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善於利用天象,同時精通幻術,但是論正面作戰的能力,甚至還不如普通士兵。

這一類的術士一般善於蠱惑人心,同時要依附於其他勢力才能成事,本身力量不強,只會暗搓搓地陰人。

但是這些術士的保命手段極多,不容易抓住,十分膈應人。

從史道人的話語中,劉辯聽出來了,以前別說在皇城,就是各個官衙,這些術士也不敢作亂,不然必遭反噬。

也是因為朝廷氣運衰微,所以如今這些牛鬼蛇神才敢冒出來,到皇城來搞事。

只要朝廷略有起色,就會有龍氣籠罩,任何法術都無法起作用。

沒過多久,劉辯就聽見殿外傳來了交戰之聲。

不過劉辯沒有絲毫慌亂,皇城的守衛力量足夠,又有諸多猛將在。

光憑世家的死士私兵,只有敗亡一途。

事實也是如此,這些私兵剛剛冒著濃霧衝進皇城,立刻與皇城守軍遭遇了。

然後就被殺得節節敗退,而典韋黃忠等一批猛將更是如猛虎撲進羊群,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一時間,皇城各門殺得血流成河,這些死士立馬潰散而逃。

除了衝擊皇城各門,劉協所居的宮殿也是遭到了重點攻擊。

袁隗想的是,若是不能殺死或挾持劉辯,那麼可以將劉協弄到手。

這樣一來可以二帝並立,同樣能夠達到挾天子以令諸侯的目的。

不過這種情況劉辯早有防備,劉關張三兄弟就是專門負責鎮守此處的。

三人武藝超群,尤其是關張二人都是萬人敵。

加上手下精兵,來犯者自然都是有來無回。

不久后,劉備進入殿中稟報敵人已被殺散,詢問劉辯是否派兵追擊。

這時候,史道人突然猛喝一聲,往大殿門前扔出兩顆火丹。

嘭的一聲,一支穿著黑衣的人馬顯現了出來。

這批死士雖然只有十餘人,但是渾身散發著血腥與兇悍的氣息,顯然是袁家最精銳的死士。

為首的老者拄著藜杖,正是南華老仙。

史道人沉聲道:「陛下小心!此人是張角之師,南華老仙。」

這時,曹操劉備二人都拔劍在手,攔在劉辯的面前。

劉辯暗暗將手槍握在了手中。

「可惜呀可惜,你二人本有帝王之運,為何卻甘做小皇帝的鷹犬,受其驅馳?」

南華老仙看著曹操劉備二人,搖著頭,一臉惋惜的樣子,「兩位何不撥亂反正,創造原該屬於你們的功業!」

曹操早已知道了自己的未來,但是即使成為一代帝王,也壽不過百年,化作一抔黃土。

追隨劉辯,卻可能得到長生。

他當然知道該怎麼選擇。

更何況這個時期的曹操本就是大漢忠臣。

劉備更不用說。

這個時期劉備最大的心愿就是振興漢室,同時恢復自己這一支的祖上榮光。

在小皇帝身上,他看到了希望,誰若對皇帝不利,就是他的敵人。

「放肆!妖道安敢妄言天數!」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二人毫不遲疑,拔劍殺了過去。

劉辯轉首對身後的黑暗中道:「王師,將他們全部留下,特別是這個妖道,不可放過!」

「老臣領命!」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只見黑影閃過,劍光霍霍,一位位精銳的死士頃刻間紛紛倒地。如果說十大世家是豪門的話,那麼飛熊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支比較出色的平民隊伍,而擁有玉小悅的玉容代表隊,則是豪門中絕對的墊底,她來自實力最弱的商業世家。可是這支豪門墊底的隊伍,已經有先天三段了……

那位連天機老人都讚不絕口的青瓷秀大小姐,該是先天幾段?

