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罩外眾人早已等的不耐,縫隙剛一打開,立即一擁而入,爭先恐後的便向通天峰山腰古洞中飛去。

而後方的那十多名靈圖境散修,則是從容不迫的隨後緩緩飛入。

「走吧。」白眉上人冷冷向佟南松和陰羅教掌教招呼一聲,便帶領青衫掌峰頭也不回的也向山腰上飛去。

對於就此打開守護大陣,白眉上人無疑是極不願意的。為了秘境中的寶物,整個天凈宗里的精英弟子可以說傾巢而出,而如果讓這千餘散修也進入秘境的話,那搶得寶物的幾率和數量,無疑隨之大為減少。

而只從發現秘境后,為了修補上古空間陣,天凈宗出力是最多的,如今卻徒然為他人做了嫁衣,這讓白眉上人心裡如何不感到憋屈。

進入古洞石廳中后,千餘散修早已都迫不及待的飛入空間陣中,被傳送進了秘境中。

此時,整個石廳中,只有白眉上人等三大宗派十人,以及那十三名靈圖境散修。

負手打量著霧氣繚繞的傳送漩渦,那大頭老者嘆道:「可惜。沒想到你們三大宗派聯手,竟然也沒能將這空間陣修繕好,便宜了這群小輩。」

此言暗含諷刺,白眉上人冷哼一聲,道:「即使空間陣被修補完全,也不會輪到你陳火雲進入。」

言下之意,如果空間陣能容許靈圖境進入的話,三大宗派的掌教早已聯手進入其中,哪裡還會因為耽擱的時間過長,而讓他人知曉秘境的存在?

大頭老者也不生氣,哈哈一笑,道:「那是,那是。不過那都是題外之話,現今我血月門進入秘境中的弟子足有六百多人,就不知你天凈宗進入其中的有多少?」

此言一出,不要說白眉上人,就連佟南松和陰羅教掌教都為之臉色一變。

然而就在雙方唇槍舌劍之時,在大頭老者身後,一名面貌普通至極的黑袍人忽然一晃到了空間陣之前,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此人甩手扔出八顆火紅色的圓球。

「住手!」白眉上人第一個反應過來,臉色立即狂變,大喝一聲。


且不要說白眉上人,就連大頭老者在看清這黑袍人的舉動后,也是猛吃一驚,喝道:「羅山,你幹什麼!」

旁邊眾人反應過來,也都是臉色大變。

不過這時想要阻止已經晚了,八顆圓球迅雷不及掩耳的各自砸入空間陣八根石柱上。

「轟」地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八根早已殘破不堪的石柱立即被爆開的圓球炸成一堆堆石屑,空間陣中的霧氣漩渦登時消散。


黑袍人似乎早存心要毀掉空間陣,竟將整個空間陣炸成了一堆廢墟,連任何一絲修補的可能都沒有了。而此人好像也早有準備,在扔出火紅圓球后,立即身形暴退,閃電般的向洞外飛去。


白眉上人眼眥欲裂,狂吼一聲,和大頭老者立即追出。

其他眾人也都瘋狂般的追出。

進入秘境中的,不是這些人門下的精英弟子,就是至親子侄,尤其是佟南松,唯一的兒子佟琦此時便在秘境中,而黑袍人將空間陣毀掉,無疑是斷了進入秘境中的所有人的唯一生路,如何不讓眾人憤恨欲狂!

但是在追出洞后,卻見那黑袍人身形一晃便出了光罩裂縫之外,成為了極遠處的一個小黑點,轉瞬不見了蹤影。

「靈圖境後期!」眾人看在眼裡,心中轟然大震。

要知道在方圓數十萬里內,人所共知修為最高的就是幾個宗派的掌教,以及寥寥幾位散修,不過這些人中修為最高的也只是靈圖境中期,何曾聽說過有靈圖境後期的修士!

