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陸判卻告訴時予,鬼魂選擇在亂葬崗修鍊可以說是最不理智的選擇。鬼魂修鍊的地方確是是陰氣越重越好,而亂葬崗也的確是陰氣最濃郁的地方之一,可惜亂葬崗有的不只是陰氣。亂葬崗的陰氣主要來源於大量的死人,不過能會被送入亂葬崗的死人,基本上都是冤死、暴死的。因此亂葬崗里除了陰氣濃重外,也從來不缺少戾氣和怨氣。

這些戾氣和怨氣對凡人影響不大,頂多就是在亂葬崗呆久了,會助長不良情緒的萌發。但是對於鬼魂而言,它們的影響卻非同小可,因為它們會漸漸影響鬼魂的神智。在亂葬崗呆久了的鬼魂,修為固然是上去了,不過神智也丟了大半,渾渾噩噩的它們哪怕修為再高也沒用了。是以世間的千年鬼王不少,可是還沒聽說有哪個是盤踞在亂葬崗上的。

有意思的是,亂葬崗附近惡妖出現的概率反而要比厲鬼高,因為妖類沒有像凡人那樣系統化的修鍊心法,所以更容易走上歪門邪道。它們利用亂葬崗這種環境甚至死屍修鍊出的邪功的確威力不凡,但是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缺陷。

亂葬崗雖然不適宜鬼魂長時間修鍊,但那種污濁的環境也不是一無所用。陸判任職地府的這些年裡,曾經遇見過一個極為難纏的惡鬼。那個鬼生前驚才絕艷,死後也依然聰明絕頂,居然想到利用凡人的骨頭熔煉兵器,再置於亂葬崗中用那裡的怨氣、戾氣和陰氣三氣進行淬鍊,最終打造出了一把三氣屠靈劍。

那把劍的威力實在恐怖,那個惡鬼手持此劍再配合自身千年修為,一身神通竟然可與牛金牛這樣的天庭正神相媲肩。當時地府聽說一個厲鬼為禍人間,所過之處無不死傷無數,當然義不容辭的派出鬼差捉拿。七個普通鬼差遭遇這麼一個凶神惡煞,結局自然是很悲慘。一隊鬼差全軍覆沒,幾乎算是地府百年來最嚴重的損失。後來還是閻王親自出手,並拉了幾名天仙下凡,大戰一場后,才將那名惡鬼打得魂飛魄散。至於那把三氣屠靈劍則因為煞氣過重被視為大凶之物,最後閻王將它溶毀。


時予聽了三氣屠靈劍的故事,心中一動,脫口道:「原來鬼魂的兵器不用冥銀礦也可以造出,而且威力還這麼大!」陸判笑了笑,道:「話時這麼說沒錯,可是用人骨打造,你辦得到嗎?」

時予連忙把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然後嘆氣道:「看來我還是只能選擇用冥銀礦打造兵器,只不過冥銀礦如此稀有,儘管我已經盡最大努力派出人頭,可還是一無所獲。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一償所願。」

「時老弟何必心急呢,咱們都已成神跳出六道輪迴,再無壽命之憂,又何須著急這一時半載呢?」

時予只有苦笑,他是有苦自知。當初為了快速增長功力,不惜用盡手段引百姓進山居住。原本妖怪再怎麼樣也不敢去殺死一個神仙,也就是說哪怕是他和妖怪翻臉,也不過是受點皮肉之苦。可是一旦淮陽山裡有了百姓后,妖怪手裡就等於多了一張牽制他的籌碼。可以說現在妖怪想讓時予幹什麼,他就得順著吩咐干,不然妖怪在淮陽山裡亂殺一氣,時予真的一輩子無法翻身了。也幸虧鷹寒牧來鬧了一把,讓申虎元氣大傷之下安分不少。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淮陽山嗎,沒有這些百姓,時予的法力也不會增長得這麼快,也就不敢動當家做主的心思了。時予嘆道:「陸判官有所不知,小弟現在就是心急如麻。淮陽山的妖怪你也知道,個個喜怒無常又野性難馴,指不準什麼時候就來找我麻煩,我不許儘早做好準備。可是我首選的鬼兵又……所以我還是希望你能先從地府里調撥一批冥銀礦或兵器給我。」

