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朝我們奔過來,我們三都掩着鼻子,讓他別靠近。

夜七閹嘴還打趣:“你這是從那裏出來,屍體堆裏?”67.356

“廢話,你上狐狸窩去看看,她那個tkv,堆積了很多屍體沒處理,小幽,你到底怎麼搞的,有沒有告訴那隻蛇妖,屍體沒清理乾淨,還有當時狐狸窩是誰剷除的。爲什麼會遺漏這麼多屍體?”

我怔住,聯想當時情形,我是昏迷了,狐狸窩是鳳子煜剷除的。

但那些屍體他沒理由不告訴倉絕。

倉絕要是知道,不可能留屍體在自己公司,這麼大個炸彈,一旦引爆,後果不堪設想。

我憋了半天才出聲:“或許他們都不知道把。”

夏侯櫻站到我面前,替我解圍:“行了,少說幾句,那會小幽都昏迷了,她怎麼知道狐狸窩會藏這麼多屍體,你給倉絕打個電話,叫他把那些屍體處理了。”

夜七提着斬龍劍走上來,對我們說:“我和他去說,這事非同小可,他會處理妥當,還有,那個誰,你是不是該去洗澡了,不要在這裏污染空氣……”

………

我和夏侯櫻從第三層停車場先撤離,夜七和倉絕聯繫,讓他處理屍體。

文宇樽死活都要跟着我,說上我那洗澡,可我宿舍沒衣服跟他換。

結果他去保安休息室,順了套保安服,跟在我後面,說借地洗澡。

他在浴室裏洗澡,夏侯櫻怕他佔我便宜,說了什麼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成何體統之類的話,他跟了上來。

凌晨快六點,我站在客廳的大陽臺前,望着家裏的方向。

我已經好幾個月沒回家了,不知爸爸媽媽身體可好,他們知道凌幽是冒泡貨嗎?

想着想着,我自嘲的笑了笑,從上次我在小區裏看見的,凌幽和爸爸媽媽好像相處的不錯,比起我,他們更心疼她。

可我這心裏,怎麼就這麼難受呢!

君無邪和凌幽應該從古墓回來了嗎,他們……在一起了嗎?

夏侯櫻不知什麼時候出來,和我一起趴在陽臺欄杆上,看東方泛白。

他見我眼眶裏泛着淚珠,情緒不大對,轉過身問我:“你到底怎麼了?是不是想起君無邪難受了?還有他旁邊那女的到底是誰?”

我轉頭看夏侯櫻,苦澀的笑着,對他的搖了搖頭:“算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不就是男人了嗎?我這個心啊已經被他傷的千瘡百孔了,隨他去把。”

黑色契約:總裁別來無恙 夏侯櫻被我這自暴自棄的給惹怒道:“喂,龍小幽,你就這麼算了?你就讓君無邪在外面沾花惹草?”

我低着頭,眼淚在眼眶裏打轉轉,吸了吸鼻子哽咽道:“那你說,我還能怎麼樣?”

夏侯櫻生氣的看着我:“你……你不是說喜歡君無邪嗎?喜歡就爭取搶回來啊!”

“能搶走的不是愛人,我已經傷痕累累的,不想在糾纏下去了,隨他去把……”

他是冥界之王,別說舊情人了,就算三妻四妾!

我能咋地!

“對,所以啊龍小幽,你千萬不要在一顆樹上吊死,可以多試試幾棵樹,比如本王這顆,一定會讓你穩當,滿滿的安全感。”

身後傳來文宇樽戲謔的聲音,我和夏侯櫻同時轉頭回望。 鬆垮普通的保安服,穿在文宇樽一米八五的身材上,成了貼身衣,男性荷爾蒙誘惑感十足,

他胸膛半敞開的衣襟,露出瑩白玉肌,胸口處好似紋着一隻雪狼,雪狼銀眸瑩瑩波動,蟄伏着窺視我。

他纖長手指半撩起遮蓋半邊眉眼的碎髮,桃花眼閃爍光芒,朝我拋了一個媚眼:“如何,本王制服的誘惑,你有沒有心跳的感覺。”

我眼皮往上一翻,砸了個大白眼給他。

就連夏侯櫻也說了一聲:“切……”

他見我們兩人不鳥他,走上前扶住欄杆,嬉皮笑臉的說:“據我所知,君無邪不是薄情寡義的男人,他生前爲了女人,發動戰亂,那女人死後,他下了冥界,在冥界爲王就是爲了收集那女人的一魂一魄,那女人就是你,沒理由會變心。”

夏侯櫻惱怒的打斷他的話:“男人變心出軌了還需要理由?”

文宇樽拍了拍夏侯櫻的肩膀,笑道:“小夥子,別激動,這出軌呢是要證據的,有時候聽見的未必是真的,有時候看見的也未必是真的,不如自己親自去問問?”

