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當他知道陳小刀的底牌被遮蓋起來,難以辨清時,海珊又不禁臉色一沉。

「紅桃A話事!」荷官主持道。

「我全梭了!」陳小刀將籌碼全都推出去道。

「第一張牌就全梭?!」海珊一見,驚訝的道。

「我猜你沒一張牌比我的大!」陳小刀自信的道。

海珊眉頭皺了皺。

他不知道陳小刀的底牌是什麼,因此一時間難以判斷陳小刀真有好牌,亦或者是他在耍詐,因此難以決定跟還是不跟。

海珊隨即向觀眾席上的周星星打了個手勢。

周星星就坐在海珊的對面,陳小刀的後面,看到海珊的手勢之後,馬上運用【特異功能·透視術】,偷窺起陳小刀手中的牌來。

但因為那張牌被他的手擋住,又與周星星的視線平齊,讓他無論如何都看不清陳小刀手中的牌。因此無奈之下,只好向海珊擺擺手。

海珊見狀,臉色愈發陰沉下來。

「怎麼,第一把牌就縮了?」陳小刀笑道,將自己的底牌拿起來看了一眼。

海珊原本有心要退的,畢竟他已經穩操勝券,犯不上如此冒險。

不過一見此情景,他頓時眼睛一亮。

因為就在陳小刀拿起牌的一刻,他的底牌剛好被後面的高清攝像頭捕捉到。卻是一張梅花八。

「一張紅桃A,一張梅花八,牌不成牌,想偷我的雞?!」海珊心中冷笑,隨後大聲道,「好,我就跟你梭了。」

其他賭客見陳小刀信心如此足,不敢繼續跟注,紛紛蓋牌。

秦奮也選擇了蓋牌。他知道陳小刀是同花,他的牌贏不了,無謂再賭。

倒有一位賭客不信邪,也跟著梭哈了。 陳小刀、海珊及一名賭客全都梭了,其他賭客包括秦奮則都選擇蓋牌。

之後,荷官一口氣將剩下的牌全都發給三人。

「好,我三條九,你開牌見我!」海珊亮出底牌,得意洋洋地向陳小刀笑道。

他知道陳小刀底牌是梅花八,而他的明牌雖然全是紅桃,但牌不成牌,根本贏不過他。

而剩下的那名賭客是一對六,一對A,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那名賭客在他亮牌之後,鬱悶的蓋上牌,不服氣的喊道,「我要再加兩百萬美元籌碼。」

馬上就有賭場工作人員為他端來兩百萬美元籌碼,而這位賭客同時也寫了一張兩百萬美元的支票。

等他這邊忙活的時候,陳小刀將底牌亮了出來,看著海珊得意的道,「不好意思,我是同花!」就見他的底牌不是梅花八,而是紅桃K。

「怎麼可能,你的底牌……」海珊一見,大吃一驚,正想叫破陳小刀的底牌。但是話到嘴邊,又立刻咽了回去。

被在場的人知道他出千,居然偷看他們的底牌,那都不用陳小刀收拾他,全船的賭客都會把他撕了。

「怎麼,你說我出千?可有證據么?」陳小刀得意洋洋地看著海珊道。

「哼!」海珊吃了個悶虧,無計可施,只得咬牙忍了下來。

陳小刀隨即將三百萬美元籌碼收入懷中,將另外三百萬美元籌碼推給了秦奮,「先生,這是您的三百萬美元籌碼,謝謝您!」

秦奮點點頭,笑著收下來。

其實剛剛那一幕,他看得十分清楚。

陳小刀那張底牌之所以被海珊看成是梅花八,是因為陳小刀在衣袖裡偷偷藏了幾個牌角。當他拿起牌來看得時候,就事先把牌角粘在牌上。這樣一來,那些高清攝像頭拍到的就不是他真正的底牌,而是他預先準備的牌角了。

海珊雖然聰明,想到用攝像機偷窺的千術,但聰明反被聰明誤,被陳小刀將計就計,一把就輸掉三百萬美元。真是賠慘了!

