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人也都沒說什麼,他們之前確實早就發現了墨九狸的,本來看著墨九狸一個少年,秦風還想著上前打劫對方的積分的,只是還沒等他們上前,就發現墨九狸攻擊那顆樹下的位置,於是他們好奇,隱藏在暗處沒說話!

結果就看到仙羽塔出現了,於是他們就直接出現在墨九狸面前,直接佔據了仙羽塔,逼得對方不能進來,對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仙羽塔內有什麼的! IE上的瀏覽痕跡也是乾乾淨淨的。

沒有遺漏的,就是今天上午九點零四分,登陸了X大BBS的論壇。

用戶名爲空……

我們四人面面相絀,不知道如何說。

“這還真的是樑音的電腦發出去的!只是,是誰發的,就查不到了。如果是人,說明對方水平高的出神入化,如果是……”

“如果說,不是人做的話?”又是一陣難耐的沉默。

片刻後,我嘆了一口氣,“走吧,看來在這是找不出證據來了。”一片詭異的烏雲,籠罩在了我們頭上。

夜已深,該回了!阿夢,率先往門外走去。我是最後一個走出樑音宿舍的,深深地看了一眼樑音的牀,關上了門。

在下樓的過程中,阿夢又悄悄地走到了我的身邊,輕輕地扶着我,防止我暈倒。我輕輕地開口,“這件事真的沒什麼線索嗎?”

阿夢關心的說,“別擔心,一切總會好起來的,事情總是往好的方向發展。”

“對啊,你別放在心上,我會追查到底的。”

我扯了扯嘴角,沒有說話,徑直的看向遠方。

“這麼晚了,大家都餓了,要麼,賞個臉,我請你們吃夜宵吧!”

驚嚇之下,已然忘記了飢餓,如今,很直白的提起,反而是排山倒海的襲來,讓人招架不住。

“既然有帥哥想邀,那我們倆可就卻之不恭,不會客氣咯!”有與心儀之人共進晚餐的機會,阿夢倒是很積極的,彷彿之前那些不愉快也一掃而光。

好吧!那麼,今晚,且做一回一百瓦的電燈泡吧!

反正我也是餓極了……

跟這個帥警官走出去,注目禮不斷,我一點都不喜歡。無端端的跟着招風,還是被撲倒掠殺的對象!

不一會,就來到了他的座駕前。

好馬佩好鞍,帥哥匹配美車。他的座駕也同樣帥氣,那可是我很喜歡的牧馬人,衝滿了野性,粗獷,征服的感覺。

我和阿夢很自覺的坐在了後排,打開車窗,吹着晚風,讓人睡意慢慢襲來。

阿夢,剛剛還大大咧咧,超級主動的,現在居然在車上靜靜的坐着?

什麼情況?她一會看看車外,一會又從後視鏡中偷偷的看看認真開車的齊銘,一臉的羞赧。

都說認真的女人最可愛,最美麗,我覺得這樣的話同樣適用於齊銘的身上。迷人的側臉,認真的態度,好撩人啊!

難怪阿夢看的眼睛都不忍離開齊銘。

我輕輕的碰了碰阿夢的胳膊,意味深長的笑了。“找到第二春的感覺了吧?” 哪個少女不懷春呢?

“別笑,我覺得我沉淪了,妞!腫麼辦?腫麼破啊?”阿夢害羞的將身子倚在我的身上,轉過頭來,輕輕的在我耳邊說着這樣的話。

“追!男追女吧,隔座山,女追男,可是隻隔層紗呢!”

“恩哼!”

“加油,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親愛的,我也希望你幸福!”看着這個一起走過來的,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親愛的,長相不錯,賣相不錯,卻從來沒有談過戀愛,我真心希望她能夠幸福。

“你們兩在說什麼悄悄話啊,笑的那麼燦爛,說出來分享分享?獨樂樂不如衆樂樂!”

