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只是一點點小小的貪心,然而卻讓丘比特現身後就一直關注着她情況的劉逸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之前被四個死靈圍追堵截,雖說劉逸飛確實有把握只守不攻,但現場還是有點小狼狽的。

畢竟早在當初二階左右實力的時候,劉逸飛就敢在大地圖的王宮競技場里招呼兩個三階劍士玩對練,現如今一挑四,自己實力上升了,反倒是死靈在單對單的技戰術技巧上略有不足,劉逸飛還是玩得起的~

尤其剛剛屍巫怕死還打算將死靈召回去護駕,反倒是被機變迅速的劉逸飛抓住機會一通反殺,當場就給報銷掉了一個跑得慢的死靈,給那屍巫氣的好懸沒親自擼胳膊下場和劉逸飛玩肉搏……

如今壓力更小了,劉逸飛自然要關注一下自家的「刺客」行動成功與否了——讓一個射手職業臨陣去干刺客的活,劉逸飛也是深深為自己的想像力而得意的~

然而眼瞅著對方距離屍巫所在戰團越來越近,哪怕隔着一段距離目測都絕對少於40米了,雙方卻全都沒有行動……

劉逸飛當下就覺得有些事情被自己疏忽了!

或者說,他心裏其實一直掐著分寸呢,但只怕丘比特那妮子輕敵了!!

丘比特有小心思劉逸飛不是沒料到,畢竟年輕氣盛嘛,雖說這傢伙日後有明星賽手級的潛力,但劉逸飛也不會盲目認為她當下就能有與之相匹配的實力。

潛力這種事,不經刻苦挖掘、沒有承受考驗艱辛、甚至哪怕差了當事人本身的一點覺悟都是有可能半道夭折的!

劉逸飛為何會不斷創造戰場環境帶着小隊去「打游擊」?

除了持續增加眾人的鍛煉效果、磨鍊團隊配合外,便有藉著戰況紛繁的變故鍛煉大家、刺激大家的意思,不在激烈戰場上殺個七進七出、九死一生,哪怕給予普通玩家對等巔峰玩家的紙面實力,其也絕難與生死中衝殺掙扎出來的高手競技——大家的意識、判斷、極限反應完全就不是一個世界的層級!!

而眼下,丘比特很顯然就過分輕視一個亡靈巫師的手段了!

劉逸飛已經警告過她50米就是偷襲的底限,甚至100米丘比特絕對就藏不住了,丘比特卻只考慮自己挪的更近一些,卻完全沒考慮到——對方憑什麼就真的會放她一個大活人一點點逼近?

就算屍巫本身忙的抽不開空,難道給丘比特身前作為「擋箭牌」存在的兩個行屍下個命令,讓其翻身一擊都不行么?

對方不這麼干,本身便意味着屍巫其實也是在藉機麻痹丘比特!而亡靈巫師這麼盤算,後續必定還有索命的攻擊!!

「丘比特!!逃!!!」

千念百轉也只在剎那間,當劉逸飛一聲爆吼喝破,戰場上「雙方」幾乎同時有了動作!

此刻丘比特距離自己的狙擊目標其實已經快要近壓30米線,這原本也是她預計中的動手底線,劉逸飛的警告也只是提前到了一瞬……而這也足夠敲響丘比特心中警鈴了~

掏弓、抽箭、起手便是絕技「三連速射」!

只是最後一根箭矢離弦的同時,從前頭猛然間回身反擊的行屍間隙,丘比特眼角餘光瞄到,就在她鎖定攻擊的屍巫身邊,陡然有一個先前並不為她在意的「骷髏弓箭手」陡然回身,竟是順手從身旁另一名骷髏身上「拆」下一根「細骨」,在遙指她的同時,杖間閃爍出迷濛的灰白光霧……

【什麼鬼?骷髏法師???】

這是丘比特本能般腦海中閃過的念頭~

劉逸飛曾經跟他們普及過,任何陣營任何種族中都可能出現「稀有精英」,這些個體並不一定如何強大,但是絕對夠特別!

比如狗頭人里出術士、地精里出商人、骷髏里出施法者什麼的……

嚴格來說,甚至所謂「英雄」,也就是NPC中的BOSS級單位,也不就是其餘平凡同類中的「異數」么?

無論是得益於天賦又或是憑着本身努力,積累了大量的知識、掌握了無數技巧,而後才得以超脫。

但總之這樣的異類個體絕對會一兩手有別於其他平凡存在的「手藝」!

