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葉星辰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強,他只是覺得自己體內有一股極強的力量需要發泄,而且他感覺自己的視覺,聽覺,感覺都在一瞬間提高了不少,這就好比一個近視眼忽然戴上了一副眼鏡一般的清晰。

不過他卻感覺就算自己擁有這股強大的力量,似乎也不是隕落星辰的對手,可是他為何要走呢?再看看自己手上的戒指,葉星辰對於這枚戒指也越加的好奇,許許多多難以想象的事情都因為這枚戒指而發生,到底這是一枚什麼樣的戒指?

看了看那漆黑的天空,葉星辰帶著剩下的二十多人朝碼頭的方向奔去,不過此時他已經完全和王強等人失去了聯繫,想來是因為出海的原因,手機失去了信號。

而歐陽俊等人此時也完全失去了聯繫,不過葉星辰不擔心,他相信以幾人的本事,要離開這裡還是沒問題的,畢竟自己在這裡也算經營的這麼多年,不過他的心中卻也將M國列為了肅殺對象,他實在沒有想到M國竟然來乾澀這樣的事情,更是沒有想到韋靈超等人會有著這樣雄厚的背景。

賣國者,殺!

這是葉星辰根深蒂固的念頭,不管他曾經和韋靈超有沒有恩怨,如今他也要盡全力擊殺韋靈超,只可惜現在根本沒有韋靈超的下落,要不然他可能已經孤身前往。

一行人借著夜色來到了馬路上,靠著絕對的暴力,搶下了幾輛小車,全力的朝碼頭的方向奔去,凌晨三點左右的時候,葉星辰等人有驚無險的趕到了秘密碼頭,可是當他們所有人趕到這裡的時候,卻發現整個碼頭靜悄悄的一片,空氣之中更是彌散著濃烈的血腥味,一股不祥的預感出現在眾人的心頭。

「退……」葉星辰直接下達了命令,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當下就從旁邊的廢墟之中衝出了四名身高超過兩米打光頭大漢,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極強的氣息,最後面的一輛車剛剛啟動,就被一名大漢攔下,他極其暴力的一拳砸下,頓時將那輛搶來的汽車砸得整個凹陷了下去,汽車裡的幾名星曜會成員更是被擠壓的支離破碎,痛苦的慘叫聲自他們的口中傳出。

「下車……」葉星辰哪裡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上這種怪物,當下從車內沖了出來,而其他的十多名星曜會成員也一個個全部跳了下來,全部就朝這幾名大漢衝去。

四名大漢口中同時發出一聲巨嚎,就像猛獸一般撲向了眾人,李小是一年前進入星曜會的,靠著過人的天賦,他的實力突飛猛進,很快成為了星曜會的精銳,可以說,就算是面對一般的軍人,他也能夠取得絕對性的勝利,可是當他衝到其中一名大漢身前的時候,剛剛揮出一般的拳頭就被對方一把抓住,接著就感覺到一股巨力傳來,自己的手臂整個的破裂開來,那白森森的骨頭好是嚇人,李小想要反抗,可是劇痛險些讓他昏厥了過去,而那名大漢更是朝前跨出一步,狠狠的一拳轟在李小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李小的腦袋像西瓜一般整個的爆裂開來,白花花的腦漿和鮮紅的血液噴洒出來,噴得那名大漢一臉都是,那名大漢卻是滿臉獰笑,更是伸出舌頭舔去了嘴角的腦漿和鮮血,繼續朝另一人撲去。

這些的確都是葉星辰最強的精銳,可是當遇上這四名大漢的時候,他們興不起半點抵抗的力量,幾個呼吸的時間內,剩下的十多名星曜會成員已經只剩下不到五個,凡是被殺的人,每一個有一具完好的身體。

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被這麼虐殺,葉星辰整個人陷入了極度的暴怒之中,他實在難以明白,這幾個傢伙怎麼可能擁有這等強大的戰力?葉星辰想要上前,可是已經有兩名大漢來到了他的身前,攔住了他的去路,而另外的兩名大漢卻繼續對其他人進行屠殺。

依舊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跟隨葉星辰的二十多名精銳被全殲,除了對手的實力極其強大之外,他們經過了長途跋涉,體力也早消耗的差不多也有極大的關係。

獃獃的望著地上躺著的十多名小弟和被擠在汽車之中的幾名成員,葉星辰只感覺自己的心在滴血,剛才還好好的二十多人,剛才還活生生的二十多人,如今卻成為了二十多具面目全非的屍體?這……算什麼?

