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想來,這必然是別有用意。

「不必了,有此物,我們可以直接跨越過去。」牧雲晃了晃手中的黑鐵鑰匙,隨後便將一道能量湧入到其中。

下一刻,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出現,牧雲想都不想,一下子便跳入其中。 不過話雖如此,但這些話宋滿也只能在心中想想,卻是沒有明說。因為他知道,就算此刻他跟秦家撕破了臉,秦家也不會把吃到嘴的肉給吐出來。

這一點宋滿比任何人看的都要明白,因為如果把他換到秦家的立場上,他也不會乖乖吐出來。

既然明知到結果已經不可逆轉,那宋滿也沒必要因此而跟秦家徹底翻臉。他只恨當初自己不應該鬼迷心竅,為了得到家主之位,甚至不惜把家族的「密碼本」透漏給了秦萬里。

現在看來,秦萬里是早就做好了這些打算,他之所以願意主動派人去刺殺宋天,為的也並不是幫自己奪取家主之位,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宋天手中掌握的宋家產業名單!

而名單到手之後,秦萬里雖然給了自己一部分,幫助自己成功當上了家主,但另一部分肯定還藏在秦萬裏手中,甚至那一部分比自己所得到的這些,還要龐大,還要重要!

因為像如今已經出事的金福門珠寶集團,華娛影視集團等等,根本就不在宋滿所得到的那些名單之內。

如果不是宋家長老團突然找到自己,宋滿或許到現在還不知道金福門組彙報,華娛影視竟是他們宋家的產業,而如今卻是已經落到了別人的手中。

雖然宋家長老團不知道這「別人」是誰,但宋滿稍稍一想就全都明白了!秦萬里定然是用這部分名單,對照宋家的「密碼本」從而挖出了宋家隱藏的產業!

秦家,好一個秦家,好一個秦萬里!!

宋滿心中清如明鏡,但就算知道又能怎樣?秦萬里是鐵定了不會把那一部分名單乖乖交出來!因為那不僅僅只是一張名單,簡直就是數之不盡,用之不完的財富。面對這麼一筆龐大到能令人抓狂的財產,沒人會傻到主動交出去!

「哼,這件就算如你所說,但我希望事情就到此為止,否則事情鬧大,即使我是家主,也不可能壓得住宋家芸芸眾口,到時候如果惹怒長老團把我攆下了台,對你秦家也沒什麼好處!」宋滿憤然起身,厲聲怒喝。

「呵,宋叔放心,這個我自然知道。」秦萬里起身相送。

與此同時,蘇杭,美女公寓!

「看來是你二叔手裡的名單泄漏了,不可能是你大叔動的手,他現在是家主,動動嘴就能把這些產業從你二叔手中收回來,他沒這個必要。所以只能是……」陳天說到最後,宋千月當即咬牙切齒道:「秦家!」

是的,秦家!只有秦家,才具備這個條件,同時又具備這個能力!否則換做其他人,哪怕是華夏首富,也沒足夠的能力同時打掉宋家這麼多企業,集團,收歸到自己名下。而且外人也不可能知道金福門珠寶,華娛影視等等這些是宋家的產業。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專門針對宋家的行動,宋千月氣的想要抓狂。

「也不知道大叔這家主是怎麼當的。難道他就能這麼忍氣吞聲,眼睜睜看著自己家的錢忽然到了別人手裡,成了別人的?還有長老團怎麼沒一點行動?都要幹什麼呀!」宋千月氣鼓鼓的說。

陳天咧了咧嘴,冷笑道:「這還用說,肯定是你大叔有把柄被人拿捏著,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的通。」

「哼。」宋千月冷哼,「我才不管他是不是被人拿住了把柄,就算他萬般無奈,但宋家的產業就是宋家的,任何人都不能動。他當家主我雖然不同意,但也可以接受,畢竟他是我的大叔,是我爺爺的二兒子,可是如果他敢幫著外人對付自己家的產業,哼!我一定要他好看!」