“嘿!你還在文學系裏的人面前班門弄斧呢?”我戲謔到。

“哈哈!還要人家給我這個班門弄斧的機會哦!”

“機會大大的有!” 霸道婚寵:BOSS大人,狠狠疼 說說話,才能緩解一下我緊張的情緒,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也太詭異,我得慢慢消化纔好。

“少貧了,要到地了麼?我餓暈了!”阿夢很鮮見的不搭腔,她明明知道我是在給她牽紅線呀。奇了怪了。阿夢那小臉蛋,就像紅彤彤的蘋果一般,熟透嘍。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但是,千萬千萬不要每次都是到我的頭上來啊!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等到上菜,我幾乎及像牢裏面放出來的一樣看着那些食物,雙眼就冒出綠光,恨不能全部都吃了纔好。

“我今天真的是餓慘了,你們就當看不見這麼粗魯的人吧!”在兩人的白眼中,我狼吞虎嚥的吃高喝足。

我滿意的擦着我秀氣的嘴脣,毫不介意阿夢在我胡吃海喝的時候,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的開,她可是纏着齊銘講了半天他的成名史外加英雄事蹟。

男人嘛,毫不例外的都喜歡女人的崇拜。

“夜深了,咱們撤不?”一陣冷風吹過,我抖了兩下,順手將那團餐巾紙扔向了垃圾桶。“那咱們現在就,各回各家?”

齊銘說:“不然你還想邀請我們去你家羣居羣宿嗎?某種程度,這可是犯法的。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我看了看時間,不想再麻煩他,“這個點還是夜生活的高峯期,街上人不少,你還要去警局查資料,我們自己回去就行啦。”

“也行,有事情記得第一時間聯繫我。”

“再見。”

我和阿夢揚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一屁股坐了上去。這裏離她家裏並不算遠,十分鐘的樣子就能夠。只是,只能開到巷子口。下車,又是一陣微風吹來。一股不算清新,瀰漫着汽車尾氣的空氣。沒有辦法,一線城市,汽車尾氣是輕的,不要天天鬧霧霾就好了。

站在巷子口,有點黑,我們兩人此時有些後悔,拒絕了齊銘送回家的建議。望着那幾乎沒有人走動的巷子,我突然好想念我的餘季。雖然他平時大大咧咧,也會少根筋的經常犯二,但是,我們卻很快樂。每一次,約會,他都會細心的將我送到家門口,或者宿舍樓前。

餘季,你到底在哪裏?餘季,你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何沒有與我說呢?

我決定,明天再去輔導員那裏問問餘季的情況,實在不行,我又去他家要人,纔不管餘季他媽的反對呢!

“走吧,阿夢!”

“嗯呢!”

還好路上有路燈,到處都燈火通明的也不是很陰暗,我稍微加快了一點腳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到了家門口之後,樓道里的感應燈一直不是很靈敏,亮的時間又短。我連着喊了好幾聲才把燈給喊亮了,阿夢哆哆嗦嗦的好不容易找到了鑰匙,那感應燈又滅了。

“咳咳咳!”我只能無奈的繼續吊嗓子。

“咳咳。”感應燈終於又亮了,藉着燈光,阿夢打開了門,我們一起進去。阿姨和叔叔早已經睡覺了。

“看來,太晚了!”

“十一點了。”阿夢看了看牆壁上的鐘表,輕輕的告訴我。

“那麼,洗洗,睡吧?”

阿夢點點頭,輕手輕腳的走向自己的房間,準備回房間洗漱。

安靜的,黑暗的空間,總讓我有些不安。此時的我,就如驚弓之兔一樣,再受不得一點驚嚇了。我洗刷完畢,躡手躡腳的朝我所睡的客房走去,輕輕的打開門,走了進去。然後,將門反鎖,一氣呵成。這個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睡覺必須將門反鎖,不然總感覺心裏不安,睡不着覺,整個一個強迫症患者。

正準備轉身,上牀休息,忽然背後有種發毛的感覺。後面,好像有人。

我不自覺的停下了向後轉身的動作,周圍鴉雀無聲的,那敗家的燈又滅了。身在黑暗之中,我卻再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這樣僵直着身體站了半分鐘,就算死也要看清楚對方知道變成鬼去找什麼人復仇纔是。我咬緊了牙關一點點的把身體轉了過去。映入眼簾的,是個人的輪廓,離我只有一步遠。

光線太暗我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卻能清晰的感覺到他一直在盯着我。就像野狼盯着嚇到腿軟的兔子一樣。

他是誰?站在這裏多久了?