葉星辰眼中充滿了怒焰,他冷冷的望著眼前的四人,能夠這麼快速的解決自己手下的人肯定已經超脫了常人的範疇,看看他們的樣貌,應該是M國的人,顯然是被激發出潛能的戰士,既然他們在這裡,那想來韋靈超和蔡俊嶂也在附近,葉星辰就是在等待,等待這兩人的出現。

而四人也沒有馬上動手的打算,就這麼死死的圍住葉星辰,極強的氣息牢牢的鎖定葉星辰,根本不給他任何離開的機會。

這個時候,碼頭的位置上,出現了兩個黑色的人影,他們踩著悠閑的步子,一步一步的來到葉星辰不遠處,借著碼頭那微弱的燈光,葉星辰正好看清楚了兩人的臉龐,不是蔡俊嶂和韋靈超又是何人?

「呵呵,葉兄,我們又見面了……這幾位可是M國的超級精銳,每一個人都成功的激發了潛能,葉兄覺得他們的手段如何?」蔡俊嶂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口中更是淡淡的說著。

葉星辰沒有說話,他只是死死的盯著蔡俊嶂和韋靈超,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這兩個人,今日必須有個了解。

「怎麼?看葉兄這副表情似乎還不明白?」一旁的韋靈超也是微笑著說著,他們都已經是達到了潛解境界,而葉星辰呢?雖然個人戰鬥力極強,但卻也不過是一名普通人而已,當然,最多也就是強一點的普通人而已?難道還能夠翻起什麼風浪?

「當然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何你們竟然還會活到現在……」葉星辰冷冷的哼了一聲,冰冷的殺氣已經鎖定了韋靈超和蔡俊嶂。

「哈哈,這一點其實我們也不太明白,或許只能能夠歸根到我們的命比較好吧,葉兄,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不妨全部說出來,我們都是老熟人了,怎麼說也會幫幫你不是?」蔡俊嶂淡淡說著,眼神充滿了得意。

「我要你們都死!」葉星辰咬牙切齒道。

「呵呵,這可能難辦,不過你死的話卻比較容易,幾位,動手吧,讓他見識見識潛能者的威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以為自己天下第一!」韋靈超冷笑了一聲,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吼!」隨著韋靈超的一聲命令,四名大漢口中同時大喝一聲,巨大的響聲震得空氣都是一陣顫抖,不過卻只有一名大漢朝葉星辰撲去,顯然要對付這樣一名還沒有解開潛能的螻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看到朝自己撲來的大漢,葉星辰眼中出奇的鎮定,嘴角更是掛起了一絲冷笑,瞬間出手,一把拉住大漢的那巨大的拳頭,身體一陣用力,頓時就將他直接仍扔飛出去。

「轟隆……」一聲巨響,大漢的身體重重的落在地上,盪起陣陣塵埃,所有人都是一陣驚愣,這……這怎麼可能?一個還沒有解開潛能的庸人怎麼會看清楚大漢的拳速?更是將他整個人扔飛出去?雖然這有點借力的嫌疑,但畢竟兩個本應該完全不同層次的概念啊?難道說他的實力真的就這麼強大?沒有解開潛能就有著這等恐怖的力量?

若是葉星辰沒有解開潛能,的確難以看清楚大漢的這一拳,畢竟剛才他可是清楚的聽到了拳頭破空的聲音,如此快捷的一拳,就算是世界頂級拳王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防禦,不過解開潛能之後,他的各方面都大幅度增長,這才能夠清楚的看清楚大漢的一拳。

一招扔飛了大漢,葉星辰嘴角的笑容更加的猙獰,趁著其他的三名大漢還處於驚愕之中,他的身影一晃,竟然已經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一名大漢的身後,閃電般的轟出一拳,體內那股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

「啪啦……」一聲輕響,大漢的后心直接被葉星辰一拳轟出了一個大洞,大漢的眼中充滿了驚恐的神情,到死他也難以明白這個號稱沒有解開潛能的傢伙會這麼強大?

「嗖!」葉星辰的聲音再一次化出了道道殘影,整個身體更是凌空飛起,直接踹向了另外一名大漢,而這名的大漢才剛剛回過神來,趕緊揮臂抵擋,可是葉星辰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快到他的手才舉到一般,葉星辰的腳尖已經狠狠的踹在他的腦袋之上。

他的腦袋依舊像西瓜一般整個爆裂開來,漫天的血霧噴洒而出。

這一切的時間也不過是在眨眼之間,最後一名還站著的大漢這才意識到對手的強大,當下身體急速的朝後退去,而被葉星辰扔出去的大漢這個時候也站了起來,急速的退到了另外那名大漢的身前。

蔡俊嶂和韋靈超已經完全呆住了,他們那裡想到葉星辰會有這等強大的力量?這樣的速度?這樣的身手?這樣的力量?就算他天生神力也不可能這麼恐怖啊?難道說他也已經解開了潛能?