而當下,丘比特才猛然醒悟到,原來自己這根劉逸飛深藏的「暗箭」在瞄準別人的同時,自己的人頭也早就被敵人盯上了…… 每當有轟隆聲起,所有的修者都會跟着顫抖。

這太恐怖,難以想像出鹿凡到底會有多麼痛楚。

但不難想像,以肉軀撞碎一棟棟建築,撞塌一座座高山時,會有多難受。

「砰!」

最後一聲轟鳴后,方圓十萬丈內的最後一座高山被轟平了。

林凡則是嫌棄的將握在手中的腳踝扔得老遠。

有一具殘軀被垮塌的山石壓着,帝血嘩嘩淌。

那是鹿凡的肉軀,只不過是被轟得稀爛,但林凡敢肯定,他未曾死去。

要知道,鹿凡可是帝皇,且只差半步就能踏上主宰層次的生靈。

若非是鉗住鹿凡的那一剎,他以閃電武魂桎梏了他的道則等,將鹿凡的道行囚禁在他的肉軀中,他的肉軀根本不會受損。

哪怕轟爆這顆星球,都不能讓帝皇軀有太多的損害。

果然——

那湧出的帝血,那些浸紅的泥沙,那些飛濺到各處的軀骸殘片等,都在律動,隨後有詭異的秩序將他們串聯;鏗鏘作響。

帝血倒卷,殘肢斷臂等飛起,匯聚向一處,像是有天鼓在轟鳴,鹿凡將重生。

林凡則是讓諸雄詫異的根本就未曾去阻止,而是靜靜等待鹿凡重生。

「林凡……」

鹿凡沒有咆哮,也沒有低吼,但這句叫喊中,那種殺氣足以凍僵人的骨髓。

「你鬼嚎什麼?」林凡開口。

「嘖嘖。」鹿凡笑了,殘酷而猙獰:「我真的打不過你,並非真身,只是一縷殘魂而已。」

林凡點頭:「我知道。」

鹿凡眼眸微眯。

林凡道:「其實上,你所說過的一切我都知道。」

「呵呵……」鹿凡笑了,他不想再提之前的事,沒想起絲縷他都會面紅耳赤,感覺無盡的羞辱。

「來吧,登天一戰吧,敢?」他邀戰,點指向籠罩星空的烏雲,其內有霹靂雷霆噼啪,有各種恐怖的獸吼等,讓人望而生畏。

「你……要臉?」

旭陽開口了,帶着譏誚:「那可是你費勁心力佈置下的大殺陣,憑什麼要與你入陣一戰?」

「關你何事?」鹿凡眼眸陰森,他瞥過旭陽。

「我已經強調與重複過不止一次,的確不關我事,但我看你不爽。」旭陽也很直接:「人不可以這麼無恥與不要臉,林凡完全可以在陣外殺你三千次,為什麼要答應你這麼無恥的要求?」

旭陽嗤笑:「就因為你不敵林凡?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呢?」

鹿凡被旭陽幾句話與說得滿臉棗紅,就像是要浸出鮮血來了。

「林凡!可敢入陣一戰否?你不是自詡星空下無敵嗎?敢入陣一戰,本公子承認你的確有那個本事,不是狂妄。」鹿凡咆哮。

他不能保持平靜了,羞愧欲死,很多人都譏誚與嘲弄的盯着他呢。

「你承認?」你真的太高看自己了,你的承認對本尊有影響?」林凡譏誚了說了句。

「敢否?」

鹿凡怒吼。

「殺到你心服!」

林凡冷喝,他登天而上,在將進入那大陣時,他扭頭向下一笑:「快點,就在這大陣中誅你。」

鹿凡獰笑。

在諸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鹿凡登天而去了,進入大陣中,要操持大陣,絕殺林凡。

外人不可見大陣內的一切了,只能看見了那不時爆涌的烏雲,以及其內宛若瀑布傾斜下的雷幕等。

這讓人驚悚,那陣雲中,每一道霹靂就足以轟殺帝者,出現的每一縷殺芒,都足以震死群雄,可卻成片的出現,宛若殺劫臨,都有混沌氣從哪陣雲中溢散出了,壓塌星海。

半個時辰后,林凡渾身染血,但他的手中鉗著一條腳踝,在往外拉動。

那是鹿凡無頭的屍骸。

陣雲散了,露出其內宛若地獄的場景,有各種陣道生物的殘屍,比如虛空獸,比如窮奇等。

但最是駭人的,還是那一地的帝者軀。

全都被殺得殘破了,隨意的飄在星空中,而一顆瞪大了雙眸的頭顱,被一截金色的長矛釘穿,束在一具帝皇軀上。

場面寂靜。

整個星空中,只有林凡拖動鹿凡屍骸的腳步聲踏踏。

但宛若百億的雷霆轟在諸人的魂海中,震動他們頭暈目眩!

殺到你心服!

這是林凡的話語。

他做到了。

其實上,在步入那陣雲時,所有人都在嘲弄呢,覺得林凡太白痴。

分明可以輕易滅殺鹿凡,結果還要自己去歷險。

這是自找死路。

畢竟,也有帝皇嘗試突破這陣雲,飛出此星外,結果都很凄慘。

但現在,事實證明,林凡不是狂妄與自找死路,而是真的有那種本事,橫掃一切。

「那個提供鑰匙者,請來尋我,有事相求。」

林凡開口,很平靜。

但無論是誰,都不敢小覷了,他渾身染血,身後是諸帝伏屍,手中還拖着一具無頭的帝皇殘屍,怎麼看都宛若剛從地獄歸來的戰神。

林凡離去,沒人能看清他如何消失。

但,天羅地網大陣林凡並沒有破壞,這顆星球依舊被橫堵,無一人能出去。

林凡在等。

要等那個提供鑰匙的人前來,必須要在最短時間內湊齊鑰匙,打開古路,通往三千界,急切的想要去尋無極。

而此時,一個精瘦的身影在極為偏僻的角落處不停的徘徊與彳亍,那雙宛若毒蛇般的眸子中,射出一道道陰寒的光芒。

「這鑰匙到底有何作用?為何鹿凡與林凡這等人物都要爭奪?」

他低喝。

「幸好,我留一手,折下了某部……但,現在我當如何?去尋林凡嗎?」

他不停的在這裏喃喃:「林凡肯定知曉關於這鑰匙的大迷,但該如何做?我若去,他會不會直接殺了我?」

林凡等了三天,無人前來尋他。

這讓他心中焦躁。

最主要是生怕因他遲到三千界之故,而害得無極遭難,那會讓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