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臉上的神色有些難看,因為他剛才好像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在雲夢恬家裡,聽到男人的聲音,還是個年輕男人,那個聲音也不是雲彬柯,而且,意外的熟悉。

林曄不敢確定,但是,他能感覺到,那個聲音跟藍銘晟的聲音挺像的,不過比較低沉。

他當然不知道,藍銘晟怕吵醒了雲夢恬,可以壓低聲音。

只不過,雲夢恬還是被吵到了,她揉了揉脖子,卻沒有睜開眼睛,只是迷迷糊糊的開口問:"誰啊?"

藍銘晟的眸子閃了閃,笑著開口:"沒事,你繼續睡,我都把門打開了!"

雲夢恬吃了葯,困的要命,她只聽到藍銘晟說沒事,就覺得沒她什麼事,腦袋在藍銘晟的肩膀上動了動,繼續睡覺。

藍銘晟聽到玄關處有人走進來,他勾了勾唇。

他的餘光看到那個人走進來,他側過頭,嘴唇不經意的擦過雲夢恬的額頭,輕輕停頓了一下,這一幕,正好落入進來的人眼中。

藍銘晟滿意的勾了勾唇,伸手揉了揉雲夢恬的頭髮,讓她睡得更舒服。

林曄看到這一幕,臉色都變了。

他沒想到,自己聽到的那個聲音,居然真的是這個男人!

只不過,就算是真的是藍銘晟,他本來也不會臉色這麼難看的,他有些憤怒,藍銘晟居然親了雲夢恬的額頭。

他現在已經全然忘記,他昨天也偷偷做了同樣的事情。

寵妻無度 他心裡憤怒,可是,卻也無力,因為他沒有任何資格去指摘藍銘晟,他不是雲夢恬的男朋友,他沒有這個立場。

林曄一手拿著文件,一手死死的攥成拳頭。

藍銘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他覺得,林曄現在還是有理智的,不然的話,他估摸著,這個男人可能會衝上來打他。

當然了,他也不懼林曄,只不過,心裡還是挺爽的。

他這個人在感情上,其實就是這麼幼稚,他心裡不好受,他也要讓別人嘗嘗這樣的滋味。

他要讓林曄知道,雲夢恬不是他的,他就算是親雲夢恬,也只能像做賊一樣,偷偷摸摸的。

而不像是自己,在他家裡,雲夢恬在養病,靠在他肩膀上輸液,可以跟他如此親昵,這些都是林曄永遠也想不到的。

看著林曄難看的臉色,藍銘晟滿臉笑意,輕聲道:"林助理,有什麼事嗎?"

林曄陰沉的看著藍銘晟,目光陰騭:"雲總怎麼了?"

藍銘晟一看林曄這個表情,就知道他肯定以為,自己對雲夢恬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讓雲夢恬昏迷了,才敢親她。

他忍不住嗤笑了一聲:"她只是吃了葯有點瞌睡,輸著液,睡著了,僅此而已,難道你看不見嗎?還有,林助理,希望你小聲點,昨天晚上她的傷口疼,一直沒怎麼睡好,我希望她能休息會!"

林曄對藍銘晟的話,似信非信,看著雲夢恬就這樣毫無防備的靠著藍銘晟,他怎麼都不相信,雲夢恬只是睡著了。

他固執的看著藍銘晟:"我也不想打擾雲總的休息,只不過,我手裡的文件,是親自過來要送給雲總的,是她讓我拿過來的,交給旁人,我不放心!"

他說的這個旁人,究竟是誰,藍銘晟心裡再清楚不過了。

他諷刺的看著林曄:"你害怕我竊取你們公司機密嗎?那林助理可能真的有所不知了,我跟雲家的關係,其實就跟小夢和雲家的關係差不多,家裡的長輩都把我當成自家孩子,如果我要去公司管理層,他們肯定會雙手贊成,只不過,我對這些不敢興趣,更別說去偷看這些文件了,所以,林助理,你真心想多了!"

林曄知道藍銘晟說的話可能是真的,他之前去參加路家雲家的家庭聚會,就看見藍銘晟跟其他人的關係,的確就像是自家兄弟一般,長輩對他的態度,也跟自家孩子一樣。

可是,他就是不服氣,這個男人看起來成熟,其實幼稚的要命,跟他一見面,就警告他離雲夢恬遠點,可是,雲夢恬是個有思想的人,又不是他的所屬物,他有什麼資格讓自己這樣做,林曄心裡真的很不服氣。

他瞪著藍銘晟,依舊重複剛才的意思:"就算是藍先生跟雲家的關係再好,哪怕你是雲家的孩子,只要你不是我的上司,我手裡的文件,依舊不可能給你看一眼,這是我的職業操守!"

