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蒼白著臉,伸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這再出聲對夜擎深解釋道:「誤會……誤會……夜先生,這都是誤會!這只是女孩間的小打小鬧而已,無傷大雅,無傷大雅。」

「爸……!」劉美文卻是一臉不甘心地喊了劉寧彥一聲。

一邊喊著劉寧彥的時候,她一邊伸手抓著自己的手腕。不知道為什麼,剛剛就她這手腕就開始癢了起來。

「別說話!」劉寧彥瞪了劉美文一眼,打斷了她。

如今這個女人,有夜擎深跟她撐腰。誰還敢去找她的麻煩?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夜擎深的女朋友!

那可是夜擎深!JRE國際的掌舵人! 這下,大家肯定就都相信慕傾瓷了!

「劉小姐,先是冤枉我把你推到了地上;現在又是冤枉我對你下手。劉小姐當真是覺得……我慕傾瓷很好欺負嗎?!」慕傾瓷緊緊地盯著劉美文,一字一頓地出聲質問著她。

而且在說這話的時候,慕傾瓷也毫不客氣地釋放出了自己的威壓。

這突如其來的壓迫感,讓劉美文和劉寧彥都不由得震了震。

尤其是劉寧彥!

他沒有想到,慕傾瓷不僅對他釋放的威壓絲毫不受影響,竟然自己身上還能釋放出這種強大的威壓來!

這個女人……絕對不容小覷!

「抱歉慕小姐,是小女不對,這件事,是她太任性了!我替她向你道歉。」能混到如今這個地位,劉寧彥又何嘗不是一個識時務,而且能屈能伸的人呢?

所以,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他當即就出聲向慕傾瓷道了歉,希望能把這件事就此摘過去。

他說完這話以後,立刻對一旁的管家說道:「管家,趕緊去把家庭醫生叫來,然後把小姐送上樓休息。」

「是!」管家應了一聲后,剛準備帶著劉美文走人。

然而這時——

「我有同意……讓她走了嗎?」低沉的嗓音,如那大提琴拉出的旋律,非常悅耳動聽。但是他的話,以及他的語氣,卻是讓在場的人,皆是不寒而慄。

就連劉寧彥,都僵住了背脊。

管家更是一臉尷尬地站在那裡,進退兩難。

「夜……夜先生……」劉寧彥看著夜擎深,額頭上隱隱又有要冒冷汗的趨勢了。

「劉家主道了歉,劉小姐可還沒道歉呢!而且我們家小瓷……可也沒說過……要原諒劉小姐。」夜擎深一手攬著慕傾瓷的腰身,一手揣在褲兜里。就這般居高臨下地看著站在對面的三人。

這意思……大家都懂了。

必須要劉美文親自開口向慕傾瓷道歉,還要獲得她的原諒了以後,才能離開。

否則……大家就在這裡耗著吧!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不急。

夜擎深這話一出,劉美文的臉色,當即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她張了張嘴,原本是想要出聲反駁他的。但是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劉寧彥給攔住了。

「美文,給慕小姐道歉!」劉寧彥當機立斷,直接對劉美文開口。

「爸?!」劉美文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劉寧彥。

「快點!你是想你的手爛掉了嗎?!」劉寧彥瞪了劉美文一眼,然後出聲威脅道。

聽到這裡,劉美文不敢再任性了。她緊咬著下唇,一臉屈辱地看著慕傾瓷,這再一字一頓,略顯咬牙切齒地道:「對不起,慕小姐!」

「劉小姐錯在哪兒了?為什麼要跟我道歉?」慕傾瓷一臉雲淡風輕地看著她,挑眉問道。

劉美文聽到慕傾瓷的話,當即臉色一變,想要出聲罵她,「你……!」

但是話還說完,就被劉寧彥厲聲打斷了,「美文!!」

把自己那已經到了喉嚨口的話噎了回去以後,劉美文再咬緊后槽牙,深吸了好大口氣,說道:「……」 「對不起慕小姐,我不該冤枉你,是我錯了,希望你能原諒我!」

劉美文說這句話的時候,都在心裡暗暗地告訴自己:若是她都這樣說了,慕傾瓷還要抓著她不放的話,那她肯定什麼都不管,直接衝過去抓破她的臉!