他是在等我嗎?

敵不動,我便不動!

只是,這樣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我一點都不喜歡,特別是,當我還是那隻老鼠的時候!

討厭!

氣氛,沉默到快要窒息。

“你來了?”我試圖打破沉默,很文明的問他,雖然心裏想問候他祖宗十八代的節奏。

“我來了!”

“你是誰?”

“我是誰?”

好滑頭的,不負責任的回答。“你特麼的到底想要幹嘛?”

我實在是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一天下來,我也是煩悶到要崩潰的。

“嘿嘿!

居然還在冷笑,陰森森的。我猛然的,毅然決絕的轉過身,盯着那一團黑影。“你到底是誰?”

“很好玩麼?”

“好玩!”

我一邊看着他,一邊悄悄的將手藏到背後,準備開頂燈,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要做無謂掙扎,你逃不掉的!”

好像看穿了我的意圖,他冷冷的說,一邊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

我將手覆在了開關上,猛然一按,燈不亮,燈居然不亮,在這個關鍵的時間裏。“你想要幹什麼?”

我站立起來,快速的朝牀上跑去。那裏,有高人給我的錦囊,當時我不以爲然的隨手塞到了枕頭下面。

他的眼睛動了動,冷哼道:“你還敢跑啊?”

“想比你而言,我這個不算什麼,保命而已。你纔是個孬種,連自己是誰都不敢說出來!”

“嘖嘖嘖……你還是那麼的嘴毒啊!我是誰,你終究會知道的,又何必着急這麼一時半會呢?” 第3477章

秦風也是覺得這裡情況詭異,才會故意誣陷墨九狸的,但是這裡秦家的人沒幾個,再說大家都是各個勢力的天才,就算再傲慢,道理還是都講的!

「不管了,我們先下去想辦法出去吧!」秦風懊惱的說道。

本來以為發現了仙羽秘境的寶塔,卻沒想到是這樣,早知道他們就不進來了!

可是啊,有錢難買早知道啊!

一行人從三樓下來,再次來到一樓唯一的門口,開始試著打開門出去,只是所有人都試了一遍,也沒有把門打開,一個個都有些緊張了……

「看起來,我們只能等到秘境開啟了!」納蘭尚雲盯著打不開的塔門說道。

「是啊,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木星也說道。

最後沒辦法,眾人也就不打算繼續消耗實力了,紛紛在塔內找地方坐下來,等著秘境關閉的時候,把他們傳送出去!

而在他們等待的時候,竟然陸續有人來到這裡,還都發現了仙羽塔,幾乎所有人都跟他們想的一樣,直接沖了進來,納蘭尚雲等人見狀,想趁著有人進來時,衝出去,結果發現根本不行……

那些人可以進來,他們卻出不去,也是這個時候,秦風等人才徹底發現一個事實,這個什麼都沒有的仙羽塔,只能進不能出……

這個發現,讓他們所有人都不好了!

只能進不能出,那到時候他們真的會被傳送出去嗎?如果傳送不出去該怎麼辦啊?

一時間,納蘭尚雲和後面進來的人,都徹底慌了!

有人不斷的攻擊著塔門,但是結果出了消耗了他們的實力,什麼用都沒有!

「不好,別再攻擊了,浪費的靈力,在這裡沒辦法恢復,吃丹藥也沒用!」有人忽然間驚呼道。

原來剛才著急出去,攻擊比較猛的幾個人,感覺消耗了太多靈力,於是退回來服下丹藥,恢復體力,卻發現丹藥入口后,只是感覺丹藥內的靈力,在體內化開了!

