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點實力,對付普通人還行,想對付驍勇善戰的林楠,顯然還差很多。

一旁,陳洪輝原本還在叫囂個不停,吩咐兩名保鏢狠狠的教訓林楠,但不曾想轉眼下兩名手下就這麼倒下了,這讓他又怒又恨,同時眼底也帶著一絲懼意,沒想到林楠這麼厲害。

「你……」陳洪輝想開口怒斥,但隨著林楠一道冰冷的目光,他一句話都不敢再多言,毫不懷疑林楠會再度給他來個一巴掌或者是一腳,他自問自己承受不住,先前那一巴掌的疼痛到現在都還讓他難以忍受。

「打的好,就該怎麼對這種人渣,披著人皮,道貌岸然的樣子,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就你這種人還想打本小姐的主意,做夢吧!」江珊看到林楠乾淨利落的出手更是得意的大笑而出,非常的解氣。

「再警告你一次人渣,以後離我遠點,否則見一次打你一次,再敢去我家,再敢提什麼未婚妻的事情,打的你滿地找牙!」

陳洪輝那個氣,簡直是無法言語,若是目光能殺人,估計林楠和江珊死了好幾次了。

「江珊,你休想逃出本少爺的掌心,這門親事是長輩們定下的,你江珊敢違背的話,我看你們家該怎麼收場!」陳洪輝怒斥,自己和江珊的這場婚事,是老輩人物定下的,陳洪輝的家族在市裡是有名的望族,家族勢力強大,而江珊所在的江家雖然很低調,但也有著不小的影響力,尤其是在醫藥領域,更是不用說,國內都排的上號。

兩家在之前關係不錯,算是世交的那種,關鍵時刻江家曾經受到陳家的幫助,故而許諾了這場婚事,一來是還人情,而來也是希望小輩們繼續交好,而倘若是江家違背的話,不僅會毀了兩家的友誼,更是涉及到一些商業上的合作,會讓江家損失慘重!

江珊聞言臉色微變,不過再怎麼如何,她也不願意和這個人渣在一起。

「怎麼收場也輪不到你這個人渣管,再不滾蛋,還讓他打你!」江珊怒斥一聲,也是氣得不行。

陳洪輝臉色此刻陰沉似水,目光不停的在林楠與江珊身上打量著,感覺到好像有些特殊的關係。

「你們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關你屁事,這就是我相好的,你有本事就去告狀啊,反正以後見你一次,我就讓他打你一次,直到你徹底從我眼前消失為止。」江珊威脅,直接道出了和林楠的特殊關係,甚至還非常不客氣的上前親密的攬住林楠的胳膊,讓陳洪輝看的雙眼噴火。

終於,被江珊一番羞辱臭罵之後,陳洪輝臉皮再厚也承受不住,怒氣衝天的走了,不過臨走時的目光林楠很清楚,這件事不算完,肯定之後還會有著不少的是非,無形之中林楠等若是給自己找了一個大麻煩。

「我這頓飯吃的是虧了還是賺了?平白遭人記恨了,也平白無故的多了一個相好的美女?」人走後,林楠忍不住輕笑了一聲,帶著調侃之意,苦澀之意也很明顯。

當即,江珊有些不好意思了,雖然之前一時間腦熱就這麼說了,但確實忘記了這件事可能給林楠帶來的麻煩,尤其是還那麼親昵的挽著林楠,現在想想更是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啊林楠,我不是故意的,實在是那人太討厭了,以後真要是有什麼麻煩,你就找我,回到家我就告訴我爸,讓他解釋好了,反正這婚事我不要。」江珊滿含歉意的開口說道。

「你這是要對我負責的意思了?」林楠聞言輕笑了一聲,隨即毫不客氣的再度調侃了一句,和美女在一起,不由自主的林楠的話也變得有些油腔滑調一些,開起了玩笑。

這句話再度讓江珊臉色一紅,不過也明白林楠這是玩笑。

「你想的美,你真想找人負責,找夏冰好了,估計她很樂意。」江珊白了林楠一眼,看上去更是別具一番特殊的魅力,而後直接若有所思的說了這麼一句。

此話一出,當即尷尬的就是林楠和夏冰了,尤其是夏冰,這個時候恨不得將身邊的這個閨蜜掐死在眼前,這種事情也能說?什麼叫自己很樂意對林楠負責任?

這不是明擺的告訴林楠自己喜歡他,想要和他在一起嗎?