然而,她的這個想法,註定是要落空了。

因為慕傾瓷在聽到她這句話以後,立刻就揚唇笑了笑,然後點頭,道:「嗯……既然如此,那我就原諒劉小姐了。」

見好就收,慕傾瓷還是懂的。

再說了,她如今這個樣子,本來也就給了別人一種小人得志的感覺,因為若是沒有夜擎深,這劉寧彥和劉美文,怎麼可能給她道歉?

如果在這個時候,她還不依不饒,那這些賓客們,肯定也會在心裡,看輕她,甚至是看輕夜擎深。覺得他的女朋友,簡直是太不懂事了!

這可不是慕傾瓷想看到的。

「夜先生,您看……這,您的女朋友都已經原諒我小女了,那小女是不是可以……先走一步了?」有了剛剛的前車之鑒,哪怕是慕傾瓷已經說原諒劉美文了,劉寧彥也不敢就這麼直接讓她離開。而是咽了咽唾沫,然後看著夜擎深,這般出聲詢問著他。

「劉家主可真該好好兒教教你的女兒了。下次……若還有這樣的事——我不介意親自來幫劉家主教女兒。」夜擎深眸光清冷地睨著劉寧彥,薄唇微啟,一字一頓,毫無一絲情緒波動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劉寧彥只感覺自己額頭上又開始要滲出冷汗來了。他唇角抽了抽,有些牽強地笑了笑后,這再道:「呵呵……是,是……一定,一定。」

說完后,再趕緊扭頭對管家說道:「還不趕緊將小姐帶到房間去!」

「是。」

劉美文一走,這圍在兩邊的賓客們,也就陸陸續續地散開了。

而這時,夜擎深才趕緊低頭看了看慕傾瓷,然後一臉關切地問道:「小瓷,那個劉美文,沒有欺負你吧?」

看到夜擎深這一臉緊張的樣子,慕傾瓷不由得挑唇笑了笑,看著他,眨了眨眼,這再有些傲嬌地回答道:「你覺得……就劉美文那種段位的人,能欺負得了我么?」

說到這裡,她不禁壞笑著眯了眯眼,然後再小聲地對他嘀咕了一句,「倒是她劉美文,在我這裡,可一點兒都沒討到好!」

聽聞,夜擎深想了想,然後再看了一眼她的手,頓時想到了什麼,於是,她的唇角也不禁挑起了淺淺的笑弧來。

「你呀……」寵溺而又縱容地看著她,夜擎深心裡也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

「不過話說,阿深,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慕傾瓷想了想,還是扇了扇羽睫,然後有些為難地輕咬住了下唇,軟巴巴地看著他,出聲問道。

「想什麼呢!這根本就不算是麻煩,你就是想捅多大的婁子都沒有問題,有我給你兜著呢!不怕。」修長的食指輕輕戳了戳慕傾瓷光潔飽滿的額頭,夜擎深十分霸氣地對她說道。

【更新完畢!求推薦票~求月票~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如此寵溺縱容,卻又不失溫柔的夜擎深,讓慕傾瓷心動不已。

