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乖巧的發發】的反應最為激烈。

【乖巧的發發】:「沈南城,你頭上頂著的是癩蛤蟆?說話是噴糞?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說的話是真的?」

【瓜子二手車】:「這麼一說,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宣布這件事的是沈南城,而不是JM公司。現在JM是孟辭做主,她如果真的出軌了,那她怎麼可能公布這件事?」

「……」

猜測,揣度,愈演愈烈。

孟辭眯眸,似乎決定了什麼,抬頭:「阿深,可以配合我一下嗎?」

「榮幸之至!」

孟辭打開了攝像頭,拍攝了一段視頻直接發布到了微博上面,配字:【聽說我出軌了?】

霍庭深看到孟辭氣鼓鼓的小模樣,俯身親了親孟辭的唇瓣。

霍庭深低垂著眉眼,頭頂一束燈光傾瀉而下,將他的五官投射在落地床上,透著幾分優雅矜貴。

骨節分明的手在鍵盤上敲打著,眸色漸漸溫和。

管家剛剛想要走進客廳,但是看到眼前這一幕,腳步頓住了。

少爺,好久沒有這麼溫柔了。

【@孟辭辭:難得的假期,陪她看劇,聽說了關於我的事情,特意闢謠。

到目前為止,我和我太太感情和睦,恩愛綿長,身體安好,謝謝關心。】

霍庭深的微博一向是霍里負責搭理,這次上線,也是為了闢謠。

但是者撒狗糧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這條微博一出,坐在車裡的霍里差點叫出了聲:「草~!」

少爺,您能不能少發點狗糧?

澄清謠言就可以,何必撒狗糧?

狗死的時候,沒有一對情侶是無辜的。

老九看不慣霍里一驚一乍的樣子:「出息!」

微博一出,微博伺服器都差點被擠爆了。

【卧槽,這是什麼,我是不是眼瞎了!三爺還活著!!!】

【卧槽卧槽,這兩個人也太寵溺了吧,視頻證據在這裡,不知道沈南城到底是什麼意思,這一場直播開起來是為了什麼呢?】

【@我是瓜瓜:我聽說沈南城之前為了自己的利益,害了三爺一輩子。想當初三爺意氣風發去創業,結果被沈南城出賣了商業機密,導致創業失敗,這才會回家繼承家業。】

【@情意濃濃:卧槽,這就是不努力回家繼承財產的真實版本吧!】

【@雲南風情:細思極恐。沈南城在這個時候開直播,會不會就是故意搞事情?聯想到他之前背叛過三爺,現在卻宣布這樣的事情,這算是造謠吧!】

【@緩緩渣渣:沈南城好噁心,不僅變態還噁心,這種人趕緊滾出江城吧,還有什麼資格自稱是三爺的好朋友?】

【……】

評論逐漸增加,吃瓜群眾從微博去了沈南城的直播間,後者還在說自己和霍庭深的感情有多好,多好之類的話。

【乖巧的發發】:「沈南城,你們家沒網嗎?不會看看微博?」

「微博?」

此刻,秘書拿著手機走了進來,面色灰白。

「沈總,您看看微博吧。」

沈南城不解的接過手機,只看了一眼,臉色都變了。

「這是怎麼回事?」

霍庭深還活著?

而且已經回到了江城!

那之前那個電話里男人的聲音,就是霍庭深的?

想通之後,沈南城的臉色頓時就變了,咬著牙起身:「都給我滾!」

「嘭」的一聲,辦公室的門被踢開了。

一群警察走了進來,亮出了逮捕令:「你好,請問你是沈南城先生嗎?我們接到舉報,你因為涉嫌謀殺霍庭深先生,現在請跟我們走一趟。」

【乖巧的發發】:「謀殺?卧槽,該不會三爺的那一場空難,就是沈南城策劃出來的吧?」

【@瓜子二手車】:「感覺樓上集美說出了實話!」

【……】

直播間頓時亂做一團,各種謾罵夾雜著看好戲的聲音。

沈南城連反抗都來不及,直接被帶走。

秘書關掉了直播,但是無法掩蓋住這件事情本身帶來的熱度。

頃刻間,沈南城登上了榜首! 【沈南城造謠!】

【沈南城涉嫌謀殺霍三爺!】

【沈南城被警方帶走協助調查!】

搶眼的標題,加上直播間的人氣,這件事直線發酵。

霍里聯合公關部放出了沈南辰的黑料,比如涉嫌偷稅漏稅,比如工程不合格等負面新聞,一時間,沈南城黑成了一塊碳。

微博已經徹底崩了,程序猿表示:心好累。

一個下午,吃瓜群眾表示很飽。

尤其是霍庭深那一手撒狗糧的功力,熟悉到令人發抖。

發完微博,孟辭就冠上了手機,氣鼓鼓的坐在沙發上。

沈南城的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

沒有把握的事情,居然還要開直播?

