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門一直以來誕生過無數對寶物製作有極大天分的天才,他們翻看門派祖師對昊天塔的記載,在經過無數年的修復完善,才造出了一件通天寶塔。

而現在考驗葉修的通天寶塔,只不過是真正通天寶塔塔的一道投影,只有真正通天寶塔塔威能的萬分之一。

由此也可以看出來,那真正的通天寶塔到底有多大的威能。至於通天寶塔的先祖昊天塔,那更是厲害的不得了了。

「試煉者,如今你通過了通天寶塔塔的最後一層考驗,現在,你已經是我修羅門的掌教弟子了,你現在可以選擇在此修鍊,或是出去,與我天君門的人共同等這試煉的結束。」塔靈說道。

然而這時候,葉修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隨後聲音低沉的說道:「不好意思,我進這裡,即便通過考驗也不會成為修羅的弟子,這一點,外面的人自然是知道的,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

「什麼?你竟然不會成為我修羅門的弟子?」塔靈問完,還是沒有反應過來,而葉修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讓他自己反應去。

過了一會兒,塔靈有了新的動作,看樣子是向外面的強者證實自己的問題了。

大概過了一分鐘多一些的時間,那個塔靈開口了,「唉——算了,你走吧,我這就送你離開。」塔靈的聲音中,滿滿的遺憾,委屈,不開心,

畢竟葉修的天資實在是太好了,任誰都不希望錯過這樣一個未來的強者。

下一刻,葉修就已經離開了這裡,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只不過遺憾的是,因為葉修不能進去修羅門,成為修羅門的弟子,所以通天寶塔里的寶物和上古神秘得傳承也都不能給他,但通過這次歷練,葉修的收穫也是不小的。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天道在葉修的眼裡已經算不了什麼了,換句話說,天道又能如何?當武者的實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就可以擁有自己的道,開創出比天道更加強大的存在。

天道是厲害,但是天道有時太過無情。葉修雖然不是什麼大善人,但是對於天道所作所為,也是有很多地方不滿意的。

這倒不是因為天道得罪了他,只是他希望自己有新的道,一個比天道更加強大,更加人性的道。 她用時音的身份,明確告訴他要給衛夙治病。

可是現在看來,秦陽明顯不想放棄這個能夠將衛夙牢牢抓住的把柄。

「衛夙,你現在身體情況很糟糕,只有我能想辦法慢慢醫治你,或許有一天能夠治好你。」

秦陽壓下心中對衛衍的殺意,聲音冷了下來。

這是他收到時音的消息后想到的說辭,時音只讓他給衛夙治病,那他究竟有沒有能力將衛夙治好,除了他自己,誰都不清楚。

那麼,整個治療的進程,只掌握在他的手中。

風玫微微挑眉,輕笑:「你威脅我?」

秦陽心中苦笑,他也不想這樣,但是他想得到衛夙,這是目前最有希望的方式。

重生一世,衛夙已經成為了他的執念,他一定要得到她,無論是用什麼手段。

「我只是告訴你事實。我敢保證,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沒人能夠治好你。而若沒有我的治療,以你現在的身體情況來看,最多也只能活三年。」

風玫抬手摸著下巴:「時音就是這樣教你的?」

衛衍眉心一跳:「我師父讓我幫你治病,我自然不敢推辭,但是治病收診金不是天經地義的嗎?只不過我要的診金不是真金白銀罷了。這並不違背我師父的要求,不是嗎?」

他知道他是投機取巧了,他現在完全就是在試探,試探衛夙與時音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若是時音阻止,他自然不敢違背,至少表面上暫時不敢……他明確知道自己與時音的差距。

風玫饒有興緻問:「那你要的診金是什麼?我?」乾坤聽書網

秦陽喉結上下滑動,竟然有些緊張:「我要你做我女朋友。」

剛說完,自己又覺得不妥,又急忙道:「不,我要你嫁給我。只要你嫁給我,我一定盡最大努力治好你。」

對他這個要求,風玫簡直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她正打算開口,旁邊卻先響起一道聲音:「不勞煩你。」

衛衍不知何時進來了,他徑直走到風玫身邊,直接將她撈入自己的懷中坐著,很自然地吻了吻她的眉心:「我來了。」

風玫身體有瞬間的僵硬,而後有些詫異地抬頭看他,便直直撞進了一雙黝黑深邃,卻滿是溫柔寵溺的瞳眸里。

這雙眸子不如衛衍那般純粹,但是裡面蘊含的感情濃郁的幾乎要將人沉溺在裡面。

笑意一點點浮現在眸子,風玫唇角笑容一點點擴大,當真是笑容璀璨。

當笑容拉到最大,她抬手環著他的脖子,嬌聲道:「我想你了。」

衛衍輕笑出聲,眉眼溫柔:「我不是一直都在嗎?」

風玫撇嘴:「那不一樣。」

這個才是真正的擁有他們之間所有記憶的他,而其他那些沒有記憶的,雖然她知道也是他,可她覺得那只是屬於他的一部分,而不是完整的他。

是的,現在她身邊的衛衍,是已經恢復了所有記憶的衛衍。

「嗯,不一樣,所以我這不就來了。」衛衍揉了揉風玫的髮絲,笑聲悅耳極了,「我也很想很想你啊……」 接下來,葉修打算回天君門一趟,正好他很久沒回去了,而素非墨則是帶著小林回了宗門,至於姜昕薇現在也回歸了她自己的家族。

