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真沒動手!

是他們幾個擡過去按在水裏的,俺說看着怪嚇人的別弄了,他們都不聽……

結果,浩子壓根沒恢復,反而一動不動被淹死了!

鬧出人命以後俺幾個都嚇得要死,劉正陽就說人弄死了大家都有責任,要不想去坐牢就乖乖聽他的。

然後俺們幾個趕緊跑了,剩下他在後面說是收拾殘局。

從那天開始,俺害怕的不得了。

每天晚上做夢不是夢見警察來抓俺去槍斃,就是夢見浩子來索命。後來就反反覆覆的發燒鬧病,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劉正陽他們幾個也不怎麼來找俺了。

俺也儘量躲着他們,生怕再弄出什麼事來。

沒想到,那天晚上一起的幾個人接二連三開始死,俺更害怕了!別說晚上,就連白天都躲在屋裏不敢出去,東子死了以後劉正陽來找過俺兩次,俺都沒敢見他。

直等到他也死了,村裏沒再有啥動靜,俺才覺得事情可能真的過去了……”

張晨越說聲音越小,這下就連他家人都愣在原地不敢維護,他們不知該如何面對關係不錯的本家張南浩一家。

“劉正陽到底怎麼說服你們去召鬼的?”老校長皺着眉頭,心裏火不打一處來。

婚不守舍 這些孩伢子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打小在村裏長大,各種蹊蹺事聽得見得還少嗎?

居然真敢去招鬼!

“他也沒說是去招鬼,要是知道招鬼,俺哪敢去啊!”張晨渾身發抖癱坐在地上,訥訥道:“以前上學的時候,俺五個不愛學習天天搗蛋玩的最好,後來都不上了出去打工,雖然沒在一起但是經常聯繫。

那還是前年春天的時候,聽東子說劉正陽在外面沾上了賭博。

後來又聽說他把掙來的工錢全都賠進去了,還欠了不少外債。

可沒過多久,他來俺打工的地方找俺玩兒,花錢跟流水一樣眼都不眨一點也不心疼。

劉正陽還讓我看了他的銀行卡餘額,有好多錢哩!

然後他就神神祕祕告訴俺,他供奉了一個神仙爺爺,可靈了,能讓他逢賭必贏。

以前經常聽說有人供奉這個神那個仙的都挺靈驗,俺就以爲劉正陽也通了靈,能供奉神仙了,那時候還挺羨慕他的。

沒過倆月,他提出哥兒幾個過了年就沒聚過了,夏天收麥要回老家聚聚。

俺四個正好也想回趟家,所以一合計定了日子都請假回來。

邪惡劫婚:冷傲權少馴服嬌蠻妻 這次聚會,劉正陽當着俺們的面把他供奉神仙爺爺的事兒簡單說了一遍,還說要帶俺們一起發財!

他分別問俺們都有啥想要的,說第一次許願不能太貪心。

東子就說想中個一兩萬的彩票耍耍,老三說喜歡村裏的秀美,想跟她處對象;大虎說想要一輛便宜的代步車;俺膽小怕事沒敢要太大的,就說想換個新手機玩玩。

然後劉正陽又說,要想向神仙爺爺許願得先請它出山。

可請神仙爺爺需要六個人,而且得附在人身上才能施法,被附體的這個人這次不能許願得等到下次。

俺們正說少了個人,恰巧就碰見騎車放學回家的浩子。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劉正陽能說會道的,沒幾句話就套出來浩子想‘乾點男子漢的大事兒’,所以就攛掇他一起去。

俺就知道這些……至於劉正陽從哪弄來的黑蠟、又打哪兒學的這一套、東子他們幾個到底是怎麼死的,俺也不清楚……”

“啪!”張晨父親一巴掌甩在兒子臉上,怒吼道:“你個丟人敗家的玩意兒,跪下!”

張晨痛哭流涕跪在張南浩父母面前。

“你一開始就應該說實話的。”唐牧北無奈搖搖頭,看向他身後,“其實在劉正陽之前你就該死了,可那隻惡鬼沒得手。因爲你早年過世的二叔的亡魂,一直在護佑着你。

也是它請了亂葬崗的鬼修,纔打亂了惡鬼的計劃,放過你直接吞了劉正陽後逃跑了。”

“他二叔?”張南浩父親面色頓時蒼白,想打人的拳頭最終還是放下了。

他們兩家是本家,老一輩關係非常親密;雖然小輩不怎麼常來往,但自己這輩人相處還是挺不錯的。

自己家多年前蓋房子,張晨還沒結婚的二叔來幫忙,結果出意外被砸死了。

兩家人並沒因此變成仇人。

沒想到兜兜轉轉到了小輩這兒,恩怨更糾纏不清。

“那隻惡鬼已經逃竄了,村裏只要沒人再弄這種歪門邪道的東西不會再橫死人的。

記住了,凡是需要三更半夜摸黑搗鼓稀奇古怪儀式見不得光的所謂的‘請神’,請來的肯定不是什麼正經玩意兒!