陸判沉吟了一會兒,抬頭道:「這事也不是不行,只不過地府也有地府的規矩,有些事我一個判官也不好直接決定。我看不如我先帶你去制兵器的地府作坊里看看,然後我去請示一下閻王,相信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他這麼說時予當然沒理由反對,就跟著陸判去作坊看看,說不準對將來他煉製兵器會有啟發。這裡按理說也算是地府的兵工廠了,可惜論規模,實在對不起它這麼大的名頭。這個兵器作坊佔地不會超過十畝,其內忙活的鬼魂工匠也就十多個的樣子。不過地府作坊是鬼魂運轉的,樣子就是和人間的大不一樣。

在這個圓形空間里,最惹眼的一個東西就是中心玄黑色的爐子。這個爐子起碼佔去了作坊四分之一的空間。讓時予差異的是爐子內跳動的火苗是白色的。時予好奇之下請教了工匠才知道那個是陰火。這種陰火不僅可以用來熔煉兵器,同時它還是一種極具殺傷力的火焰,縱然比不上三味真火,但也不是一般角色可以頂得住的。

正當時予為陰火嘖嘖稱奇時,陸判回來了,也果真從閻王那裡帶來了令他「滿意的答覆」。

… 這幾個惹禍精惹怒了雷剛,最後被劉笑天狠狠的打了一頓。

劉笑天只是損失了一些元氣,恢復了一晚上很快就恢復了,而相反,和雷剛一起的那幾個傢伙就沒有這麼幸運了,雷剛受傷最嚴重,全身骨骼碎了四五處,所以沒有個一兩個月是不會好的,這場結果直接引來了雷剛班主任薛華的大怒,薛華現在正在氣沖沖的往依琳老師的辦公室走去。

一路罵罵咧咧個不停。


”豈有此理,段天順,還有一個叫什麼的傢伙,三年級一班的這些學生難道就無法無天了嗎?先是有個叫什麼劉笑天的傢伙輟學,聽說最近很瘋狂,而段天順,還有一個叫豬巴的傢伙怎麼這麼瘋狂了。“三年級六班的班主任薛華直接在路上大罵,引得學生一路側目。

…………

從這些罵的話語可以看出來,薛華對這次打架事件有多麼的氣瘋了,雷剛是三年六班的佼佼者,一直心高氣傲,總以爲自己天下無敵,而這次受了這麼嚴重的傷,並且心靈也受到了嚴重的影響,估計恐怕要好長一段時間的恢復。

高傲的雷剛並不知道劉笑天的名字,而是大概形容了一下劉笑天的樣子,結果薛華並想不到三年級一班有這麼一號人物,能夠真正打敗薛華的人並不多,三年級一班只有那麼兩三人,按照雷剛和其他幾人描述的相貌,薛華能夠記起對上號的人都不是,所以薛華認爲這次事件一定是段天順幾人請高年級學生做的,原因就是嫉妒雷剛的才華。

這些話語要是被段天順幾人聽到,那還不笑掉大牙,他們幾個那管你有沒有才華,只要每天有架打,有美女可看,就已經幸福的要死要活的,這就是他們幾人的人生心態。


在痛苦中得到最大的成長,這是段天順每天的才華,劉笑天還真看得出,每天靠打架來修煉,速度還真是很快,更何況這樣的成長,練出來的都是實戰經驗。

”彭……“依琳老師的辦公室的門被打開。

然後薛華老師看起來很不善的走了進來,薛華老師也算是一表人才,高等身材,一聲白衣飄飄,俊俏的臉龐,不過每種不足的就是這個人身上彷彿帶着一股陰氣,彷彿剛從地獄走出來的一樣,這種氣息令依琳老師很反感,有幾分少年才俊的氣概,曾經有一段時間追求過依琳老師這位冰雪美女,但是最後也沒有融化,只能很悲催了,表白失敗的薛華老師差點兒在罪惡之都的大街上去裸奔了,而依琳老師不管不問,所以薛華老師對這位冰雪美女很沒有好感。

