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處事遇驚不變,有着最爲足夠的堅持,然而,正是這樣,一旦他決定動手的時候,就是必然的結局。但我們都知道,世事無絕對!”

“他這個人,外剛內柔,喜歡把什麼事情,都望心裏面去放,這樣的人,容易自苦,我們都以爲很瞭解他,都很關心他,實際上,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了解到他內心中的那份渴望。或許天一門事情過去,他揹負着的,將不在如以前般那樣的重,可性格要是形成,就極難改變的。”

看着風三娘,紫萱輕聲道:“我相信風姑娘能夠照顧好他,所以,拜託了!”

聞言,風三娘苦苦一笑,道:“可你又是否知道,我不會陪在他身邊的。”

紫萱所說,已經囊括了辰夜他所有,不算是弱點的弱點,或許稱之爲缺點。

這裏的每一個人,除卻天閒與邪風外,其他的人,對辰夜都有所瞭解,甚至好幾個人,都能夠很快知道辰夜在想什麼,可紫萱,分明已經是把辰夜當成了她自己。

否則,方纔那一番話,她說不出來!

風三娘儘管不想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或許以後會有人如紫萱這般去看辰夜,但目前,她纔是最瞭解辰夜的,而就算有人可以做到紫萱所做的一切,也無法越的過紫萱。

因爲,只要是人,就會有自己的思想,但紫萱的思想,已經全部的與辰夜融入到了一起,這一點,很難有其他人可以做到了。

紫萱笑道:“你或許不會陪着辰夜,但你一定會把這些話轉告給其他人的的,對嗎?”

看到紫萱眼瞳中很不輕易才流露出來的狡黠,風三娘失笑了聲,道:“你放心,每一個人,都不願意看到辰夜有半分的損傷,所以,不管是誰,都會好好的照顧着他。”

笑聲落下,風三娘正容道:“既然辰夜都不在乎,你又何必在乎你所想的呢?還有,零兒狀況現在並不好,你何苦又讓他擔心呢?”

“辰夜真心待我,爲了我和零兒,他付出了太多太多,我不能太自私的,他的在乎,我要在乎,他的不在乎,我更加要在乎!”

紫萱輕柔笑道:“天閒前輩會和我們一起,他不用擔心的。”

風三娘嘆了聲,道:“紫萱,你是個好女人!遇到你,是辰夜的福分,能和你做朋友,更是我們的福分,我可以向你保證,待來日,你見到辰夜時,他一定會是你心中的那個他,一點兒都不會改變。”

“我只希望,他可以爲自己活着!”

風三娘再度沉默了下來,爲自己活着,簡簡單單的幾個字,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這世間中,有誰,可以做到真正的逍遙自在?

有情之人,自有無數的牽掛,而無情之人,未必是孑然一生,所謂能夠做到無慾無求的,那不是聖人,而是báichī!

哪怕是báichī,也會想要饅頭和包子!

當遠處天際,第一縷陽光出現時,三道身影,如幽靈般,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天一山脈!

雲端之上,零兒默默的看着越來越遠的山脈,還是忍不住的問道:“娘,我們和大哥哥打個招呼後在走不可以嗎?”

問完後,零兒再度默然了下來,和辰夜打招呼,後者會讓她們離開嗎,而零兒,根本捨不得離開辰夜。

女兒話中的怨怪,紫萱並未去理會什麼,她自己心中,如今何嘗不是萬分難受,若是可以,她又何嘗想離開?

與辰夜之間,始終有着一道裂縫存在,即使這道裂縫辰夜自己不認爲是,所有人都認爲不是,可她不想讓自己太自私!

這一生,辰夜吃的苦,已經太多!

所以,唯一的完美,紫萱不想將之剝奪掉!

許久後,紫萱才慢慢的收回思緒,見到女兒的不開心,柔聲的安慰道:“我們只是暫時離開,等你以後強大了,可以幫助到他了,你就可以去見你的大哥哥了。”

“真的?”零兒連忙擡頭問道。

“當然了,娘怎會騙你。”紫萱淺淺笑了聲,旋即壓低了聲音問道:“零兒,你應該沒有見過天閒前輩,爲什麼你和他之間,好像挺熟的樣子?”

“娘,您忘了嗎?在軒光城的時候,我不是曾經遇見過一個老乞丐嗎?”

ps:ohoh,海陳大大新書魔尊仙皇非常給力,我也十分喜歡,更是俺的好朋友,大家多多去關注一下吧!