宋大小姐發飆了!旁邊的陳天不由一愣,說:「我說妹子兒,你大叔可是家主,你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把他怎麼樣?」

「哼!」宋千月怒氣不消,恨恨說:「你就瞧好吧。我再給他兩天時間,如果兩天之後這事情還沒得到解決,你再陪我去一趟宋家!」

「噗!」陳天一下子噴了,瞪著一雙眼珠子看著宋千月,連忙說:「妹兒呦,你可別再折騰哥了,你們宋家的事兒哥是真心不想再參與了,上次為了救你都險些把小命搭進去,這次還來?」

宋千月小嘴一撅,翻了個白眼,說:「你還是不是男人,你忘了當初你答應過要幫我的,你想反悔?」

「反悔個毛呦!哥答應你的只是幫你推掉跟秦家的婚事,現在我可以保證只要你呆在蘇杭,沒人敢來蘇杭抓你,秦家也不行,所以這婚事已經被哥攪合黃了,哥也完成了承諾。現在你們宋家生意的事,我能幫上什麼忙?難道還能帶著你直接殺到秦家去?」陳天鬱悶道。

聽了陳天的話,誰知宋大小姐竟還真的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嬌聲說:「對,這方法好,咱們就直接殺到秦家去,本小姐要指著他們的鼻子告訴他們,乖乖的把宋家的東西都給本小姐吐出來,否則本小姐要他們好看!」

「噗通!」

陳天一個咕嚕從沙發上摔了下來,眼神像是看著一隻小怪物似得盯著宋千月,而後伸手又摸了摸宋千月的額頭,自言自語說:「不對啊,沒發燒啊,怎麼突然發起神經了!」

「滾。」宋大小姐一巴掌拍掉了某貨的手掌,氣鼓鼓的說:「你才發燒了呢,你才神經了呢,本小姐正常的狠,咱就直接殺到秦家去。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事情就這麼定了!」

「呃……」陳天鬱悶,趕緊搖頭,腦袋晃得連東西南北都快分不清了,拒絕說:「不同意,堅決不同意,你這是把哥往火坑裡推啊,哥會粉身碎骨,死無全屍的!」

陳天的話雖然說的有些誇張,就算他真的去了,或許未必會死,但為了趕緊打消宋大小姐的這個不要命的計劃,誇張一點也無所謂了,哪怕是長別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陳天也忍了。

秦家呦,那可是華夏僅有的三王之一中的秦王,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招惹的嗎?

不錯,陳天是沒真正見識過三王的強悍,目前和他有

過接觸的,也只有秦家這個秦王,對於彪悍的東北王,目前他還沒有接觸,更神秘的燕京王,自然不用說,陳天連燕京王究竟是誰都不知道。

但即使這樣,陳天還是能從其他方面推斷出秦家的生猛和恐怖。

宋家,秦家同為華夏三大家族,一個在高端戰力稍有不足的宋家,就已經險些把他永遠留下了,更遑論是傳聞中高端戰力異常生猛的秦家?此行一旦雙方交手,結果絕對是陳天必敗,連一絲逃脫的可能都沒有!

這倒不是說陳天膽小,怕事。因為哪怕是秦家的秦萬里,現在要說讓他來蘇杭走一趟,恐怕他也不敢。

蘇杭是陳天的老巢,他秦萬里雖有「秦家」這個大後盾,但如果陳天真想留下他,秦家再如何厲害也是鞭長莫及,遠水解不了近渴,只能眼睜睜看著秦萬里永遠留在蘇杭。

這跟陳天不願去秦家老巢是同一個道理,同樣在整個地下世界中,沒有哪個大梟會隻身跑到別人老巢去轉悠的,這幾乎是成了地下世界一條不成規矩的規矩!

「切,膽小鬼。你不去我自己去,哼,看你忍心不!」宋大小姐嘟嘴說!

