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洗手間裏的那位吧!”張昊天明知故問。

女鬼微微點了點頭,“是我,剛纔是我附了她的身了,所以她說不了話,很多事我也不會做,還有,真的不是她故意弄亂你的房子的,這事兒我需要道歉,這是我弄的!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不能很好的控制她的身體,所以,你能……”

看着女鬼的眼神,張昊天忽然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自己是個男人,無論如何也沒必要責怪一個這麼有禮貌,還勇於承擔過錯的女鬼。

“行了,這些都不重要,我就想知道,你認識夏小沫嗎?”張昊天開門見山,自己讓周瑩瑩把這隻女鬼帶回來的目的就是這個了,但凡是和小沫的死有關聯的事兒,哪怕看上去像是有關聯,自己也要一查到底!

女鬼輕輕的搖了搖頭,“我不認識你說的什麼夏小沫,她怎麼了,你爲什麼要這麼問?”難不成,夏小沫是死在洗手間裏了嗎?可不對啊,最近洗手間裏太平的很,連個受傷的都沒有,更別提死掉的了。

“我也不羅嗦了,我女朋友夏小沫剛剛被人害死了,當時的情況大概和你現在的情況差不多。”張昊天簡單的介紹了一些夏小沫死後的情況。

女鬼聽的很仔細,但是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只記得我自己死了,之後我還記得我懷孕了,我的孩子跟我一起死掉了,至於你說的事兒,我聽都沒聽過!”

張昊天不禁有些失望,還以爲這隻女鬼被帶回來了,就能直接找到殺害夏小沫的兇手呢,可沒想到,別說是線索了,根本就是什麼都沒有!

周瑩瑩這會兒也已經從浴缸裏走了出來了,在回到房間裏擦乾了頭髮,換上了衣服之後,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從房間裏走出來,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想看看張昊天和那隻女鬼能聊出什麼內容來。

女鬼看着周瑩瑩來了,趕緊說着各種感謝的話,什麼好聽說什麼,聽得周瑩瑩心裏別提多開心了。

本來還想懟張昊天幾句的,可現在心情實在是太好了,乾脆就這麼直接放棄了。

女鬼看着周瑩瑩臉上也出現了笑容了,趕緊繼續往下說,“我還想讓你幫我個忙。”

周瑩瑩警惕的看着女鬼,心說你這是在給我下圈套啊!還是一步一步的!

剛纔說的那些話,原來都是爲了這會兒做鋪墊的啊!

“你說說看,不過我要提醒你,我的本事有限,還有,我不准你再附我的身!”周瑩瑩提前警告那隻女鬼,省的她再想做一些不合適的事兒。

“我想讓你幫我找到家,之後,我想知道我的孩子能不能投胎,這孩子還這麼小。”女鬼憐惜的看着手上的那一坨。

周瑩瑩沒想到女鬼會提出這個要求,這事兒簡直比大海撈針還要難!

就不說別的,這隻女鬼記憶消失了很多,現在就算是問她家裏的地址她都不知道了,茫茫人海,碩大一個國家,自己能去哪兒給她找家啊!

周瑩瑩把難處說了一遍,這不是自己推脫,這事兒是真的很難辦,至少以自己的能力做不到。 女鬼也明白周瑩瑩的意思,這事兒自己之前也想過,真的不是太好辦。

“那,你能想辦法讓我的孩子……”女鬼後面的話沒說完,但是大概意思也已經用眼神告訴給周瑩瑩了。

想來,周瑩瑩也是個有本事的,她肯定有辦法讓這個可憐的孩子重新獲得輪迴的機會。

周瑩瑩心裏猶豫,不知道這事兒自己是幫,還是不幫。

“我希望你可以幫我,還有,如果你幫了我,要是有什麼我能幫到你的地方,我也肯定在所不辭!”女鬼堅定地看着周瑩瑩。

看的出來,這隻女鬼是真的很想好好的超度了那隻沒成形的小鬼。

猶豫再三,周瑩瑩覺得這事兒自己的父親或許可以幫得上忙,再說了,當年爺爺也說過,有些鬼啊,真的也是不容易了,能幫一把就伸伸手。

“好吧,但是我先說啊,我還沒那麼大的本事,我可以帶你回家找我爸,他估計能有辦法,不過,這一起還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這不管是人還是鬼,都是有命運的,人最多也就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女鬼又說了一些感謝的話,默認了周瑩瑩的計劃,重新回到雨傘裏,安靜了下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不像是生氣的樣子,想着自己剛纔確實有些過分了,張嘴想要跟周瑩瑩解釋一下,順便道個歉,但是還沒等張昊天開口呢,周瑩瑩就已經回到房間裏,還順手關上了門了!