「死妮子,再亂說我滅了你!」夏冰紅著臉,對江珊怒斥了一聲,雖然她心理對林楠有著不少的好感,但她更知道在林楠身邊還有著一個不輸於自己的女人,看到二人間的甜蜜,知道他們的關係,所以她選擇將這份好感隱藏在心底深處。

對著閨蜜一番訓斥,夏冰還是要提醒林楠幾句,今日打了陳洪輝,更是被江珊說成了自己相好的男朋友,林楠和陳洪輝的關係也就徹底到了一個無法和解的地步,無論如何陳洪輝都不會善罷甘休。

一個陳洪輝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陳洪輝身後的家族勢力,在整個縣城都有著不小的影響力,尤其是在市裡,更是他們江家的勢力範圍,不得不提醒林楠注意!

好久沒爆發了,不少讀者都急了,最近總算積攢了一些,月底最後幾天,每天五章更新!感謝諸位的支持,也期待大家過一個開心的國慶假期……塵浮作為一個苦逼作者,還會繼續一如既往的碼字,全年無休…… 張涵回到宿舍,坐在床上發獃,她的實驗結束了,她知道,自己的夢該醒了,這個冰激凌,也是她最後的堅持。

這幾個月,她聽了不知道多少風言風語,但是依然堅持著自己想做的事情,她知道,那些人說的沒錯,她和易大千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如果沒有這個實驗,他們甚至不會有交集。

門當戶對她懂,但是她給了自己一個希望,告訴自己,把所有的一切都當作一場夢,在夢裡可以為所欲為,夢醒的時候,一切回歸正常,現在夢該醒了。

「大千,這幾天狀態不對啊,怎麼回事?」

好朋友都看出來,易大千總是精神恍惚,剛開始還說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律,過了幾天發現不太對。

「啊,沒什麼,可能是最近休息的不好吧,不用管我,你們玩你們的。」

拿出來手機,易大千依然沒看到對方的回復,半個月了,他一條消息都沒收到,他很生氣,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氣什麼,就這樣,到了五一放假。

「兒子,晚上吃什麼?」

「隨便吧。」

「那我……」

「隨便吧。」

易陽看著兒子的背影,感覺事情並不簡單,這一看就是有心事啊。

「不會被小姑娘甩了吧。」

自言自語了一下,易陽有些不放心,跟上樓,看見兒子拿個手機正在看,然後又放下,又拿起來,看上去是在等消息。

「看來是被甩了。」

易陽偷偷的下樓,沒讓兒子知道,大小夥子,自尊心強著呢。

不過分享還是要分享的,分享對象當然是媳婦兒了。

「我就說兒子處對象你還不信,現在被甩了,這回你信了吧。」

說著還擺出一副我很厲害的樣子。

「兒子失戀你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易陽才想起來,兒子失戀了,也就是說兒媳婦沒有了。

