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只見這次,龜田兒郎在叫罵的同時,他的手輕輕一抖,一道黑影便快速的從他的袖中,向着邢月的面門飛去。

“咻….”

看着向着自己飛來的黑影,邢月依然站在原地,沒有做出任何閃避的意思,而他的臉上卻佈滿了不屑之意。

“哼….你們就不能換個新鮮一點的玩兒嗎?”只見在邢月說話的同時,他伸出一隻手,輕輕的在眼前一晃,那道快要射在邢月臉上的黑影,便就被邢月的兩根指頭給牢牢的夾在了兩指之間。


見到邢月這麼輕易的就將自己手裏劍給接住後。龜田二郎不由一震,隨即全身的神經開始緊繃起來,危險之意頓時由然而發。

而就在龜田二郎準備踏前一步,向着邢月撲去時,只見他前進的身體突然停住,然後便快速的向着一旁閃躲而去,只因爲原本在邢月手中的手裏劍,此時已經來到了他眼前,如果他在慢一步,他敢保證,他會死在自己的武器之下。

只是在閃躲過去龜田二郎還沒站穩之際,邢月的身影已經欺身而來,“你的速度好像有點慢喲”只聽邢月的話語未落,又是一聲沉悶的的聲音便響起在大殿之內。

‘砰…’邢月的腳帶着層層殘影,便狠狠的踢在對方的側腰之上。

“啊…”龜田二郎悶哼一聲後,只見他的身體像斷線的風箏,就向着一旁飛砸而去,最後重重的砸在大殿之內的一根圓柱之上。

瞬時間,龜田二郎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裏猶如在翻江倒海一般,疼痛難忍,只是多年的忍者生涯,讓得他將這股疼痛給咬牙挺了過去,而他整個人並快速的站了起來,

‘咻咻…’龜田二郎在連續射出,兩隻手裏劍後,他的身軀也快速的向着邢月壓進,他很想扳回一城,他也很想讓對方知道疼痛到底是什麼滋味。

看着快速迎上來龜田二郎,邢月不由一身冷哼,同樣的他的身體也閃電般的向着對方撲了過去。

“砰砰砰….”

兩人此時將身體的各個部位都當成了武器,拳、手肘、腳、膝蓋..兩人的每一次對碰都會在大殿之內響起一聲沉悶的聲音。

大廳裏的人,此時早已被兩人的交鋒所吸引,他們只感覺自己的兩隻眼睛在此刻居然不夠用了起來,好像已經跟不上兩人的節奏。

而在一旁的周伊等人,他們的臉上始終沒有任何的擔心之色,對於邢月他們有着絕對的信任,而且在他們的心裏,能夠打敗邢月的人,好像還沒在這個世上出生。

“砰…”

又是一擊重拳過後,只見一道身影便快速的向着後面飛去,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直到在地上滑出了一米多長在印痕後,才慢慢的停止了下來。

“怎麼…這麼不經打。”看着此時已經趴在地上的龜田二郎,邢月不由站在了原地,遠遠地看着對方,臉上依然掛着招牌的笑容,然後緩緩的開口道。

“八…八嘎..”龜田二郎在地上艱難的掙扎着,而此時他那充滿血絲的雙眼,依然緊盯着站在不遠處的邢月。

“呵呵…既然來到了天朝,那就永遠的留下來吧。”邢月在說完以後,就準備閃身過去了解了對方,只是他的腳纔剛剛邁出一步的時候,一道穿着島國僧服的身影卻突然閃電到了龜田二郎的面前,然後在深深的看了一眼邢月後,將手裏的一個圓球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砰…”頓時迷煙四起,最後當煙霧散去過後,那島國僧人和龜田二郎的身影便早已不知行蹤。

Wωω☢ ttκǎ n☢ ¢ 〇

呃…看來他們是一起的。來救龜田二郎的島國僧人不是別人,他正是上午被邢月狠狠的揍了一頓的那個問道之人。

呵呵…古道派,宮本小切,希望你不要來天朝鬧事,或者你將有再有上次那麼好運了。邢月剛剛在和對方交手的時候,看出了對方的派流,而宮本小切就是如今着派流的掌事人,邢月便和他打過交代。