葉星辰的臉上已經被鮮血染紅,嘴角的笑容卻更加的猙獰,為了能夠引出韋靈超和蔡俊嶂,為了能夠不打草驚蛇,他親眼目睹的自己的兄弟一個個的死去,當然,若是他剛才就出手的話,也難以下所有人,畢竟這四名大漢的都有著潛解境界,任何的兩人攔住自己,其他的兩人依舊能夠將剩下的人屠個乾淨。

所以他一直在忍耐,也一直在等待,等待著韋靈超和蔡俊嶂的出現,兄弟的血不能夠白流,兄弟們的命,更不能夠白死。

心中悲憤的葉星辰根本不給眾人反應的機會,身體再一次朝韋靈超和蔡俊嶂沖了過去,他絕對不允許他們再一次離開!

「瑪克拉,利爾曼,攔住他!」看到疾馳而來的葉星辰,蔡俊嶂和韋靈超同時慌張了起來,口中幾乎同時忽道。

剩下的兩名大漢全神貫注的盯著葉星辰,身形瞬間暴漲,眨眼之間就漲到了兩米五開外,全身的肌肉更是不停的跳動著,更是隱隱有金屬的光澤在閃動,他們已經徹底的激發自己的潛能,不管是肉體,還是力量,都瞬間提高了數倍,此時就算是對方開著一架裝甲車,他們也有信心將對方撕得粉碎。

根本不去想其他的,兩名大漢同時朝前揮出了一拳,極其簡單的一記直拳,拳面卻泛起了陣陣白色的光芒,那是速度突破音障之後與空氣摩擦所產生的效果,如此恐怖的一拳,就算是一輛裝甲車也定會被砸得粉碎,更不要說一個人,而且他們相信,以葉星辰的速度,根本難以躲開這樣恐怖的一拳。

葉星辰沒有躲,他甚至更加快了前沖的速度,雙拳猛地握起,同時揮出雙拳,直接迎上了兩人那偌大的拳頭。

「轟隆……」一聲巨響,恐怖的力道讓空氣發出陣陣顫抖,就彷彿炸彈爆炸一般,更是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氣流,接著就見到兩名大漢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而他們的手臂更是自拳頭開始,靜脈,肌肉,寸寸斷裂,碎肉鮮血直接噴洒而出,當他們落地的時候,只剩下還掛著片片血肉的森森白骨。

重生星中有你 而葉星辰卻也不過甩了甩自己的手臂,腳下一陣用力,身體瞬間躍起,直接踩在了兩名大漢的腦袋之上,頓時將兩個偌大的腦袋踩得粉碎,蔡俊嶂,韋靈超依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他們甚至忘記了逃跑?這是什麼樣的力量?這是什麼樣的手段?四名都達到了潛解境界的高手,四名能夠輕易抹殺幾百人潛解者就這樣輕易的被殺?而且死的如此凄慘?就算他解開了潛能也不可能有這等強大的力量啊?

兩人都是傻乎乎的看著這一切,直到葉星辰踩著滿地的血肉來到了他們的身前,他們才從這極度的震驚之中回復過來…… 「請李先生放心,我白麒麟還是能夠吃苦的,以前的時候在師門那邊,師傅對我的要求也是最高的,在所有的師兄弟當中,我也都能夠超額完成任務,請李先生能夠收下我。」這還是李天第一次知道白大少爺叫什麼,這名字還真是夠霸氣的,麒麟乃是龍的兒子,白總裁給兒子起了這麼一個名字,看來也是望子成龍呀。

白麒麟說話的時候就單膝跪地,同時把李天的酒杯給拿起來了,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禮儀了,白麒麟這可是要拜師呀,李天在修真世界有很多的徒弟,大部分人都成為了李天的主神使者,可以說成就非常的大,在那些人當中隨便挑出一個來潛力也是非常巨大的,要比白麒麟強很多的,現如今白麒麟這個傢伙想要拜師,那得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

「這杯酒我暫時不能喝,我也先要看看你的能力,如果你能跪在這裡兩分鐘的話,那麼這杯酒咱們師徒兩個一塊兒喝。」李天笑著說道,同時也把師徒這兩個字說出來了,現場的情況有些詭異,一個20多歲的人跪在一個不足20歲的面前,而且還端著一個酒杯,要認這個傢伙當師傅,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話,恐怕其他人都是不會相信的。

坐在旁邊的廖忠誠一臉的羨慕,廖忠誠跟李天是朋友,但是廖忠誠也希望能夠成為李天的徒弟,跟在李天的身邊時間越來越長,也就越來越知道李天的能力,李天這個人絕對是一個奇人,雖然年紀並不是很大,但會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至少在廖忠誠的印象當中,還從來沒有碰到過一個比李天強的,就算是那些鬍子一大把的人也不行,能夠成為李天的徒弟,這也就代表著你半隻腳已經踏入了絕頂高手的行列,這個白家的小子運氣真是不錯,搞不清楚李天到底想的是什麼?

