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路說笑,活脫脫就是一對沉浸在熱臉中的戀人。

將沈卿月送到公司,林羽順道又去看了一下別墅的進度。

在他不計財力的投入下,前後不過一周的時間,別墅的雛形已經出現,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他們就能搬進去。

林羽站在別墅前靜靜的欣賞一陣,這才回到沈家。

剛進門,閻蟬便滿臉喜色的飛奔而來,直往林羽身上撲。

林羽巧妙躲開,故意板著個臉,「才剛痊癒,你就嘚瑟起來了是吧?」

「你對我態度好點!」

閻蟬傲嬌的看著他,嬉笑道:「我心情好了,才有動力去煉化靈藥的力量!」

林羽嘴角一翹,正色道:「我正要跟你說這事。」

「說什麼?」閻蟬瞬間警惕起來。

「給你一個月時間煉化靈藥的力量!」

林羽不苟言笑,「若是做不到,看我怎麼收拾你!」

他這話說得半真半假。

以閻蟬的資質,一個月時間,應該足夠了。

但前提是,閻蟬不能成天偷懶!

給閻蟬提這個要求,也算是給她施加點壓力。

省得她沒事幹,變著花樣來騷擾自己。

「切……」

閻蟬不以為意的看著他,驕傲的揚起天鵝般的脖子,「本小姐天資聰穎、天縱奇才,煉化那點力量,還需要一個月?」

「不吹牛能死?」

林羽一臉黑線的看她一眼,調笑道:「還那點力量?也不知道是誰,差點被那點力量把小命都收了去!」

被林羽說到自己的糗事,閻蟬臉上頓時一紅,氣鼓鼓的瞪著他。

看著閻蟬這副模樣,院中的幾個人頓時發出一陣輕笑。

正當大家笑得開心之際,一輛車子在沈家門口停下。

林羽回頭看去,卻見錢萬金從車上走下來。

迎著林羽的目光,錢萬金頓覺心虛,擠出一個乾巴巴的笑容。

林羽沒好氣的瞪他一眼,又招手讓他進來,「閻蟬剛痊癒,你就跑來了,你倒是會挑時間啊!」

錢萬金不好意思的摸摸腦袋,嘿嘿笑道:「前幾天你正在氣頭上,我哪裡敢來啊。」

自從那天接到林羽的電話后,他一直都惴惴不安。

他知道,要是閻蟬出事了,林羽肯定不會讓自己好過。

萬幸的是,閻蟬沒事。

這不,剛接到閻蟬給他的消息,他就跑來了。

現在,就算林羽要收拾他,估計也不會太狠。

「這下你倒是聰明了。」

林羽瞪他一眼,「早幹嘛去了呢?你明知道就那麼吃靈藥的風險,還是把靈藥給閻蟬了,你就不知道把靈藥私藏起來?」

「我……」

錢萬金微微一窒,賠笑道:「我當時不知道你不在,要是早知道的話,我肯定不給閻小姐,等你回來再給你。」

「你說啥?」

閻蟬聞言,頓時不樂意了,兇巴巴的問道:「你到底是我的人,還是他的人?」

錢萬金瞬間不知該如何作答,苦哈哈的看著兩人。

你倆一個要自己這樣,一個要自己那樣。

他答應過閻蟬替她賣命不假,但他也惹不起林羽啊!

想了半天,錢萬金又滿臉堆笑的看著閻蟬,「就你們這關係,我是誰的人,還不都是一樣的啊?」

「這話我愛聽!」閻蟬瞬間轉怒為喜。

見矇混過關了,錢萬金這才稍稍松上一口氣。

林羽無奈的看閻蟬一眼,又轉向錢萬金,正色道:「這次的事,所幸沒釀成什麼嚴重的後果,還算是因禍得福了,我也不收拾你了!但以後再做事,要三思而後行。」

「嗯,我知道了!」錢萬金點頭不迭的答應。

「知道就行。」

林羽微微頷首,「既然來了,就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吧!咱們都見過幾次面了,還沒在一起好好的吃過一頓飯呢。」

