。

「未來可以,但是扶蘇不可以!」

嬴政目光凌厲如劍,在太陽光,更見鋒芒:「若是朕掃清了六國遺族,鎮壓了諸子百家,平定了老世族,滅了匈奴與南越,自然可以任由扶蘇平庸。」

「若是不能,扶蘇就必須要與眾不同……」

說到這裏,嬴政轉過身來,看着王綰,道:「丞相此來,可是有要事?」

見到嬴政終於將話題轉到了正題上,王綰心頭鬆了一口氣:「陛下,這一次國考的名次審定已經結束,特來交給陛下過目,沒有差錯的話,將張榜南門。」

從王綰手中接過去,嬴政打開看了一眼,只見前三名,幾乎全部都是自己熟悉的名字,不由得點了點頭。

「張榜吧!」

「朕相信國府的公平與正直,明日這個時候,讓前三名前往咸陽宮書房,朕見一見他們!」

「諾。」

點了點頭,王綰對於嬴政此舉並不意外,這一次國考之中,有幾個人鋒芒畢露,身負大才。

以嬴政的愛才之心,自然不會放過。

「至於其他人在張榜之後,下放到各郡縣進行為期一年的熟悉政務,稱之為實習期,若是品德,能力有問題遣返。」

「合格通過實習的士子,安排進入仕途……」

「臣這就去辦!」

點了點頭,王綰答應了下來,一旁的嬴政嘴角微微上揚,這一場國考,也許最大的作用,便是將韓信,蕭何,陳平一網打盡。

未來的危機,在潛移默化之下,不斷的減少,這讓始皇帝有一種特殊的成就感,相比於殺人,他更喜歡潛移默化中去影響。

相比於殺人,這樣的潛移默化的手段,更能讓中原大地保存元氣,也更有資格在未來發動戰爭。

未來的楚漢兩大陣營,這一輩子他耗死劉季與范增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如今手握兵仙韓信,蕭何,以及陳平,就算是張良與項羽走到一起,也沒有什麼忌憚的。

更何況,項氏一族不同於張良。

張良在博浪沙刺殺他,已經是朝廷逃犯,屬於不死不休的一類人,是嬴政必須要除掉的人。

他可以容忍李斯與趙高,但是他容忍不了張良,畢竟張良曾威脅到了他的性命,而李斯與趙高,在他活着的時候,都安分守己。

這便是兩者之間的不同之處。

至於項氏一族,秦楚之間確實有世仇,但是當大秦帝國越發強盛,為了項氏一族的活着,項梁未必有膽量造反。

其實張良與項羽走到一起的可能性並不大。

……

「臣周青臣拜見陛下,陛下萬年,大秦萬年!」在這個時候,雜家博士周青臣走進了咸陽宮,朝着嬴政肅然一躬,道。

相比於儒家博士,雜家更偏向於大秦帝國,因為他們本就是生於秦國,對於這片土地更有感情。

「周博士,聽說文通君等人正在編寫大世王道書是么?」

聞言,周青臣心頭大吃一驚,這一句話,徹底讓他堅定了心中的猜測,在博士學宮之中有始皇帝的眼睛。

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就逃不出眼前這位的掌控。

抬起頭,周青臣便看到了一雙凌厲的眼睛,彷彿能夠洞悉天地之間一切的秘密,他能夠感受到始皇帝身上的帝王之氣更加凌厲了。

心中念頭閃爍,周青臣決定死道友不死貧道,朝着嬴政,道:「陛下明鑒,博士學宮之中已經開始編寫大世王道書。」

「臣更察覺到有人與山東勢力有聯繫,只不過,臣沒有得到消息,只能一直在暗中觀察!」

撇了一眼周青臣,嬴政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朕會讓黑冰台去查,你不用管了!」

「諾。」

點頭答應一聲,周青臣以為過去了,正要告退,便聽到嬴政的聲音冰冷響起:「愛卿也是博士學宮之中的一員,對於這《大世王道書》如何看?」

。 不過仔細地逛了一圈,她突然發現一些眼熟的小細節。

在她的記憶中,廠房是根據做棉布的工序分成了好幾個車間,但每個車間的人都不多,而且也是各干各的並沒有分組合作。

而現在,從第一道工序開始就已經是小組工作制,直至最後的織布,仍舊是兩兩配合。

看眾人那配合無間的模樣就知道她們已經磨合了一段時間。

這一切竟都有些二廠的影子。

雖然她在二廠的時間不長,但眾人一起撿棉花的經歷記憶猶新。

趙青葵正想著就看到易秋雨跟易爺爺抱著一堆染好的布從外頭走進來,雙方一打照面都愣住了。

好一會兒趙青葵先反應過來:「秋雨你怎麼在這裡?」

這個問題易秋雨也想問趙青葵。

小葵姐姐不是跟司寧哥哥去帝都了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秋雨爺爺卻率先笑了出來:「看來你們的帝都培訓結束了。」

「呃,對。」趙青葵連連點頭。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