白麒麟也是一臉的高興,他當然不會那麼天真的以為自己跪下兩分鐘就行,這兩分鐘肯定是一個十分煎熬的兩分鐘,就在白麒麟點頭過後,立刻就感覺到身上有巨大的壓力,就好像背了上千斤的麻袋一樣,讓白麒麟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了,這就是李天給他的威壓了。

當天在跟白麒麟對戰的時候,李天就使出了這一招,白麒麟連站都站不起來,今天的威壓跟那一天比起來,實在是有所不如,雖然減弱了很多,但是白麒麟現在的實力也不行,那一天可是白麒麟強盛時期,今天的白麒麟可是受了很大重傷的。

白總裁看到兒子在旁邊艱苦的支撐,可他是一個普通人,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幫忙,白總裁雖然心疼兒子,但是也知道這是李天在給機會,如果白麒麟連這兩分鐘都堅持不過去,那就別提拜李天為師了,那樣的人誰也不願意要,每個師傅都希望自己的徒弟能夠有能力,這樣才是一個好徒弟,如果連這點都堅持不過去,將來如何能夠成才成器呢?

高手選擇徒弟都是很挑剔的,除了你有一個很強的潛力之外,有沒有毅力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你的潛力巨大,但是練功的時候沒有毅力,經常性的三天打魚兩天晒網,那麼高手是不會要這樣的徒弟的,能不能吃苦就更加重要了,修真本身就是一個苦活,如果你堅持不下來的話,那就不要浪費高手的徒弟名額了,高手自己也是要修鍊的,指點徒弟的時間都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所以他們不會隨便的收徒弟,要對徒弟進行很多的考核,現在白麒麟就在面對他人生當中最重要的考核。

旁邊李天跟白總裁還在說話,白總裁根本就聽不進去,因為她看到兒子的身體有些晃了,剛才的時候,兒子只是臉上有些難色,但整個身體還是能夠保持的,現在整個人已經開始晃動了,兩分鐘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為什麼此刻白總裁就是如坐針氈呢?

白麒麟此刻堅持的真是萬分困難,他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但李天此刻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現在已經是有超過3000斤的重擔壓在他的肩膀上,如果不是這傢伙毅力夠強的話,恐怕現在直接就要倒下去了,李天考驗人的方式就是這麼直接,沒有那麼多的花花繞。

白麒麟感覺到自己五內俱焚,整個身體都變得火熱起來,他體內的真氣已經耗費的差不多了,此刻全憑著一分信念在堅持,他知道自己的以後已經沒有希望了,唯一的希望就在李天的身上,那一天,服用了那些藍色粘稠液體之後,他就感覺到自己快要完了,崑崙派的長輩也過來看了一眼,只是給他把了一下脈,然後這些長輩就走了,根本就沒有任何搶救的機會,這個人以後也跟廢了沒什麼兩樣,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才對李天更加的有希望。

快要堅持不住了,身上的重量又增加了一倍,嘴角已經有鮮血流出來了,一口鮮血含在了嘴裡,距離兩分鐘還有20秒的時間,在普通人的眼裡,20秒就是幾個呼吸的事情,但是對於白麒麟來說,就好像度過了20年一樣。

白麒麟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了,這樣的重力絕對不是現在的他能承受的,但李天明白一個事情,如果不對這個傢伙一個太大的壓力,恐怕這個傢伙以後也成不了大器。

白總裁看到白麒麟鼻子當中流出來的鮮血,心裡真的是悲痛萬分,他知道李天不是一個胡來的人,自然也清楚李天這個時候不是在懲罰白麒麟,反而是給白麒麟一個機會,如果這些都承受不了的話又怎麼能夠改變自己的人生呢?崑崙派和朱家那邊都指望不上了,這個兒子的精神都快要垮了,直到李天的出現才有了新的鬥志,以後成就有多大隻能是看李天的了。 「現在,你們還有什麼遺言可說?」葉星辰走的很慢,可是每一步卻像是踏在韋靈超和蔡俊嶂的心口一般,而他的聲音很淡,可是韋靈超和蔡俊嶂卻同時感覺到陣陣寒意襲來。

他們兩人都已經激發了自身的潛能,現在所欠缺的就是有效的控制潛能而已,原本以為葉星辰還在潛能外面徘徊,自己可以輕鬆的擊殺他,為了安全起見,兩人還從M國要來了數名激發潛能的戰士,一部分引開了葉天龍等人,還留下四人對付葉星辰,在他們想來,這樣的實力足夠滅殺葉星辰包括他身邊的人。

結果和他們想象的差不多,一般的人,哪怕他是星曜會的精銳,在潛能者面前也是毫無抵抗力,特別在沒有熱武器的情況下,潛能者也殺掉這些人還不是和殺雞一般簡單,可是他們卻沒有想到葉星辰不僅突破了潛能,而且還擁有著如此強大的戰力。