夏侯櫻把落到肩膀上的手拂開,俊臉兇悍罵道:“放屁,出軌還要藉口?出軌的男人,腦門上都寫着出軌二字?白癡……”

頓時,文宇樽和夏侯櫻嗆上。

文宇樽抿了抿脣:“這麼激動幹嘛?實在不行我們陪龍小幽去質問君無邪一翻,雖打不過他,給她壯膽總可以了把。”

夏侯櫻的神色纔好轉些,他挽着我的手臂,神情認真的對我說道:“小幽,要不然我們陪你去找君無邪,以他瞬移神速,應該從公主墓回來了。”

文宇樽鉗制我的右胳膊,說道:“夏侯老弟說的沒錯,與其在這落淚悲傷,不如去問個清楚,實在不行就分了,雖然本王很不看好你能成功。”

………

ωwш ▪t tkan ▪c o

我被他們二人鉗制到玉龍花園的樓下,天已亮,小區花園很安靜,除了一個掃地的老大爺在少落葉,靜悄悄的,聽不到一點聲響。

我站在八棟下面的密碼防盜門邊發怵,因爲密碼被人改了,我進不去。

君無邪在凌海市,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房產。

也不知道是否和鳳子煜一樣,到處都是隱祕性極強的別墅。

我只能待他們來這裏,說實話,我並不想來,我不想看見君無邪,不想面對他。

一看見他我就會想起不堪回憶的畫面,攪得我心裏陣陣刺痛。

夏侯櫻見我沒按密碼,皺眉凝視着我:“你沒密碼?”

文宇樽銀眸認真審視我的臉,從我臉上表情把我內心猜透:“她不止是沒密碼,還沒鑰匙,說吧,幾樓?我們帶你翻窗進去,但前提你不要讓君無邪知道我們帶你來,以他的個性,恨不得我們掐死我們。”

夏侯櫻糾結的看着我:“你真沒鑰匙?”

我搖搖頭,想打退堂鼓了:“不行,我們回去把。”

我剛一轉身,被兩個人架住胳膊,又逮了回來。

文宇樽恨鐵不成鋼道:“你,在我和夏侯櫻身上放隱匿氣息的符,把我們妖氣和鬼氣都隱匿了,我們在帶你從陽臺翻進去。出息……回自己家怕什麼?”

夏侯櫻被我這慫包的心態,也生氣了:“我告訴你,你別想逃跑,他要是真有別的女人,對你不好,我帶你回我故鄉,讓他一輩子都找不到。”

“什麼地方,告訴我,改天我去旅遊。”

夏侯櫻丟給他一個大白眼,沒回話,拎着我的胳膊就問:“快點制符錄。”

文宇樽附和道:“對,快點製作符錄,你是他的妻,你制的他預感不到。”

我被他們兩人威逼下,畫了兩張隱匿符帶在身上。

他們把符綠放好後,兩人一起駕着我的胳膊,縱身一躍,往八層跳去,剛好落在大臥室的陽臺上。67.356

早上七點,大臥室居然傳來微亮的燈光,我不由得心裏一緊。

君無邪回來了嗎?爲什麼早上六點還會亮燈,難不成是凌幽霸佔了這個房子?

帶着總總疑問,我踮起腳尖,伸長脖子,極力的想朝裏面望。

窗臺上厚重的窗簾隔著了我的視線,踮了幾次腳尖,卻什麼都看不到。

文宇樽上前一步,牽制住我的胳膊,長指做出一個噓的動作。

下面大馬路上開來一輛灑水車,壓住他說話的聲音。

他把我拉到牆角,細緻看我眉眼,小心翼翼的問我:“你想看裏面?”

我點點頭:“嗯。”

文宇樽俊眉皺在一起,很糾結,脣抿成一條線。

夏侯櫻走上前,問我:“你想進去?我進去把玻璃窗打開,現在讓你進去。”

他伸手欲穿進牆內,文宇樽一把拉住他,從牆面邊緣扯回。

“少年,冷靜,我先讓小幽看看裏面是什麼情況,在決定要不要進去。”

夏侯櫻瞪了他一眼:“那你磨磨蹭蹭的幹嘛,趕緊的,天都快亮了。見陽會耗費我多少鬼氣,你知道不?這段日子想讓我白修煉麼?”

文宇樽剛開口,銀眸瞧了我一眼,話到嘴邊又咽回去了。

他無奈的看着夏侯櫻,輕嘆一聲,走到窗臺邊,手袖一拂,房間裏的景象顯現出來。

房間裏的牀上,凌幽大波浪捲髮散亂側披着。

她杏眸微翹,美目瑩瑩波動,澈似秋水。嬌美的臉龐下垂,殷紅脣瓣含着淡笑。

血簑衣 她穿露肩真絲睡裙,兩截如耦般粉嫩的手臂向後撐,撐到牀面上。

修長圓潤玉足伸直,皮膚光滑白如凝脂,燈光反射下,映着淡淡光華。

在她面前,君無邪爲她膝蓋處的傷痕,小心翼翼的擦藥。

他鳳眸微垂,完美下巴線條緊繃,神情很認真。

我從來沒有看見他這麼認真過。

他半蹲在地上,修長白潤的手指輕輕拿捏着凌幽的小腿腹,一隻手用粘着藥水的棉籤,輕輕的給她擦拭着。

他邊擦邊說道:“本尊的鬼力能使你傷口癒合,爲何不用?”

