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解釋了,趕緊上車!”

就在顧藏鋒準備上車時,顧藏鋒忽然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感覺,殺手出身的顧藏鋒對於這種感覺太敏感了!

顧藏鋒猛然回頭,果然在車頭前十幾米的地方迎面走來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年輕男子。

顧藏鋒僅憑一眼就感覺到了男子的不簡單,對方絕對是個高手!距離自己十幾米自己才發現對方的存在,對方很有可能是個超級戰士甚至是超級戰神級別的高手!

顧藏鋒一臉忌憚的看着不斷朝自己走近的男子,現在自己體內還殘留着大量的X金屬,能夠發揮的實力有限,如果遇上了超級戰士級別的高手,顧藏鋒倒是有信心憑藉自己懷裏妖嬈還給自己的老夥計狼牙能夠戰勝對手,但是如果對方是超級戰神級別的高手,顧藏鋒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正準備打開車門跑進車裏的蘇傾城感覺到了顧藏鋒的異樣,蘇傾城順着顧藏鋒的視線看了過去,蘇傾城也感覺到了男子的不簡單,蘇傾城知道如果對方真的就是黑虎所說的那個神仙一般的人物,自己就算驅車也逃不出對方的手掌心,自己只能把最後一絲希望寄託在顧藏鋒身上了,儘管蘇傾城並不看好顧藏鋒能夠擊敗這樣恐怖的一個人。

蘇傾城小心翼翼的從車尾繞到了顧藏鋒的身後,一臉恐懼的看着朝兩人走過來的男子,男子每邁出的一步,都像一記重錘敲擊在蘇傾城的胸口,蘇傾城竟然有種窒息的感覺,一雙小手緊張的揪住了顧藏鋒的衣角。

男子很快就在兩人的視線之中走到了顧藏鋒面前兩米的地方。

男子也是饒有興趣的看着顧藏鋒,好一會兒後終於開口了:“兄弟,這麼輕鬆就把這裏的人全部殺了,看來你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我是一個喜歡交朋友的人,這樣吧,我和你做個交易,你把你身後的這個女人交給我,你想要什麼,我能夠給你的,全部給你,我不能夠給你的,只要在合理的範圍內,我也會想辦法給你,就當大家交個朋友,如何?”

蘇傾城的一顆心差點懸到嗓子眼上了,蘇傾城自認和顧藏鋒並沒有什麼交集,或者說唯一的交集就是自己甩了顧藏鋒一巴掌,這種交集也不算交集了,叫交怨!蘇傾城不住地猜想顧藏鋒會不會真的把自己交給這個恐怖的傢伙!

顧藏鋒笑着看了看男子,又回頭看了看一臉緊張兮兮的蘇傾城:“你們倆是什麼關係?”


“她是我女人!”男子毫不猶豫的回答了顧藏鋒的問題。

“是嗎?”顧藏鋒一臉詫異的回頭看着蘇傾城,“你是他女人?姐姐,你別玩我!敢情你們都是一家人?你們還真的是在玩那種重口味的活?”

“我不是他女人!我壓根就不認識他!”蘇傾城壯着膽子指着男子厲聲叫了起來。

“哦?”顧藏鋒又疑惑地看着男子,“兄弟,她說她不是你女人耶!”

男子並不確定顧藏鋒是什麼態度,說話也沒有太沖,耐着心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和她因爲一點小事吵了一架,她現在生我的氣呢!我來是來道歉的,順便接她回家!其實一直以來她都是我女人,只是我們都很低調而已,她不是我的女人還會是誰的女人?兄弟,你難道還聽過她是別人的女人嗎?”

“是哦!”顧藏鋒恍然大悟的回過頭看着蘇傾城,“姐姐,我不是在開玩笑,我是真的在確認你到底是不是他女人,如果你是他女人,那麼這是你們自己的家事,我絕對不會管別人的家事的,我沒那個閒情,也沒那個雅緻!他說的對,你要不是她的女人,還會是誰的女人?”

“我!”蘇傾城急了,“我不是他女人,我是你女人!” 這麼漂亮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就是個槓精呢?

一瞬間,鄒小北興趣全無。

轉而,他將注意力放到了周圍。


別說,此次競選發言代表的學生還不少。

前前後後算起來,估計得有十幾個人。

全都是不同專業裏的人才!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應該就是一位身高一米八,帶着金絲眼鏡的小哥了。

那小哥嘛……也就比鄒小北帥一點點的樣子。

人看上去十分的文靜,就差將“我是學霸”這四個字寫在臉上了!

身旁,不少女生們都在偷瞄着這位帥哥。

只是等鄒小北進來後,大家的目光則轉移到了鄒小北的身上。

真當他一八一的身高是擺設?