晚些時候,周瑩瑩再次從房間裏出來,一看到張昊天就問他什麼時候回老家,還說家裏的人都在等着他!

張昊天知道周瑩瑩這話是什麼意思,三叔的事兒顯然還沒結束,還有,自己還要回去上班,繼續做三叔的職位,墳地小保安。

再就是,自己還有很多的東西需要學習,至少在哪個大將軍破土而出之前找到解決辦法,最好就是能一勞永逸,省的以後麻煩!

但是這邊夏小沫的事兒還沒有眉目,別說是抓到兇手了,就連線索也沒有半根,要是讓自己現在就回老家,那自己怎麼放得下心啊!

“估計還要在等幾天,我要等着夏小沫的事兒解決了再回家。”張昊天說的堅持,夏小沫是自己最喜歡的女孩,至少是自己喜歡過的女孩,要是她真的死的這麼不明不白的,自己良心過意不去。’

“你的意思是,夏小沫比你三叔,甚至是你們家族的事兒都要大嗎?”周瑩瑩陰陽怪氣的說着。

本來查案就是警察的事兒了,讓他們去調查好了,反正做這件事的是人,終究也會抓到兇手的。

反倒是老家墳地的事兒更加緊急,那大將軍可沒要等着的意思,那可是隨時都能從地底下鑽出來啊!

張昊天可是老張家這一代唯一的繼承人,要是在那一天之前不學好本事,到時候肯定要有更大的麻煩!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換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了。

是啊,在這兩件事當中,老家的事兒的確是最重要的。

思來想去,張昊天決定回家,反正兩邊離着也不是特別的遠,自己回頭關注一下事情的發展進度就可以了,回頭要是真的找不到兇手,大不了自己學會了本事,把夏小沫的魂魄召喚出來,問問也就知道了!

聽着張昊天答應了,周瑩瑩眼皮都不擡一下,“那行了,明天把剩下的事情處理完,後天咱們就回去了。”

張昊天沒再說話,就這麼目送着周瑩瑩又一次回到房間裏,心說,這周瑩瑩貌似比自己還要着急啊!

剛一關上房門的周瑩瑩,就已經急不可耐的摸出手機,給自己的好友發信息,說自己馬上就要解放了,讓他們在國外等着自己。

腦袋裏更是腦補着把張昊天交到自己父親手裏,自己輕鬆快樂的生活!

按照張昊天承諾的,第二天一清早,就起來打包自己的那些東西,並且還告訴房東隨時來收房子。

在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打包郵寄了之後,張昊天看着空蕩蕩的房子,心裏說不上來的難受。

曾經自己也和其他的有志青年一樣,想在這座城市裏有所作爲,期盼着在這座城市裏安家落戶,可現在,自己眼看着就要離開這座城市了。

雖然以後可以隨時回來,但是心境已經不一樣了,自己不會再屬於這座城市了,這座城市以後也不會再屬於自己了。

越想,張昊天心裏越酸,但是終究還是忍住了。

周瑩瑩雖然還是跟在張昊天身邊,但是也已經懶得和張昊天說話了,有事兒沒事兒的抱着手機,和自己的那些好友聊天。

反正自己馬上就要解放了,這次出國,自己短時間內是不會再回來了,更不用面對張昊天這個傢伙了!

要不是看在他是張家唯一的繼承人,和自己家裏不僅僅只是世交,自己現在就腳底抹油了!

等到張昊天辦完最後一件事兒,突然又想到了小美。

張昊天心裏多少有些不放心,她是小沫的好友,想來,小沫肯定也不想看到她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

於是,這次張昊天主動給小美打了個電話,約她在上次的那個咖啡廳見個面。

小美這幾天一直休息的不是很好,聽着張昊天約自己見面,還以爲是有了小沫案子的進展,或者是他們找到了那個老太太,吧事情調查清楚了。

可當張昊天把那個老太太的事兒說給小美之後,她更加緊張了。

“你是說,我和小沫一起看到了一個……”小美不敢繼續說下去,生怕自己一開口,那隻鬼就會出現在自己身邊一樣。

張昊天點頭,“是的,這事兒我確定過了,那個老太太真的已經死掉了,不過你可以放心,目前看來,那個老太太是無害的,可能你們就是運氣不好,所以纔會看到的,你不用想太多了。”

小美本來就是個膽子小的,張昊天越這麼說,她還就越是害怕了!

“你,你,你真的確定嗎?你怎麼就知道啊!還是,你也看到了?”小美心裏不安。

“這個你不用問,我說了你就相信就可以了,你真的沒事兒。”張昊天似乎也注意到小美的情緒不太穩定,生怕她再出現什麼事兒。 小美表面上裝的還算是湊合,但是桌子下面的雙手還是出賣了她!