藍銘晟看了他一眼,扯了扯嘴唇。

然後,在林曄的目光下,轉過頭,輕輕地親了親雲夢恬的額頭。

隨即,他轉身看向林曄,挑釁的笑了笑:"是嗎?既然你不願意給,那我喊醒小夢,讓她跟你說說!"

雲夢恬睡得迷迷糊糊,只覺得林曄拿什麼軟軟的東西碰了碰自己的額頭,還在跟誰輕輕說話。

可是,她吃的葯真的太困了,想睜開眼睛都睜不開,意識有些迷糊。

直到藍銘晟輕輕搖了搖她的肩膀,在她耳邊喊了好幾聲:"小夢,小夢!"

雲夢恬聲音迷糊:"怎麼了?別打攪我,好瞌睡,我再睡會! 噩夢卡牌館

藍銘晟哭笑不得,睡的還真沉:"小夢,別睡了,你的助理給你送文件來了,人家說我是外人,不能交到我手裡,你起來看看再睡!"

雲夢恬被藍銘晟的聲音說的不耐煩:"哎呀,藍銘晟,你煩死了,就不能讓我好好睡會嗎?"

雖然她的聲音不耐煩,可是,這樣的親近,卻是林曄從未體會過的。

他第一次知道,原來萬丈光芒的雲夢恬,也有這麼平易近人的時候,會跟熟悉的人發脾氣,會有小性子。

他心裡酸的要命,可是,這裡不是他的地盤,那個藍銘晟很明顯,再用這樣的方式,讓他認清楚自己的位置。

林曄心裡真的很不服氣,可是,他還是維持了最起碼的理智。

他就站在那裡,平靜的看著雲夢恬慢慢睜開眼睛,看到自己。

雲夢恬看清楚林曄的時候,好像腦子遲鈍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她猛地坐直身體,有些抱歉的開口:"林助理,是你來了,不好意思,我剛才睡迷糊了,對了,你來多久了?" 八種屬性規則之力融合成一道?

這讓林楠駭然!

聞所未聞!

雖然看上去很恐怖,但問題是這能行嗎?

修鍊,是需要時間的,眼下林楠同修空間一道和風屬性一道,本就顯得有些時間不夠用,再讓自己同修八道,那如何進行?

豈不是等於說達到帝級,也消耗八倍的時間?

不,八倍可能都不止,感悟屬性規則,是需要精力的,也要靠機緣造化。

而且是人都有勞累的時候,都桎梏,這些肯定也都有。

真若是這麼修鍊,林楠估計自己需要十倍,甚至百倍的時間。

雖然可能超強,成為超級無敵強者,但問題是林楠真等不起。

帶著震驚和咋舌,林楠繼續探查著自己的大道,難得有這個機會,他要把我,要探查詳細。

他的這個大道,太詭異與奇特,林楠必須搞清楚。

八種屬性規則,怎麼修鍊,什麼境界才能出現?

畢竟暫時自己只有雙屬性,其他還有六大屬性規則什麼時候能開啟,怎麼修鍊等等,都是問題。

繼續走在自己的大道上,林楠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與此同時,神府內,兩百位天驕此刻也都在等待著自己的機緣造化。

神府有顯化規則大道之能,但卻也並非所有人都有這個機緣。

有些人,進入這裡可能完全是浪費,因為感悟不到自己的規則大道。

至於特殊機緣,更是稀少。

林楠不知道,但實際上每一次神府開啟,真正能得到這種特殊機緣造化的,極為罕見。

百里挑一!

哪怕是各位帝尊的後裔子弟,想要獲得也極難,全靠機緣。

而顯然,林楠率先獲得了。

那塊奇石,甚至還有這條特殊的規則大道也直接冒了出來。

…………

外界,仙界各地都不太平了。

皇道出的消息,很快在整個仙界傳開了,各域之人都知道了。

同樣,一域域此刻也更顯得有些著急和擔憂了。

皇道出,大亂必然要開啟了。

天庭,這一日突然間變得更加熱鬧起來,一位位強者出世了。

天庭之主,青帝親自動手了!