「我這兒子怎麼就不像我呢,感情順風順水,一下就碰到了我的真愛,是不是媳婦兒。」

「你大學那個女朋友叫什麼來著?」

「能別提嗎,咱們裝作是彼此的初戀不好嗎。」

晚飯的時候易大千下樓了,飯桌上周子怡想讓易陽問,易陽不好意思問,就埋頭吃飯,恨的周子怡差點都動手了。

易大千吃了幾口就要上樓,再不問就沒機會了,易陽一狠心,一咬牙,還是張開了嘴。

「兒子,等一下。」

「有事嗎?」

「那個你媽有話問你,我肚子疼,我上廁所。」

快速的說完這一句,人直接跑了,留下來不知所以的易大千,和不知所措的周子怡。

「媽,什麼事啊?」

「咳咳,其實也沒什麼事兒。」

「哦,那我上樓了。」

周子怡:……

有這樣的老公,和這樣的兒子,還真是一種折磨。

「有事兒,你先坐下,我想想怎麼說啊。」

別說,和同齡人討論感情的問題也不覺得尷尬,但是和兒子說這個話題還真是不知道怎麼張嘴,也難怪易陽好幾次想說,又憋了回去,這還真是個難題。

「兒子,最近在學校還好嗎?」

「挺好的啊,每天做實驗,和朋友吃飯,聊天。」

「有沒有什麼不開心的事兒?」

「還行,一直都那樣。」

「啊,那個……」

易陽隱藏在暗處一直看著,媳婦兒這說了半天也不說正題,把他急壞了,直接衝出來,拿出了男主人的氣概。

「兒子,我就直接問了,你是不是失戀了?」

易大千聽了爸爸的話,感覺一塊兒石頭壓了過來,然後帶走了另一塊兒石頭,失戀,難道自己是失戀了嗎。

「爸,我沒失戀,但是失去了一個人,感覺很難過,不知道是不是失戀。」

「這樣啊,來,咱們兩個去房間,好好聊一聊,讓你媽刷碗。」

上樓的時候還給了媳婦兒一個,還是我厲害的眼神,周子怡回了他一個白眼兒,不過心裡還是酸酸的,兒子和爸爸好,不和媽媽好,果然不如自己的那個小棉襖,雖然有時候確實有點吵。

易大千和爸爸說了一下自己的問題,易陽一聽就懂了,別忘了,他現在也是小說的搬運工,這種情節,小說里看的多了,不就是灰姑娘覺得自己沒有水晶鞋,配不上王子,王子卻喜歡灰姑娘的故事嗎,不過還缺的棒打鴛鴦的,按道理來說,他就是這個角色,有點兒苦惱,到底要不要承擔起這個責任呢。

「爸,你想什麼呢?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易大千真著急了,本來以為爸爸能給自己出主意,結果爸爸竟然發獃了,還漏出一些笑容,挺嚇人的那種。

「爸這不是給你想辦法呢嗎,不過兒子,你想想,咱們家這麼有錢,萬一奔著錢來的,那可怎麼辦,要爸說,還是找個門當戶對的,爸有個朋友,他家有個女兒……」

易陽一邊說一邊觀察兒子,想看看兒子會不會奮起反抗,然後並沒有。

「爸,別演了,你要在乎那個也不會找我媽了。」

唉,果然是親兒子,這麼好的演技竟然被揭穿了。

「你就上去表白啊,然後就說我爸媽我不管,我就喜歡你,然後上去親她,她肯反抗不過你,然後直接拿下,相信爸,准沒錯。」

易大千聽著,幻想出來那個場景,臉都有些發燒,只不過,聽著好像不是很靠譜。

「你給兒子出的什麼主意,兒子,別聽你爸的,媽教你。」

周子怡不放心,偷偷的上來偷聽,結果易陽竟然給兒子出了個完全不靠譜的主意,這實在是忍不了,直接推門而入。

易陽站在門外,努力的想聽到裡面在說什麼,可惜媳婦兒故意放低了聲音,什麼也聽不到。

「過河拆橋,等等,她上樓了,那樓下不還是得我收拾,閨女啊,爸想你。」

易小芊打了好幾個噴嚏,她懷疑要不然是易大千罵自己,要不然是感冒了。

易陽也不知道媳婦怎麼和兒子說的,反正易大千下樓的時候神態輕鬆,胸有成竹,媳婦兒得意的坐在那兒,腦門上就差沒貼個我最靠譜的牌子了。

最可氣的是易陽問他們誰,都沒人搭理他,轉眼之間,一家人就有秘密了。 一頓飯,讓林楠平白多了一個實力不弱的仇家,讓林楠無奈,不過趕上了也沒有辦法,至於夏冰所言的這個陳家如何了不起,那又如何?

暫時林楠的事業主要集中在鄉鎮縣城,未來開發的也是省城,市區林楠長這麼大都還沒有去過,豈會認識他是哪顆蔥?憑藉自己產品的受歡迎程度,哪怕是他想打壓也不可能,鞭長莫及,而且即便是他想伸手,林楠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欺負的。

任憑他陳洪輝再厲害,和徐家、夏家相比,還是差了不少,更何況林楠還有著一個真正的護身法寶,那個小紅本本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要林楠願意,地方武裝力量都可以調用,哪個敢惹?

開著小破車,帶著收穫的數十斤的種子,林楠晃晃悠悠的朝家趕,不是不想開的快一些,而是不能,吳俊凱的這個車子本就是一個二手貨,雖然看起來不算太破舊,但實則早該淘汰了,開了三十多萬公里,可想而知,絕對算是一個老爺車。

與此同時,就在林楠開著車子朝家趕的時候,雙流縣最高端的一座酒店總統套房內,陳洪輝臉頰上依舊帶著五指印,滿臉的陰沉,身邊跟著幾人,都是他們陳家在縣城的一些產業的負責人,也有跟隨他們陳家的政府人員,得到陳洪輝的招呼,第一時間趕到這裡。

陳洪輝被打,這對他們而言可不是小事,第一時間要為這位少爺報仇,不過在得知竟然是因為江珊,並夏冰還在場的時候,哪怕是這群人也不敢如何,這兩家可都不是一般人能惹的起的。

「我不管這人是誰,給我找出來!」陳洪輝陰沉著臉,這個仇他陳洪輝咽不下,無論是打自己亦或者敢搶奪自己的女人,這都是他無法原諒的。

陳洪輝發狠,要讓這個人好看,不管他是誰!