人家進來的瞬間,就吸引了一大堆人的注意。

不過大家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此刻,一名有些富態的中年男人走上了臺前。

看着面前的衆人不由緩緩說道。

“人都來齊了是吧?和大家介紹一下,我是學校的辦公室主任。

身旁的三位,分別是學生辦、發展部和行政中心的主任。

此次過來想必大家也知道是什麼事情,我就不多說了。

接下來的新生代表發言人選,由我們四位來最終投票決定。

至於右手邊這位,是你們的學姐,也是院學生會主席陶園,她負責主持這次面試。”

聽到面前中年主任的話,大傢伙就是一陣心驚。

沒想到一次簡單的面試,居然有什麼多學院的龐然大鱷存在。

底下不由產生了一絲騷動。

而學生會主席陶園到是顯得十分的淡定。


拿起手中的小麥克,不由笑着和大家解釋說道。

“不用這麼緊張的,其實說到底,這也僅僅是個面試而已。我是你們的學姐陶園,咱們這次的面試呢,很隨意,大家可以暢所欲言,不用拘束。”

說完,陶園就打開了多媒體上的ppt。

此次答辯的主題就出現在了屏幕之上——聊聊你眼中計算機的未來!

看到面前大屏幕上的主題,鄒小北不由點了點頭。

果然如王平所說的那般,本次聊的是計算機。

這樣看來的話,他的專業到是確實不佔優勢。

再看看一旁,除了幾個本專業的學生外,其餘專業的代表都不由露出了一副爲難的表情。

而陶園,則笑眯眯地看着臺下的衆人不由笑道。

“好了同學們,可以開始你們的演講了。”

聽到陶園的話,衆人不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就算開始了?

而鄒小北,則立馬明白了本次面試的意義。

其實這就是一場羣體面試。

也就是通常意義上講的“無領導小組面試”。

讓一羣人坐在一起,在規定時間內討論同一個問題,最後得出結果,向面試官彙報。

全程面試官只旁觀,不參與討論。

但基本上,誰是有真本事,誰是水貨,一開口,一對比,輕鬆現原型。

所有人在一起面試,這個時候,若是想要突出自己的能力被高層看重的話。

那麼往往你就要成爲羣面的領導者或者時間掌控者!

也就是Leader或者Tir。

但是再考慮到本次面試的代表只有一個名額後,那麼成爲領導者就十分有必要了。

心有所想,鄒小北這纔剛要說話。

這時,一旁剛剛鄒小北注意到的那位帶金絲眼鏡的帥哥卻突然舉起了手來說道。


“大家好,我叫周子昂。

Www●TTkan●¢O

這次議題,由我來替大家做方向把控吧。”

沒有人反對,那麼領導者就這麼確定下來了。

不由得,鄒小北一陣懊惱。

也就在這時,他身旁的槓精小姐夏天無也站出來說道。

“大家好,我是夏天無。我這邊正好有手錶,就由我來爲大家計時如何?

前期每人一分鐘的自我介紹,後面每人各自三分鐘時間闡述觀點,最後半個小時討論碰撞環節,怎麼樣?”

聽到夏天無的要求,衆人自然不會反對。

這樣,時間掌控者就有了。

兩個重要的職位都被人搶走了,鄒小北也是微微有些懊惱。

不過很快,他又不由笑了。

這小小場面,他還不是笑笑就過去了。

只見,鄒小北突然咳了咳嗓子說道。

“我贊成夏天無同學的規劃,只不過半個小時的討論時間似乎有點長啊。


二十分鐘會不會更好點,這樣總時長控制在一個小時內,大家都不會太累。”

羣面的時候,不止有領導者和時間掌控者會給對方留下印象。

其實“糾正者”同樣會給面試官留下印象。

適時地‘糾正’別人的不足,做出更好的規劃,更能突出自己的能力。

通俗來講,就是暗搓搓踩別人一腳。

果然,鄒小北的提議得到衆人認可。

夏天無咬了咬脣,雖然表情沒變,但心裏已經有點不爽。

學生會主席陶園特地看了一眼鄒小北。

這個帥氣的男生,經驗很老道啊,不聲不響的就開始‘亮刀子’。

畢竟這十幾個人,最後只有一個人能出位,獲得新生代表發言權。

那你不僅要會展示自己的優勢,還得精準打擊敵人。

周子昂也看了一眼鄒小北,等第一輪自我介紹完畢以後,他推了推自己的金絲邊眼鏡。

“女士優先吧,夏天無同學,從你這裏開始。”

雖然被鄒小北擺了一道,但夏天無還是迅速調整好思路,開始了自己的闡述。

“好的,我認爲計算機行業的未來是潛力無窮的,接下來這個行業會需要大量的人才。

而對標計算機的互聯網行業,目前最主要集中在搜索、購物、社交三個大方向。”

她清了清嗓子,說道。

“尤其是,3g網即將落地,手機越來越普及的當下,任何一項計算機領域的技術突破,都會成爲我們從業人員的機遇。”

一般來說,羣面當中第一個發言的,是佔有優勢的。

因爲可以率先發表自己的觀點,不至於到後來無話可說,而這個時候也是面試官最有耐心的時候,會認真傾聽你的發言。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