某貨:「……」

兩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其實說白了也就是那麼一閉眼,一睜眼,再一閉眼,再一睜眼的功夫。

於是,兩天時間就這麼過去了!而讓宋大小姐車底飆狂的是,這兩天的時間之中,秦家並沒有停手,甚至比之前幾天還要瘋狂,還要誇張。

「瘋了瘋了,這秦家真是不要命了!」宋大小姐大為惱火,險些一氣之下直接開著她的小跑法拉利,一路飆殺到首都去。她倒要好好問問自己的那個親大叔,宋滿宋家主,你這是要鬧哪樣?難道不把宋家的產業敗壞光你就不甘心嗎?

這怪不得宋大小姐大發雷霆,因為就在這兩天里屬於宋家的企業,相繼又有十幾家接連出事,所有企業集團的最大掌權人,要麼就像前幾天的案件一樣,突然間莫名其妙的離奇死亡,要麼就是突然宣布要退出商業圈,然後把自己手中的股權以絕對低的價格轉讓了出去。

總之一句話,這十幾家企業集團,幾乎是在這兩天之中,最高層的董事長直接變了個人,而隨著這個人的轉變,這些企業自然也都要跟著改名換姓。這裡改的當然不是真正的集團名字,而是背後掌控人的名字。

從宋家變成了秦家!

宋家,秦家!一字之差,受到影響的卻是累以億萬的龐大財富,毫不誇張的說天壤之差都難以形容。

「陳天,走,跟我去首都!」宋千月嬌喝說。

「呃……」坐在沙發上的陳天猛的一個激靈,面露苦瓜之色說:「妹兒呦,你就饒了哥吧,哥保證以後再也不打你的歪主意了成不?」

「滾!少廢話,馬上動身!」宋千月等不及了! 龍骨鬼船,一片死寂,沒有絲毫身影。

這一次,牧雲帶著眾人通過那黑鐵鑰匙直接跨越到了鬼門之前,一入此門,便是一片陰森。

宛若是,進入到了修羅地獄一般。

鬼門的傳說,眾人也有耳聞,那是列缺仙帝專門創建而成,幾乎不曾聽聞過,有人能夠成功的歸來。

鬼門內,充斥著無盡的神秘,生死難測。這只是傳聞而已,但當他們真正的進入到其中之後,更是感同身受。

此地,令人毛骨悚然。

當眾人墜落之後,不由得腳步踉蹌,站穩之後,方才發現來到了一片破碎之地。眾人心中無比的緊張。

畢竟,這裡可是鬼門內啊,他們極為緊張,環顧四周,看清四周的景象。

當所有人看看清楚四周的場景之後,不由得紛紛獃滯了,這裡一片破碎,誰也不清楚在這裡之前的景象是什麼,或者說這是什麼地方。

總之,入目所及,到處都是一片殘破,幾乎無法看到任何完整的東西,天空中沉浮著無數的殘破碎片。

有粉碎的戰艦、斷裂的山嶽,島嶼,甚至是殘破的大陸,隱隱約約還能看到一些倒塌炸開的宮殿廟宇。

甚至,虛空中出現了無數的時空風暴,這裡是混亂的法則風暴,一旦被捲入其中,根本沒有脫困的機會。

「快看,那一座大殿中有屍體!」就在眾人四處環顧的時候,黑衝天看到了附近的一座顯露出來一半的殘損大殿。

在那其中,竟然有無數的屍體,全部都堆積在失去了頂蓋的殿堂中,裡面堆積的屍體宛若山嶽一般。

並且,這些屍體全部都身穿統一的戰甲,樣式極為古老,最誇張的是,這些戰甲都是極為珍貴的神金打造而成。

不僅僅如此,就連他們手中的刀槍劍戟,都絕非凡品,可以輕易的感受到所蘊含的恐怖威能和鋒利的氣息。

但所有人的致命傷都幾乎一模一樣,全部都是心臟被擊穿,如同是被釘殺在此地。而且,是被一舉格殺!