“行吧,要是沒什麼事兒,我就先走了。”小美心裏着急,急匆匆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因爲太着急了,這椅子被推的吱呀一聲,周圍的人幾乎全都看向了她。

小美臉上瞬間就紅了起來,四下看了看,急匆匆的跑出咖啡廳。

張昊天心裏不放心,看着小美的背影,也跟着一起跑了出去。

按照張昊天的速度,想要追上小美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可剛一轉彎,小美竟然消失不見了!

張昊天站在原地四下看着,想弄清楚小美到底在那兒,可看了好大一圈,也還是沒看到小美的身影。

眼看着旁邊開過的出租車,張昊天想着或許小美是上了某一輛出租車,所以自己纔沒追上的。

又站在原地等了一小會兒,張昊天這才轉身離開。

一回到家,張昊天坐在沙發上,總覺得有些事兒不太對勁,但是具體是哪兒不對也說不上來。

周瑩瑩雖然不怎麼想和張昊天說話,但是他自己沒報告就出去轉悠了一圈,還是要問一問的。

張昊天本想不回答了,這是自己的**,自己又不是囚犯,爲什麼不能隨便出入?

但是轉念又一想,這事兒確實是太奇怪了,就直接把整件事說給了周瑩瑩聽。

“嗯,沒準就是你想的,上車了唄!”

周瑩瑩懶得用腦,再說了,這種事兒想來想去的也沒什麼意思。

“我開始是這麼想的,但是後來我覺得不對勁,你知道嗎,當時我點咖啡的時候,我說要兩杯,那個服務生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還有,那附近沒什麼車啊,就算是有車,那麼短的時間能開出去多遠?”

張昊天越想越覺得這事兒奇怪,怎麼也想不通。

“嗯,你腦細胞多,你慢慢想,我沒時間!對了,明天一早咱們就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吧!”丟下這麼一句話,周瑩瑩轉身回了房間。

可剛一進門,周瑩瑩就忍不住思考張昊天剛纔說的事兒。

要真的按照張昊天的說法,沒準兒那個小美也已經一命嗚呼了!只是,她要是真的死了,是怎麼死的?

依稀記得在夏小沫的死亡現場,自己是見過那個叫小美的姑娘的,當時她還正常的很,這才幾天的工夫啊,真的出事兒了?

幾乎整整一個晚上,張昊天都沒辦法好好睡覺,腦袋裏全都是夏小沫和小美。

爲了確定小美是否真的安全,或者是確定小美是不是真的已經死了,第二天一大清早,張昊天就開始想辦法聯繫小美的家裏人。

幾經周折,張昊天終於聯繫上了,可當問起小美的時候,電話那頭竟然傳來了哭聲!

“我家小美可憐啊,這好好的,竟然一睡不醒了!我們都送到醫院裏做了全面檢查了,可就是檢查不出來什麼毛病!醫生說人好好的,但是爲什麼就是不醒,醫生也不知道。”

電話那頭的人越說哭的越傷心。

本來以爲小美不是好好的,就是已經死掉了,這半死不活的算是怎麼回事兒?

簡單的說了一些安慰的話之後,張昊天又小心的問了小美這樣的時間。

電話那頭的人這會兒也已經擦掉了眼淚,帶着哭腔告訴張昊天,“就是小沫出事兒的那天晚上,她一回家就不對勁了,我們都以爲她是嚇壞了,也沒多想,可第二天早上,這孩子說什麼都起不來了!”

張昊天一聽,更加不明白了,如果當天晚上小美就出事兒了,那自己爲什麼還會接到小美的邀約?

還有,自己見到的到底算是什麼?魂魄?鬼?還是其他的什麼?

張昊天一頭霧水,在又說了一些寬慰的話之後,默默的掛斷了電話。

周瑩瑩看着沙發上坐着的張昊天失魂落魄的,爲了防止他再離魂,趕緊推了他兩下,“我說,你幹嘛呢?”

張昊天看到周瑩瑩,趕緊把小美的事兒又說給她聽,希望她能給自己解釋一下小美的這種情況。

周瑩瑩臉上仍舊是波瀾不驚,“這又有什麼,很簡單,估計是因爲驚嚇,所以弄的魂魄和身體分開了,之後魂魄不知道自己已經離開身體了,還以爲自己是正常的呢,之後,你就懂了!”

張昊天微微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有道理,那現在要怎麼辦,有什麼辦法能幫助小美的?”