公佈一個羣[3o774669],想閒得無聊來和我調戲的兄弟們,度進啦!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你還好嗎?”

與紫萱分開後,風三娘就找到了辰夜,瞧着他的臉色,剛到嘴邊的話,生生的嚥了回去。

“我沒事,好的很!”

消去了臉龐上的猙獰,辰夜淡然笑着。

只是一瞬間,面前這個男子,就好像變得什麼事情都沒有生過。雖然有很多人,都不想朋友爲他們擔心,故而將所有不開心之事都放在心中,可和辰夜一樣做的這麼徹底者,卻也不多。

風三娘心底不由感嘆,紫萱的確已經把辰夜唸到骨子裏去了。

“辰夜,接下來後,你是否要去北域了!”片刻後,風三娘問道。

辰夜點點頭,道:“北域非去不可,對了,都還沒謝謝你特地趕來幫我,也沒問你,鬼真人的傳承,你全都融會了沒!”

風三娘笑道:“謝什麼?當年沒有你,要得到師傅所留的,起碼需要好些年時間,羅靈那丫頭,也不會逃離魔掌,從而今天可以掌管,以青陽鎮爲中心,方圓數千裏之地!”

“那丫頭,算得上是內秀於心了!”

辰夜也是感慨不已,當年的羅靈,身負家仇,連自保之力都沒有,而今天的羅靈,固然是沒有自己與葉爍等人這麼可怕,但一身修爲,卻也踏進了力玄境界。

以前見她,固然也算不錯,但也不覺得天賦有多驚人,真不知道,羅靈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重生小地主 風三娘雙眸微微一閃,隨即憐惜的說道:“那丫頭何止是內秀於心,她簡直是在拿命在換她的一身修爲,辰夜,鬼墓你去過,你回想一下,當年如果不是我帶你,你覺得,以你當時的修爲,可以在裏面安然的生存嗎?”

“羅靈做到了,不僅做到了,還讓我師傅認可了!”

“你師傅還沒消去!”

辰夜吃了一驚,鬼墓他去過,鬼真人他也見過,能得到這位主的認可,羅靈付出的心血,可想而知,難怪幾年時間,羅靈成就也是這麼驚人。

“在我得到全部傳承後,師傅就去了!”

風三娘神色黯淡了一下,旋即沉聲道:“辰夜,羅靈之所以會這樣努力,全都是爲了你!”

辰夜眉梢一挑,道:“除了這些之外,你應該還有其他的話和我說吧!”

風三娘楞住了,她單獨見紫萱,見辰夜,目的很簡單,就會羅靈說上一句話,這些年來,她見到羅靈太多的努力,太多的辛苦了,以至於連風三娘這個局外人,都忍不住想爲羅靈的感情做點事情。

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不傷害辰夜和紫萱感情基礎上,風三娘不想因爲一個人而去傷害另外一個人,而風三娘更沒想到,辰夜與紫萱之間的感情,已經達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

正是因爲這樣,她才沒有在紫萱面前提起,如果不是辰夜提起了鬼真人,風三娘不可能轉到羅靈身上去。

到了辰夜和紫萱這個份上,天地間,除卻他們倆人外,再也容不下第三個人。

“風姑娘,紫萱走之前,有什麼話,是要你轉告我的嗎?”

風三娘驚怒不已,可看到辰夜那小心翼翼的樣子,那份怒,緩緩消散,片刻後,道:“你知道她會離開,你既然知道,爲什麼仍留着她離開!”

“她現在爲什麼要走,就是我放她離開的理由!”

目光看向遠方,辰夜彷彿看見了遙遠天際上,正快離開的人兒,一抹想念,一抹渴望,迅浮現於眼瞳之中。

“紫萱想的,她不願意的,我都心知肚明,她也知道,我要的只是她和零兒,正是這樣,她離開了,也正是這樣,我讓她先離開,因爲我不想讓她有半點心理負擔,待到,我可以不給她任何壓力後,我在去找她,那時候,我要在天下人面前迎娶她!”

“你們倆人,還真的絕配”

風三娘苦笑着搖了搖頭,道:“紫萱說,讓你不要擔心,天閒前輩跟着她們,不會有事的!”

“紫萱都獨自帶着零兒過了最苦的七年,我怎會不放心!”

