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媽的大光頭,別人都動了,你他媽的還不趕緊把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來,看你這肥頭大耳的樣子,肯定是有錢人人,快點先把脖子上的大金鍊子給我拿下來。”劫匪用槍指着光頭強說道。

其實光頭強平常也很少到大金鍊子,只是這次和英俊出門帶上裝門面用的,沒想到卻是遇到了劫匪,這還真是夠倒黴的。

“他媽的,強子,別人都拿槍頂着你的腦袋了,你他媽的還等人家開槍,趕緊給我動手,實在不行就給我全殺了。”從廁所裏面走出來的英俊看向光頭強說道。

英俊說完也動起了手,不知何時他的手裏多出了一把匕首,身體一閃就把一個剛想用槍指着他的劫匪的手腕割斷了,與此同時手裏的匕首脫手飛出,直接刺進了另一個人的心口,而後英俊再次身體一閃擡起腿用力一踢,直接把插在那人的心口匕首踢飛了出去,把匕首如同長了眼睛一眼,直接刺進了另一個人的拿槍的肩膀上,眨眼之間英俊就廢了三個拿槍的劫匪。

而另一邊的光頭強在聽到英俊的話之後也動起了手,他一伸手就抓住了那劫匪指着他腦袋的槍,用力一番手在咔嚓一聲之後,在一聲慘叫中,那人的手腕直接被光頭強扭斷了,隨後光頭強直接把這慘叫的劫匪舉了起來,向着另一個女人丟了過去。

五分鐘之後英俊和光頭強就解決了一幫劫匪,而就在此時飛機頭的艙門被打開了,幾個乘警拿着槍緊張的走了出來。

“別動。” 萌萌愛

“你們這幫警察傻逼嗎,沒看到是這位大俠剛剛出手救了我們嗎,你們居然還用槍對準他。”

“是啊,他媽的,剛剛這幾個劫匪對我們動手的時候,你們比誰跑的都快,直接竄進了飛機頭裏面去了,看到他們打劫我們你們也不敢出來,現在他們被人解決了,你們倒好,剛出來就用錢對準我們的恩人,臥槽,納稅人的錢給你們真是白瞎了。”

剛剛從劫匪槍口下保住一命的衆人,直接把心裏的火全都撒在了這些飛機的乘警身上去了。

幾個乘警被衆人說的臉紅了起來,急忙收起了手裏的槍,但還是對英俊和光頭強說道:“對不起先生,還請你們幫忙,等下了飛機和我們做一下筆錄好嗎。”

“沒問題,不過你們別再用槍指着我就行了。”英俊擺手說道,接下來飛機上的人對英俊一陣的千恩萬謝,把各自被那些劫匪拿走的首飾珠寶全都拿了回來。

聽英俊這樣說那乘警也有點不好意思,接下來空姐發放飯菜,第二天就到了金三角的機場,剛下飛機英俊就和龍雲霄撥打了電話。

“呵呵英俊,你小子怎麼想起和我打電話了,不陪你的一幫紅顏知己,對了,你小子可要對妙妙好一點。”另一邊接通電話的龍雲霄說道。

“呵呵伯父,我找你可是有事,讓你幫我解決問題的。”英俊把自己聽到的那些猴子國的陰謀說了一遍,又把飛機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龍雲霄聽到猴子國居然想劫機,也是氣的不輕,然後讓英俊在機場等一下,他撥打了一個號碼,幫英俊處理這件事情。

“英先生,你怎麼來這裏了,你還是和我們一起去我們的辦事處記錄一下飛機上的情況吧。”兩個乘警警惕的看向英俊還有光頭強,他們可是看到過英俊和光頭強空手就把數個兇悍的劫機分子,他們面對英俊和光頭強壓力很大。

“好的,我和你們走。”英俊也不想爲難這兩個乘警說道,說完之後就和他們向華下載金三角機場的辦事處走去。

但就在此時,幾個乘警氣喘呼呼的對跑了過來,英俊一看他們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妙妙的父親龍雲霄幫他處理好了。