”薛華老師,有什麼事情嗎?“依琳老師也不是傻子,這位老師不僅身材發達,頭腦也很發達,有的人,我們不能拿着”胸大無腦“這個概念去評價一個人。

看的出來,薛華老師很沒有禮貌,並且態度很不和善,但是依琳老師還是擺出了一幅很友好的姿態,得饒人處且饒人,這是依琳老師的做事風格,女子和善起來比微風都要溫柔,要是發起怒來,十頭母老虎都不是對手。

“依琳老師,你看看你教出來的學生,把我的學生都打成啥樣子了?”薛華老師氣憤的說道。眼神之中噴着憤怒的火焰,要是後面知道打傷雷剛的傢伙就是劉笑天,那肯定會被氣的半死。


“奧,有這回事情?”依琳老師仍然語氣和善如同一陣春天的微風般,但是對於曾經有過一段過往的他們兩人來說,這股微風卻能把水流凍成冰山。

“依琳老師,你還裝蒜,你的那個叫什麼來着了?奧,叫劉笑天是吧?還沒有道學校就調戲了我們一級的東方嵐鳳,而現在你的另外幾個學生段天順打傷了我的學生。你還真是會當班主任?”薛華老師語氣之中充滿了諷刺的刺兒,聽起來給人特別不爽。

“奧,那薛華老師不要生氣,我給他們說一下,以後不要惹你們三六班的學生就是了,這隨便大家鬥毆事件學校好像並不管啊,所以我也就沒有管。”依琳老師淡淡的說道,很顯然現在語氣也在變化,既然對方一直在咄咄逼人,即使再好的耐性也仍受不了這樣的態度。

“是啊,學校是並不禁止學生們互相切磋鬥毆,但是也沒有說讓學生們互相之間鬥個你死我活,把我的學生差點兒打成殘廢。”薛華老師生氣的說道,想起自己最得意的學生雷剛將要好幾個星期才能復原過來,心中的怒氣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向着外面釋放而出。

頓時間,在依琳老師與薛華老師的周圍,都出現了一股股不同的殺氣。

“怎麼?薛華老師,就因爲我的學生把你的學生打受傷了,你就要來審理我活着是殺了我?”依琳老師這時候語氣也是不和善起來。

“哪有,我只是想爲我的學生討回一點兒公道。”

……………………


隨即依琳老師與薛華老師你一言我一句的在辦公室爭吵着,大有一言不合就打的架勢。

“不好了,那個雷剛的班主任去找我們依琳老師了?”焦龍飛在外面觀察情報,看到薛華老師走進依琳老師的辦公室之後趕緊向着劉笑天幾人報告道。

“笑天,我也打聽過了,這個名叫薛華的傢伙不是一個好傢伙,曾經厚顏無恥的追求過我們的依琳老師,但是後來被依琳老師拒絕了,聽說還最後放下一句狠話,依琳老師遲早是他的,這個薛華的家族的力量異常的強大,做人也不怎麼樣?……“段天順這位狗屁軍師將所有的情報都給了劉笑天。

”你們幾個傢伙倒好,一天從早到晚的盡給我惹事情,你們說來說去,要我去幫助一下我們的依琳老師麼。走,去看看情況,你們把蕉嶺在那邊也叫上,蕉嶺雖然做人很保守,但是劉笑天估計蕉嶺的修爲才真正是深不可測,蕉嶺現在到底達到了什麼高度,劉笑天現在一點兒也感受不到,其修爲一定要比劉笑天的修爲高出很多很多。

很快,劉笑天帶領着自己的幾個手下以及蕉嶺來到了依琳老師的辦公室。

同時聽到了裏面刺耳的爭吵聲。

”依琳,你現在快變成一個**了,你的口味還真重,聽說你和那個叫什麼劉笑天的傢伙都每天睡在一起了。是不是過一段時間你們兩個就可以生孩子,我們來慶祝了,好一個冰山美人,哈哈……看來也不過如此。“薛華老師氣急敗壞的說道。

然後是一段時間的沉默。沉默………………

“怎麼?不反駁了是吧?看來一切都是真的,想不到冰山美女竟然也會給一個賤民所融化,劉笑天,那個傢伙我遲早要把他捏死在我的手裏。”

段天順,幹天兒,以及所有的人都忍不下去了。

“我草你媽?你是個什麼東西?我們老大惹你了,還是罵你了?”幹天兒如同一個個皮球般,用了很大的力氣去撞門,結果門是開着的,幹天兒是直接滾進依琳老師的辦公室的。

“你們幾個是誰?”薛華一陣驚訝,看着這幾個傢伙的眼神,有點兒來着不善的神色。

“你不是一直掛念我們幾個嗎?難道就不知道我們幾個事誰?”