一群人雖然覺得這件事不簡單,而且還涉及到江家和夏家,但陳洪輝吩咐下來,他們當即立刻行動起來。

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林楠這邊才剛剛回到家,陳洪輝眼前已然放著一份關於林楠的詳細資料,當看到竟然是一個種菜買菜的小農民時,陳洪輝臉色更是陰沉的不能看。

「該死的小農民,本少爺弄死你!」陳洪輝怒不可止,真若是自己惹不起的也就算了,但竟然是一個小農民,這讓他不能接受。

「少爺,這人有點背景,疑似和雙流徐家有關係的?」陳洪輝身邊一名中年男子開口提醒了一句,這人是陳家在雙流縣生意的負責人,雖然陳家主要的勢力在市區,但雙流縣也有著不少產業,政府部門也有著不少願意巴結他們的人,自然對於之前發生的關於林楠的事情知道一些。

陳洪輝雖然怒極,但卻也不傻,雖然徐家低調,但雙流徐家他們陳家也不敢得罪,夏徐兩家屬於這方圓上千里的無冕之王,只不過很低調而已,否則他們陳家根本排不上號。

「哼,也就是一個小農民,即便是和徐家有些關係,難道徐家還會為了一個小農民來找我們陳家的麻煩?」陳洪輝怒聲說道。

「不管用什麼手段,給我搞垮他,也就是一個小農民而已,給我想辦法!」

中年男子聞言雖然眉頭微皺,但還是點點頭,以林楠的大仙農製藥廠為例,想要通過政府的手段來搞垮林楠難度不小,不過他是一個商人,更擅長的還是商場上的手段,總不至於生意搞失敗了徐家還會出手吧?

且不管陳洪輝如何安排,林楠已然開著車子回到家,後備箱加一起近百斤的種子,帶回家的時候林母二人都是滿臉的驚愕,不過卻也沒有多問,都被林楠提到自己房間,然後一股腦的塞到自己床底下。

這百十斤的種子,七個產品,按照眼下目前的種植規模,用個三五個月應該差不多,暫時眼下也就不用再擔心種子的問題。

桌子上,林楠早已準備好一個小水杯,一次性倒入四瓶進化液,然後將早先留下的小青菜、芹菜、胡蘿蔔、冬瓜種子都給放了進去浸泡,等待著明天早上的種植。

這些蔬菜,毫無疑問的將會成為大仙農公司的又一熱銷爆款,按照之前的估計,一畝地小青菜也能收穫五六千斤左右,而實際上一畝地的種子也就消耗十分之一瓶的進化液,如此推算的話,林楠利潤還是非常可觀的。

芹菜和胡蘿蔔也都差不多,細算下來,同樣能夠帶來不少的收入,唯獨要考慮的就是銷售的問題,畢竟這種蔬菜不同於黃瓜西紅柿這種一茬茬的,小青菜、芹菜、胡蘿蔔等一旦成熟就是集體性的,會在同一時間爆發,而且也不耐放,需要儘快的銷售出去。

眼下二十畝地,林楠準備種植個四種,一種五畝地左右,剩下的林楠再慢慢挑選,看看是否還有什麼適合的,只要可以,林楠就能繼續種植下去。

處理好這些種子,林楠看著床底下塞的滿滿的種子,以及房間內顯得亂七八糟的模樣,讓林楠有些無奈,還是空間太小了,以前可能自己還沒怎麼覺得,但是眼下越發的覺得房子要換了,否則哪怕將周穎娶回家,也沒地方住。

林楠覺得有必要要抓緊將房子的事情提上日程了。

你我的承諾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將種子收好,這麼多種子足夠這二十畝地種植了,林楠將四種種子分配好,然後交給了林母二人,種子的重要性他們很清楚,種子由他們親自把關,林楠也放心,否則這些種子真要是被其他別有用心的人得到,就不好說了。