“英先生,不好意思,我們已經原來只是想找你來了解一下情況的,沒想到你是龍組的人,英先生現在你就可以離開了。”華夏辦事處的一個處長對英俊說道。

接下來英俊和光頭強就離開了機場,他可是好有重要的事情,可沒時間再這裏浪費。

“哼,老大,要不是你不讓我動手,我早就揍那些人一頓呢,我靠,我們幫他們抓到了劫機的人,他們倒好,對待我們像是對待犯人一樣。”光頭強不滿的說道。

“好了,強子,去買一輛車,我們現在立刻去會一會那將軍,我可沒時間在這遍地有毒的金三角多待。”英俊皺着眉頭說道,出了機場這一段時間,他見到的人大部分都是廋骨嶙峋的,一看就知道是經常吸毒的人。

“嘿嘿這位先生,這位先生,等一等。”就在光頭強剛離開,一個搜弱的男子嬉皮笑臉的走了過來。

英俊皺着眉頭看向來人說道:“你在叫我?。”

“沒錯,先生,你是外地人吧,是來我們這裏旅遊的還是嘿嘿買一些寶貝的,這些我都可以陪你,旅遊我知道很多的景點,你要是想買一些寶貝的話,我也可以幫你介紹大客戶,保證價格公道,而且純度也絕對是頂尖的。”搜弱的男子說着對英俊眨了眨眼睛給他一個你懂得眼神。

英俊看着此人想了想,自己來到這金三角很是陌生,有一個本地人的確是會省掉很多的麻煩,想到這裏英俊對這面前搜弱的男子說道:“好吧,我就聘請你爲我們的導遊,說說你要多少錢一天。”

“哈哈老闆,你絕對會爲你的英明決定而感到自豪的,我豬老三也接待過很多來金三角的人了,口碑還是很好的,所以,嘿嘿這個價格嗎,每天一百美金老闆你看不多吧。”這叫朱老三的本地人搓着手看向英俊說道。


“一百美金,你到是挺貪的,只要你認真幫我做事,我給你一天五百美金,等我離開的話還會再給你一筆錢。”英俊看向這個叫豬老三的說道,一百美金就相當於七百塊五百沒勁就是三天多人民幣,一天的時間三百多人民幣和可是一大筆收入了。

“真的嗎,老闆,好,只要你給我五百美金一天,我豬老三這條命就是你的了。”豬老三可是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餐,在他心裏英俊既然給他五百沒勁一天,肯定是想做大事,在金三角大事也就是毒了,在他想來英俊就是想要買賣大量的毒。

英俊也沒有多說什麼,很快光頭強就開來了一輛越野車,這正是他花了幾千美金剛來來的。


“走,上車,你想帶我們去一家酒店住下來再說。”英俊對豬老三說道。

“老大, 這小子是。”光頭強鄙視的看向豬老三,他在看到豬老三的第一眼就知道,這是一個吸毒患者,對於這樣不自愛的人他可是沒有一點的好感,要是他幫會裏面有這樣的小弟,他會第一時間將之逐出去的。 “強子,這傢伙叫豬老三,是他剛剛找到我,說對這裏很熟悉,先做我們的導遊,我已經答應了。”英俊簡要地把豬老三給光頭強介紹了一遍。

“嘿嘿豬老三是把,五百沒勁可不是這麼好拿的,記住別和我們刷什麼花招,不然的話。”光頭強說着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了一把匕首,在手裏轉了兩個花之後,向豬老三射了過去,直接釘在了朱老三的腳下,直接刺穿了車皮,只留下一個匕首的把手在外面震顫着,看的豬老三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這位老大,你放心好了,我,我知道該怎麼做。”豬老三嚥了口口水看向光頭強說道,說實話原來看到英俊這麼大方,知道他肯定是一個有錢人,他心裏要說沒有動歪心思,那是不可能的,甚至他都想找幾個同夥來一次黑吃黑的心動了,但是看到光頭強漏出的這一手,他是徹底的打消了心裏的想法了。

而英俊看到光頭強猥褻豬老三也沒有阻止,直到現在纔開口說道:“好了,強子開車我們離開這裏,有幾個傢伙看向我們的眼神有點不對勁。”英俊對光頭強說道,自從他們上了這輛越野車之後就一直有幾雙不懷好意的眼神。

“媽的,誰敢打我們的注意,我就殺了他。” 神隱

在英俊和光頭強,帶着豬老三剛離開,幾個人從角落裏走了出來,看向他們離開的方向說道:“他媽的這隻肥羊,被豬老三那傢伙捷足先登了。”

“是啊,他媽的,剛下飛機就立刻買了一輛越野車,現在的華夏人真是越來越有錢了。”