這大量堆積的屍體,仔細的查看,可以發現,他們並非是胡亂的堆積,而是布置成為了一個無敵殺陣。

只可惜,他們所有人,連同那整個殺陣,都幾乎在瞬間破滅了,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

可想而知,他們昔年是遭遇到了何等恐怖的存在,將這麼多的強者和殺陣一起崩滅了,恐怖如斯。

「魔山聖地,魔山軍團!」拓跋小舞看到那個殘損的大殿和四周的廢墟,不由得面色驟變,失聲喊道。

聞言,眾人紛紛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黑衝天更是好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這是魔山聖地?」

魔山聖地,提到這四個字,便會有無數的人心中震顫。

魔山仙帝,恐怖如斯!

在那個天驕並起的黃金年代,魔山仙帝憑藉一人之力,成功的擊潰了無數軍團,斬殺了天才。

在諸帝時代,此人都是一個奇迹般的存在!

眾所周知,爭奪仙帝,依靠的並未是個人的力量,畢竟每一個爭奪天命的種子選手的背後,都有一個或者是多個恐怖的大勢力的支撐,組建成為軍團,一起進行攻擊作戰,為爭奪天命開道。

在這之中,往往會有許多老不死出面,成為天驕的護道人,更是天驕的急先鋒,進行成帝前的第一戰。

若是依靠那天驕孤身一人,就算是實力強大,可以戰勝其他天驕,但是面對那浩瀚無垠的軍團,必然會血氣耗盡,淹沒在其中,與天命無緣。

因此,可以說,每一個仙帝,在尚未成就仙帝之前,便會得到各方的支持,擁有大背景去戰鬥。

但偏偏,魔山仙帝不同!

他在成就仙帝之前,根本就沒有拉攏任何的勢力,甚至也明確的拒絕了大量的古老宗門勢力相助的請求。

他便是如此的孤傲,並且親自一手創建出了無敵世間的魔山軍團!這個軍團,乃是魔山的追隨者組建而成的無敵軍團。

魔山軍團,十八分部,每一部都設定了一名戰將指揮。這十八個戰將,便是魔山仙帝能夠順利奪取天命的保障。

誰也不清楚,魔山仙帝在尚未成就仙帝之前,是如何擁有那麼多的資源,去培養這樣的一支戰無不勝的軍團。

但魔山軍團的戰鬥力毋庸置疑,在當初爭奪天命的戰鬥中,如同是一匹黑馬一般,強勢衝擊出來,所向披靡。

所有的軍團,都是其手下敗將,被打的丟盔棄甲,望風而逃。

特別是在後來,魔山仙帝鎮壓天道之後,這整個魔山軍團更是攀登到了極致,先後打壓了數個帝統仙門,甚至是和禁區中的無上存在開戰過,其戰績極為榮耀。

但是,在魔山仙帝之後,這龐大的軍團僅僅是縱橫了不足千年,便離奇的消失不見了。隨後魔山聖地便走了下坡路,最終在歷史長河中灰飛煙滅。

誰也不清楚,那曾經所向披靡的魔山軍團,究竟去了何方?但是這一次,他們卻看到了成片的屍體。

「我見過他的畫像,在古籍中有過記載,魔山軍團第十一分部的魔血戰將!」拓跋小舞指著正前方的一具戰將屍體說道。

「還有,這一座宮殿和屍體的身上都有那魔山標誌,萬古以來,似乎唯有魔山軍團的人採用這種標誌!」

魔山軍團十八戰將,追隨著魔山仙帝一生,奇迹般的不曾有一人戰死,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也從側面證明了魔山仙帝的恐怖強勢。

此時此刻,眾人順著拓跋小舞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在那大陣的中心,有一名手持長槍,卻站著而亡的屍體。

這一具屍體,面容清晰可見,無比的剛毅,顯然便是一名鐵血戰將,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同樣的,這戰將的致命傷同樣是在心臟處,被直接擊穿,饒是那一身無上神金打造的戰艦都擋不住那恐怖的殺戮氣息。

戰甲本身的神性被一擊摧毀,擊穿其心臟后,殺意剿滅了神魂,摧毀了體內世界和無上大道。

一切都是在瞬息間完成,可想而知那一擊的恐怖所在!

