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也很幸運……

他留下了這一口氣。

毫不誇張的說,哪怕剛才赤炎尊者動用的力量再大一絲,葉子晨現在也已經是個死人。

福禍相依。

這話說的果然沒錯。

重傷瀕死確實是禍,可這留下來的一口氣恰恰就是福。

「對了大神,剛才在你昏迷的時候,那些人說話都可難聽了。」夢蘿咬著嘴唇氣鼓鼓道。

「難聽?」

「夢蘿。」花間柔朝著夢蘿搖頭,葉子晨看到這一幕眉頭沉的更是厲害,「說,幹嘛要藏著掖著,他們都說什麼,全都說出來。」

「他們剛才……」

藏不住話的夢蘿將剛才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跟葉子晨說了一遍,葉子晨眉頭緊鎖,朝著外面的那些冕下和殿下看了一眼。

真可笑啊!

當時他失去意識,並不知道發生的情況,可現在聽夢蘿闡述……

他唯一的感覺就是可笑。

人族!

看人族的笑話。

如此冷漠的族群,在這種情況下都不互相幫助,可想而知,如果未來宇宙人族面臨困境時,這個人族會變成什麼樣。

各顧各的,看到別人落難就落井下石。

冷眼旁觀。

不是葉子晨詛咒宇宙人族,如此真的繼續這樣下去,人族走向滅亡是必然的。

「那些說了污言穢語的人都記下了么?」葉子晨眯眼,夢蘿用力的點頭,伸手點了點自己的小腦袋,「全都記住了,所有人……一個不落,全在我的腦袋裡。」

「好,過段時間找他們算賬!」

「不用。」讓人意外的是,此時開口的竟然是白語,她搖著頭微微蹙眉,「這件事情不需要你管,我們會自行解決。」

「對,我們自己解決。」火焰鼠的眼眸中滿是怒火。

當時……

所有朝著夢蘿、可可她們說垃圾話的,火焰鼠也全都記住了。這個仇,絕對不可能就這樣算了。

森然的目光朝著遠處的冕下、殿下們看了一眼。

已經知道火焰鼠他們身份的人族才俊們,注意到火焰鼠的眼神全都心頭一涼。

壞了!

他們真的闖大禍了。

現在他們唯一期盼的就是自己勢力能夠保住他們,就是可能他們不知道,現在八大巨頭對他們這些人,已經在著手進行除名。

人,總要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

任何時候都是如此。

他們既然選擇了當時說那種話,那麼他們就需要學會承受相應的後果。只是,他們可能i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後果會如此的沉重。

頭銜取消。

還有隱星四大家的怒火。

不說別的,就夢蘿、白語、花間柔她們將剛剛那些人族說的話,不添加油醋的如實說出,她們背後的家族就可以讓那些人的家族萬劫不復。

能夠幾乎跟八巨頭比肩的四大家,哪怕是一線家族在他們的面前……

也微不足道。 其實在這些人中……

感覺到畏懼的,不單純就那些侮辱了夢蘿的那些人。

還有就是之前嘲弄銀河領主的人。

不管當時他們是如何冷言冷語,如今銀河領主活了下來,那麼到時候就是他們之間解決恩怨的時候。

別管他們是殿下還是冕下,論家族背景……

又有幾個能夠比的上整個銀河系的。

那可是曾經能夠跟八巨頭比肩的星系,如今新銀河系出現在人族宇宙,短短十幾年的時間科技文明就已經棲身一線。

星系內高手雲集。

以靈鳳尊者為首,人族九大監獄高手盡被銀河系掌握。放眼人族,還真的沒有幾個能夠抗的住銀河系的怒火的。

後悔……

這時候已經晚了。

「你們這是幹嘛?」面對火焰鼠他們的言辭,葉子晨不禁咧嘴一笑,「咱不是盟友么,你我分的那麼清楚幹嘛?要弄他們就一起弄,銀河系和隱星四族一起動手,倒時候看看有誰敢來找咱們的晦氣。」

「你們別想的太多了,人族不可能放任你們胡來。」藍荷仙子提醒。

「胡來?」

陡然間,葉子晨的目光一凜。

「當他們決定說出那些話的時候,就應該付出相應的代價。難道夢蘿、白語、花間柔就白被他們言辭羞辱了,我的女人是他們能說的?」

???

頓時,夢蘿幾女的臉嗖的一下就都紅了。

女……女人?

