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沒有身為領袖的覺悟,也還不能真正意義上的成為王。

「嘿,嘮著呢?」趙信咧嘴朝着眾人笑了笑,他的笑容瞬間傳染給客廳中的所有人,本來愁眉不展的眾人們也都跟着笑了出來,邱元凱更是咧嘴哈哈大笑道,「可不嘮著呢,你要加入啊?」

「我加入也不加入你們啊,我跟小姐姐們嘮嗑不香么?」

「你可真要臉啊!」

「放你,你不要小姐姐?」

「心中無女人,拔刀自然神!」就在這時,李道義冷酷無情的低聲開口,手還放在了刀柄上,「女人,只會成為我等成功道路上的絆腳石。」

「哦?」

就在這時,王慧幽幽低語一聲。那一臉冷酷相的李道義頓時面色劇變,旋即就聽到王慧又輕聲低語。

「是么?」

瞬間,李道義就沒了聲音,還不停的給趙信打眼色。

儼然是在求救!

「哈哈哈,讓你嘚瑟,都是熟人裝什麼犢子啊!」趙信咧嘴一笑,可是也沒有再讓事情發展下去,輕聲道,「行了,你們小兩口要是想打,回房間慢慢打,我是有個事兒要跟你們說……」

話落,還不等其他人開口,客廳的桌子上咣啷一聲出現一堆琳琅滿目的寶器。

寶器五光十色。

就好似閃爍的霓虹一般在客廳中散發着光芒。

「這些就是你們曾經設計的圖紙所鍛造出來的兵器,你們就自己找吧,我就不一一分配了,如果沒在這的,兵器你們就到時候誰碰到他再給他就行,我是不想在經管這些,挺費事兒的。」趙信笑着開口,還故意做出了不想再經管的模樣,趁著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兵器所吸引時,又低聲道,「以後,如果我要是不在,你們就都聽柳言姐的,知道吧?」

「嗯?」

幾乎是瞬間,正在摸兵器的左藍小手頓時停下,歪頭朝着趙信看了過來,在這期間還有柳言。

「你去哪兒?」

待到左藍話落,客廳中的其他人也都跟着回頭。

咕咚!

被左藍和柳言的目光凝望,趙信心中有些發憷。柳言也就算了,他是真沒想到左藍反應也能這麼快。

「我能去哪兒啊!」

趙信乾笑了一聲攤手道。

「我就是隨口一說,你說我能去哪兒?我不尋思著,咱們現在隊伍壯大了,總不可能事事都問我,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就聽柳言姐的,這有問題么?」

「你不是要出去?」左藍皺眉。

嘶!

這左藍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銳利了,看來做了半年多的審判長真的讓她成長了許多。在她的面前撒謊,趙信竟然有了種跟柳言姐撒謊時的壓力。