而就這邢月還在回憶和宮本小切的那一戰時,大殿一道焦急的聲音便突然響起。

“不好了,佛頂真骨不見了……” 在聽到那道焦急的聲音後,大殿裏的人才反過神來,然後大家都帶着驚疑的表情,快速的將目光移到了‘阿域之塔’上。

只見‘阿域之塔’依然完好無損的在電網之內,好像沒有被移動過後,只是在那塔尖的暗格處,此刻卻已經被打開,而裏面保存的東西早已不翼而飛。

“這…這怎麼可能…。”

“是呀…我們都在這裏,而且還被我們圍在中央,怎麼可能有人悄無聲息的來動過。”

“難道是自己人?”

“………”

大家在看到此時的場景後,又想到自己這麼多人將其圍在中間,於是他們便很自然的就將盜賊,想成了是自己人所爲想話。

只見大家都用着猜疑的目光,看着身邊的人,最後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後,在半響過後,他們所有人,便將自己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邢月一行人。

“不用看他們了,偷東西的人是另有其人。”在見大家的目光都看向邢月一行人後,普印大師此時便走上前去來,對着衆人開口說道。


“呵呵…你們看我剛剛有接近那塔嗎?你們在看看我朋友,他們站在最邊上,一直都未成動過,難道你們這些所爲的高僧,都是用這樣的思維修道的嗎?”雖然邢月見普印大師出頭爲自己說話,但是看着衆人那猜疑的目光,邢月的心裏就十分的不爽。

而在邢月說話的同時,他的心裏已經將此時不知躲到哪裏去的夕月罵了一個遍,很顯然,能在衆人的包圍下,能無聲無息的盜走‘佛頂真骨’的人,那除了國際大盜夕月之外,還能有誰呢?

“如果不是你們,那盜走‘佛頂真骨’的人到底是誰。”在邢月說話後,只見一個穿着TG的僧服的僧人,便用着中文對其邢月說道。

“這個好像就不管我們的事了吧。”只見邢月在慢慢的走到的周伊他們身邊後,轉身過來,表情變得極爲的冰冷,無情的凌厲的雙眼緊盯着那開口之人。

“你….”看着邢月那凌厲的雙眼,然後在想到對方的身手,那TG僧人在冒出一個字後,便將後面的話語全部的咽回了喉嚨裏。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緣起緣滅,一切盡在天運中,今天的展覽就到處結束吧,我寺已經爲大家安排好了住宿,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普印大師見狀,便開口出聲到,對於‘佛頂真骨’的丟失,他好像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在聽到普印大師這麼說後,在場的僧人也沒有在繼續追問下去的打算,最後在一一告別了普印大師後,便在南山寺小沙彌的帶領下,各種的向着自己的住宿走去。

“呵呵…邢月你們也去休息吧,房間已經爲你們準備好了。”普印大師見此時依然站在原地的邢月一行人,他不有走上前去,一臉微笑的對着邢月開口道。

“呵呵…大師果然好胸懷呀,難道‘佛頂真骨’丟失了,你一點都不在意嗎?”看着一臉慈祥的普印大師,邢月便微笑的對其開口詢問道。

“呵呵…佛曰冥冥之中天註定,‘佛頂真骨’到誰的手裏,它依然是‘佛頂真骨’那爲什麼還在乎它在誰的手裏呢。”普印大師一臉微笑的對其回答道。

“看來是我見笑了,不過既然我和大師這麼有緣,而且‘佛頂真骨’的丟失也算是因我而且,我在這裏像大師保證,兩天之內,我便將‘佛頂真骨’完好無損的放到您的面前,天朝的文化,還需要像大師這樣的人去傳承普教。”

邢月臉上雖然掛着微笑,但是在他說出這段話的時候,那認真與**之色,讓得衆人感覺,他不是在開玩笑。

對於邢月的話,普印大師並沒有開口接話,而是用着極爲讚賞之色,慈愛的看着對方。“嗯,我相信你,呵呵”