……

接下來的幾場賭局中,海珊吃一塹長一智,不敢再跟陳小刀耍花樣,唯恐再中計。不過,其他賭客依舊在他的算計之中。

因為他有高清攝像頭作弊,又有周星星的特異功能輔助,所以吊打這些賭客毫無疑問。

陳小刀的賭術,相比這些賭客也超出許多。因此接下來的幾場賭局,都是海珊、陳小刀兩人輪流贏。

不出十局,這些賭客就全都清潔溜溜,只得黯然下台了。

秦奮在前幾局中一直都沒出手,都是第一把就蓋牌,因此不過損失一百多萬美元。

他之所以沒出手,其實都是在觀察海珊和陳小刀。

通過他的觀察,秦奮發現陳小刀的賭術非常不錯,記牌、算牌的本事都很高。看得出,賭神的確是教導有方。

不過,陳小刀記牌、算牌的功力,相比他還是差了一籌。秦奮估測,陳小刀最多能記四副牌,估算三副牌。也即是說,六副牌是他的極限。

而海珊無論賭術還是千術都是非常一般,記牌、算牌、換牌的本事都很差勁,完全是靠著高清攝像頭,以及周星星的【特異功能】騙錢。在秦奮看來,像他這樣的對手,真是不堪一擊!

……

在眾人都輸光籌碼退下之後,牌桌上只剩秦奮、陳小刀、海珊三人。

而摸清兩人的底細之後,秦奮也決定不再留手。

很快,新的一局開始。

秦奮拿到了兩張牌,明牌是紅桃K,底牌是黑桃七。

陳小刀拿到兩張牌,明牌是方塊九,底牌是梅花二。

海珊拿到兩張牌,明牌是紅桃六,底牌是紅桃十。

秦奮知道,這一局如無意外,他會是牌不成牌。

看明牌,彷彿是同花一條龍,但倒霉就倒霉在底牌是黑桃七。

而如無意外,陳小刀會是雙對,一對六,一對二。

海珊會是三條十,這局應該是他贏。

不過賭牌並不是誰的牌最好,誰就一定能夠取勝的。

就像打仗,不一定誰兵多,誰就能贏一樣。

「紅桃K說話!」荷官主持道。

「五十萬美元。」秦奮丟出去五十萬籌碼道。

帝王劫:皇妃二嫁 海珊、陳小刀都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剛剛秦奮把把都蓋牌,一連蓋了十一把,因此讓人都形成了思維定勢,以為他這次還會再蓋牌。

沒想到,秦奮不僅沒蓋牌,反而壓了五十萬美元的籌碼。一時間,讓陳小刀、海珊兩人都不禁起了嘀咕。

陳小刀知道秦奮賭術超群,說實話,甚至比他還要厲害一些。

之前秦奮把把蓋牌,現在卻是一反常態,肯定是要有所動作。

「他突然改變戰法,莫非是他抓到好牌了?」陳小刀思索道,「還是他故意張揚,意圖偷雞呢?」

「莫非,他知道自己能抓到一副好牌?」海珊也心中疑惑道,「還是他在虛張聲勢,意圖偷雞呢?」

他隨即給周星星打了個手勢,讓他去看秦奮手中的底牌。

周星星接到指令后,馬上施展特異功能,偷窺起秦奮的底牌來。

等他看清之後,立刻通知海珊,秦奮的底牌是紅桃A!