辰夜默默的說了聲,片刻後說道:“我這一輩子,對不起太多的人,父母和家人,葉爍和奕天,還有離開皇朝帝都,我認識了更多的朋友,每一個人,包括你在內,都給予了我很多幫助,這些人情,我辰夜都要還的!”

“可是風姑娘,有些事情,註定是無法還清的!”

“我懂你的意思,你也放心,我們這些人,都會明白你的!”風三娘拍了拍辰夜肩膀,繼續說道:“大傢伙差不多都快好了,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去看一下,天一門所謂的祕密是什麼?”

“當然,既然有好處,我們不拿白不拿!”

風三娘笑道:“嘿!這纔是我認識的辰夜,老是一幅深沉的樣子,我都以爲,見到的是辰夜的雙胞胎兄弟呢?”

聞言,辰夜大笑。

倆天后,在辰老爺子與林老帶領下,一衆人直接進入到天一山脈的最深處。

前方,一方山壁,猶如巨人,讓的前方再無進路,看起來,有着足夠的險峻,令衆人包括邪風在內,都是無比的震驚。

自然,所謂的震驚,不是來自大自然的神奇之處,邪風尊玄高手,見多識廣,可不是隨便的奇景都能讓震到他的。

當天大戰,倆大尊玄高手橫跨整個天際,滔天之威,覆蓋了整個天一山脈,即便這裏夠深夠隱蔽,也會被波及到。

然而這裏,絲毫未曾有過變化,方圓千米之地,與外面的環境,竟然完全倆樣,絲毫看不出,曾經被破壞過的跡象。

如果周圍,有着封印結界的守護,或許衆人驚訝還不會這麼大,偏偏什麼都沒有,這麼,卻完好無損,令人吃驚不小。

“大家別覺得好奇了,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武者的感知力,也並非是萬能的!”

辰老爺子笑指前方山壁,道:“所有的祕密,都隱藏在這方山壁之後!”

來到山壁前,辰老爺子神色不由一黯,道:“多年前,老夫與聖主爺在天一門xiūliàn的時候,無意間,現了一樣東西!”

“因爲我們都是天一門的弟子,得到了什麼珍稀之物,都要交給天一門,可那樣東西實在太過神奇,聖主爺與老夫固然沒有貪婪之心,卻不得不警惕被滅口之事,於是,將那東西一分爲二,其中一半交給了天一門,另外一半,聖主爺與老夫共同以血脈煉化!”

“另外一半東西,放在聖主爺這裏,最後傳給了慕曄,而慕曄以此物,讓肖奎選擇了皇室而非我辰家!”辰夜皺眉問道。

辰老爺子點點頭,道:“或許聖主爺都沒想到,我們當年的小心,會成爲我們倆家,徹底決裂之物算了,不提過往了!”

辰老爺子手中,出現一方小小的羅盤,那羅盤正中間,有着一道清晰可見的裂縫,當老爺子將羅盤放在山壁上的時候,竟然直接被山壁給吸收了進去。

旋即,辰老爺子的手,緩緩的放在羅盤消失的山壁處,掌心之中,鮮血如流水般被注入進去,剎那後,鮮紅之色,蔓延了大約數米見方的面積,遠遠看過去,宛若一扇門戶。

“想不到,這天一門,不僅有邪滅生被封印着,還有這樣神奇的東西存在!”辰夜感嘆了聲,然後繼續說道:“爺爺,這扇門戶,您開啓了多少次!”

“這三年來,每年都會有個三四次!”

辰老爺子下意識的應了聲,旋即清醒過來,忙道:“都過去了,如今天一門與皇室都不在了,無論多大的恩怨,可以放下了!”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但無論恩和仇,儘管都報了,曾經生的事,都曾經存在過。

每開啓一次門戶,老爺子要流的血,都是如此之多,三年中,老爺子到底流了多少血,一想到這裏,辰夜心中的恨意,就忍不住暴涌而出。

貧民天后明亮的星 “夜兒,別多想了,進去吧!”

