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玉筱並沒有為難南宮離,兩人的婚事就這麼說定了。

悠悠覺得這一次和南宮離見面以後一切都是那麼順利,沒有一點波折。

大約是看他們一路所經歷的磨難,誰還想要給她們設置路障繼續折騰她們呢。

兩人私下相處,南宮離鬆了一口氣,「沒想到你外婆竟然這麼輕鬆就讓我娶你,我都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悠悠到了這一刻還有些不敢相信,「少爺,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悠悠,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對不起,這一天讓你久等了。」

悠悠撲到他的懷中,淚水潤濕了他的襯衣,「不久,有生之年我終於能和少爺在一起,這就是我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

「傻瓜。」南宮離心疼的撫摸著她的頭髮,悠悠真的太善良了,「以後叫我名字。」

老是少爺少爺的,儘管他聽著倒是挺舒服的,這是悠悠對他獨一無二的親密稱呼。

但別人要是聽到這樣的稱呼就會覺得悠悠低人一等,南宮離怎麼捨得呢?

從今往後悠悠就是他獨一無二的心尖寵。

「我喜歡叫你少爺。」悠悠忍不住在他懷中撒嬌,「因為你是我獨一無二的少爺。」

她無意識的撒嬌讓南宮離覺得可愛無比,南宮離颳了刮她的鼻頭,「好,那就這麼叫,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少爺,你會離開我嗎?我……我真的好怕,以前我沒有你的時候我還可以忍耐,現在你突然對我好,我生怕哪天你要離開我,到時候我怎麼辦。」

「悠悠,這些年來我連我們過去的關係都不知道我都一直想著你,更不要說現在我已經知道了一切,我怎麼會離開你呢?我只求你不要和我分開。」

兩人都是患得患失的狀態,小心翼翼守護著來之不易的幸福。

「不會分開,永遠都不會分開。」

「悠悠,和我去美國一趟,見見我父親吧,我們的婚事我希望他能祝福。」

「可是……他不會喜歡我。」悠悠想著過去和南宮離分開就是因為老爺子。

「不會的,當時的情況和今天大不一樣,況且這一次你有我。」

一句你有我足矣抵過所有的艱難險阻。

門開,一個小腦袋探了進來,「爹地,你要帶漂亮阿姨去美國嗎?」

雖說南宮墨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不過這個孩子很可愛,南宮離還擔心他會反對自己和悠悠,沒想到小傢伙倒是挺支持的。

「嗯。」

「我也要去,我要帶漂亮阿姨參觀我的房間。」南宮墨開心極了。

古薰小拳頭打在他的頭上,「你那破房間有什麼好參觀的。」

南宮墨抱著腦袋,「哼,你又沒看,你怎麼知道是破房間?」

「這麼大了還玩布娃娃,你是女孩子嗎?」古薰毫不留情的嘲諷。

南宮墨紅著臉,「我,我才不是呢。」

悠悠看著兩個孩子鬧騰,以後家裡不會太無聊了。

一家人收拾了一番,飛去了美國。

在電話里南宮墨簡單的給老爺子敘述了一下他和悠悠的事情,老爺子很慌亂。

當年的悠悠只是一個沒名沒份的野丫頭,南宮離因為她才會車禍,差點救不回來,老爺子將這些遷怒於悠悠。

他吩咐所有人不許告訴南宮離的事情真相,本以為南宮離忘記了會是好事,會按照自己原計劃結婚生子。

誰知道南宮離失憶狀態下也不願意接受其她人,還躲去了歐洲,現在他和悠悠在一起,還有了一個兒子,悠悠的家世顯赫,老爺子沒理由會拒絕這門親事。

他只覺得有些內疚,如果不是自己當時的偏見,南宮離也不用等待這麼多年。

南宮離還沒有回來,南宮敘就讓人將南宮家打掃得乾乾淨淨,特地讓廚師採購了最新鮮的食材。

「他們在歐洲待習慣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吃的慣我們這邊的食物。」

「你放心,兩邊飲食文化其實也差不了太多。」

「不知道小孫兒喜歡吃什麼,和墨兒的口味一樣嗎?」南宮敘滿臉都寫著開心,突然又多了一個孫子,他能不開心嗎?