“呵呵….今天就不用麻煩各位大師了,住宿我們已經有了,而且我們還有點事,今晚就不打擾各位了。”在聽完對方的話後,邢月便開口對其說道。

“哦…那既然這樣,我就不多留了….”普印在聞言,便開口說道。

“嗯…那我們先告辭了。”邢月說完,在和普印大師告別後,便沒做停留,帶着周伊一行人,便離開了南山寺。

“住持,他真能在兩天之內找回‘佛頂真骨’嗎?”見邢月幾人離開後,圓通便走像起來,帶着些許的不信之色,對着普印大師說道。


“呵呵….將這裏打掃一下吧,我先去休息了。”在聽到圓通的問話聲後,普印並沒有直接回答其對方,而是在看了一下大殿四周後,便一臉微笑對着對方開口說道。

“呃….”看着普印大師的背影,圓通一臉的無辜,然後看了看偌大的仁王殿,此刻他不由開始怪起自己多嘴來。

而邢月幾人此刻卻以離開了南山寺,向着自己停車的地方走去。 而此時邢月的心裏依然還不停的碎碎念着。該死的夕月,不要讓我現在見到你,不然….哼,有得你好看。

“邢月….你說剛剛到底是誰拿走了‘佛頂真骨’”對於冷傲月來說,作爲一個刑警隊的隊長剛剛竟然完全沒有發現可疑的人,而且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將聖物偷着,那絕對是不可原諒的錯誤。

“呃….這個嘛,首先來說,對方絕對是個人,然後嘛,我就不知道了。”聽了冷傲月的詢問聲後,邢月便做出一副柯南的表情,及其認真的說道。

“你去死…”

“靠…”

看着一臉認真的邢月,冷傲月、周伊、葉子珊、謝小燕、遲帥以及金仁彬都是一副真正聆聽的表情看着對方,可那知道邢月在最後完全說出了不人話的回答後,幾人不由紛紛對其邢月叫罵道。

“呃…..呵呵,我說的是真的呀,不然你們以爲是鬼呀。”看着幾人鄙視的表情,邢月依然一副自己說的很對的神態,大聲的狡辯道。

“你在說話,行不行我們集體圍毆你。”遲帥看着邢月那依然不變的表情,他便舉起拳頭,威脅的對其說道。

“呵呵…圍毆我,你們捨得嗎?”邢月在淡淡的看了一眼遲帥以及金仁彬後,然後便轉過頭,一臉壞笑的對着葉子珊四女說道。

“哼…你看我們捨不得捨得。”對於邢月的話,原本一向,向着對方的葉子珊也難得對着邢月舉起粉拳,並一臉壞笑的對其說道。

“呃….你敢打老公,看我回去以後怎麼收拾你。”

“哼…我們一起上。”

“呵呵….不要跑呀…”

“………”

很快在衆人的歡聲笑語中,邢月幾人便來到了停車的地方,看着眼前的車子,邢月拿出鑰匙,便走上前,而就當他準備打開車門的時候。

“小心….”葉子珊一行人,不由同時開口大叫道。

只見一道帶着呼呼之聲的拳風,就已經來到了邢月側臉旁,而邢月在感覺到拳風之時,臉上不由勾起一抹微笑容,

也沒有閃避之意,微微一側身,左手握拳,迎着對方的拳頭就轟了過去。

“砰….”