孤身一人,顯化在始皇仙庭之上,以一己之力,親手格殺始皇仙庭帝尊,重創其他兩位帝尊。

速度之快,哪怕是其他趕來助陣的帝尊境強者都來不及阻攔。

青帝,展露出超強實力,傳遞出了一種至強信號。

緊隨其後,天庭大軍殺到,在一位始皇仙庭帝級強者的帶領下,始皇仙庭最後的一股強大力量停止了抵抗。

降服天庭!加入到天庭陣營之中。

與此同時,皇甫王庭外,天庭東西兩帝同時出擊,攜帶十餘位仙王境強者,直接轟開皇甫王庭的王城,大敗皇甫王庭兩大帝尊強者。

當場斬殺皇甫帝尊,一位帝尊狼狽而逃!

隨後,整個皇甫王庭在一位仙王境巔峰強者的率領下,直接宣布了臣服!加入到天庭之中!

前後,不過數個小時而已!

始皇仙庭,皇甫王庭,成為歷史!

兩域直接徹底淪陷,被天庭佔據,成為天庭的一部分!

消息一出,整個仙界都震動了,嘩然了。

天庭的動作,快的不可思議,也強大的讓人咋舌!

青帝以一敵三,斬殺一位帝尊,收服一位帝尊!

東帝,西帝同樣斬殺一位帝尊,殺退一位帝尊!

幾個小時之間,兩位帝尊被殺,兩域被破,被滅,天庭不僅沒有任何損失,反而平白得到兩域,得到一位帝尊強者加入,得到諸多仙人境強者!

至於其他的財富,更是不計其數!

這一刻,哪怕是其他敵對各域阻攔都來不及,誰也想不到天庭竟然敢在這個時候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動手。

至於事後的聲討,完全無用!

加上剛剛收服的一位始皇仙庭的帝尊,整個天庭等若是有了五大帝尊強者!

這個數量,再度讓人震驚。

雖然各方都對天庭的實力有所猜測,但也不曾想到除去隱藏的福帝之外,還有一位西帝存在。

正常對外而言,天庭只有兩帝。

青帝和東帝!

福帝的存在,各方其實也知道。

但這位西帝,卻是第一次冒出,一位曾經傳言隕落的仙王境巔峰強者。

誰都沒想到,曾經隕落的高手竟然成為帝級強者!

一時間,仙界嘩然,一域五大帝尊,其實極為恐怖了。

尤其是,還有青帝這種頂級強者,東帝也一樣讓人震驚,皇甫帝尊,便死在他之手!

帝級強者,任何一個都是頂級強者,想要斬殺,極難。

很多帝級強者都沒有斬殺同階的實力,頂多兩敗俱傷較多。

白衣天使俏冤家 尤其是一位帝尊一心想逃的時候,更是艱難。

但是,青帝東帝卻做到了,各自斬殺一人。

這讓周圍各域的帝級強者突然間感到極度的擔心起來。

半日之間,吞併兩域,這個實力和速度都太快了。

這一日,仙界原住民勢力的各域不淡定了,開始齊聚起來。

當然,並非一體。

仙界原住民勢力佔據大半個仙域,排名前十的各域之中,除去中立的三域,足足有五域對天庭為首的下界飛升者勢力充滿了極大的排斥敵對。

排名第二的天族,聚集了近二十域聯合,排名第七的雷域也在此列。

排名第三的古仙庭,同樣召集了二十域原住民勢力,排名第八的火域身在這一陣營,外加排名十二的風族風域。

排名第五的泰坦仙族,召集了二十多域的加入,雖然沒有其他排名前十域的聯合,但有著兩個排名前二十的大域聯合。

如此,三大陣營,聚集了近七十域的力量,浩浩蕩蕩的展開了。

排名第二的天族,排名第三的古仙庭,排名第五敢自稱神族的泰坦仙族,沒有一個是弱者,一個個都強的離譜。

在之前,哪怕是天庭雖然強大,也只能排名第六而已!

由此可見這些古老仙族仙庭的強大。

而今,三大陣營,各自聚集,雖然同為原住民勢力,但也各有打算。

在成皇這件事上,沒有人相讓,彼此準備開始了仙界大規模的征伐! 林曄搖了搖頭:"沒多久,就站了一會,你感覺今天傷口怎麼樣,還疼嗎?"

藍銘晟聽到林曄問這話,臉頓時有些黑,他是來送文件的,不是來探病的。

他開口道:"林助理,你不是來送文件的嗎?送了文件就趕緊走啊,還站在這裡幹什麼?"

林曄臉色有些難看,他喊了一聲:"雲副總!"

雲夢恬轉身,瞪了一眼藍銘晟:"藍銘晟,你認識林曄啊,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林曄今天是來給我送文件的,你能不能有點身為主人的自覺,這是你家,你這樣對人家,是不是很沒有禮貌!"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