不管是圖利也好,單純覺得好玩也罷,鬼神之事還是敬畏些比較好。”

言已至此,接下來的事情就不需要唐牧北再插手了,他站起身來告辭道:“以後再發生什麼古怪事可別讓我背鍋了啊,我又不是背鍋俠。

時間不早了,我還有許多事要處理先回了。

剛纔留了六叔的聯繫方式,過段時間我會給你們打些錢過來,聊表心意。

再次感謝你們多年來的默默付出;感謝老校長的救命之恩,謝謝!”

唐牧北深深鞠了一躬,不等他人挽留徑直走出院門。

等衆人回味過來追出去看的時候,空曠大街上哪還有他的影子?

自此,在這個小村子裏唐牧北的傳說又多了幾分神祕色彩。

“唉,沒熱鬧可看了。”白城在門口往外瞧着,嘆口氣道:“牧店主不行啊,辦事這麼幹脆利落忙活了半天,結果一分錢都沒掙,難怪他這麼窮!

要擱龍虎宗那些道士身上,早就獅子大開口要一筆錢財了!”

凌雲劍晃了晃,用劍光白了它一眼,“你懂什麼?恐怕牧店主自己都不知道,他這是在了塵緣!

了塵緣懂不懂?

凡是踏入修行之人,有塵緣羈絆是不可能正式走上永生之道的。多少修士要等到父母親友亡故以後才能斬斷塵緣,耽誤了多少修行歲月?

牧店主以後跟這個小村子就再沒有因果關聯了。

僅僅是半天時間就能斬斷一部分塵緣,怕是我主都羨慕得很呢!

還有啊,你都換主子了儘量別提以前的龍虎宗,容易讓新主人不待見你。

這一點你要跟左左右右學習一下,同樣是背叛靜心老祖,你看看人家倆姊妹花,現在在俱樂部服務的多衷心!”

“左左右右?”白城一臉懵逼,“姐妹花?也是從靜心老祖那邊來的?”

它頓時兩眼放光,追着凌雲劍問道:“前輩你先別走啊,咱再聊聊姐妹花唄,長的漂亮不?

溫柔不?

跟我怎麼樣,般配嗎?

能湊一對不?

我不介意同時收了姐妹倆,真的!

我能應付過來……”

感謝書友檸檬卟酸打賞,謝謝支持! 通過隨意門回到俱樂部,唐牧北靠在沙發上嘆了口氣,“原來有那麼多惡鬼還在人世間逃竄,陰界也不是萬能的嘛!

否則村子裏的惡鬼誘惑人類吞噬生魂,多惡劣的情節,掌管該地區的店主不知道、陰界也沒什麼反應。

只是不知道那隻惡鬼逃到哪裏去流竄作案了,看來得空我要多往治下村子裏轉轉。”

“可惜惡鬼跑了,否則按照您說的樣子它很可能是上了通緝榜單的惡鬼哩,那您要是逮住拿去換獎賞,肯定能賺一大筆!”桃娘邊在紙上認真寫着什麼,邊回道。

祁天佑快要渡劫了,所以回來以後一有時間就扎馬步打拳。

它呼哧呼哧打着拳抽空說道:“牧店主,這年頭村子裏惡鬼作祟反倒少了呢!

我覺得主要原因就是農村老齡化嚴重,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

惡鬼吞噬生魂都喜歡挑年輕人下手,新鮮美味又能快速補充能量。而農村多數都是老人和留守兒童,一來不好誘惑二來就算吞了還不夠費勁的呢,所以城市裏纔是惡鬼作祟的主要場合。”

“對對對!”宿陽伯老神在在道:“尤其是村裏人大多都認識,誰家有個三長兩短再清楚不過了。

您看看這城市裏面,樓房那麼高,房間都跟鴿子籠一樣。

雙方把屋門一關,誰知道誰家發生什麼事了?

每年莫名其妙失蹤的人太多了,那誰說得清楚究竟是回老家了還是遇到什麼事被害了呢?現在的人吶,手機一關就誰也找不到咯!”

唐牧北深深嘆了口氣,宿陽伯總結的太特喵到位了!

所以說,是不是可以考慮在自己治下弄個管理羣什麼的?可以向朝陽羣衆學習一下嘛,萬一哪裏有惡鬼出沒作祟的消息,自己能第一時間知曉……

正胡思亂想着,他突然想起桃娘說的什麼懸賞榜單?

“牧店主還不知道啊?十八層地獄有個暗網懸賞榜單,不是掛在明面上的那種!”桃娘寫完了,扇着桃花扇子嫣然一笑,“畢竟惡鬼在人間界逃竄影響很壞,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讓大衆知道?