「我去哪兒啊!」

又是咧嘴乾笑,趙信聳肩道。

「搭檔,我就是隨口安排一下,你能不能別疑神疑鬼的,嘶……是不是在這跟我裝犀利呢?」

頓時,左藍就笑着吐了吐舌頭。

「讓你發現了。」

「呵……」趙信冷嗤一聲,左藍就又將目光投到桌上,「趙信,這裏面是不是沒有我的啊,我也想要。」

「你想要什麼,我讓人給你做。」

「我要法杖!」

左藍突然站了起來,伸著小手。

「最好要這麼高的,上面有着一顆拳頭大的空間寶石,只要我一念咒語,天地皆在我的掌控之中。最好再給我來一把劍,我要魔武雙修!」

「行。」趙信笑着點頭,「設計圖紙吧,到時候給我就好。」

「太棒了!」

左藍頓時興沖沖的揮手,趙信暗吐了口氣。被她這麼一打岔,倒是剛才的緊張的氛圍也跟着消失。

「這段時間我有點太累了,你們聊著,我回去休息了。」趙信故意做出疲態道。

「快去吧。」

蘇衾馨一臉關心,趙信笑着點了點頭,可是在走的途中突然停下。

「柳言姐。」

「嗯?」柳言溫和的應了一聲。

「衾馨。」

「我在呀。」

「道義。」

「咋了?」

……

趙信將客廳中所有人的名字都喊了一遍,被喊到的人也都一臉茫然的看着他,在眾人困惑的目光中趙信聳了聳肩。

「晚安!」

「靠……」

周沐言和邱元凱他們豎起中指,李道義也一臉掃興,就好像在說『不是給錢你喊我干毛』,蘇衾馨幾人也都笑了出來微微點頭。

「晚安。」

在轉身的瞬間,趙信就感覺一陣鼻酸。真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最後一次晚安了。

緩步回到房間的趙信將門反鎖。

該安排的他都已經安排好,該給的法寶兵器也都給了出去,也是時候去洛城地窟了。就是在這之前,還有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需要趙信去做。

點開虛擬屏幕,找到魯班的聊天框。

「魯班。」

「我的黑龍套裝,做好了沒有?」

「我急用!」 車裡。

饒錦並沒有下車,而是讓助理進去。

「少爺,何小姐砸了你送的東西。」

助理很無奈

「回去!」

饒錦出聲,車子開走。

何以晴在二樓的陽台看到車子離去,哭得更大聲了。

另一輛車裡饒管家記錄下來。

少爺很懂得分寸!沒有被女人迷惑,這一點很好。

夜晚,李安安睡在車裡,而一個晚上饒錦也沒有回來,他們等到了天亮。

每個人都睡不著,熬得眼睛發紅。

李安安靠在車窗,出神,想事情,突然她下車。

而饒錦也回來了,他不知道去做了什麼,也是一個晚上沒有睡的樣子。

龍庭下車問「怎麼樣,有消息了沒有!」

饒錦先咳嗽一聲,之後拿出雪白的手帕擦拭嘴唇「暫時查不到。」

龍庭神色冷冽。

李安安突然說「那就謝謝饒總了,我們就不打擾了。」

說完冷著臉往車邊走。

饒錦低聲「你們可以再等等,說不定很快就有消息了!」

「不了,饒總身體不好,就不勞你費心了!」

李安安笑皮肉不笑的上車。

之後讓沈陵開車離開。

車裡,她一肚子的火,剛才在車上,有些事她倒是想明白了。

很好饒錦,你這個王八蛋,玩陰的!

龍庭也一言不發往車裡走,之後司文鄲,韓毅都開車離開。

饒錦看著他們離去,目光很冷。

這件事他是不會幫忙的,司家的事,他不落井下石已經不錯了。

從知道自己有個未婚妻起,他就無比的厭惡。

憑什麼自己的人生要被一個沒有見過面的女人影響。

「少爺,那些人玩得很瘋。」

饒錦身邊的人說。

「瘋也不關我的事。」饒錦並不放在心上。

**

李安安讓沈陵把車子開得飛快,想起浪費的時間,無比的惱恨。

呵呵,她想明白了,包養何以晴的人是饒錦,所以保鏢會說那麼囂張的話。

上次瞿佳的事他幫自己說話,只是不想讓何以晴犯蠢!

自己和何以晴有過節,他不會幫自己,在拖延時間。

該死的狗男女,給我等著!

龍庭打李安安的電話。

「你發現了什麼?」

李安安告訴他「包養何以晴的人是饒錦,他不會幫我們的,而且饒家和司家有過節。」

龍庭笑「很好!」

該死的饒錦,竟然敢在這件事上騙他,等他處理完手上的事。

李安安掛了電話,懊惱浪費那麼多的時間。

幾個人回到酒店,然後又分頭尋找。

找了整整一天,沒有線索。

李安安也吃不下東西。

「大小姐,吃點東西。」

沈陵拿來了飯菜,李安安搖頭,她實在是吃不下。

現在最壞的可能是邵元亮發現鶴城的身份,發生很可怕的事。

「該死!」

她打卲雁電話。

「怎麼李安安,沒找到人嗎?」卲雁嘲笑。

「你弟弟在哪裡?」

「我怎麼知道,他那麼大個人了,我還能關著他。」

「卲雁,我告訴你,最好讓你弟弟不要動鶴城,不然等著給他收屍!」

卲雁笑「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沒那個膽子!」

突然電話被人搶過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