車子駛入南宮家,悠悠的臉上也透著一些緊張,「少爺,我怕……」

「別怕,有我呢。」南宮離安慰著她。

「媽咪,要是那個老頭子不喜歡我們,我們走就是了,以後再也不回來。」古薰雙手環胸,對那個間接拆散父母的人沒什麼好印象。

為了不影響南宮墨的世界觀,悠悠並沒有告訴古薰南宮墨的真實身份。

現在他至少還以為他有一個父親,告訴他真相以後他連這個父親也就失去了。

古薰不知道真相,一直覺得南宮墨很礙事,甚至覺得他是父親不忠的污點,當然那時候南宮離在失憶的狀態下,古薰也沒有辦法去計較。

現在的結局對誰來說都是好事,自己有爹地了,媽咪也會開心,古薰除了每天欺負南宮墨發泄一下也並沒有做出其它事情。

「薰兒,爺爺知道你來,他一定會很開心。」

「哼,他才不是我爺爺。」古薰傲嬌的別過臉。

南宮敘早早就起來,換上了一套最得體紳士的西服,彷彿今天要接見什麼大人物。

南宮墨老遠就朝著他跑來,「爺爺!」

「乖孩子,在歐洲好玩嗎?」

「好玩,爹地帶著漂亮阿姨回來了,還有一個小哥哥,爺爺,他的眼睛是紫色的哦。」

南宮敘看著不遠處的那一家三口,南宮離牽著的女人不管是從身材還是樣貌都是一等一的絕色姿容。

兩人身邊跟著一個孩子,臉上並無笑意,就像是南宮離的翻版,一看就和南宮墨的性格截然不同。

悠悠的臉上明顯有些拘束,柔柔的喚了一聲:「叔叔好,薰兒,快叫人。」

南宮敘本來都做好了被悠悠冷淡對待的心理準備,畢竟她現在的身份很是尊貴,沒想到她會這麼溫柔。

小傢伙盯著自己,彆扭的叫了一聲:「爺爺。」「乖,乖孫兒,你都長這麼大了。」這一聲爺爺讓南宮敘差點流淚。 回到王府,花虞的熱情不減,把巔峰介紹給了四個大,說是他們的弟弟!

不僅如此,還點名讓大俠好好照顧它。

少了一根毛,就要拿大俠試問!

大俠瞅著這獠牙森森的狼崽子,抽了抽唇角,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弟弟』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

那天去了慈悲寺之後,褚凌宸就沒再出門了。

花虞落得清凈,每天在府中溜狼,倒也算得上是快活。

一晃,便到了國宴這一日。

花虞慣是一個懶散的,今日卻起了一個大早,換上了棗紅色的內侍服,去了褚凌宸的屋中。

她到的時候,褚凌宸已經準備好了。

今日的褚凌宸,俊美逼人。

他穿了一身紅色蟒袍,上用金色絲線,綉著蟒紋,腰配革玉帶,腳蹬赤雲靴,頭上還束了個雙龍搶珠的金冠兒,更襯得他那張妖孽的面容更加俊美了幾分。

花虞發現,這男人穿這樣鮮艷的顏色,非但不顯得娘氣,還能夠妖孽非常。

褚凌宸那雙鳳眼微勾,端的是一派睥睨天下,又要妖異絕倫的模樣,竟是生生地要將人看痴了去了。

「好看嗎?」她正看得出神呢,冷不丁聽見了這麼一句話,下意識想點頭。

一抬眼,卻看見了褚凌宸那雙似笑非笑的眼。

花虞打了一個激靈,媚笑道:

「王爺今兒個當真是風華無雙,只怕要將京城的公子哥們都給比下去了。」

「那你喜歡嗎?」他戲謔地瞧她。

花虞抽了抽唇角,變態就喜歡問變態問題。

「喜歡!喜歡得不得了!」便是如此,花虞還是豎起了大拇指。

心中暗暗唾棄自己,奴顏婢膝!