其實葉子晨想要表達的是分開的意思,夢蘿她們是一批,女人那裡指的是蘇煙和夏可可,但從他剛才說的話中難免會讓人誤解。

偏偏奇怪的是,這三女誰都沒有去反駁。

「情敵!」

小不點郭瑩瑩皺著鼻子,將夢蘿她們幾個的神情都收入眼帘。女人,不論年紀,面對愛情的直覺都相當敏銳。

「那你想怎麼做,你還想將他們滅族么?」藍荷仙子蹙眉。

「這是哪裡話,我們怎麼可能會做那麼惡劣的事情。」葉子晨咧嘴一笑,微微挑眉道,「仇是一定要報的,至於報到什麼程度,就要看他們的態度了。」

藍荷仙子聞言深深看了葉子晨一眼,就好似已經知道了他的想法一般,

「你自己看著辦吧。」

「放心,我做事……向來都是很講理的。」葉子晨目光森然,朝著周圍的冕下和殿下們瞥了一眼。

凡是看到這道目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心頭一寒。

「藍荷仙子。」

將目光收斂,葉子晨就眯著眼眸,目光中有些深意的低語。

「嗯?」

藍荷仙子聞言挑眉,偏偏葉子晨又笑著搖了搖頭。

「算了,私下說。」

這莫名其妙的語氣讓周圍的人都不禁將一怔,藍荷仙子也不禁蹙眉,看了葉子晨良久他旋即吐了口氣點頭道。

「好。」

這傢伙……

還真是敏銳的可怕。

看著葉子晨的眼神,藍荷仙子不禁在心頭低語。

就在這時,虛空之上突兀地出現一道彩雲,北校區的學生們都下意識的朝著頭頂望去,旋即就聽到有人大嚷。

「正義之主!」

頓時,祖龍族的青年才俊全部都跪拜在地高呼。

「恭迎正義之主。」

「祖龍族英雄還真是姍姍來遲啊。」藍荷仙子抬頭望向虛空的彩雲,「正義之主,還要高高在上的站在雲端么?」

就在藍荷仙子話音落下不久,正義之主就從虛空上落下。

「藍荷尊者。」

「我很失望。」在正義之主點頭問候下,他得到的是藍荷仙子失望的眼神,「我對你們祖龍族很失望。」

「不知藍荷尊者何意?」

緣嫁首長老公 「呵,何意?」

一聲冷嗤,所有都感覺到藍荷仙子的氣息變了。

那是一種絕對高傲的態度,雖然正義之主的個頭要比她高出不少,可是任誰都有一種感覺,在這裡的藍荷仙子就像是一個女王。

睥睨眾生的眼神,還有淡淡的冷傲。

「我族冕下到貴校求學,說是求學……不如說成是人族和祖龍族之間互相的探討和交流。」

藍荷仙子這樣說沒有錯。

英雄學院中,有七成以上的師資力量是來自人族。與其說是人族來這裡求學,不如說是人族來祖龍族,為祖龍族授業。

「我們人族是如此的信賴祖龍族。」

「可是……」

「在貴校,我人族冕下竟然遭到了暗殺。」

「難道貴校不給一些解釋么?」

藍荷仙子緩步走了上去,正義之主的眉宇間噙著淡淡的笑意。

「藍荷尊者何意?」

「何意?貴族英雄還真是傲的離譜。」藍荷仙子眉頭一沉,「我族冕下重傷瀕死,難道一句關心都沒有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們祖龍族……在蔑視我們人族,對你們而言,我們人族冕下的生死,與你們無關。」

「刺殺者是你們人族尊者,不是么?」正義之主瞥了一眼赤炎尊者低語。

「閣下,是準備推脫干係。」

藍荷仙子的眼神瞬間就沉了下來。

「哇,氣勢好強。」夢蘿小聲的吐了吐舌,「你們感覺到了嘛,藍荷仙子的氣息現在好霸道的。」

「這不是很正常么?」

倒是葉子晨絲毫不感覺意外的笑了笑。

「你們別看她平時跟咱們有說有笑的,好歹……她也是個尊者,是人族最頂尖的那一批人。現在她代表的是人族跟祖龍族之間進行談判,如果不強勢,輸的不是她,是整個人族的臉面。」

「藍荷尊者嚴重了。」

正義之主一直保持著和善的笑意。

「我是從解決問題的角度去出發,貴族冕下遭遇暗殺,我校確實有一定責任,可是你們人族用人不明,這一點……您也不能說沒有吧。」

「我是祖龍族的正義之主,代表的是正義!」

「我會對一切進行正義的審判,此番事端我已知曉,我校有責任,你們人族一方的責任也有。」

「我不會推卸我方責任,所以我在問……」

「貴方想如何解決。」

「銀河領主對我人族意義重大,他擁有著銀河之主衣缽,擁有天五行元素精靈,他是我人族銀河的首腦,億萬萬人族的領袖,我們無法容忍他出現任何差池。」 七等分的未來 藍荷仙子凝眸低語,但從她的話語中,能夠感覺到,她是在鋪墊著什麼。

「所以……」正義之主言簡意賅。

「我方要派遣尊者、霸主級侍衛到祖龍族對銀河領主進行保護,祖龍族虛向我方尊者提供足夠確保銀河領主絕對安全無恙的積分數量,閣下可有異議?」

「好,我方同意!」 眾人驚恐。

從剛才藍荷仙子和正義之主的對話中,透露出來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

銀河領主繼承銀河之主衣缽。

這點不虛多做解釋……

在祖龍族中,銀河之主絕對是神一般的存在。擁有他衣缽傳承的人,必然會成為焦點。

其次,藍荷仙子要祖龍族接受人族派遣尊者、霸主級侍衛,到祖龍族內部對銀河領主進行全方面的保護。

從這句話中能夠感覺到什麼?

重視!

人族對銀河領主的絕對重視。

從人族來此的冕下、殿下數不勝數,可是真正讓人族做到這種地步的,也唯有銀河領主一人而已。

但這都沒什麼,最讓所有人意外的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