她忍不住輕輕地抿唇笑了起來,然後再沖著他點了點頭,拱了拱鼻子,有些傲嬌地道:「好!那……那是不是以後不管我犯什麼事,都有你在背後給我撐腰呀?」

「當然!」點了點下頜,夜擎深眸光深深地看著她,神色尤為認真。

「嗤……你就不怕把我寵成一個小霸王啊!」慕傾瓷搖頭失笑道。

「怕什麼?小霸王就小霸王啊!我的女人,難道想當個小霸王,我還不能滿足么?」夜擎深昂著下巴,一臉霸氣十足地說道。低沉而又磁性十足的嗓音里,透著一股不容置喙。

這句話由他說出來,就沒有人敢去懷疑這話里的真實性。

而且說這話的時候吧,夜擎深渾身上都有一種……嗯——你就是想要當女王,我都能幫你辦到的既視感。

然而,他的話,卻是讓慕傾瓷微微紅了紅臉。她含羞帶嗔地瞪了他一眼,鼓了鼓嘴,「誰……誰是你女人啦!」

這後來,你可還沒主動提過……要我當你女朋友呢!唔~不過……你要是現在說的話……我說不定會答應哦。

慕傾瓷有些傲嬌地在心裡嘀咕著。

慕傾瓷的話,讓夜擎深的眸底,劃過了一抹無奈之色。他在心裡輕輕地嘆了口氣后,只嗓音溫淡地說了一句,「好吧……」

慕傾瓷:「……」滿心的期待,瞬間被打散。

這種感覺,還真是不太好。

慕傾瓷低垂著眼帘,漆黑明亮的眸底,閃過了一抹失落之色。她輕輕抿了抿唇角后,只是淡淡地扯了扯唇,便沒有再說話了。

而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因為這麼一出,而弄得有些……小小的尷尬和不自然了。

夜擎深像是也覺察到了慕傾瓷的情緒變化。他不禁在心裡暗道著:糟了!難道是因為他沒有經過小瓷的允許就說她是他的女人,所以讓小瓷不高興了嗎?

這般想著,夜擎深立刻蹙了蹙眉,神色有些緊張地看著她,然後趕緊解釋道:「抱歉小瓷,我……我不是故意的。以後……以後沒有經過你的允許,我再也不隨便說,『你是我的女人』這樣的話了。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慕傾瓷:「……」

聽到夜擎深這話以後,她只想捂臉低咒一聲:卧槽!!

夜擎深這傢伙真的情商堪憂啊!!

她是在不高興這個嗎?!!

他丫怎麼就get不到她的點呢?!

啊啊啊啊!!好抓狂!!

但是想了想后,慕傾瓷卻又在心裡安慰了一下自己:算了!都30歲的大叔了,還連初戀都沒有的人,你能指望他有多高的情商呢!對他啊,真要求不能太高!

這般想著,慕傾瓷不由得抬眸,幽幽怨怨地看了夜擎深一眼,實在是忍不住,翻了他一記漂亮的白眼兒球,然後再嘆口氣,道:「我沒有生你的氣啦!」

「那你……你怎麼還翻我白眼呢?而且看我的眼神……還這麼幽怨?」聽到慕傾瓷的話,夜擎深卻是有些無辜地眨了眨眼,很老實地問了她一句。 「我是因為覺得你情商堪憂!哼!」再次極為幽怨還帶點鄙視意味地沖著夜擎深拱了拱鼻子后,冷哼一聲,說完這句話,慕傾瓷直接轉身走了。

「誒……」

夜擎深怔在原地,有些無辜地伸手抓了抓頭。

情商堪憂?他……真的情商堪憂嗎?

他明明……這麼聰明,IQ這麼高的啊!

無奈!

……

慕傾瓷氣哄哄地找到了景依然,再伸手環起了胸,一副被氣得不輕的樣子。

「哎喲!怎麼啦你這是?誰又惹我們慕大小姐不開心了?」景依然一臉調侃地笑著撞了撞慕傾瓷的肩膀后,再這般帶著玩笑意味地問道。

「別提了!快被某些情商低下的男人給氣死了!」氣鼓鼓地鼓著腮幫子,慕傾瓷有些急促地深吸著氣,再咬牙切齒地吐槽道。

「……」得!聽她這麼一說,景依然立刻就明白她說的是誰了。

「怎麼啦?夜擎深又怎麼惹你不快了?」景依然笑道。

慕傾瓷扁了扁嘴,然後再最近景依然,小聲地在她耳邊開始嘀咕了起來。

「撲哧……」聽完后,景依然都不禁噴笑了出來。

「你說……慪不慪人吧!」慕傾瓷眼角眉梢處都爬上了一抹無奈之色。

「能理解你的心情。」景依然強忍住笑,然後極其無奈地看了她一樣,遞給了她一個『同情你』的表情。

「不過我覺得這個時候,你就該趁勝追擊,直接把話挑明呀!」但是想了想后,景依然卻又突然拱了拱鼻子,然後對她說了這麼一句。

瞪了景依然一眼,慕傾瓷再吐槽道:「我才不要呢!哦,難道要我直接告訴他,『若是你現在讓我當你女朋友的話,我會同意的』這樣的話呀!」

聞言,景依然倒也不禁微微抽了抽唇角,然後再點了下頭,道:「艾瑪……好像也是哈!那算了,那你還是等著他主動來找你,再次向你表白吧!」

「哎……就是不知道這個呆瓜,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再來向我表白,讓我當他女朋友了!」氣鼓鼓地嘟起了嘴巴,再像是泄氣一般地嘆了口氣,慕傾瓷有些無奈地說道。