之所以稱之為潛能,正是因為這是人體內所隱藏的潛力,每一個人的潛力都不同,潛能的大小也和本人的身體素質沒什麼關係,當然,一般來說,身體素質強的人,揭開潛能之後,普遍比那些身體素質弱的人強,但凡事也有例外,就像陳小龍,他的潛能是念之力,這完全是一種無敵的力量,只需要想想,就能夠做出很多匪夷所思都是事情,當然,這是在指他的念力足夠強大的情況下。

而潛能的潛解和潛控階段力量相差都不是很大,潛解和潛控最大的區別就是在於一個能夠熟練的運用潛力,一個無法熟練的運用,這就好比兩個人都使用一把大刀,一個熟練刀法,一個根本不懂,只能夠拿著大刀亂砍,要是兩人決鬥的話,那熟練刀法的人自然勝算極大,但也不排除不會刀法胡亂的一刀就滅殺熟練刀法的人。

葉星辰雖然剛剛領悟潛能,但他本身的身體素質就極強,加上他的潛力也是巨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而那四名大漢雖然早就激發了潛能,但畢竟是通過外部手段激發的,雖然戰鬥力提高了十倍不止,但卻又哪裡是葉星辰的對手?

這就好比一個三歲小孩拿著一把刀,還學了一套刀法,殺傷力自然提高不少,可是當遇上一個成年人之後,哪怕這個成年人沒有學過任何的刀法,但兩人戰鬥的話,那結果也可想而知。

感受到葉星辰那恐怖的殺氣,蔡俊嶂和韋靈超心中皆是一陣後悔,早知道葉星辰竟然也突破了潛能,自己兩人就不該前來啊?就算來也應該多帶點人來啊?

可是現在後悔有什麼用?面對如此強勢的葉星辰,他們那澎湃的自信心被打擊的粉碎,不由自主的對望了一眼,轉身就朝兩邊奔去,他們可不想將自己的生命留在那裡。

本來就已經激發潛能的兩人此刻為了逃命更是徹底的激發了體內所蘊含的力量,速度已經快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雖然沒有達到陳小龍那種一步就跨越百米的可怕程度,但也達到了一秒鐘數十米的速度,比起百米冠軍來,何止快了數倍?

葉星辰毫不猶豫的就朝韋靈超衝去,雖然兩人都必死,但韋靈超卻絕對是必須死的一個。

韋靈超的速度已經越來越快,快到了連殘影也幾乎消失,周圍的環境更是彷彿電影快進一般的朝後退去,他就這麼狂奔了足足十五分鐘,起碼奔出了上萬米的距離,這要是拉去參加馬拉松,絕對能夠輕易的破掉所有的記錄。

韋靈超停了下來,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並沒有人影追來,口中重重的呼出一口濁氣。

「還好我速度夠快,不然今日非栽在這裡不可,這個葉星辰也當真恐怖,早上都還沒有領悟潛能,怎麼忽然就變得這樣的厲害?」韋靈超喃喃說著。

「媽的,不管了,先回去,馬上召集人手,全力擊殺葉星辰,絕對不能夠活著讓他離開這裡……」韋靈超當下做出了決定,這樣的一個敵人,絕對不能夠放過,可是他剛剛走出兩步,身體就停了下來,只因為渾身布滿血污的葉星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韋靈超呆住了,他似乎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結局,他明白葉星辰不可能會放過他,就如他不會放過葉星辰一樣,只是自己真的就這麼要死了么?韋靈超不甘,他不想著就這麼死去,他不能夠就這樣死去。

心中不甘的韋靈超克制住了心中的恐懼,身體化為一道殘影已經率先撲向了葉星辰,奔跑了這麼久都沒有甩脫葉星辰,他明白,自己根本沒有逃跑的餘地,唯一能夠活命的機會就是打倒葉星辰。

說實話,韋靈超的潛能比那四名大漢還要強大,而且他激發潛能的時日比葉星辰還要早,這一拳的速度,力量,準度都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連身上的每一個毛細都在不停的抖動著,一時之間,韋靈超找回了那被嚇跑的自信,他深信,自己的這一拳葉星辰絕對難以躲開,他並不是想象的那般強大吧。

可是韋靈超的自信不過上升到一般就再一次被徹底的粉碎,葉星辰的一掌已經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拳頭,就這麼用力一捏,直接捏斷了韋靈超的指骨,韋靈超的口中傳來痛苦的慘叫聲,接著葉星辰直接飛出一腳,狠狠的踹在韋靈超的心口,頓時就將韋靈超的胸骨盡數的踹斷,而他的身體也直直的倒飛了出去,人還在空中,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生機,畢竟他的心臟已經整個的破裂開來,而葉星辰的身體化為了一道殘影,朝另一個方向奔去……

不過不知道是蔡俊嶂好運,這一次竟然逃脫了葉星辰的追擊,而葉星辰尋找了一整夜之後,依然沒有發現他的蹤跡,只能夠暫時離開了這裡。

三日後,葉星辰回到了靜海市,實力大進的他對什麼都充滿了自信,可是陳小龍,歐陽俊等人卻一個都沒有消息,這讓他心裡充滿了焦慮,而當一名酷似關婷婷的男子抱著睡熟的葉瀟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的眼中充滿了絕望……