畢竟這些種子都是通過進化液改變過的,說不定真的能夠研究出這些種子的秘密,這自然是暫時林楠不願意看到的,即便是要研製出,也是自己這邊,而不能讓其他人得逞,畢竟仿製太多,防不勝防,真若是被人提前研製出這些種子的秘密,林楠可就悲劇了。

同時,林楠也再度提及了家裡房子的事情,這件事林楠覺得不能再耽擱了,一大早就和父母二人商量起來! 一大早的,林楠便和爹娘二人商量家裡房子的事情,原本林楠還打算等到公司倉庫宿舍樓蓋好之後再解決自家房子的問題,不過現在看來是需要提上日程了,真若是找個靠譜的工程隊的話,過年時或許還能完工。

不過眼下最大的問題是房子拆了的話,一家人住哪裡這成了問題!

「房子拆了也怪可惜的,本來都還好好的,而且咱這一家人也不能沒地方住啊?」林母開口說道,雖然也很想換個好點的房子,但總覺得有些浪費,畢竟住了二十多年了,也習慣了。

「住的地方我想好了,村委會那邊不是有著三間房子空著嗎?我等會找下村長,暫時租下來應付一下,說不得到過年的時候就能搬回來了。」林楠開口說道,將注意打到了村委會。

當然,肯定不是白住,暫時租下來也不錯,反正留著也是浪費,村委會除了一間偶然間還有點作用,其他的完全是浪費著,放在那裡自然不如租給自己,而且現成的小院,面積也不小,住上一家三口綽綽有餘的。

聽到林楠的提議,父母二人也微微點頭,總算是同意了下來,並且決定立刻就安排,爭取早點將這件事給搞定,同時按照林楠的意思,小院也要擴大一些,剛好自家小院周圍還有這一些空地,有自家的,也有鄰居的,而今需要商量一下。

一大早的一家人都在地里忙碌著,今日二十畝地要進行種植,事情還不少,村民們要將地里的產品收穫后再進行種植,哪怕是又招了一二十個工人,也依舊讓數十人忙碌了大半日的時間,林母二人一直在看著,嚴格把控著種子。

林楠在地里待了一會便直接到村委會轉了一圈,再度看看這幾間房子,看起來確實不錯,實際上比自家的房子還要新一些,前幾年剛建的,只不過一直浪費著而已。

確定沒問題,林楠找到了村長林長福家,林長福一聽自然沒什麼意見,反正空著也是空著,林楠開出一萬塊的租金給村裡,無疑是白撿的那種,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林楠這裡商量好之後,林長河林母二人也和周圍的鄰居商量妥當,都是鄰里,關係自然不差,更何況林楠佔據的也不多,還開出了讓他們滿意的價格,自然是一切好商量,直接給同意了下來,如此一切也就真正確定了下來,接下來等待的便是尋找施工隊的事情了,林長河熟悉的那個施工隊現在已然在準備籌建公司倉庫與宿舍小樓,暫時肯定是顧不上這裡了,林楠琢磨了一下,還要跑一趟,找個更好一些的施工隊,既然要做,就做的好一些。

大中午的,林楠騎著車子直接來到大街上,從林長河那裡得知這裡有著一家縣城的建築公司的駐點,專門承接農村一些小洋樓、小別墅的建造,這些是農村普通施工隊難以建造的,對技術要求有些高,需要更專業的技術人員。

按照林長河的介紹,林楠直接找了過來,離得老遠便能看到一個精緻的招牌,整個門店裝修的也頗為不錯,在整個雙流鄉大街上算是別具一格,頗為高大上的那種,墅豪建築公司,顧名思義,專門針對那種別墅豪華型住宅,雙流鄉有著不少的別墅小洋樓都出自這個建築公司。

「先生你好,有什麼可以幫您的嗎?」林楠剛一進入,便有著一個頗為漂亮的美女出現,身著職業裝短裙,非常的職業化正規化,單單這一點便忍不住讓林楠多給一份好評。

「我想找你們公司建一棟小別墅。」林楠直接說明了來意,當即這位美女更是熱情了,雖然她始終保持職業化的妝容甚至是微笑,但很多進店的人大都只是諮詢而已,真正打成合作的並不多,先前林楠進來的時候她看到林楠竟然只是騎著一個摩托車,而且還衣著那麼普通,正常而言根本無法承擔他們這個費用。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