那是小沫的室友,最好的朋友,自己能幫一把肯定不能袖手旁觀!

“辦法很簡單,你找到魂魄,告訴她,之後帶她回去就可以了!不過我奉勸你一句,這種事兒還是少管的好,誰知道她是不是自己願意離開身體的啊!要真的是願意的,你送回去了倒有麻煩!”周瑩瑩繼續說着。

實際上這話都是在忽悠張昊天,根本就不是真的,還什麼自願不自願的呢,其實這麼說的目的就是讓張昊天少管一點閒事,有這時間還不如趕緊回家,研究那些祖輩流傳下來的書籍呢!

張昊天完全不知道這裏面還有這層意思,權當是周瑩瑩真的爲了自己好,也是爲了小美好。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東西之後,張昊天跟這套房子,甚至是這座城市做了最後的告別,心情沉重的轉身離開。

這裏是自己曾經最想留下的地方,或許自己解決了那個大將軍,還可以再回來,重新尋找自己的夢想,或許吧。

一路上張昊天都沒怎麼說話,周瑩瑩一直看着張昊天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也懶得搭理,腦海裏有一搭沒一搭的勾畫着自己即將到來的美好生活。

下了客車,張昊天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打算直接帶着周瑩瑩回家。

可剛一上車,兩個人分別報上了不用的地址。

張昊天這會兒才忽然想到,自己竟然忘記了,自己和周瑩瑩不是住在一起的,之前之所以會在一起,完全是因爲自己需要保護,現在自己都回來了,也就沒什麼保護不保護的了,左右自己真的出了什麼事兒,還有周家那一大家子人在呢。

勉強微笑了一下,張昊天看了看司機,“先送她吧,之後再送我。” 司機看了看張昊天,又看了看周瑩瑩,心說這對小情侶鬧彆扭了?不然爲什麼要分開地址?

還有,從上車到現在,貌似連點交流都沒有,這事兒奇怪啊!

這司機也是個熱心腸,車子剛一發動,就開始勸和張昊天還有周瑩瑩,還說什麼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讓他們彼此好好珍惜。

張昊天被說的無奈,自己和周瑩瑩貌似沒什麼關係吧,怎麼被這司機這麼一說,自己就變成沒有風度的負心漢了?

周瑩瑩也覺得這事兒好笑,自己根本就和張昊天不是一個款式的,站在一起啊,他只能拉低自己的欣賞水平!

不過,就算是司機說的再說,兩個人就像是提前商量好的一樣,半個字也不肯說。

眼看着要到周家了,張昊天仍舊是連半個字也沒說過,就這麼從後視鏡裏目送着周瑩瑩下車。

車子再次開動,司機說張昊天的話也開始加重了,“我說小夥子啊,你還是太年輕,這跟女朋友低頭沒什麼的,誰還不是男子漢不是!越是男子漢,就越要有個是男子漢的樣子啊!跟女人一般見識做什麼。”

張昊天明白司機的意思,本來不想解釋的,但是聽着司機都這麼說了,無奈,張昊天只能謊稱自己根本就不認識周瑩瑩,不過就是剛纔在客車上坐在一起,還正好順路,就一起打車了。

司機瞬間覺得尷尬,嘴上也開始說着道歉的話。

但是說着說着,司機忽然想到一件事兒,周瑩瑩剛纔上車的時候可是有旅行箱在後備箱的,剛纔下車着急,那箱子可還在後面呢啊!

司機把事兒說給了張昊天聽,由於着要怎麼辦,自己回頭去那邊等着那是不可能了,也沒個聯繫方式,這事兒糾結了!

張昊天在心裏默默的鄙視着周瑩瑩,但是還是自告奮勇的留下了那個箱子,當着司機的面兒,給周瑩瑩打了個電話,越好時間讓周瑩瑩過來拿。

實際上週瑩瑩下車之後就意識到問題了,但是沒辦法,那車都已經開出去很遠了,自己也不可能全追,本來打算給張昊天打個電話,讓他下車的時候順手幫自己的行李也拿走,可還沒等撥出去電話呢,張昊天自己倒是打過來了!

張昊天也是無語了,這周瑩瑩還能記得點什麼?不過沒關係,反正她自己取,別指望自己給她送過去!

司機在把張昊天送到目的地之後,又叮囑張昊天千萬別忘記把箱子還給周瑩瑩,之後,就開車離開了。

張昊天目送着那輛車漸行漸遠,等到徹底看不清楚了,這才提着重重的行李進了家門。

一進門張昊天就開始緊張了。

依稀記得這房子裏前後已經出現過兩次鬧鬼事件了,雖說自己倖免於難,但是後果影響很嚴重。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