當辰老爺子收回手掌的時候,山壁開始顫抖,不大一會,在那鮮紅顏色所籠罩下的山岩,頓時碎裂開來,但不是化成碎石跌落下來,而是,憑空的消失不見,進而出現一扇真實門戶。

放眼看去,門戶之後,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通道,彷彿是,通往九幽地獄。

自然,那不是九幽地獄的通道,在場的都是武者,並且個個都不是弱者,當門戶沒出現的時候,沒人能現山壁之後的古怪,而現在

自那門戶的通道中,一道磅礴的蒼老氣息,徐徐的傳盪出來,即使是邪風,在感應到這股氣息後,都有一種享受的感覺。

氣息精純無比,接觸到後,即刻化作能量,涌進了人的體內,旋即涌動在經脈中,最終成爲玄氣,注入丹田中。

這個過程並不是太快,但絕對要比正常xiūliàn快上許多。

難怪天一門可以在三年時間當中,就能培養出許多中玄,上玄,乃至通玄境界的高手來。

“大家快進去吧!好機會別浪費了!”

辰夜笑着,連忙來到老爺子身邊,攙扶着他,數天的休息,即便有邪風的幫忙,老爺子恢復了的,也只是精神狀態,他的身體,遠遠都還達不到當年的巔峯。

這三年的摧殘,不是一個人能夠想像到的。

“爺爺,對不起!”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大家快些進去吧都是好東西別浪費了”

片刻之後辰夜笑道事情已然是結束儘管自己心中還存在着一些想法卻沒必要影響了大家的心情

衆人都知道辰夜所想的當下也沒有多說什麼快的掠進了門戶之中

“夜兒你也去吧”辰老爺子喘了口氣說道

辰夜搖搖頭說:“爺爺我陪着您我們爺孫好久沒有好好聊聊了”

聊什麼都無所謂而今只等這事結束後辰夜就要馬上離開這裏前往北域此後多年除非母親被解救出來或者大華生重大變故不然家不成家他不會回來

今次的分離會太久太久辰夜想和爺爺多呆一會

“我也要陪着爺爺”小丫也沒有進去對她而言親情最爲珍貴她更忘不了如果不是辰家她早就死了

辰老爺子雙眼爲之一黯他如何不知今日一別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一家團聚便是連聲說道:“好好你們陪爺爺和老林好好聊聊”

孫子孫女都已長大一身修爲遠過了自己他們還年輕未來展不可估量這一點辰老爺子很放心而老爺子更加相信葉爍等人是不會忘記辰夜和小丫的

否則即使他有着怎樣的不捨門戶之後的際遇也一定要讓他們倆人進去

當其他人都走進後血光暴涌消失的山壁再次顯現出來讓得這裏與衆人之前見到的再無半點區別

“爺爺父親離開了他找母親去了”

這個事瞞不過老爺子而且辰夜也想知道當老爺子聽到了這個消息後會有怎樣的反應這個很重要

母親手裏竟然有邪帝殿所急需的東西在這之前老爺子和父親究竟是否知道母親的來歷

辰老爺子微微沉默了片刻隨即欣慰大笑:“好啊這小子終於振作起來了夜兒你不用爲他擔心你父親雖然天資沒有你這般妖孽似也頹廢了多年可這段過程一定能夠讓他更加堅穩縱然前路艱險老夫也相信他不會出事”

辰夜心中不由輕輕一嘆老爺子果然人老成精自己的心思終究是瞞不過他的

眼見辰夜默然不語辰老爺子淡然一笑道:“當天邪鷲出現指名道姓要找夜兒你爺爺相信你的聰明一定聯想到了許多而今是否在想你母親的出身”

“是”事關母親辰夜不敢瞞亦不能瞞

母親被抓的太倉促臨走之時什麼東西都沒有留下來而今邪帝殿明顯沒有從母親那裏得到他們所要的東西自然會以爲是留在了辰家

邪帝殿太強大即便是天閒這等修爲都要爲之深深忌憚

現在是來找他辰夜這倒沒關係但萬一他們找上了辰家後果難以預料

所以辰夜先想知道母親的出身來歷以及她是否有什麼東西留在辰家如果有這件東西勢必不能留在辰家否則將會成爲辰家被滅之物

了辰夜一眼辰老爺子淡淡道:“夜兒其實你大可不必將心思放在這個上面你只需記住你母親永遠是你母親這無關於她的身世和其他難道你母親身世不明就影響了你找她的心”

“當然不會”辰夜忙道

“爺爺知道你不會的但凡事未必都要謀定而後動固然這樣做保險許多卻也失去了最好的先機”

辰老爺子沉聲道:“當年你父就是顧忌太多所以才那樣的苦”

“可是”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