甚至在網友面前做作的表演兄弟情深,這算是什麼東西?

孟辭想到這裡,心裡有些噁心的厲害。

這男人,根本就不是個好東西。

霍庭深覆住了孟辭的肚子,輕輕的開口:「沒事,我在這裡,不會出事。」

「阿深,一定不要輕易的放過沈南城!」

「一定。」

在沙發上膩歪了好一會,孟辭才起身去了花園裡。

剛出門,孟天樂抱著小如暖走了進來,「小辭,新聞你看到沒有?」

「爸,您別擔心,阿深會處理好的。」

孟辭還以為孟天樂是擔心輿論。

「你這孩子,怎麼不知道這麼重要的事情?真沒想到,阿深出事還是沈南城計劃的,不過好在現在警方已經把沈南城帶走了,相信法律會制裁他!」

「……」

孟辭蒙了一下,拿出手機,看到沈南城登上了微博熱搜。

方才他只顧著生氣,卻沒有再關注這件事。

現在看到新聞,心裡那一口堵著的鬱氣算是徹底消失了。

沈南城,該你付出代價了!

……

百合康一接到電話,聽說沈南城乾的事情,臉色頓時就沉了。

沒用的東西!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早知道沈南城是這麼蠢的貨色,就不應該和他合作。

百合康一也沒有想到霍庭深會活著回到了江城,甚至看上去幾乎沒有受傷,一副活蹦亂跳的樣子。

現在沈南城算是徹底毀了。

霍庭深這一招玩得很好,料准了沈南城會搞事情,特意選擇在沈南城直播的時候,讓警察出面帶走了他。

一來,增加了輿論壓力。

二來,就算沈南城動了其他的心思,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不得不說,霍庭深是一個棘手的對手。

不過,他喜歡這樣的挑戰。

只有這樣的挑戰,才能夠勾起他的勝負欲!

「主人,沈南城怎麼解決?」

「讓沈南城把嘴巴閉上,不然別怪我無情!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大家都很清楚。」

「是。」

………

新聞的熱度直線發酵,林婉兒帶著霍宸來了半水灣,一進門,就炸了。

「孟小辭,你不知道沈南城那個狗東西有多無恥,幸好姑奶奶舌戰群儒,才算是不辱使命!」

「使命?」

孟辭覺得這是個重要的辭彙。

霍宸拉了拉林婉兒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說話。

「呵呵呵,我說的是我能力好,能懟人!」林婉兒呵呵一笑。

孟辭蹙眉,總覺得這兩人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三哥。」

霍庭深端著一碗切好的水果走了出來,目光只盯在了孟辭的身上,坐下來的瞬間,自然的十指緊扣。

霍宸和林婉兒面面相覷:「……」

無時無刻不在吃狗糧!

孟辭端著水果盤,往嘴裡塞東西:「你們,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哪有……」

「沈南城開直播的事情,是不是你們早就知道了?」孟辭想了想,補充道:「或者,是你們計劃中的一環?」

孟辭之前被氣懵了。

沒反應過來,剛才林婉兒的一席話讓她不得不懷疑,這件事一開始就是被設計好的。

林婉兒呵呵一笑:「孟小辭,你想多了——」

「是。」

霍庭深低聲道。

孟辭小臉一沉。

林婉兒和霍宸面面相覷,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覺得此地不宜久留。

「哈哈哈哈,三哥,我想到我們還有事,我們先走了。」

小夫妻倆覺得遇到這種事,還是先走為妙。

「等等!」

霍庭深蹙眉,叫停了兩人的腳步:「這件事和你們也有關係,不如在這裡坐會兒?」

「……」

林婉兒和霍宸苦著臉坐在了沙發上,坐立難安。

孟辭放下了水果拼盤,小臉冰冷:「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辭,你先冷靜。」

霍庭深攔住了孟辭的手,五指嵌入了她的指縫,耐心解釋。

「從我回到江城之前,我已經和霍宸聯繫了,並且沈南城的事情也算是計劃中的一環,但是我們沒想到他會直播……」

「所以,你們將計就計?」

霍庭深點頭:「為了能夠達到最好的效果,我提前舉報了沈南城,這一次,沈南城逃不了!」

「霍庭深,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孟辭覺得挺生氣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