得知秦奮的底牌是紅桃A,海珊的臉色頓時顯出幾分凝重。

底牌紅桃A加上明牌紅桃K,這可就有同花順的架勢。

而他一張紅桃十,一張紅桃六,同樣也有同花順的可能。

「好,看看誰能搏到同花順!」海珊咬咬牙道。

「跟你五十萬!」他一邊說著,一邊丟出籌碼。

陳小刀猶豫了一下,也丟出了五十萬籌碼。

他們現在都贏了兩三千萬美元,五十萬美元對他們而言,都是小意思,輸了也就輸了。

隨後,荷官繼續發牌。

秦奮拿到一張紅桃Q,陳小刀拿到一張方片六,海珊拿到一張梅花十。還是秦奮的牌最大。

「一百萬美元!」秦奮說道,隨後丟出去一百萬籌碼。

海珊看了看自己的牌,知道自己同花順的希望是沒有了。最多能搏到四條就不錯了,不過概率非常非常低。

陳小刀看了一下自己的牌,據他估算,最好的牌也不過拿到三條。而秦奮卻很有可能拿到同花順。

因此猶豫之後,陳小刀選擇了蓋牌。

海珊看了他一眼,同樣選擇了蓋牌。

秦奮微微一笑,將籌碼收了回來。

同時,他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底牌亮了出來。

「嗯?!」陳小刀、海珊一見,全都吃了一驚。 見到秦奮泄露出的底牌,陳小刀和海珊都吃了一驚。

之前他把把蓋牌,一連蓋了十一把,讓他們都以為他是鳳凰不落無寶之地。

所以他剛才決定跟注的時候,陳小刀和海珊都下意識的認為,他手中一定是抓了一把好牌。

也因此,他們才紛紛選擇了棄牌。

尤其海珊,還特地命周星星利用【特異功能】窺探過,確認秦奮的底牌是【紅桃K】。

但現在,秦奮露出的底牌卻是【黑桃七】,顯然他是在偷雞。

完全出乎陳小刀和海珊的意料之外。

陳小刀沒想到秦奮賭術這麼高明,居然也要【偷雞】,實在狡猾。

而海珊則沒想到秦奮居然能夠騙過周星星的【特異功能】。明明他的底牌是【黑桃七】,卻能讓周星星看成是【紅桃K】,實在詭異。

如此一來,周星星的作用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而他設這個賭局,仰仗的就是攝像頭和周星星。

如今,攝像頭被陳小刀給破了,周星星則被秦奮給破了,他的制勝法寶全都毀了,想要再贏怕是難了。

想到這裡,海珊從兜里摸出一包煙,咔噠一聲,用打火機給點上了。

「沒想到你居然偷雞?」他吐了一口煙霧,向秦奮冷笑著道。

賭術高手一般是不屑偷雞的,就像功夫中的下三濫招數。

「只要能贏不就行了。」夏天微微一笑道,「我們是不是該開始下一輪了?」

海珊臉色一僵,隨後向荷官點了點頭。

荷官再度發起牌來。

與此同時,海珊的保鏢來到船長室,通過無線電發了一則消息。

……

賭局繼續。

接下來的幾場賭局,秦奮繼續大發神威,連贏三把。

不是他的牌有多強,而是海珊和陳小刀都被他搞含糊了。

當秦奮選擇跟注的時候,他們搞不清他是想偷雞,還是真的抓到了一把好牌。

如此猶豫之下,信心自然不足,也就難以決斷,自然就不是秦奮的對手,被他玩弄於鼓掌之中。

這就像《灌籃高手》中湘北對戰山王的那場比賽。流川楓因為之前一直不曾傳球,所以被山王看破,屢屢失手。而當他開始傳球的時候,山王對他的防守就垮了。

實話說,陳小刀、海珊的賭術並不是那麼差,心智更是一流,只不過秦奮之前把把蓋牌,讓他們先入為主,都以為秦奮是鳳凰不落無寶之地。結果當他開始跟注的時候,最後卻證明他是在偷雞。

如此劇烈的急轉彎,讓陳小刀、海珊不禁心態失衡。

而秦奮卻是穩操勝券,完全控制了局勢。

連贏三把之後,秦奮手中已有一千萬美元,與陳小刀、海珊兩人齊平。

……

新一局,荷官繼續發牌。

秦奮的底牌是紅桃六,明牌是黑桃六;陳小刀的底牌是黑桃七,明牌是梅花十;海珊的底牌是梅花三,明牌是梅花五。

豪門蜜愛:霸道高官的小嬌妻 秦奮知道,這副牌中他將是滿堂彩,也就是三張六帶一對八。

陳小刀將是兩對,一對八加一對十。

海珊則是一把散牌,牌不成牌。不過剛開始的幾張牌,他卻顯示有拿同花順的跡象。

「梅花十講話!」荷官主持道。

「意思意思,五十萬!」陳小刀笑道,隨後送上五十萬籌碼。

海珊看了一眼自己的牌,又看了看秦奮和陳小刀,「好,我跟五十萬!」

「我也跟五十萬!」秦奮笑道。

陳小刀、海珊都看了秦奮一眼,不曉得他這次是抓了一副好牌,還是又再偷雞。

荷官繼續發牌。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