“無邪,我以前每次受傷,你都心疼的不得了,親自爲我擦傷拭藥,爲何現在不肯了?”

君無邪把棉籤放下,擡眼看她:“不擦了。”

“不要,你都擦拭到一半了,我就是不想讓你用鬼力,那會對你鬼力有所損耗。”

瞬間,豆大的眼淚從我眼眶裏流下,流在臉上。

堂堂一介鬼王,屈尊爲舊情人擦藥,可他從來沒有爲我這麼卑微過。 看到這裏,我眼睛淚珠彌下,順着臉龐落在地上。

我趕緊用手背擦乾,怕落在地上砸出輕微聲動被他知曉。

文宇樽見狀,掏出紙巾遞給我,給我做個手勢,說要不要走。

夏侯櫻搖頭,惡狠狠的瞪了文宇樽一眼:“走,便宜他們?做夢!”

文宇樽看夏侯櫻臉紅脖子粗的模樣,無奈的搖頭,純脣形無聲說,十個你也打不過他。

我雙手趴在玻璃上,眼淚在眼眶處打轉,淚水漸漸模糊我的視線。

我咬緊牙根,隱忍淚水,拼命不讓流下來。

房間裏,凌幽朱脣含笑,她手指捏着薄裙一角,輕如薄紗的睡裙撩開,露出另只雪白修長美腿。

君無邪不爲所動,看小心翼翼的爲她擦拭小腿上的傷痕。如刀刻般側面俊美異常,深邃冰冷的眼睛很認真。

我每次受傷,他卻從不沒有爲我包紮,爲什麼凌幽就可以?

他口口聲聲的說愛的是我,可,爲什麼他會對凌幽這麼好?

好到讓我瘋狂妒忌……

爲什麼?

我拼命隱忍的淚,像絕提洪水一樣潰下。

我單手壓着自己的心臟位置,那種感覺又來了。

無數只針扎進去一樣,痛的我全身滲出冷汗,慘白小臉,淚水汗水混合在一起,額前劉海碎髮被汗水浸溼,粘在一起。

總裁的狂野情人 夏侯櫻見我情緒波動太大,想進去質問君無邪,文宇樽雙手拼命死死拉住他,讓他別衝動。

下面花園裏灑水車,唱着歌兒又開過來了,把他們響動壓下去。

房間裏,君無邪修長白皙的手一手擡起凌幽的小腿,一手幫她纏上紗布,小心翼翼,神情專注,目光是如此的柔和。

爲什麼他可以對凌幽這麼溫柔,對我這麼壞,經常不是貶低嫌棄我,就是說我笨,智商欠費。

我手指甲死死的扣在玻璃上,幾欲把玻璃摳出一條痕跡,落着淚看房間內場景。

凌幽撐住大牀的雙臂慢慢像前移,溫柔似秋水的眼睛含情脈脈的注視君無邪,她身體慢慢俯向前,離君無邪很近很近……

突地,她雙手挽君無邪的脖子,花瓣般柔脣親上君無邪冷漠疏狂的薄脣,瘋狂密集的親吻。

我五指猛的一收,雙手握成拳頭,手指甲緊緊扣着手心,摳破皮,摳出血。

我胸口猛地一窒,心就像被人從胸腔內殘忍的掏出,血淋淋的心在我面前捏碎。

我的淚洶涌的從眼眶內彌出,牙齒死死的咬住嘴脣,拼命不讓自己哭出聲。

房間裏,君無邪攝魄冷眸猛的睜開,冷幽深邃的鳳眸盯着凌幽,深黯的眼底看着狂吻的凌幽。

即使他周身圍繞冰冷凝寒的陰氣,即使他明顯在震怒中,但他沒有及時推開凌幽……

我就不信,凌幽欲要親過來時,他沒有察覺。

他不可能不知凌幽主動獻殷勤,倒貼他,欲要用身體俘獲他。

難道他不會拒絕嗎?

還是口口聲聲說他喜歡的是我,是騙我的!是穩住我的情緒,然後在和凌幽卿卿我我?67.356

甚至我都想過最壞的可能,他騙我,想要我的帝王心來複活凌幽。

凌幽現在或許是殭屍,有了我的帝王心,她就能成爲一個真正的人了。

什麼一縷殘魂,什麼前世虧欠,都是他嗎的騙我的鬼話。

君無邪,你這個騙子……

我食指放在脣邊,怕自己哭出聲,狠狠的咬着食指,咬出一排排的牙印血跡。

眼淚簌簌簌的流下,把胸前的衣服浸溼。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