“薛華老師,有什麼事情跟我說,我就是劉笑天。別再侮辱我的老師了,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劉笑天嘴角帶着一絲陰笑,雙手插在褲兜裏,慢騰騰的來到薛華老師的面前。

“劉笑天?你就是劉笑天?哈哈……還真夠狂妄的。“薛華怒罵道。

既然已經撕破臉皮了,劉笑天也是動了真怒了,這個薛華老師首先爲人很差勁,他和依琳同爲老師,但是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將依琳老師的名聲毀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可以忍受,但是依琳老師的名聲可是很重要的。

”薛華老師,我知道你在家族之中有幾分勢力,但是你要看清楚形勢,在這裏有勢力的學生很多很多,我勸你還是今早收起你的那份驕傲的心,不然你是怎麼死的你自己都不知道,別以爲當上了老師就無法無天了,在神龍學院,臥虎藏龍,請你還是放尊重點兒,“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俗話說”能夠打贏的少,但是因爲你的痞氣而嚇住的多。“

”想不到你一個剛來的學生就這麼狂妄?“薛華語氣不善的說道,眼神之中的憤怒宛若火山爆發一般。

”不是我狂妄,而是確實你作爲一名老師,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裏了,你把這裏還當成了你的家裏嗎?你錯了,這裏除了我沒有勢力外,我可以告訴你的是,蕉嶺家族只要動動手指頭,你的家族就可以灰飛煙滅。“劉笑天連吹帶說。能不能把這名薛華老師嚇住,就看自己能夠吹出多大的力量了?

”哼。”薛華老師冷哼了一聲。

劉笑天無語了,看來是嚇不住了,那就只有用真理了。

”薛華老師,我知道你是因爲什麼事情來找我們依琳老師了,你不就是因爲雷剛的事情嗎?實話告訴你,雷剛就是被我打傷的,你那個學生還真夠狂妄的,太過高傲的,連我們這種無名小卒的名字都不問,薛華老師,你回去告訴你那個學生,就說是一個名叫劉笑天的傢伙打了他,如果不服氣,就請再來找我。“

”原來還真是你,看來你真是有我預料不到的其他本領了?“薛華老師死死盯着劉笑天,打量了半天。 陸判走近時予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時老弟,閻王已經同意了你的要求!」

「真的!」時予十分驚訝,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看來這個閻王還是很仗義的。

「這還能有假!閻王命我從庫房取出五斤冥銀礦交付予你,這些礦石已經就算你用來融入四百件兵器都綽綽有餘。」陸判說著從旁邊鬼差手裡取來一個錦盒,並親自遞給時予。

時予急忙接過錦盒並打開看,裝在裡面的果然是一大塊冥銀礦,與上次陸判展示給他看的那塊沒什麼不同,分量也足。時予大喜,拱手道:「多謝閻王和陸判官的仗義相助,時予感激不盡!」

陸判一邊扶著時予的手往角落走去,一邊撫須笑道:「時老弟客氣了,咱們都是為了造福萬民,援手互助是應該的。」此時陸判和食慾已經走入了一個無其他人的拐角,陸判有接著說道:「時老弟,你有困難我和閻王一定會鼎力相助,即便是冥銀礦在地府也是稀缺之物,我們也二話不說地給你了。不過我們地府也有自己的麻煩,就不知道時老弟能否幫忙了?」

陸判這麼說擺明是有麻煩要委託時予,或者可以說是贈送冥銀礦的交換條件。只不過陸判用這種方式提出,不會顯得那麼露骨,同時也拉近了雙方的關係。對這個時予也是樂於見到的,畢竟不管是從能力還是地位上說,不管閻王還是陸判都要比他強得多。

時予當然不會說不,爽快道:「陸判官有什麼麻煩儘管說,小弟雖然身為卑微,但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其實也沒什麼,我們知道時老弟在人間把淮陽山經營得有聲有色,想來人間的銀兩也應該留了不少下來,所以想找你支個二十萬兩用用。」陸判說得有點不好意思,顯然他也覺得自己的要求有點不靠譜,他們地府的判官卻索要人間的銀兩。