“好了,既然飛揚已經跑了,那我們就再去等一個就是了。”幾個身材瘦小,但是身上卻有種狠戾之氣的男子罵罵咧咧的看向英俊光頭強他們的越野車離開的方向說道。

而英俊和光頭強在豬老三的引領下,來到了一家還算不錯的酒店走了進去。

“他媽的,以前都說這裏亂,沒來之前還不覺得,現在來了才發現,真他媽的夠亂的,兩酒店門口都有配槍的門衛看守者。”光頭強進入酒店之後說道。

而就在他話音剛落,突然外面發生了一聲爆炸,就看到一個汽車毫無徵兆的燃燒了起來,數個走在旁邊的行人當場就死了幾個,還有幾個在地上哀嚎着,而路上的人也尖叫着離開了這裏,酒店的門衛也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端着手裏的ak47戒備着,不讓人衝進酒店裏來。

“臥槽,這也行,還好我們的越野車距離那輛爆炸的車比較遠,要不然的話我們恐怕又要買一輛了。”英俊看向那爆炸的汽車,和旁邊幾輛被牽連的炸飛出去的車輛說道。

“先生,請問你們是要住店還是要用餐。”就在英俊和光頭強看待呢的時候,一個看上雖然有點黑,但是長得還不錯的服務員來到了他們的面前說道。

英俊皺着眉頭看向了那些被炸得哀嚎的人,最終還是嘆了口氣,並沒有上去救援,最後跟着服務員辦理了住店手續,每天每人兩百美元。

豬老三看到英俊那皺起的眉頭,知道他心裏在想些什麼說到:“老闆是不是感覺這裏太混亂了,連汽車**都有。”

“是有點不可思議,難道金三角的**不管嗎。”英俊有些奇怪地說道,畢竟一個混亂的過街,是那些政治家不願意看到的,

豬老三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才小聲地說道:“其實這正是那些實權家們乾的,不知道怎麼回事,數天前金三角的**,突然向一些武裝勢力發動了攻擊,而這些爆炸就是那些實權家和武裝勢力爲了爭奪地盤造成的。”豬老三小聲地把最近金三角發生的一些暴動說了出來。

英俊從豬老三哪裏知道了這裏就是那將軍的地盤,聯想起自己殺了未康和殘龍“難道是那將軍失去了這兩個天級高手,所以哪些實權家纔對他動手的,算了,不想了,他們混亂管我什麼事。”

接下來英俊就和光頭強吃了點飯就各自睡覺去了,而豬老三卻是在他們休息的時候獨自離開了。

豬老三小心翼翼的離開了酒店之後,在七拐八拐之後,直接來到了一個破舊的小屋子裏面,在這裏面有着很多熊設呢舍的人,和豬老三不一樣,這些男人全都很是壯碩,身上散發着暴戾之氣,一看就不是好人。

“呵呵豬老三你來了,我可是已經得到消息了,你可是騙了兩隻大肥羊,怎麼樣,是不是又來找我們合作大撈一筆了。”其中一個壯碩的男子哈哈大笑着拍了拍豬老三的肩膀說道,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很熟悉。

“老楊, 匪醫 ,他們只是來旅遊的,遊玩兩天就離開了。”朱老三不知道爲什麼,並沒有把英俊和光頭強只肥羊的事情說出來,反而替他們掩飾。

“朱老三,你這可就不對了,我們已經調查過那兩人了,他們可是剛來就買了一輛越野車,這樣的人不是肺炎的話那什麼人算是飛揚,朱老三你說呢。”那叫老楊的男子,從腰間拿出了一把****,咔嚓一聲給子彈上膛之後不懷好意的看向朱老三說道。

“嘿嘿豬老三,你還想騙我們,你是不是想要獨吞哪兩隻肥羊,那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牙口,豬老三我們一向合作得很愉快,你最好老實一點,和我們合作拿下哪兩隻肥羊,要不然的話哼哼。”

“對,朱老三,你最好識相一點。”


幾個壯漢把豬老三圍了起來,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隨時都要對豬老三動手一樣,讓豬老三身上的冷汗立刻就佈滿了全身,他和這羣人可是合作過很多次了,劫持過不少來這裏的有錢人,知道他們的心狠手辣。

“呵呵,好,好吧,我會把他們帶到我們指定的位置去的。”豬老三知道,自己今天要是不妥協的話可能就別想活着離開了,他抱着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之力,最終還是先把英俊和光頭強交給這夥人,然後自己拿一些分成就算了。