可單憑着陰界鬼差的力量,抓捕它們又有難度。

所以就弄出了這麼個懸賞榜。

不然您以爲那些僱傭兵都是靠什麼吃飯的?

凡是掛在懸賞榜單上的惡鬼,都很有兩下子,抓住它們交到十八層地獄能拿到不菲的獎勵。

最近聽說還出了個邪魔懸賞榜,不過沒有具體名單,都是看抓捕到的邪魔等級來兌換相應獎勵。如果牧店主您再有機會抓到邪魔,可以對比一下究竟是懸賞榜給的獎勵多還是交給陰界總部得到的獎賞多,擇優而從之嘛!”

這辦法不錯,唐牧北點點頭表示學到了新知識。

他看了一眼桃娘一直在寫的,居然是份名單,可特喵長了!

“這是報名去修繕鬼道的厲鬼名單,都是我跟江遠舟一起排查過的,那些想矇混進去好吃懶做的傢伙都踢出去了。”桃娘嘖嘖感嘆道:“這次修路咱們景瑤城的厲鬼手裏可要賺一把嘍!

牧店主您‘招商’來的這位大財主出手真是闊綽,開工資居然按照京城的工資標準來的!

就拿人類的工資來說,景瑤城的平均工資(當然您懂得肯定比實際要高)是四千五左右;

您猜猜京城多少?

一萬多哩!

就相當於現在咱們景瑤城的厲鬼們拿着一萬多的月工資去修路,這消息一公佈,來報名的差點擠破頭,這麼豐厚的條件看得我都心癢癢!

不過託牧店主的福,我跟祁天佑、江遠舟還有宿陽伯這幾個被委派爲監工和後勤,不用去工地上幹活,掙得也更多點。”

桃娘笑得一臉幸福;

宿陽伯笑呵呵抱着瓜子,正在跟無瞳和嚶年商量包下後勤食宿的事。

因爲妖孽店主比較趕時間,所以他特意派了幾名得力助手給施工階段佈置陣法,確保一天二十四小時能夠不間歇施工。

這麼一來,景瑤城的厲鬼們需要就地三班倒工作,工期自然也能大大縮短。

原地三班倒的話,厲鬼食宿這塊就很重要了,油水還比較足。

宿陽伯覺得靠給其他厲鬼不放心,萬一在食宿方面偷工減料豈不是敗壞了牧店主的名聲?

所以它這個“後勤部長”就把做生意保質又保量的無瞳和嚶年拽上了。

最近它倆除了辦雜誌還真沒別的項目,立馬就興致勃勃參與進來。

“難怪我剛纔覺得哪不對勁呢,咱俱樂部裏就剩下這幾個厲鬼啦?”唐牧北環視四周後知後覺問道:“大街上都看不見幾個鬼影,大家都掙錢去了?”

祁天佑呼哧呼哧的打拳回道:“那可不!您剛回過味兒來啊?沒發現咱這兒安靜多了嗎,您的看家小蘿莉都去了,而且還是帶着左左右右去的,說要盡綿薄之力爲您撈點外快!

以前咱們景瑤城是沒有掙錢的路子,大家都窮怕了。

現在好容易有這麼賺錢的好差事,可不都搶着纔去幹活吶。

鬼民們可高興了,都誇您爲大家辦實事!

景瑤城歷來是交通要道,光是分佈在您管轄範圍內的鬼道多不勝數,這麼多厲鬼全都上陣也得有些日子才能修好呢。”

唐牧北:……

小白薇帶着左左右右都特喵去了?

這小傢伙理由還挺高大上,爲我撈外快,哼哼,怕是趁機出去瘋了吧!

看來是個小孩都怕上課,只是苦了自發組織的掃盲班和培訓班的老師們,還有那麼零星幾個鬼在上課,它們都兢兢業業的繼續教學,耽誤掙錢了。

看來得空得提高教師待遇,等鬼道修繕完以後開始收過路費吧。

提前給老師們說一聲,收了過路費手裏有錢了給它們補償!

“唉……掙錢掙錢,大家都忙着掙錢去了。”這都快晚上一點了,五穀哭喪着臉推門進來。

看到他在家,五穀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撲上來,“牧店主,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唐牧北:0_0

桃娘等鬼:0_0

什麼情況這是?

五穀平時有點仨不着倆的,今天更是說話沒頭沒腦,哪錯了?

嚶年甚至很隱晦的看了一眼唐牧北,難道說五穀辦了對不起牧店主的事?

“我以前的想法大錯特錯!”五穀戴上見鬼眼鏡,坐在沙發上吐槽道:“我以前肯定是個大傻X,所以師父想盡辦法讓我修行我都不樂意。

現在我突然頓悟了!

牧店主,從今天起我要努力修煉,爭取早日窺得永生大道!”

唐牧北:……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