還沒到天君門的山下,葉修決定把自己的容貌改變一下,正好看看雨落師姐她們還能不能認出來。

變化完畢之後,葉修繼續向天君門宗門裡走去。

大概十分鐘后,葉修遇到了熟人。

「你是新來的弟子嗎?」忽然,一道聲音傳入了葉修耳中,葉修扭頭看去,發現了胖子一名,手中拿著油膩膩的雞腿,正在熱火朝天的啃著。

「請問你是?」葉修面帶微笑的問道,實際上,葉修知道他的身份。

「我叫雋天豪,叫我豪爺就成。」那胖子一臉不在意,繼續啃著他的雞腿。

葉修則是一頭黑線,這傢伙,和第一次見面時說的話一樣。

「胖子!你死那去了?」突然,一道尖銳的聲音傳入了葉修的耳朵。

「壞了。」自稱豪爺的胖子臉色一變,急忙對著葉修說:「兄弟,一會兒幫我擋一下。」

只見那胖子一個靈活的翻身,消失在了葉修的面前。

可是葉修卻是一臉鄙視,因為這胖子消失的地方不是別處,而是進了葉修的房子。

就在這時,天邊飛來了一道消瘦的人影。

「人呢?死胖子呢!」那是一個看上去不大的小女孩,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一臉怒色的巡視著那胖子的身影。

「喂,你剛見過一個好胖好胖的人沒?」那女孩看到這裡只有葉修一人於是就問葉修那胖子的下落。

而這個女孩兒,正是自己的師姐之一,也是很可愛的,和紀雨落屬於不同的類型,但都是好女孩兒。

葉修也樂得看戲,於是向自己的房間的方向指了指,臉上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那女孩絲毫沒懂葉修表情,只是懂了葉修的手勢。

於是,葉修的可愛師姐氣勢洶洶的便向著葉修的房間衝去。

葉修現在什麼都不擔心,唯一擔心的是希望這倆人別把自己的房間拆了。

「啊!」慘叫聲在那女孩進入葉修房間的一刻傳了出來。

「小月,我錯了,你原諒我吧。」那胖子的聲音傳入了葉修的耳朵。

「誰讓你叫我小月的,小月也是你叫的,說,你為什麼吃我的阿雪?」這個被胖子稱作小月的女孩尖叫著對著胖子大喊。

「我……我……餓了。」胖子結結巴巴的回答。

「餓了?我讓你餓了!」

「咚咚咚!」

葉修聽出來了,這胖子又挨了一頓胖揍,不過話說,這傢伙竟然連月兒師姐的阿雪都敢吃,那可是她最愛的寵物鳥啊。

葉修見時間差不多了,再打下去自己的房子非得被拆了不可,於是他回到房間。

看到那「豪爺」四仰八插的躺在地上,本來就胖的出奇的身體又胖了一圈,這一圈,明顯是被月兒師姐打腫的。

「打完了?」葉修見女孩停了下來。

「沒有,誰讓你進來的!」女孩顯然還有餘火,沖著葉修大喊。

獨孤伽羅不孤獨 「兄……弟,快救我!」躺在地上已經不成人形的「豪爺」虛弱的吶喊著葉修。

葉修強忍著笑,對那女孩說:「這是我的房子,我怎麼不能進來,我還沒讓你給我賠傢具呢。」

女孩一聽,才反應到是葉修進來了。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呃……對不起,我……」女孩在這一刻彷彿變了一個人,瞬間從麻辣朝天椒變成了粉嫩水蜜桃,看的葉修是一愣一愣的。

「豪爺」趁這個機會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

「誰讓你起來的?給我趴下!」女孩扭頭之間,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豪爺」一聽,立馬又爬在了地上。

「敢問師姐,到底有什麼事生這麼大的氣。」葉修故意問道。

那女孩一聽葉修叫她師姐,趕忙回應道:「讓師弟看笑話了,等師姐解決了這個胖子,再給你細說。」

說著,又要上去對「豪爺」一頓猛砸。

葉修看差不多了,趕緊上去阻攔:「師姐,差不多行了,就當我給這位師兄求求請,沒什麼大不了的。」

聽到葉修的話,那女孩停了下來,沖著胖子說:「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告訴你,今天要不是這位師弟求情,我非得打掉你幾十斤膘不可。」