豬老三無精打采的回到了酒店,在英俊給他安排的房間休息去了,他在想如何才能把英俊和光頭強引到那指定的位置。

英俊和光頭強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豬老三一大早就等着他們了,在吃完早飯豬老三來到英俊和光頭強的身邊說道。

“兩位,我看你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裏吧,不然可能會有危險。”豬老三不知道怎麼回事,想了一晚上,還是決定勸英俊和光頭強離開這裏,也許是看到他們很大方的緣故,畢竟他們可是給他每天五百美金,相當於幾千塊。

“離開,我們爲什麼要離開,我們可是昨天才來到這裏的。”英俊似笑非笑的看向豬老三問道。

“我說豬老三,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們說,要說就趕緊說,說晚了,可就沒機會了。”光頭強來到豬老三的身邊,伸出大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說道。

豬老三也是聰明人,看到英俊和光頭強全都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彷彿早就知道了他心裏的祕密了,這讓豬老三一個激靈看向他們說道:“你,你們是不是知道什麼了。”

“我們能知道什麼,還要你和我們說一說呢,那老楊是誰,還有什麼老地方。”光頭強說着,伸手進入到了豬老三的口袋裏面,從裏面拿出來了一個小小的黑色東西,然後又拿出來了一個收聽裝置,按了一下播放鍵,裏面響起的正是昨天豬老三和老楊他們的對話。


豬老三頹然的坐在了沙發上:“沒想到都被你們聽到了,沒錯,我一直和老楊他們合作,坑騙那些剛來這裏的有錢人去一個廢棄的汽車廠,然後我們聯合起來敲詐那些有錢人一些錢。”知道無法隱瞞,豬老三把事情全都說了一遍。

“哦,既然是這樣,剛剛你爲什麼要讓我們離開,你知不知道要不是你剛剛的話,你會怎麼樣嘿嘿嘿。”光頭強嘿嘿冷笑着看向豬老三問道。

英俊對此也很是奇怪,他也不知道豬老三爲什麼突然善心大發居然想要提醒他們離開。

“我,我就是看你們大方,你們居然給了我五百美金一天,我知道你們是好人,所以,所以我不想你們遇到危險,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現在你們想要怎磨對付我就來吧,反正我早做好了會有這樣一天的了。”豬老三倒也光棍,心裏雖然害怕,但還是一閉眼讓英俊和光頭強動手。

“好了,我們什麼時候說要殺你了,走吧,到我們去你說的那個廢棄汽車廠,敢打我的注意,好啊,看看她們有沒有這個本事。”英俊說着抓着豬老三肩膀的衣服用力一提,直接把豬老三從沙發上提了起來。

“嘿嘿,老大,一會不用你動手,一羣不知死活的小癟三,讓我來對付他們就行了。”光頭強用手撫摸了兩下自己的大光頭呲牙一笑的說道。

“什麼,你們想要去對付他們,不行,我看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吧,現在他們已經盯上你們了,他們手裏可是有槍的,而且個個手裏都有人命,殺人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吃飯一樣,你們去了的話肯定會被他們殺了的。” 最終在英俊和光頭強的威脅下,豬老三隻能帶着他們嘮叨了他們劫持有錢人的老地點,也就是那片廢棄的汽車廠。

“這就是你們殺人搶錢的地點,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英俊看着四周那些已經報廢的汽車,但是卻並沒有看到一個劫匪。

“沒錯,老闆就是這裏。”

就在豬老三話音剛落,四周突然有十幾個拿着棍棒的人走了過來,還有幾個人手裏拿着槍。

“他媽的,豬老三,沒想到你竟然出賣了我們,你們兩個膽子也是不小,明知道我們在這裏等着你們,你們居然還敢過來。”其中一個拿槍的男子不懷好意的看向英俊光頭強和豬老三。

“就是你們想打我們的主意。”英俊和光頭強沒有理會被嚇得全身都在哆嗦的豬老三嗎,而是一臉玩味的看向那夥劫匪,看他們的神色絲毫不在意他們手裏的武器。

“他媽的,看你的樣子似乎是不服氣,兄弟們,上,先把他的雙腿給我打斷了,叫他給我橫。”

“嘿嘿,好的楊哥,看我們的,我最喜歡看到被打斷了雙腿的人在我面前哀嚎了。”兩個小混混拿着棍子,不懷好意的向光頭強走去,光頭強雖然長得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但是對他們小混混來說,凶神惡煞的樣子那是最常見的,所以他們一點也沒有驚懼。