聽了陸判的要求,時予的嘴巴頓時張大得可以直接吞下一個鴨梨。讓他這麼失態的原因倒不是陸判一個鬼神要人間銀子,而是這個數目太大了。時予以前老覺得能用銀子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可是今天他才發現銀子本身就是個問題,如果數目夠大的話。如果從時予從接手淮陽山算起的話,到目前為止進入他口袋的銀子的確超過二十萬兩,可是他的開銷也不少,淮陽山裡這麼多人,光是當初安置費用就佔了一大部分。後來給妖怪進貢和幫月漪改善滬河沿岸民生又花去不少。因此現在時予是沒辦法湊出二十萬兩這麼多的。

時予略帶歉意地說道:「小弟平日里的確收藏了一點銀兩,只不過您也知道我開銷不小,一時間實在拿不出哪個大的量。如果您真的需要的話,我可以先給你一部分,其餘的我慢慢湊。」時予現在對錢早已看開了,不會再為錢心疼,陸判要多少他會盡量給,就是他能不能湊到足夠的數目是個問題。

「呵呵,時老弟不必為此擔心,我也不是急用,你能拿出多少就多少吧。」陸判雖然當了幾百年鬼神,但地府和人間聯繫那麼多,他當然知道二十萬兩銀子是什麼概念,因此他從來不指望時予能一下子拿出那麼多,而他需要的二十萬兩銀子自然會找其他渠道準備齊。

時予雖然得到了冥銀礦,但是對於這種特殊礦石的用法卻依然一竅不通,所以他又留在作坊觀察了兩個時辰。就算是人間的打鐵技術那些鐵匠學徒也要幾年才能出師,何況是地府的獨特煉鐵之法。可以預見的是時予過了大半日也沒有摸出一點門道。最後時予只要無奈地去請陸判幫忙,希望他以後能調一兩個工匠隨他入淮陽山幫忙。陸判連冥銀礦那麼珍貴的東西都捨得拿出來了,借用工匠這種小事自然沒有理由拒絕,只是要等過段時間人手充裕了才行。

時予此次地府之行可謂收穫累累,既得到了冥銀礦,還預約了幾個優秀的地府工匠,而付出的不過是他早就不在乎的金銀財物。當他回到地面時,已經是接近晌午。等他的元神進入藏有肉身的房間,就見到衛杞正滿臉焦急地在他肉身跟前走來走去,而他原先吩咐守衛他肉身的其餘三鬼卻不見蹤影。

時予知道衛杞肯定是有急事向他稟報,也不再耽擱立即回到了肉身。衛杞突然發覺身側有異動,轉頭一看發現時予正微笑看著他。衛杞連忙單膝跪下急切的道:「報告山神,山裡出事了。今早老卜去巡視鬼軍時,竟然發現有一批道士道姑正御劍往山內妖怪活動區的方向飛去,看來是去那裡除妖的。因為現在是白天我們行動不便,所以無法上前跟蹤監視,但是老卜他們已經去探查他們具體的行動方向了!」

衛杞的話讓時予驚得從蒲團上跳起來,沒想到他不過在地府多留了片刻,就出了這等大事。道士來降妖固然是好,時予以前一直希望這樣的事,但是這個前提是來者的法力夠高足夠滅了申虎他們。否則不僅他們會白白送了性命,還有可能會激怒妖怪讓他也吃苦頭。

但是上次妖怪大戰後,時予就不對此事報任何期望了。不要說幾個妖王本身的法力了得,天下間沒有幾個凡人能與之匹敵,光是它們手下那群小妖恐怕也沒幾個人能對付。即便是這次來的道士法力高深,個個能御劍也不行。

可惜現在一切都晚了,按衛杞所說他們是早上進山,以御劍飛行的速度,他現在是沒辦法趕上阻止了。時予長嘆一口氣,就坐下來打算聽天由命,他只希望這幫道士有點手段,到時能夠多逃幾個回去,讓淮陽山裡少出現幾滴血。