「王爺,時辰差不多了。」劉衡走了進來,難得的,他那張關公似的臉上,滿是興奮與笑意。

「走吧。」褚凌宸正色下來,掃了旁邊的花虞一眼。

「奴才推您。」花虞會過意來。

今日對於整個夙夏,都是極為重要的。

只因順安帝在宮中宴請群臣,舉辦國宴。

能夠用上國宴這兩個字,便代表了這個宴會的非同尋常。

便是有花虞的盡心調理,順安帝的身子還是一日比一日更加衰敗了。

朝堂之上為了立儲之事,早已經爭得是不可開交。

大皇子黨派與四皇子黨派,更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而今日這個國宴,便是他們二人最後的戰場。

早在三個月之前,順安帝就曾說過,最遲在國宴之前,定下儲君人選。

順安帝金口玉言,斷然是不會出錯的。

誰能夠笑到最後,端看今日國宴上的表現了。

因此番的國宴極為重要,故而褚銳與褚墨痕兩個人,連同支持他們的大臣們,今兒個早早地就進了宮。

國宴一開始,便呈一左一右,對峙之狀。

順安帝的幾個皇子當中,除了大皇子和四皇子之外,其他的也有出席國宴。

只是他們年紀小的小,有的資質實在是平庸,這大統之位,是萬不可繼承的。

便是來了,也只能是褚銳和褚墨痕的陪襯。

倒是還有個褚凌宸,可因為他是殘缺之人。

這天家最為看重面子,順安帝便是再寵愛褚凌宸,也不能讓他來這邊。

他的殘缺,令得天家蒙羞。 這也是國宴不成文的規定了。

今年亦是如此。

順安帝落座之後,整個殿內頓時就熱鬧起來了。

先是褚銳敬酒,又是褚墨痕,接下來各個大臣。

饒是他身子被調理得不錯,一輪下來,也有些累了。

底下的人瞧見順安帝面容疲倦,具都消停了下來。

「父皇!」大皇子褚銳忽地站起了身來,面上滿是焦灼:

「父皇可千萬要保住身子,南安已經快馬加鞭,為父皇尋找藥材了!在他回來之前,父皇的龍體可不能出岔子!」

顧南安為順安帝外出尋找藥材之事,大皇子也是清楚的。

那顧南安又是他身邊的人,此時不用來邀功,更待何時!?

「大皇子可真是一片孝心啊!」

「正是!瞧著他近日為了皇上的身子,都消瘦成什麼樣了!」

他話音一落,周圍就熱議了起來,皆是誇他的。

「銳兒有心了。」順安帝掃了他一眼,面色微緩。

「大哥所言不錯,如今一切事物俱沒有父皇的身子重要。」難得的,褚墨痕竟是站起身來,附和了那褚銳的話。

褚銳掃了他一眼,面上不顯,心中卻是一沉。

「不錯!」正想著,卻見褚墨痕旁邊的一個官員站起了身來,此人倒也不是別人,正是那白玉恆的父親,白尚書。

「皇上的身子原經不得操勞,如今政事繁忙,臣以為,不如從皇子之中,選出一人,替皇上分憂!」

那白尚書一站出來,便甩出了這麼一句話來,一時間,四下俱靜。

順安帝掃了他一眼,面上平淡,看不出情緒來。

「白尚書所言不錯。」大皇子那邊,也站起了一人。「只是這協助皇上處理政事之人,非大皇子莫屬!」

「不錯,大皇子是長子,又能文能武,於政事之上見解頗深,乃是不二人選!」

「皇上!臣以為不妥,大皇子雖為長子,卻並非嫡出,若是光論才幹的話,四皇子亦是不輸大皇子分毫!」

一石激起千層浪,白尚書不過一個提議,順安帝還沒答應呢,這底下的人便爭論了起來。

你一言我一語,好不熱鬧。

順安帝的面色,卻是一瞬間陰沉了下來。

「吱呀!」只是不耐煩之際,卻聽到了一聲悶響。

順安帝不由得抬眼望去——

他這一看,頓時讓周圍爭得你死我活的眾人回過了神來,紛紛抬眼看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