“嘿嘿老大,你就在這裏等着,看我去收拾了這幫白癡。”光頭強對英俊說道,說完之後就向着走過來的兩個小混混迎了過去,在路過一根棍子的時候用力一踩,那棍子就飛了起來,正好落在了光頭強的手裏。

光頭強雙腿用力一蹬,手裏的棍子飛速的滑動,帶着呼呼的風聲在咔嚓和慘叫聲中,那兩個小混混直接趴在地上抱着已經扭曲的腿和胳膊哀嚎了起來。

光頭強沒有絲毫的停頓,向着其他的小混混衝了過去,手起棍落,以光頭強這地級巔峯的高手,打這些普通的小混混還不是手到擒來。

“媽的,快,開槍幹掉他。”老楊他們看到光頭強這麼厲害,立刻叫道。

隨後就是砰砰砰的槍聲響了起來,五分鐘後戰鬥結束地上躺了一地的慘叫的小混混。

“爽,真他媽的爽,他媽的還是虐這些小混混更有成就感。”光頭強呵呵一笑,摸着自己的大光頭一臉吃了興奮劑的樣子。

“好了,走吧豬老三,帶我們熟悉一下這裏,看看這裏有什麼好玩的地方。”英俊拍了拍豬老三的肩膀說道,英俊和光頭強走了很遠,豬老三還沒有回過神來,呆呆的看着那些還在地上哀嚎着的以前劫持有錢人的同伴,他可是知道這些人的殘忍沒想到現在落得這麼悽慘的結果。

“草,媽的,當小混混還真是危險,哎,老闆等等我,等等我。”豬老三看到走遠的英俊和光頭強立刻大叫着追了上去,只是在面對光頭強的時候心裏有點害怕。

接下來的兩天,英俊和光頭強開着買來的二手越野車,帶着豬老三在金三角磚頭了起來,當然了大部分英俊和光頭強都是圍繞一個小山坳轉悠,因爲他們已經得知了,那將軍的老巢就在這個小山坳裏面。

第五天晚上,英俊和光頭強給了豬老三兩天五百美金,告訴他他們今天就要離開了,然後就和光頭強晚上悄悄地進入了這個他們觀察了幾天的小山坳。

“老大,要我說你在酒店裏等着得了,反正這什麼狗屁將軍身邊的兩個天級高手,已經被你解決了,我自己就可以解決了他。”光頭強對英俊說道。

“強子,大意可不是好現象,說不定他又找了一個天級高手保護着自己呢。”英俊教訓這光頭強。


然而他們很容易就到了那小山坳,並沒有發生絲毫的意外,英俊和光頭強來到了最中間的別墅裏面,避開了一個個守衛向別墅靠去。

“他媽的,這些實權家,在得知未康和殘龍兩位老大去了華夏,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之後,就立刻對我們發起了攻擊,真該一槍搶的斃了他們。”

“是啊,好了,我們還是巡邏吧,別讓那些實權家派來的殺手殺了我們將軍,最近她們可是已經派來了好幾撥死士了。”

兩個守衛一邊巡邏一邊說道,而他們卻沒有看到在他們不遠處的房頂上,兩條黑色的人影正趴在上面,他們正是溜進來的英俊和光頭強,而他們也知道了爲什麼那些實權家向這個將軍進攻的原因,原來是因爲未康和殘龍這兩個被他殺了的天級高手。

英俊等到那兩個巡邏的離開之後,他直接從房上跳了下來,而光頭強也跟在他的身後,順着這幾天觀察的結果,他們來到了那將軍所在的別墅,直接爬上了一棵大樹,正看到一個和他見過的照片上一樣的男子,正在一個女人的身上耕耘着。

就在英俊要動手的時候,突然感覺不對勁“在我最近的瞭解,這個將軍應該不是這種色急的人。”就在英俊想到這裏的時候,他站在樹上無意之中看到了這別墅的不遠處的一個小院子,此刻在那小院子裏面正有着一個坐在院子裏的老者,而那老者的長相和對面這別墅裏面的正和美女亂搞的人一樣。

“我靠,還好我沒有立刻動手,這是和我玩真真假假的遊戲。”英俊想到這裏直接一閃身就從樹上跳了下來。

“老大你沒有動手。”光頭強看着下來的英俊疑惑的說道。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