「飛熊?飛熊就是一隻螻蟻!」別看杜子騰實力不咋樣,可說起話來絕對霸氣:「別看大家都是種子隊伍,可飛熊在青瓷代表隊面前,絕對撐不過三分鐘!我跟你說,那位青瓷秀……

《晶武獨尊》第268章花式招攬 劉黎明點了點頭,說道:「你這樣一直待在這裡,當個孤魂野鬼也不是辦法,不行的話,你就跟我走吧?」

「跟你走?陰陽兩隔,我怎麼跟你走?我在你身邊是會折你的陽壽的!」

「我不怕!」

劉黎明笑笑,說:「不瞞你說,我是一名醫生,我有兩家醫院,如果你跟著我的話,碰到合適的肉體,我很有可能會讓你還陽!」

「真的?你不會騙我吧?」

「騙你幹嘛?我愛人的魂魄在這裡,被你照顧的這麼好,對我來說也算是大恩,我怎麼會騙怒呢!」

「好,我相信你,那我跟你回去,你以後就是我的主人了!」

「來吧,你也進來吧!」劉黎明舉起青龍劍,女鬼身子輕輕的在凌空中,晃動了幾下,便成了一縷黑煙,盤旋著進入劍中。

劉黎明開上車,慌忙回到了醫院。

而這時,蘇倩,玉蓮,藍月她們都在門外,焦急的等著。

看到劉黎明回來,藍月慌忙上前問:「找到了沒有?」

「找到了!」劉黎明點了點頭。

「那你趕快進去吧,心怡的母親過來了!」

聽到劉黎明找到了石心怡的魂魄,三個女人高興不已。

進入病房,石心怡的母親已經哭得淚流滿臉。

「小劉,你一定要救救心怡,我求求你了!」石心怡的母親說著,便給劉黎明跪在了地上。

「阿姨,你這是幹嘛?我一定會把心怡治好的,很快,你到外邊等著,好嗎?」

「我想留下來看看,你就讓我留下,行嗎?」

「這個?」劉黎明有點為難,但是丈母娘已經這樣說了,劉黎明也只好點頭答應。

「阿姨,等一下不管你看到了什麼,你都不要吭聲,要不的話,心怡會很麻煩的!」

「這個我知道,我只是在這裡看著,我不說話,你放心吧!」石母點了點頭,說道。

「千萬要記住了!」劉黎明還是有點不放心,再三交代道:「接下來我的做法會很怪異,但是我沒有辦法和你解釋,千萬千萬要記住,不要說話!」

「知道,知道!」

看劉黎明這麼嚴肅,石心怡的母親確實很害怕,但是她還是想留下來看看。

劉黎明再三的交代了以後,把青龍劍握在手中,使勁的將自己的手指咬破,用鮮血在劍身上化了一個符,猛地抽出劍,在凌空中揮舞了幾下,便指向了石心怡的眉心。

下一秒,石心怡的身上,便慢慢的突出了一個血紅的童嬰。

童嬰微微一愣,瞪了一眼劉黎明,便撕心裂肺的哭喊了起來,四肢還胡亂的掙扎個不停。

哭喊的聲音撕心裂肺,聽著讓人毛骨倏然。

童嬰的樣子看上起很可怕,全身赤紅,眼眸是綠色的,嘴角依然還有兩顆獠牙,指甲尖細大長,把石心怡的母親嚇了一跳,她慌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這一幕,她從來沒有見過,就算是見過,那也是電視上。

劉黎明剛才已經再三的交代,雖然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看到這一幕,她還是嚇的不輕。

下一秒,劉黎明右腳踏出一步,雙手陰陽一分,將劍殼指向童嬰。

童嬰看到青龍劍的劍殼,微微一愣,發出一陣嘶吼,雙手向前胡亂的一抓,沒抓幾下,就被吸了進去。

將小鬼收進青龍劍內,劉黎明便把石心怡的魂魄放入了體內。

沒有多長時間,石心怡原本獃滯,紋絲不動的身軀有了生息,手指微微的動彈了幾下。

看到這,劉黎明這才鬆了一口氣。

剛收回劍,石心怡的眼睛便睜開了,突然坐了起來,雙眼迷茫的看著四周。

看到自己的女兒醒來,石心怡的母親慌忙上前抱住了她。

「孩子,孩子,你總算是醒來了,嚇死媽媽了!」

「媽媽,你怎麼來了?我怎麼在這裡啊?」

「孩子,你病了……」

石母想給石心怡說些什麼,但馬上又閉上了嘴,將目光看向了劉黎明。

劉黎明連忙搖頭,她也沒有再說什麼。

「媽媽,你怎麼了?我好像做了一個夢,我夢見了好多東西!」

說著,石心怡搖起頭,看向了床邊的劉黎明。

「劉黎明,我到底怎麼了?」

劉黎明突然心中一顫,撓了撓頭,無語的說道:「心怡,你忘了嗎,我們兩個出事了,然後……」

劉黎明把石心怡被鬼附體的事情,隱瞞了下來。

因為這種事情,根本沒有辦法給她說,在這說了,她知道的那麼多,也沒有好處!

晚上,有石母在這裡陪著石心怡,劉黎明才安心的離去。

幾天幾夜沒有睡覺,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覺。

接下來的幾天,風平浪靜。

為了防止玄平那個王八蛋壞事,劉黎明在醫院和醫藥公司都加派了人手。

同時,也做了一些布置。

一天,想著最近一段時間忙,也沒有去看秦子涵,中午和陳國棟吃過飯,剛好路過秦澤涵的學校,劉黎明便給她打了一個電話。

多日不見,看到秦子涵,劉黎明高興不已。

但這個丫頭卻很反常,跟有心思似的。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