「此人到底是誰?」

眾人都知根本無法追及這黑袍人,震驚之下,不約而同的在空中停了下來,白眉上人轉頭看向同樣是一臉驚異的大頭老者,森然問道。

「老夫也不知道他的來歷。」大頭老者臉色陰沉的道,「此人是老夫在一年前結識,當時他顯露的修為只是靈圖境初期,名為羅山,並且自稱是一名散修。老夫也萬萬沒想到他竟然是靈圖境後期,並且能做出如此事來。」

大頭老者此時神情複雜到了極點,震驚、心痛、悔恨等等不一而足。

空間陣被毀,心頭最為滴血的,恐怕就數這大頭老者了。天凈宗雖然進入秘境三百餘名弟子,但是卻有數千弟子,根基龐大,但是血月門弟子卻不足一千,進入秘境中的六百多人幾乎是血月門全部的底蘊,這讓大頭老者情何以堪!

眾人無法可施,全都臉色蒼白的愣在了空中。 秘境中。

張葉自然對通天峰發生的一切毫無所知,依然手持玉牌,在海面上飛行著。

這時,在前方空中,本是空蕩蕩的虛空中,忽然出現一個人來,就好像是憑空變出來的一樣。

此人身穿血紅色長袍,張葉一眼便認了出來,赫然是在地下拍賣會上攪局的洪魔君。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張葉身形立即在空中停住,心中詫異道,「秘境只有三大宗派的弟子才能入內。難道…難道通天峰那裡出現了什麼變故?」

此時,洪魔君在空中穩住身形,目光往四周一掃,也立即發現了張葉。

不過他並沒有露出絲毫意外之色,馬上收回目光,毫不猶豫的便向海水中俯衝而入。

洪魔君此舉大出張葉意料,他竟然好像早知秘境中會是一片海洋,並且會有人出沒在海面上似得。並且在他沖入海水中時,又顯得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同時神情間帶著一絲急迫,似乎是迫不及待的去做某件事一樣。

張葉大為奇怪,想了一想,忽然臉色一變,接著二話不說的也御器向海面之下鑽入。

洪魔君如此舉動,只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對秘境中的環境十分了解。

由此,那上古修士的修鍊之所,極有可能便在海底。

而就在張葉剛鑽入海水中后,在空中又連接出現了數人,這些人剛一穩住身形,便立即毫不猶豫的沖入了海水中。

海水清澈無比。

張葉緊緊跟隨著前方的洪魔君,急速向海底潛入。

很快,兩人一前一後的便已到了海面百丈以下。

張葉慢慢發現了一些詭異之處,雖說已經往下潛了如此之深,但是海水中並不顯的黑暗,反而仍是一團柔和的光亮,似乎在海底有著什麼東西,將整個海水都照亮了似得。

並且在海中,好像根本沒有任何動植物生存,除了海水,仍是無垠的海水。

這時,前方的洪魔君似乎對張葉在後的跟隨開始不耐,回頭冷冷看了張葉一眼,甩手一道紅光,向張葉襲來。

在地下拍賣會上,張葉親眼見過洪魔君吸人鮮血,可想而知性子暴虐,心中早有防範,不過以他此時的修為,自然也無畏懼之心,當下一拳轟出。

「叮」地一聲,這物事上的紅芒被轟散,卻是一根尺許長的血紅色長釘。

「咦?」洪魔君臉顯驚詫之色,手一招,向下方沉沒的血紅色長釘立即刺開水流,飛回到他的手中,一閃消失。

這樣一來,洪魔君不由收起了對張葉的輕視和不耐之色,任由張葉在後跟隨,頭也不回的向海底急速潛入。

一柱香后,兩人已是潛下了數千丈。

此時海水中越來越是光亮。

張葉同時發現,成百上千各色服飾的人,從遠處海水中往這邊彙集而來,沖著同一個方向,爭先恐後的下沉。

並且在這些人中,不乏三大宗派的弟子,因為張葉在急速下潛之際,已經看到了宗內的四五名核心弟子也在其中。

顯然,突然出現在秘境中的這些散修,散落在海面各處,但是卻同時不假思索的向海底深入,這當然引起了三大宗派弟子的猜測,於是眾弟子也都跟張葉一樣的動作,跟隨而入。

又往下潛了千餘丈后,從四面八方彙集來的人越來越多。

這時已臨近海底,眾人也慢慢看清了海底的情況。

只見海底極為平坦,並無起伏的海底山脈,而是一望無際的平地。

而在正下方,建造著一個足有上百里方圓,龐大無比的白玉廣場!