慕容蓉等人乘坐的船隊遇難了…… 其實兩分鐘的時間有點多了,按照現在的這個壓力標準,一分半鐘已經是可以結束了,不過李天還是要求兩分鐘,普通人招收徒弟一分鐘就行,但按照李天的標準,一分鐘連及格線都不到一分半鐘才是一個及格線,兩分鐘才是一個優秀的標準,現在兩分鐘已經過了五秒了,白麒麟幾乎已經是七孔流血了,而且體內五臟俱焚。

白總裁在旁邊想要出言制止,剛才就一個勁的看時間,現在已經超過了十秒鐘了,兒子的眼神兒已經沒有了光彩,如果繼續這麼弄下去的話,兒子的身體是不是會出問題呢?如果是完好無損的時候,白總裁可能還能忍得住,但現如今兒子可是重傷過後,李天這樣做有些過分了吧,不過白總裁還是壓住了自己的話,這個時候是兒子最重要的時候,李天又是一個高人,他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超出時間的,也不可能這樣違背諾言。

噗!!!

2分鐘31秒!!

這個成績是李天沒有想到的,按照李天的估計,白麒麟大約應該在差20秒兩分鐘的時候暈倒,沒想到這個傢伙遠遠超出自己的預料,看來回到地球之後的第一個徒弟,應該就是這個傢伙了,這個傢伙也的確是了不得。

此刻,白麒麟已經是昏死過去,旁邊的服務人員想要過去扶起少爺,不過李天制止了他們的行為,剛才李天並不是用重力來給這傢伙施壓,也算是為這個傢伙治療傷勢了,現在白麒麟經脈俱斷,在別人看來就是一個死人了,根本就沒有什麼用處,但是在李天看來,這可是一個新的人生,包括體內的經脈,白麒麟的以後可跟崑崙派沒有任何關係了。

「就讓他保持這個姿勢在這裡趴著,這裡沒有你們的事情,如果我沒有開口的話,以後他的事情你們都不要管,把這粒藥丸磨碎放在水當中,每隔20分鐘給他喝下去一點,如果喝不下去的話,放在他的嘴裡就行,至於其他的東西就不要給他了,在24個小時之內也不要挪動他,不管他有什麼樣的要求,你們都不要去管,按照我的吩咐就行。」李天給旁邊的服務人員下令了,在其他人看來,這簡直就是一種找死的行為,剛才少爺都要七孔流血了,如果不送到醫院裡去的話,恐怕整個人都沒救了,他們有些為難的看著白總裁。

「家裡有沒有什麼信得過的老管家,而且權力還要夠大的,我怕這些人到時候抵不住這小子的要求。」李天做完了那些事情之後,回過頭來對白總才說道,白總裁此刻還在失神狀態呢,李天說了兩遍才回過神來。

「張姐…」隨著白總裁的一個聲音,從門外進來了一個60多歲的老人,這是在白家做了十幾年的人了,對整個家裡都是十分用心的,又把李天的吩咐給張姐說了一遍,白總裁想了想,還是讓張姐回去了,反正就是一天的時間,白總裁準備親自待在這裡。

「醜話我可說在前面,你兒子現在已經被我給玩壞了,如果你想你兒子幾天之後活蹦亂跳的站起來,就得按照我所說的去辦,我不是不相信你,其他的事情你可能做得到,但是對於你兒子的要求,恐怕有些事情你是做不到的,因為你是這小子的父親,哀求起你來比其他的人更管用,我建議你還是找一個鐵面無私的人比較好。」李天在旁邊說道,現在這小子經脈盡毀,正是整個人重塑真身的時候,如果要是有了其他東西的介入,很有可能這一輩子就真的完了,李天必須得把醜話說在前面。

過幾天白麒麟活蹦亂跳的站起來,李天跟白家的結盟也就算是完成了,可如果這幾天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讓白麒麟給毀了,李天跟白家可就不是結盟的問題了,那個時候可能就會變成仇人了,雙方之間有可能會大打出手的。

李天雖然不害怕白總裁,但是現如今礦場還在山裡呢,白總裁想要毀掉一個小型的礦場,對於他的能力來說,那簡直是一個太容易的事情了。

白總裁根本不需要讓人衝進去,只是讓附近的人不賣給他們東西就是了,山裡的礦場也是需要定期往裡面運送補給品的,如果他們沒有補給品的話,那裡面的人也只能是出來了,這對於山裡的礦場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壓力了,反正白總裁想要搞垮一個礦場,那可是有一百種方式的,每一種方式你都沒有辦法。