但是根本沒辦法恢復之前消耗的靈力,仔細一看這仙羽塔內,一點靈力都沒有,也就是說在這裡把靈力消耗了,丹藥都補不回來的!

這個認知,讓眾人又是一驚!

而外面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偶爾有人發現仙羽塔,裡面的人看到熟人有心提醒,卻是連聲音都傳不出去,分明看到門開了,卻只有外面的人能進來,裡面的人卻出不去!

不過一天的時間,塔內就從原本只有納蘭尚雲二十多人,增加到了七八十個人了!

別困在塔內的眾人臉色都很難看,現在他們也只能祈禱著過了明天,秘境關閉能把他們傳送出去了!

而外界夏老等人的大屏幕,能看到忽然間出現的仙羽塔,卻不知道仙羽塔內的情況,只是看到不少人都進入了仙羽塔,對於墨九狸被納蘭尚雲等人趕走,沒進去的時候,夏老還有些氣憤和遺憾!

心裡甚至期望著,墨九狸能回去通知占星然等人,然後一起進入才好! 去你的!畫個圈圈詛咒你。

我並沒有接話,使出渾身的力氣,拿出跑一百米短跑的激情,麻溜的跑到牀上,正準備掀開枕頭,去拿那位高人給我的錦囊。

咦?怎麼回事?我明明就放到枕頭下面的。這會,在生死攸關的關鍵時候,卻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我沮喪的一擡頭,猛然看到一張蒼白無比卻又非常熟悉的臉龐。

嘿嘿嘿,乖乖,她還在對着我笑呢!烈焰紅脣,襯托着她蒼白毫無一絲血色的臉,是那樣的詭異,特別是還吃吃的笑着,就像張着血盆大口的鬼怪。

強烈的恐懼光環籠罩着我,要命的是,錦囊去哪兒了,掀開了被子還是沒有找到?

我又急又怕,眼淚水都在眼睛裏面打轉轉兒。

“你還好麼?要不要我來給你做伴啊?”

總裁的暖心寶貝 “嘻嘻!”明明就是一個死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還開着那麼無聊的玩笑,人鬼殊途,不知道麼?我要是高人,我特麼第一個就收了你,看你還怎麼出來嚇人!

腫麼辦?

我一邊看着在我旁邊搔首弄姿,陰笑的樑音,一邊看着離我越來越近的他,心裏盤算着如何才能逃出魔掌。

這樣的情形下,我必須向辦法自救啊!不然誰能來救我呢?

”葫蘆娃,葫蘆娃,一個藤上七朵花……”

我的手機在此時, 屏幕一閃一閃的,不恰當的響了起來。我的天,怎麼又變成這樣的鈴聲了呢?

鬼畜一樣陰森森的鈴聲在黑暗中顯得格外的突兀,襯着現在有些詭異的氣氛,讓我提起的一顆心瞬間從天堂掉到了地獄。我正準備將手機拿起,樑音輕輕的一揚她紅色的衣袖,就將我的華爲榮耀6plus給握在了手中。

長長的紅色尖指甲,在我白色手機上映出了詭異的感覺。

“想幹嘛啊?倫家幫你?”樑音極其嫵媚的衝着我笑了,眼神卻是無比的惡毒,彷彿要將我撕碎了吃掉一般。

“葫蘆娃,葫蘆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風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叮噹咚咚噹噹,葫蘆娃,叮噹咚咚噹噹……”見我沒有回答,傻傻的看着她,便獨自哼起了歌兒,還是剛剛我手機的鈴聲!!嚇死人不償命的感覺。

我嚇得癱在了牀上。“嘖嘖嘖嘖……”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背後又響起了陰森森的冷笑,一雙冰涼的大手,覆在我的脖子上,毫無溫度,毫無生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