在廣場中央,有一個呈扁形的半圓突起,足有十數里寬廣,也不知是何種材質,通體散發著柔和的白光,並且這白光似乎透射力極強,將整個海底都照耀的一片光亮。

眾人被這廣場氣勢所攝,全都身形一頓,瞠目結舌的看著。

張葉也是心裡震動,凝目看向那半圓形突起,忽然一個念頭閃現在腦海中:「這廣場加上這突起,怎麼看起來好像一個『按鈕』?」

眾人愣了片刻,反應過來,立即瘋狂般的向那突起處飛去。

三大宗派弟子不知其中緣故,不過立即都想到,此處如此怪異,難道那突起的巨大地方,就是上古修士的修鍊之所?

當下三大宗派的弟子也立即跟上,急速飛去。

但是就在眾人從四周飛臨,離白玉突起不足百丈時,異變突起。


「噗噗噗」,數十聲輕響在海水中響起。

眾目睽睽之下,最先飛臨廣場上空的數十名散修,以及十多名三大宗派的弟子,像是忽然被什麼東西襲擊了一樣,根本來不及反應,便突然變成了一團血霧。

這情形當即讓眾人全都大吃一驚,全都立即停住了身形。

張葉跟隨在眾人後方,見狀也是意料不到,整個白玉廣場中根本就空無一物,怎麼會忽然發生這種事情?

「張葉。」

就在張葉跟眾人一樣,目光炯炯的一點一點打量著下方的白玉廣場時,只聽一聲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張葉一聽就是一怔,這竟然是蘇荷的聲音。

忙向四周看去,一扭頭,張葉立即看到離自己右側有百多丈外,一襲白裙的蘇荷,還有池柔雪,正看向自己這邊。

「她們兩人怎麼這麼快就聚在一起了?」張葉心中一奇,不過立即想到,蘇荷和池柔雪多半是在海面上偶遇,或者在進入海底后碰巧相見的。當下立刻一催黑罡錘,立即向蘇荷處飛去。

「小子,蘇荷是我的,你不想死就離她遠點。」

就在張葉剛一動身,耳邊忽然又傳來一聲咬牙切齒的聲音。

張葉一聽便知,這是江慕白。

回頭看去,只見江慕白正在數百丈之外,他顯然也看到了蘇荷,正急速催動腳下長劍向這邊飛來,看向張葉的眼神中充滿了嫉妒和惡毒。

張葉一聲不回,朝著江慕白微微一笑,接著再度加速,向蘇荷飛去。

江慕白看在眼中,胸膛幾乎氣的炸將開來。

然而就在江慕白剛飛過百丈,往前猛衝的身形像是忽然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住了一般,狠狠撞在上面,反彈之下又往後一個趔趄,方才驚魂甫定的站穩。

這種情況並不只是發生在江慕白身上,遠處數十人也同樣飛行之際,被猛地彈開。

這讓本來已不敢往下潛入的眾人更是大吃一驚,都小心翼翼的巡查起來。


片刻后,眾人便已經發現了周圍出現的異變。

在整個白玉突起的上空,不知何時,也不知被何種無形的力量,竟然以白玉突起為圓點,分成了三部分。而且每一部分都有著兩面無形的屏障,互相之間無法逾越。

當下,立即有十多人驚慌失措之下,向上空掉頭飛去。

然而這些人剛飛出十多丈,便也突兀的「噗噗」地化成了十多團血霧。

這一來,眾人全都驚秫,不敢騷動,驚慌的看著四周。

就在這時,只見在前方白玉突起的正上方,海水忽然還是緩緩的轉動起來,接著慢慢形成了三個人形。

這三個人形似乎全由海水組成,通體透明,只是具備人的形狀,如果不仔細看,在海水中簡直就分辨不出。而這三人慢慢顯形之後,成三角形的背對著,每一人都面對著一部分被屏障隔開的數百之眾。

「水靈!」

這時,只聽蘇荷輕呼一聲。

對於進入神識竅期的修士來說,在水中交談跟平常交談並無兩樣,能通過神識讓一個人聽到自己的傳音,也能讓所有人都聽到。

蘇荷顯然認出了這三個水人,她這一出聲,無疑是在警示眾人。

不過眾人中雖然不乏博識之士,但是也並認得什麼水靈,當然都是茫然之色。

「水靈是……」

就在蘇荷將要解釋之時,三個水靈忽然一晃,便出現在了前方數十丈處,兩條跟海水融為一體的手臂忽然伸出。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