鬱悶中,時予隨口問了一句:「你知不知道那些道士是哪個門派的?」

衛杞想了想,搖搖頭,隨即又想到什麼道:「我想起來了,老卜發現他們時,他們湊巧降到地面談話。老卜從他們的談話中,探知其中一個道士名為清易,一個年輕女子名為洛瑤芳。」

… 依琳老師和蕉嶺性喜靜,罵人這些並不是強項,而這裏的劉笑天,段天順,幹天兒,焦龍飛幾人,卻是罵人之中的強者之強者,只有打不過的,而沒有罵不過的。

雙方的口舌之戰上升了一個層次,要是對罵胡說的話,劉笑天也並不懼怕,但是真要是打起來,自己肯定不是薛華老師的對手,至少薛華老師肯定進入了戰皇七八階的修爲,一個戰王六階修爲的高手對上一個一個戰皇七八節修爲的絕對高手,那下場毋庸置疑,只有死路一條。

薛華老師從第一次聽到劉笑天這個名字之後就開始對劉笑天失去了好感,更何況劉笑天和自己曾經日思夜想,最喜歡的姑娘有見不得光的地方。

所以此刻盯着劉笑天的眼神越來越充滿了一種殘忍的味道。

學生之間互相打架切磋這已經成爲了神龍學院,學生互相之間進步的一種最常規的東西,但是薛華這個護犢子的傢伙硬是要將劉笑天懲罰一下。

”薛華,你還是走吧!學生之間的鬥毆本事很平常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這樣糾纏下去。“依琳老師終於開口了。

”哼,依琳老師,你倒是將自己的學生保護的很好啊,還是因爲你們兩人有見不得人的事情,你怕泄露出來了。“薛華猙獰着臉龐,樣子特別的不和善。

”不準侮辱我老師,有什麼事情衝着我來。“猛地劉笑天擡起了拳頭,向着薛華老師打去。劉笑天突然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

”笑天……不要……”依琳老師本想阻滯笑天的衝動,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士可忍孰不可忍?”這是劉笑天的做人底線,不管怎麼樣?別人可以侮辱他,但是就是不能侮辱他的朋友,老師,親人,這是劉笑天做人的底線,也是劉笑天的最低底線,既然薛華觸碰了他的底線,那劉笑天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一點點要回來。

“哼,不成器的學生。”薛華冷哼一聲,手中強悍的光芒閃爍而出,向着劉笑天而去。

“彭彭……”兩道璀璨耀眼的光芒碰撞在一起,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

“嗤嗤…………”劉笑天被對方強勢的力量震得雙臂發麻。然後被一股強悍的力道震得倒飛出去好遠的距離,實力上的差距就是這兒明顯。

“青蓮妖火,”劉笑天大喝一聲,手中開始接連出現一道道青澀火焰,周圍的溫度猛然身高,劉笑天此刻有點兒失去了理智的趕腳,青蓮火焰猛然間將周圍的溫度升高了許多倍。

“異火??“依琳老師眼中閃爍出幾道清明的神色,看着劉笑天手中燃燒的青澀火焰,驚訝不已。

”你有異火……?“薛華這時候臉色也是變得無比的難看,薛華這時候也能夠明白雷剛怎麼會在這場打架之中受傷。

”我說過,不準侮辱我的老師,你觸碰了我的底線,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我的老師不是可以侮辱的,只要我在,任何人不得侮辱依琳老師的清白。“劉笑天的話語無比的決絕,容不得對方半點兒推脫。

”是嗎?那我今天就領教領教傳說中的異火的力量?“薛華畢竟是老師,要是被一個學生嚇住,那自己的面子與學生的面子往哪裏擱放?想到這裏,薛華雙掌上面的光華大盛,大有和劉笑天拼個你死我活的局面。

”住手……”突然兩聲大喝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東方長老,歐陽長老。”薛華看到來人之後,身上的那股剛纔的凌厲氣勢立馬減弱了下去,隨即很恭敬的和歐陽長老與東方長老打了聲招呼,可見歐陽長老與東方長老的地位不一般。

看到薛華也是將氣勢收了回去,隨即劉笑天也在無聲無息之中將青蓮妖火收了回去。

“東方長老,歐陽長老。”依琳老師也是甜甜的打了聲招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