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個時候,並不意味著金虹境的強者完全掌控了某種法則之力,只是在這種法則之力的基礎上,有了更高的理解。

一旦完全理解透徹了之後,便會到達祖神境的層次,但要做到這一點的金虹境強者,寥寥無幾。

就是司法殿的五至尊,也是一直被這一點困擾。

而裂地祖神說的那五個人,自然就是司法殿的五至尊了。

不過他的話剛說完的時候,身旁的一名身穿紫衣,滿臉皺紋卻又氣勢十足的老者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他從劍山來此,和這幾名祖神級別層次的強者聚集一起,倒是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尤其是裂地祖神,方才居然叫他奇葩!

「沒有達到祖神境但卻實力不弱於祖神級別的強者,這真的很奇葩嗎?」老者不滿的嘀咕了起來。

其他幾名祖神級彆強者紛紛翻了翻白眼,這尼瑪的還不是奇葩嗎?

就在幾人討論的時候,他們周圍的空間再次震動起來。

「問!」簡簡單單的一個字,突然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腦海之中。

幾名祖神級別的強者,紛紛愣住了,難道是真的,真的有人要突破到了祖神境?

「裂地,恐怕你猜錯了,這下我們猜猜,是那五個傢伙的哪一個要突破到祖神境了?」冰月祖神笑著問道。

「先看看他要問什麼吧?」裂地祖神認真說道。 現在幾名祖神強者所遇到的這一幕,是由金虹境突破到祖神境必經的過程。

當然接下來要問的問題,不是要問他們,而是要問問這個問題的人自身。

在法則的見證下,自問自答!

只是,這種狀況,但凡是祖神級別的強者,都會有所感應。

「何為法則?」一道訊息,傳送到幾名祖神強者的腦海。

「哼!好大的口氣!」裂地祖神猛地一跺腳,頓時間地面上出現了一道道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其他幾名祖神也同時被震驚了,居然有人敢問這樣的問題,究竟是誰?

要知道他們當初突破祖神境的時候,可從來不會問這樣的問題。

根本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回答的過程極為重要!

這是修行者一個明悟本心的過程,所出的答案,不是要讓這個世界的法則滿意,而是要問心無愧!

心裡那道坎過去了,自然一切就明悟,就此可成就祖神之位!

何為法則?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就算是現在的幾名祖神,都無法回答!

法則演化成無數玄妙的力量,對修行者來說,使用的是法則之力,而不是法則!

儘管覺得這個問題問的極為誇張,但是幾名祖神依舊同時開始思考了起來。

這個時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明悟本心的過程。

這種重要的過程,甚至可以讓他們對法則的感悟再度突破。當然是至關重要!

到底什麼是法則?幾名祖神強者全部陷入了沉思。

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整片空間都極為安靜!

安靜的有些可怕,似乎接下來,要有什麼大事件爆發了!

儘管如此,但現在並沒有任何一人在想到底是誰問出了這樣的問題。

接下來的解答的過程,是最為重要的,一旦失敗,後果嚴重的話,便會永遠不會晉陞祖神境界!

「法則衍生萬物,萬物逆轉回歸本源,便是法則。」

終於,一道訊息再次傳入了這些祖神級彆強者的腦海中。

所有人同時身體猛地一晃,如此簡單的解釋?難道他們都沒想過?

自然是都想過,但是沒有敢相信!

而問出這個問題的人,在回答的時候,卻是如此的自信,根本不會認為自己錯了!

整個空間,再度安靜了,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

那個人成功了嗎?他到底是誰?這是所有祖神強者心中的疑問。

上界要誕生一名新的祖神強者,這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情。

眼下妖族即將大舉入侵,一名祖神級彆強者,帶來的作用非同小可!

「唉。看來是失敗了,想這樣突破到祖神境界,何其艱難?可惜可惜,貪多不進!」裂地祖神使勁搖了搖頭,重重嘆息,眼裡滿是惋惜之意。

「實在太可惜了,眼看就要出現一名新的祖神,就這樣失敗了。」冰月祖神惋惜說道。

其他幾人,自然也是一樣,儘管覺得那想要突破的人口氣不小,但他們內心中,還是希望他成功的。

自上界誕生以來,沒有任何一人,能如此突破祖神境。

就在幾人心中覺得可惜的時候,整片空間,再次劇烈的搖晃起來。

「怎麼回事?」裂地祖神臉色大變,說道:「我們出去看看!」

當即,他便是第一個來到了空間外面,空間之外,是一望無際的荒野!

「你們看那裡!」緊跟而來的冰月祖神指了指蒼穹之上。

「法則齊聚,居然能出現這等異象!」

所有人都傻了眼,這等情況,他們都是曾經推測過,但是從來沒有真正的見過!

「看這架勢,似乎要進行法則虹光進行接引,可是突破如果突破祖神境界的話,根本不需要這一點啊!」裂地祖神徹底懵了。

正常來說,法則虹光接引,只會出現一種法則之力。

可是現在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場景,卻是極為壯觀,五顏六色,千變萬化的法則之力齊聚在一起!

「不,沒有虹光接引,只是如此多的法則聚集在一起,或許是那個人已經突破到了祖神境界,出現的異象。」

渾身被火焰包裹的男子終於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此話一出,其他人先是一愣,而後便是紛紛點了點頭。

這種猜測,是非常有可能的,如果是真的,對上界來說,簡直是天大的機緣啊!