「……」對此,景依然也選擇了沉默。

以夜擎深那情商……嘖。

……

站在角落裡,看著正在和景依然說著話的慕傾瓷,時敏茹一臉憤憤難平地伸手握了握拳。

劉美文這個蠢女人!簡直是不夠慕傾瓷看的。

首次交鋒,竟然就輸得這麼慘!

不僅是沒給她慕傾瓷一個教訓,反倒被人家收拾得如此慘烈!還竟然使得夜擎深當眾站出來維護了她!

呵……這下好了!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慕傾瓷是夜擎深的人了!

這樣的話,誰還敢不怕死地去找慕傾瓷的茬兒,誰還敢讓她不痛快啊!

該死!

時敏茹也沒有想到,夜擎深慕傾瓷,竟然護到了這種地步。

咬了咬牙,時敏茹硬生生地將自己心裡的那口氣,給憋了回去。

不過,有一點她倒是比較慶幸……那就是——劉美文這個人,性子已經被劉家主給慣得天不怕地不怕了。 而這一次,在她的生日宴上,一個小小的十八線外小明星,竟然讓她當眾下不來台,而且還使得她的手過敏。

這口氣,她怎麼可能不出呢?

不過說到這裡……她倒是有點驚訝,那慕傾瓷到底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地……讓劉美文的手過敏的。

當時她可是看到了,就那麼幾下,劉美文的手腕,就已經快要被抓得破皮了!這後面到底成了什麼樣,可還不知道呢!

由此能看出,慕傾瓷的手段,絕對不簡單!

不過現在……慕傾瓷又多了劉美文這麼一個強有力的敵人……呵呵,那事情,可就越來越好玩兒了!

想到這裡,時敏茹差點笑出聲來。

「你又想到什麼主意了,笑得這麼高興?」程子軒幽幽涼涼地聲音,緩緩傳來。

時敏茹義一怔,她看向程子軒,這再淡淡地道:「這你就不要管了。」

「敏茹……劉美文會主動找到慕傾瓷——是你跟她說了什麼吧?我看到你們之前在聊天了,而你們一聊完,劉美文就馬上去找了慕傾瓷。」程子軒一臉冷靜淡漠地看著時敏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也相當平靜。

聽到程子軒的話,時敏茹原本是想要否決的,但是他都已經說他看到了,那時敏茹也不好再否決了。所以,一臉鎮定地抿了抿唇后,她抬眸看著程子軒,眸子微微眯了眯,反問,「是我……那又怎麼樣?」

程子軒深吸了口氣,有些無奈,且又飽含著些許失望地看著她,「敏茹,你為什麼就非要和慕傾瓷過不去?我和她早已經分手了,我現在是你的男朋友,是你的未婚夫!而人家也已經有了男朋友了,我和她之前的事,你就不能放下嗎?」

「呵……」聽到程子軒的話,時敏茹卻是不禁嘲諷般地輕笑了一聲,「是啊!程子軒,你還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未婚夫啊!你既然知道,那麼你就該把心,全部都放在我的身上!但是你呢?你捫心自問,你已經全然忘掉了慕傾瓷,不再愛她,不再念著她了嗎?!」

「我……」程子軒當即就想要撒謊騙她。但是似乎時敏茹料到了他想說什麼,所以直接出聲制止了他。

「行了!如果你要告訴我,你現在已經不愛慕傾瓷,不再念著她了,那還是算了吧!我有眼睛,我看得一清二楚!程子軒,我再警告你一遍,以後慕傾瓷的事,你不要給我插手多管閑事。否則……後果,你是知道的——我能讓你在娛樂圈更上一層樓,我也能把你拉下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