兩人的拳頭在半空中狠狠的撞在一起後,便立即分開,邢月的身體紋絲不動,而對方在微微的向後退了兩步後,便停了下來。

“呵呵….教官,你還是像以前那麼勇猛無比呀。”一道帶着歡快的聲音便緩緩的從對方的口中說出…… 小宅:晚點還有一更,爲了這段時間的斷更,小宅像大家說身對不起,

我會慢慢的補上去。希望你們依然能支持小宅。謝謝

==============================正文:

“一年多未見,今天一見面,你就給我蒙上了一個不白之冤,這筆賬你看怎麼算,我們的國際大盜。”對於夕月的話,邢月不由一陣鄙視。

“呃…..這怎麼能怪在我的頭上,明明是你人品不好嘛。”聽到邢月的話,夕月沒有多加理會,而是用着白眼,對着對方翻了翻。

“哈….你說我人品不好,那我就不好給你看看。”看着對方的表情,邢月不由一氣,在說完之後,整個人就對着對方撲了過去了。

“唉…你怎麼還是這麼的無賴呀。”看着撲來的邢月,夕月不由一怔無語道,而在他說話的同時,自己的手腳卻已經對着邢月迎了上去。

在一旁的周伊等人,看着原本停下來的兩人,此時又打了起來,他們一時之間也亂了頭緒,聽他們的語氣,好像是早已認識的朋友,可爲什麼還要打呢。

而冷傲月藉着燈光,看着夕陽的臉頰,她就感覺在哪裏見過,直到在聽到邢月對着對方說出國際大盜的這四個字後,她不由才立即醒悟了過來。

國際大盜,夕月,讓得國際刑警都爲之頭疼的盜賊,那看來這次‘佛頂真骨’的丟失,百分之百的跟他有關了。

在想完這些有,冷傲月就準備衝上前去,捉拿這個國際頭號案犯,只是在她的剛剛一動之際,周伊便出聲阻止了她。

“呵呵….傲月,你可是在度假喲,這些事情就交給邢月吧,而且你難道沒看出來,他們的關係嗎?”

“呃…..’多年的刑警生涯,讓得冷傲月的思維都處在只要見到疑犯,她都要往上衝的衝動,所以一時之間沒考慮那麼多。

此時在被周伊這麼一提醒後,她纔不由得仔細向場中打鬥的而人看出,雖然兩人此時出手特別勇猛,但是沒一次都是點到爲止,這樣的行爲完全是不像邢月平時做風,

而且她還注意到,兩人的表情時越大越開心,越大越興奮,最後兩人在一次觸碰過後,竟然狠狠的熊抱在了一起。

“哈哈…..兄弟,一年多未見,你還好嗎?”夕月的雙眼緊盯着邢月,此時他的臉上被一種喜悅感給完全佈滿。

“呵呵….你都還沒死,我當然很好啦。”迎着對方目光,邢月不由大聲的回答道。

“靠…一年前在聽到你失蹤消息時,你可知道我蠻世界的找你,你居然這麼咒我,你去死吧。”在聽到邢月的話後,夕月臉上做出一副極爲委屈的表情。

“哈哈…..來,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看着夕月的表情,邢月不由一笑,然後伸出一隻手,摟着對方的肩膀,向着周伊他們這邊走來。

“呵呵….難道你要給我介紹女朋友,那多不好意思,不過兄弟,我太謝謝你了,還是隻有你懂我,不像左輪那個傢伙,一天只知道冷着一副臉,沒意思。”看着不遠處的周伊四人,夕月便一臉壞笑的對着邢月說道。

“靠,你想討打是吧。”邢月不由白了對方一樣,然後用着空出的右手,在夕月的眼前握成了一個砂鍋大的拳頭。

“呃….行呀,教官,以前怎麼沒有看出你是屬種馬星座的人呀。”看着眼前的拳頭,夕月不由好奇的側過頭,對其邢月開口說道。

“哈哈…..你看不出的還多着呢。”對於夕月的話,邢月沒有否認,而是大笑的對其回答道。

很快兩人就來道了周伊她們面前,然後邢月停下腳步,放下摟着夕月肩膀的手,並指着遲帥和金仁彬兩人說道:“這也是我的兄弟,遲帥,金仁彬。”

邢月在對着遲帥和金仁彬說完後,便有指着夕月道:“我的兄弟,夕月,你們也可以叫他千面。”

在邢月說完後,夕月、遲帥以及金仁彬三人,都相互的握了握手,然後夕月便率先開道:“呵呵…既然是邢月的兄弟,那以後你們也就是我兄弟了,你就叫我夕月便可以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