最終白總裁還是決定自己看著兒子,不過李天先小人後君子,讓人在這裡扯上了兩個監控,正對著白家大少爺,到底要看看有沒有自己的錯,對於李天的這個行為,白總裁也點了點頭,這也算是監視自己吧,如果要是真的害了兒子的話,所有的責任都在自己的身上,跟李天這邊沒有任何的關係的。

不過白總裁也不想李天走得太遠,反正白家大宅有的是客房,就讓李天他們先居住在這裡了,魔教的那個別墅雖然不小,但距離這裡還是很遠的,如果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趕過來,這可是關係到兒子的性命的,所以在白總裁的央求之下,李天也就留下來了,這雖然是白總裁的兒子,也是李天重生之後的第一個徒弟。

前兩個小時里,這傢伙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應,就算給他喂水也沒有任何的反應,反正按照李天的吩咐,直接塞到嘴裡去就是了,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他們管的了。

「打……打……」第三個小時的時候,白家大少爺就能夠發出聲音了,但是聲音並不是很大,聽上去非常的虛弱,這些人只能模模糊糊的聽到一個打字,至於到底是打誰,大家就不知道了,白總裁也真是干著急,但是卻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是在那裡繼續呆著。 夜本該是寧靜和諧的,可是靜海市的夜晚卻充斥著喧嘩,充斥著爭鬥,這不,一條街道之上,兩群穿著奇裝異服的小混混們正拿著三尺長的砍刀,相互拼殺著,陣陣刀光亮起,片片血肉橫飛,時不時的有人被砍到在地,又被自己的同伴拖走,雖說如今整個靜海市都在星曜會的掌控之下,可是最底層的爭鬥依舊不休。

葉星辰掃了一眼這群爭鬥的混混,嘴角不自覺的掛起了一絲笑容,曾經何時,自己也和他們一起在街上拼殺啊?紫楓,歐陽,小龍,你們可好?

心中默默的哀嘆了一聲,葉星辰轉身拐進了一條小巷之中,身影急速的奔跑,很快就留下陣陣殘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靜海大學新校區,此時已經搬到了靜海市郊外的地方,此時全校幾乎都沉浸在黑夜之中,除了磁力場實驗室。

此時,磁力場實驗室依舊燈火通明,一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正趴在一塊巨大的金屬儀器上,不斷的敲打著什麼,而他的身後,則站著一男一女,女的長著一張娃娃臉,有著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看上去極其天真,此時正目不轉睛的盯著白大褂的動作,而她身邊的那名男子,長相卻極其普通,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旁邊少女的身上。

整個實驗室靜悄悄的一片,隱隱只有白大褂敲擊金屬儀器的聲音響起,可就在這個身後,實驗室的門忽然咔嚓一聲打開,一對年輕男女身體同時一抖,不由自主的回頭望去,就見到一名長相極其俊邪,滿臉冷酷的男子走了進來。

「你來了……」年輕男女正要驚呼出來,卻聽到白大褂的聲音響起,直讓兩人不由的一愣,難道這人教授認識?

「嗯,邱教授,上次拜託您的事情怎樣了?」葉星辰臉上雖然冰冷異常,可是聲音卻極其恭敬,這三年來,他一直在找尋慕容蓉等人真正失蹤的原因,最後隱隱得出了一條線索,那就是完全是地磁場效力,很可能被地磁場吸到了其他的海域。而全國,甚至整個世界,對地磁場,或者磁力研究最多的就是眼前的這名頭髮有些花白的邱華邱教授。這關係著葉星辰能不能夠通過那一片海域找到慕容蓉等人,這一點由不得他不尊敬。

「你所說的那一片海域我也曾經去過一次,的確有很多人在哪裡失蹤后卻在其他地方出現,最早,人們認為是神靈作祟,可是隨著科技的發展,最後調查出完全是因為雷雨天氣,天雷引發地球磁場,產生極變,形成空間躍層的原因,不過到底隨機到哪兒,卻毫無進展,以我們現在的科技技術,實在難以研究出具體的坐標出來……」|邱華回過頭來,很是無奈的說著。

「我也不需要具體的坐標,只需要一個大概的位置……」葉星辰淡淡說著,他堅信蓉蓉等人一定還活著,他一定要找到她們。

「出現在太平洋的幾率是百分之五十,其他的地方卻都差不多,說實話,想要憑藉這一點找到你要找的人,難……」邱華很是無奈的說著。

「謝謝邱教授……」葉星辰點了點頭,臉上卻沒有任何氣餒的神情,不管走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她們。。

「沒有幫上你什麼忙我實在抱歉,你資助的那一筆經費……」

「邱教授,那一筆經費不用償還,希望你能夠在這項領域越走越遠……」葉星辰直接打斷了邱華的話語,雖說當初資助邱華的條件就是幫助他尋找慕容蓉等人的線索,但事情到了這種地步,葉星辰也沒有收回去的意思,一兩億對他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說完這句話之後,葉星辰轉頭看了一眼那對男女,最後目光在少女的身上停留了片刻,轉身走出了實驗室的大門。

當被葉星辰盯著的時候,少女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斷的顫抖著,心跳更是不由自主的加速,臉上竟然莫名的泛起陣陣紅暈,這……這是為什麼?