「上界有救,人族有救!」另外兩名祖神級別的強者一直沒說話,但是這一刻,紛紛仰頭望向蒼穹,臉上老淚縱橫。

能如此突破到祖神境界的人,他現在的實力,究竟是多強大?

「我猜一定是司法殿的那位突破了,我們是不是要過去道喜一下了?」裂地祖神直接問道。

「對,對,這是自然,自然要去道喜。」其他人紛紛附和起來。

寒羽門內。

大殿門外的無影等人,臉上紛紛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就在方才,韓宇身上再次爆發出了比之前更為強大的能量波動!

也就是說如果韓宇現在突破到真命境,和之前突破,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至於蒼穹之上的異象,除了那些祖神級別的強者,其他人是根本無法看的到的。

韓宇的雙眸猛地睜開,一道精光爆射而出!

他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絲笑容,「簡單嗎?簡單的便是本源,明悟了便是簡單。」

韓宇緩緩地站起身來,而後直接一掌揮出,這一掌,看起來極為普通。

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根本察覺不到任何的力量。

就連在大殿之外,距離韓宇如此之近的無影等人,都沒有任何的察覺,只是隨意揮出的一掌。

然而緊接著發生的事情,就連韓宇自己,都感到極為震驚。

一陣風吹過,整座大殿,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全部化為了粉塵,隨風而去。

就連大殿內的各種擺設,也是全都不復存在。

韓宇徹底愣了。

自己隨意的一掌下去,這大殿就這麼沒了?沒有任何的動靜?

關鍵的是,他現在就好似是站在一片平地上一樣,周圍沒有任何破碎的瓦礫,石塊,哪怕是灰塵,都消失了。

無影幾人都以為自己等得太久,出現幻覺了。

所有人都使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面前好好的一座大殿,就這麼消失了?

當無影幾人再次定睛一看的時候,卻是發現一道朦朧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韓宇身著一身白衣,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渾身上下沒有散發出任何力量波動。

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看著無影等人。

無影等人頓時陷入了迷茫之中,他們突然感覺自己完全看不透韓宇了。

所有人都感覺到,面前的韓宇,是虛無縹緲的,這種感受,根本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太過奇特,詭異。

「你,突破了?」終於,還是無影最先回過神來,對韓宇問道。

韓宇微微笑笑,點了點頭,但實際上,他的內心也是激動無比,一直在剋制而已!

真命境啊!期待已久的真命境,到了這個境界,可以做很多重要的事情了!

即便是韓宇的心性,也是無法控制住的。

最關鍵的是,韓宇的真命境,和其他真命境強者完全不同!

獨一無二,上界僅此一人,他方才突破所發生的一切,使得上界所有祖神強者都為之一驚。

那些祖神強者統統認為上界誕生出了一名祖神,但實際上呢,只是韓宇突破而已。

只是突破到真命境而已。

可以想象,當那些祖神強者發現真相以後,會是怎樣的表情。

他們一定會感覺,這一世白活了!

區區一個真命境的修行者,對法則的感悟,居然如此之深。

實際上呢,韓宇並沒有對單一的某種法則有太深的感悟,但是他卻直接透過現象,看到了本質!

這要說出去,絕對讓所有人嚇得掉一地眼珠子。

要論單一方面法則的感悟,韓宇可能連很多真命境強者都不如,但是他看透了本質!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個人對很多基礎的問題研究的並不透徹,但是更為繁複複雜的問題,卻直接明悟了。

當然韓宇知道,做到這一點,有好處,自然也有壞處。

好處自然是他現在的實力,極為強大,究竟多強,自己也不知道!

壞處呢,自然是他要反過來,利用自己的這種對法則的理解,去演化其他的法則之力。

只有這樣,他的實力才能夠不斷的突破。

當然,對韓宇來說,方才突破的時候,也出現了一個更大的威脅。

那就是他的實力,隨時都有可能下降。

這對其他人來說的話,簡直是駭人聽聞,但是就是發生在了韓宇的身上。

現在的韓宇,必須無時無刻都要不斷嘗試演化各種法則的力量,唯有如此,才能維持自身的實力,從而得到提升。

「算了,先不想了,總的來說,也算是突破到了真命境,至於後面的路,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韓宇心中當即也做出了決定。

不過,突破了真命境之後,他還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做。

那便是身體內的妖宇,沒有了破天魔尊之後,妖宇可以作為第二分身出現了。 「恭喜門主突破真命境。」

「恭喜恭喜!」

無影等人終於是回過神來,紛紛對韓宇道喜。

如此快的速度提升到了真命境實力,使得所有人都心中感到震驚。

韓宇一開始的實力,並不比這些人高到哪裡去,但是現在,已然是最強的一人了!

他臉上也是掛著笑容,這當然是最為激動人心的時刻。

同時,他的背後,浮現出了一個虛幻的影子。

兩個尖尖的耳朵,血紅色的眼睛散發著鋒利的光芒,身高則是和韓宇差不多。

這是妖宇的影子,在韓宇突破到真命境之後,它也不需要繼續在韓宇體內!

無影等人紛紛詫異的看著這一幕,關於妖宇的事情,他們並不知道。

韓宇背後的影子越來越凝視,最終,再次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

那道身影終於是完全浮現了出來,那種氣息,同樣是真命境!

「我是妖宇。」妖宇第一時間開口說話了。

只是這聲音,和韓宇自身的聲音差距有些大,但也並不是那樣妖異。

「哈哈哈!」韓宇瘋狂的大笑起來,回應道:「我是韓宇!」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