「犀銳音擊,黑暗犀銳族中的無敵翹楚!」看到那全部被擊穿了心臟的屍體,牧雲不由得輕嘆一聲。

這樣的慘狀他並非是第一次見到,在此之前的無數年,他曾經見到過多次,全部都是此種死法。

不管是多少人,只要遇到了犀銳音擊便會造成這般殺戮。

黑暗犀銳族,黑暗九族之一,極為擅長攻擊,銳不可擋,他們的身體便是他們最強大的兵器。

而這犀銳音擊,更是其中的翹楚,他的攻擊方式便是音波進攻,仰天長嘯聲中,萬千修士紛紛隕落。

也唯有那種極致的音波殺意,方才能夠在瞬息之間貫穿整個軍團的所有人的心臟,將其生機斷滅。

犀銳音擊的傑作,便是屠滅了這魔山軍團!

在這當時便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事情,魔山仙帝之後的千年時間,正是魔山軍團最為輝煌的時代。

當初他們被封印了,後來在魔山仙帝消失之後,重新出現,鎮壓九天十地,依舊是恐怖如斯,所向無敵! 魔山軍團,戰無不勝。

這句話,在那個年代,幾乎便是耳熟能詳。可以想象,整個魔山軍團的恐怖所在,大軍出動,便是勢如破竹。

但誰也不曾想到,這樣的無敵軍團,卻遇到了犀銳音擊!在魔山仙帝消失千年後,黑暗九族中誕生出了一名天才。

此人,便是來自黑暗犀銳族的犀銳音擊!

超凡強者!

並且,在後來,犀銳音擊輕鬆的擊敗了所有天命爭奪者,成功的鎮壓了天道,成為了新一代的黑暗仙帝。

這是整個黑暗犀銳族的驕傲,當然這是后話。在當初,犀銳音擊出現的時候便已經擁有這般的戰鬥力,後來成為仙帝也不足為奇了。

畢竟,魔山軍團堪稱是無敵的存在,卻隕落在這犀銳音擊的手中,並且還是無比簡單利索的一擊。

長嘯聲中,百萬軍團灰飛煙滅。

這魔山軍團第十一分部的魔血戰將,顯然是意識到了危機的降臨,便擺出了防禦陣型,但是依舊無法阻攔,連同他在內無一倖存。

「走走看。」牧雲輕聲說道。

眾人穿梭在這虛空之中,避開時空亂流風暴,很快他們便看到了一片殘損的島嶼,在其中有一片深淵,裡面依舊是堆積了無數屍體。

「屍體堆的最上面這個人,應該便是魔山軍團第九分部的霸王戰將了,此人兇悍無比,一對戰錘恐怖莫測,不曾想居然也隕落在這裡。」拓跋小舞喃喃的說道。

在場的眾人紛紛神色凝重,那犀銳音擊也太過恐怖了吧,居然先後破滅了兩大魔山軍團的分部。

這樣的戰鬥力,著實令人心驚肉跳。

難不成,此地便是昔年那一場戰鬥之後留下的破碎之地,但是為何會出現在這鬼門之內,誰也不清楚其中的緣故。

很快,隨著眾人的搜查,便找到了十六個覆滅在此地的分部軍團,所有人的死法都是幾乎一模一樣。

心臟被擊穿,生機被剝奪。

犀銳音擊太強橫了,簡直就是不可戰勝,一日之內,連滅十六個魔山分部軍團,幾乎打沒了整個魔山軍團。

也難怪,魔山聖地會那麼快的走向了衰敗,所有的強者幾乎都全部戰死了,在後來還能夠憑藉祖蘊支撐了兩萬年也實屬是不容易了。

此時此刻,眾人的面色無比的難看,那犀銳音擊所展現出來的戰鬥力,讓他們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