而那名男子卻感覺全身一陣發寒,似乎全身被眼鏡蛇纏繞住一般,隨時都有可能失去生命的危險。

「導師,難道那一筆巨額捐款就是他捐得?」過了片刻,那名男子這才回過神來,不由的驚呼出來,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不久前他們接受了一起高達兩億的捐款,這絕對是一個極其恐怖的數字,原本以為會是某個大集團的老董,卻哪裡想到是一個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輕人。

「不錯,這完全是他一個人創立的資產,晉達,會不會覺得有挫折感?」邱華那無奈的臉上忽然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三年前那一場震驚世界的屠殺事件,正是這個猶如魔神一般的男子。

「厄……」陳晉達無語,兩億,他一輩子也別想掙到兩億,可是對方才多大,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卻已經能夠隨便捐出兩億,這……

「導師,他到底拜託你什麼事情了呢?」這個時候,旁邊那名少女卻開口問道,她的聲音充滿了童稚,聽起來是如此的悅耳。

「呵呵,雨欣,這不是你該問的問題,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邱華揮了揮手,不再多說什麼。

「噢……」陳晉達和夏雨欣朝邱華行了一禮,轉身走出了實驗室的大門,他們都清楚的知道,只要自己的導師不想說,就算你拿刀威脅他也絕對不會吐出半個字。

看到兩人消失的背影,邱華無奈的搖了搖頭,口中淡淡說著:「他是一個傳奇,他曾經所創造的神話又且是你們能夠理解的?唉……」最後重重的嘆息了一聲,邱華轉身繼續研究起來,他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幫助葉星辰找到線索,哪怕是一點蛛絲馬跡也好。

只要設計好這套磁力儀器,到時候再出航實地考察,他就不相信找不到半點線索……

葉星辰走出了靜海市,臉上沒有絲毫的頹廢之色,有的只有更加堅定的目光,不管遭遇如何的困難,不管遭遇如何的挫折,他都絕對不會放棄,三年也好,十年也罷,他一定要找到她們,哪怕歲月消逝,哪怕世間變幻,都改變不了他心中對她們那執著的愛戀。

忽然間,葉星辰前行的步伐停了下來,尖銳的目光望向了前方的樹林,口中淡淡說著:「既然已經來了,何必躲躲藏藏……」

「哈哈,邪神就是邪神,不過達到潛控中級而已,就能夠發現我們的蹤跡,當真英雄出少年呢……」一陣響亮的聲音響起,接著就見到三名男子慢悠悠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帶頭的一位看上去三十多歲,面向普通,不過眉宇之間卻透露著一股無與倫比的狂妄,而他的左邊是一名滿臉陰沉的東方男子,右邊卻是一名金髮碧眼的外國佬。

而他們所說的邪神正是這三年來,整個潛能世界對葉星辰的稱呼,原因無他,這幾年來,葉星辰亦正亦邪,殺了不知道多少潛能者,當然,其中殺得最多的就是M國控制下的七宗罪旗下的成員,可以說,整個M國對葉星辰已經恨之入骨,而這三人,更是雅典娜組織派遣來擊殺葉星辰的高手。

一個潛爆初級階段,兩個潛控高級階段,而在他們的資料中,葉星辰不過有著潛控中級的實力,畢竟,一個人能夠在三年的時間內完全的掌控自身的潛能,這已經是天才般的人物。而三十人達到這樣的境界,不知道吃了多少葯,接受了多少強化治療。

「你們是七宗罪的??」葉星辰眉頭一挑,這些年來為了報復M國當初所做的一切,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找七宗罪成員的麻煩,不僅他們的潛能者,只要是為七宗罪打工的人員,葉星辰都是照殺不誤。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身份,那也該知道我們來做什麼的吧?是你自己束手就擒?還是我們親自動手?」那名帶頭的男子名叫張洋銘,雖然也是華人,不過卻加入了M國的七宗罪,靠著過人的天賦和堅韌的意志,他在一個月前成功的突破了潛爆境界,實力大增,這次受組織的命令,前來追殺邪神,對於這種不過潛控中級的潛能者,他充滿了自信。

畢竟,若是說潛解和潛控境界不過是對於潛能運用的差別的話,那麼潛爆和潛控境界兼職就是天壤之別,若把潛控境界比喻成一把手槍的話,那麼潛爆境界就是一個導彈,那威力自然是不同凡響。

哪怕葉星辰身體素質極強,本身的潛能也是極強,一個人足以應付十名潛控中級的潛能者,張洋銘也有著足夠的信心將其擊殺,畢竟,十把手槍的威力又怎比得上一顆導彈?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