胖子立馬向裡面縮了縮:「知道了,對不起月師姐。」

這位月師姐不再搭理胖子,而是扭頭對著葉修說道:「我沒見過你,剛才還以為你是哪位師兄呢,害得我緊張的。」

葉修微微一笑:「師姐見笑了,我是今年才入門的弟子,我叫……葉修。」

「葉修,竟然是葉修師弟,你怎麼變得這麼難看啦。」月師姐看上去明明是一張娃娃臉,可是卻做出一副大人的腔調,弄得葉修都有些苦笑不得。

「我的名字也是好名字!」這時,後方的某位胖子叫月師姐的火氣消了,立馬插了一嘴。

「滾粗,死胖子,你吃了我的阿雪,這事還沒完。」月師姐沖著胖子喊道。

「對了,月師姐,阿豪怎麼吃的阿雪啊。」葉修問道。

「就今早啊,趁我不注意啊,可憐我的阿雪啊,當初它還是枚蛋的時候便陪著我,直到孵化,長大,可就在今天早上,我發現阿雪不見了,於是我到處找,結果在這胖子的門前找到了阿雪的毛,我還聞到了烤雞的味道……」說著說著,月師姐的眼淚就忍不住流了下來。

葉修可是最害怕女人哭的,一見到這月師姐哭了,立馬上去安慰。

「師姐,別哭了,要知道,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雞也是一樣,說不定它不想做雞,想好好做一個人,這次被胖兄吃了,說不定就重投輪迴成人了呢。」葉修又翻出了自己當初在地球上的那一招。

月師姐這種未諳世事的小姑娘,那裡聽過這種話,三下五除二便被葉修唬的一愣一愣的。

「你說的是真的嗎?」月師姐含淚問道。

「當然是真的,師姐還不相信我嗎?」葉修忽然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樹立起的高大形象竟然只是為了哄一個小姑娘,不禁暗自佩服自己。

不過效果還不是挺好的,那月師姐的確是止住了哭聲,就連胖子都不禁向葉修投來了佩服的目光。

「好了,月師姐,我才剛剛回來,我得去好好休息了。」葉修趕忙岔開話題,好不容易勸出來了。

這時候,雋文豪說道:「對啊月師姐,趕緊讓葉修師弟休息吧,人家出去這麼久,肯定累壞了。」

葉修立馬是一頭黑線:「這胖子怎麼沒腦子呢?這個時候,他就不應該說話啊,而是趕緊離開這裡嘛。」

果然,月師姐又是一頓劈頭蓋臉的猛錘。

「讓你說話沒?師弟給我說話,你搭什麼腔。」

胖子一臉委屈的看著葉修,他不懂為什麼會是這樣。

葉修搖搖頭又是勸道:「月師姐不要這樣,胖兄也是好心,你就饒了他吧。」

月師姐狠狠的看了胖子一眼,對葉修說道:「好吧,其實我還好啦,葉修師弟先好好休息吧,晚上有時間師姐給你做好吃的,正好到時候我們叫上雨落師姐她們,就當為你接風洗塵啦。」

說著,月師姐一個轉身便消失在屋內,留下葉修一臉錯愕。

只見那胖子一臉習以為常的樣子,上來拍了拍葉修的肩膀。

「葉修師弟啊,你看到了吧,這月師姐還是這樣子,總是欺負我,這回又多虧了你救我啊。」說著,雋天豪揉了揉自己那青一片紫一片的臉。

「不客氣,我應該做的。」葉修說道。

雋天豪自然沒有想到自己是葉修暴露的。

「兄弟,你這出去歷練的怎麼樣了啊?又什麼新收穫嗎?」雋天豪問道。

「有啊,好多好吃的呢。」說話間,葉修已經向自己的床走去了。

「好吃的?」雋天豪此時眼睛都綠了,好像葉修就是一塊兒肥肉一樣。

看到他這個樣子,葉修早就習慣了,於是壞笑著說道:「可惜啊,都被我吃了,現在都在這裡呢。」說著,葉修指了指身上肉多的地方。

「對了師兄,距離下一次大比還有多久的時間了。」葉修忽然問道。

以葉修現在的實力,他不能百分之百保證自己能在這次大比中奪得前十名,希望時間能多一些吧。

「還有二十八。」雋天豪回答。

「二十八年?還行。」葉修呢喃道,二十八年的時間,對於他來說的確是不算短,但也一點也不長。

這二十八年裡時間,葉修完全是有信心向上再突破一個小境界,如果那樣,自己基本上就可以在靈元境中難覓敵手了。

至於悟道,那完全靠的是機緣,是巧合,就算是葉修如今枯坐九千年,九萬年,機緣不到,他依舊是難以悟出,所以對於悟道,葉修並不著急。

「葉修師弟啊,想當初你剛進來時參加大比,那可真是驚艷天下啊,這回還有二十八年的時間,師兄相信你沒問題的。」只聽雋天豪說道。

「我知道了師兄,放心吧,咱倆一起加油,你也別只顧著吃了,有時間趕緊修鍊吧。」

「好,我知道了,你休息吧。」說完,雋天豪就離開了,葉修也躺下了。 風玫與衛衍在那裡旁若無人的膩歪,秦陽完全被忽視個徹底。

「衛夙!」秦陽臉色陰沉,幾乎要被眼前一幕刺激的失了理智,「你難道不想活下去嗎?」

衛衍的回應是直接抱著風玫往外走。

風玫:「……」她也沒料到衛衍會是這反應啊。

秦陽身形一閃,直接攔在了兩人的面前。既然已經撕破了臉,他也就沒什麼好顧慮的了。

衛衍,他要殺。

衛夙,是他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