「那我就打擾了。」

錢萬金答應下來,心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這次的事,算是過了。

比自己預想中要輕鬆得多。

不過,以後是真得謹慎點了。

就像林羽說的,三思而後行。

不然,釀成難以挽回的大錯,自己鐵定沒好果子吃。

雖然他是閻蟬的人,但林羽給他的壓迫力才是最大的。

中午,錢萬金留下了吃了頓飯。

飯後,錢萬金又跟林羽說了自己的近況。

歸墟山莊已經轉讓了,他手裡的大批黃金也變現了。

他在江北這邊買了棟房子,距沈家也就不到兩公里的距離,方便閻蟬這邊有什麼吩咐,他能及時趕到。

「這個我倒是沒意見,看閻蟬這邊怎麼安排你吧。」

林羽微笑道:「不過,閻蟬在我這裡,安全方面不需要你操心,你被困在歸墟山莊好幾年,如果閻蟬這邊沒事的話,你可以出去走走。」

錢萬金微微點頭,又向閻蟬投去詢問的目光。

閻蟬揮揮手,隨意道:「你想去哪就去哪,我有事會聯繫你。」

「多謝閻小姐。」

錢萬金高興不已。

在歸墟山莊困了幾年,他早就受夠了!

要不是答應了替閻蟬賣命,他早就撒丫子撒歡去了。

「那就這樣吧!」林羽微微一笑,「要是沒其他的事,你就先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哦,對了,等閻蟬進入煉神境后,我們要去巫族秘地,你去過那裡,對那裡熟,到時候,跟我們一起進去。」

「好!」

錢萬金答應,起身向他們告辭。

就在錢萬金轉身離去的瞬間,閻蟬突然叫住他。

錢萬金轉過頭來,恭敬道:「閻小姐還有什麼吩咐?」

閻蟬臉色微變,「你可能走不成了。」

「?」

林羽和錢萬金同時疑惑的看著她。

不知道她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閻蟬貝齒輕咬,沉聲道:「我……我好像要進入煉神境了……」

「……」

林羽無語的看她一眼,又向錢萬金揮手道:「你走吧!她這是故意消遣你呢!」

「我消遣個屁啊!」

閻蟬大叫道:「靈藥的那股力量,已經被我完全煉化了!」

「不吹牛能死?」林羽一臉黑線。

這才半天多點的時間,她就把那股力量煉化了?

哪有這麼快的!

「真的!」

閻蟬額頭開始滲出汗珠,「笨蛋,你不會自己看一下啊!」

眼見閻蟬不像是在開玩笑,林羽心中頓時一凜,連忙上前查看閻蟬體內的狀況。

剎那之間,林羽臉色劇變。

下一刻,林羽一把拉住閻蟬,直奔後院而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難道不是嗎?」童西風問。

「如果你們的消息夠靈通,就應該知道,如今雲海的荒廢灘涂上,早已成為了一片葯海。」江寒淡淡道。

「灘涂上種葯?這,這怎麼可能?」童西風真有些慌了。

藥材是童家的生命線,一旦這條生命線被人取代,他們所有的優勢將不復存在。

「有什麼不可能的,智能售葯機不就取代了你們的藥房嗎?」江寒大覺可笑。

「你,你等著吧,我們有的是法子制裁你們。」

「我給你們下最後的通牒,明天上午十點,你們要再不停止與江山集團合作,後果自負。」童西風惡狠狠道。

「好啊,我們等著。」江寒笑眯眯道。

如果所料不差,童家很快又要給他送錢來了。

這也是他讓童西風一直還活著的原因。

童西風回到家。

童慶奎迫不及待的問道:「風兒,談的怎麼樣了?」

「別說了,咱們都讓那娘們給耍了,錦繡的生產線太厲害了,僅憑雲海一部咱們根本消耗不幹。」童西風有些失落道。

童慶奎皺了皺眉頭。庫存消耗不幹,他們就沒辦法清空炒作提價。

「立即告訴趙洪波、張繼發,從現在起,過往之事,一概不究,從現在起,他們再敢跟錦繡私下來往,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另外,通知外省其他的藥商,短時間內不要再給雲海供任何一株藥材。」童慶奎決定使出殺手鐧。

「父親,沒用的,你看看新聞吧。」

童西風打開手機,直接翻出了最新的頭條。

「雲海灘涂生百草,萬畝葯田計劃大改造!」

底下是雲海灘涂地,一夜之間長出來的各種草藥。

普通的有薄荷、蛇尾草、金銀花等等,名貴的甚至有人蔘、何首烏等。

鎮司府更是承諾,將開發出萬畝灘涂,用於種植中草藥,達到廢地的合理利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