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似乎總是這樣遷就着我。

我一夜沒睡,第二天清晨手機鬧鐘一響,就起來了。

墨寒依舊保持着昨晚的姿勢,見我醒來,稍稍鬆開了懷抱。

想起昨晚的事,我有點尷尬,覺得自己昨晚有點像個怨婦。

“天還早,再睡會兒。”他道,先打破了沉默。

我搖搖頭:“和寧寧約好了,今天要回學校。”

他也沒有堅持,我出了墨玉,望着手中的寒玉,嘆了口氣,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是冷戰。

算的話,這場冷戰是積壓已久的爆發,還是莫名其妙的產生的呢?

我更加煩躁了。

小小撲騰着翅膀來找我要吃的,給她分了靈果,我胡亂喝了兩口粥,和寧寧一起回了澤雲城。

大巴纔到站,就看到站點前站着一排西裝筆挺的人。

寧寧玩笑道:“這麼大陣仗,是誰家大小姐跑出來體驗咱們窮苦人民的生活沒發現,要抓回去過好日子了嗎?”

“下車的時候看看不就知道了。”我道。

大巴停穩,我和寧寧因爲要看這位“大小姐”的真容,一直落在最後面才下車,那位“大小姐”始終沒有露面,而那些西裝男也始終在下面等着。

車上就剩我們兩個了,怕司機師傅趕人,我們忙下了車。

腳踩落地,就看見西裝男中站在最前面的一個男人走上前來:“請問是慕紫瞳小姐和尚寧寧小姐嗎?”

我和寧寧對視了一眼,遲疑的點了點頭。

那人一笑,自我介紹道:“我是藍總是祕書,藍總命我送二位回春伊大學。”

“哪個藍總?”我問。

“是不是天佑哥?”寧寧倒是反應比我快。

祕書笑着點頭,他身後的小弟們已經幫我和寧寧把行李都搬好了。

寧寧本着有苦力不用是浪費的原則,拉着我跟着祕書走了。

他帶我們走到車站的接人區,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就停在路邊。

我不是很懂車,只知道這輛車非常、非常、非常的值錢。

祕書敲了敲車窗,打開了車門,藍天佑從裏面走出來。

“好久不見。”他衝我們微笑着。

別鬧了,昨天才見過呢!

我們跟他打了招呼,他將我們送進了車內。

坐在車內,藍天佑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來兩份請柬,分明交給了我和寧寧:“這週日,一定要來玩。”

“好!”寧寧笑着答應了。

和寧寧一起在學校下了車,藍天佑還幫着我寧寧把行李送到了女生宿舍門口。

他的眼神瞥過我脖子上的墨玉,問道:“紫瞳,你的行李只有那個揹包嗎?”

我點頭,其他的東西我都放在墨玉里了,這包還是新買的。

他也沒說什麼,只是眼神不自覺的又一次瞥過那墨玉,讓我有種錯覺,他似乎能看到裏面的墨寒。

墨寒一整天都在墨玉里,盤腿坐在牀上。他既沒有調息,也沒有修煉,一直皺着眉頭在思考着什麼。

我想跟他和好,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從早上躊躇到了現在。

回宿舍休息了會兒,跟寧寧約了明天一起去挑禮服,順便給藍天佑買生日禮物後,我便回了別墅。

墨寒從墨玉里出來,反身抱住我:“慕兒,別生氣了。”



沒生氣……”我嘟囔着。

他微微鬆開我,一隻手捧住我的臉輕輕摩挲着,眼神帶着深深的迷茫。

“我……”他似乎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反覆思索了好一會兒,才問我:“你要冥界嗎?”

我一愣:“冥界?”我懷疑我聽錯了。

他點頭。

這下輪到我迷茫了:“我要冥界幹什麼?”

他略微思索了下,道:“一界之主,統轄萬鬼城,你不想要麼?”

“又不能吃……我一個活人在冥界都呆不了七天,要了幹嘛……”沒錯,我是嫌棄沒有小籠包生煎饅頭餛飩麪條酸湯肥牛水煮肉口水雞鐵板魷魚的冥界的!

墨寒眼中才淡下去的那一絲迷茫再一次濃重起來,連眉頭都不自覺的蹙起。

“那,我的法力?”他忽而又道。

“你的法力怎麼了?恢復的有問題嗎?我去墨玉里給你拿黑蓮!”正要進墨玉,墨寒拉住了我。

“法力恢復沒問題,別緊張。”他的瞳孔中透露出一絲光亮,又問:“我的法力,你要嗎?”

“我要你的法力幹什麼?”今天的墨寒怎麼了?

“可以變強。”他說完,又刻意強調了一句:“變得很強。”

“然後呢?”吃飯可以明目張膽的不給錢嗎?

墨寒又茫然了。

“然後……”他思索了好一番,才道:“就沒人能欺負你了。”

“現在有你,也沒人敢欺負我啊。”不僅沒人敢欺負我,我還能時不時“欺負”下墨寒。

墨寒又迷茫又無奈了。

許久,他問我:“冥界和我的法力,你都不想要?”

我搖搖頭:“不要。”

他若有若無的輕嘆了一口氣,緊緊抱住了我,很輕聲很輕聲的呢喃了一句:“我該拿你怎麼辦纔好……”

我的腦海裏一瞬間想起一一對小小的評價,好吃好喝供着就行。

這一晚半夜,我半夢半醒間,隱隱約約聽見墨寒在問小小:“慕兒爲什麼生氣?”

小小一派天真:“媽媽生氣啦?”

墨寒不理她了。

濃烈的睏意席捲而來,我再次睡了過去,朦朦朧朧見,感覺到墨寒回到了臥室,坐在了牀邊。

“你喜歡什麼呢……”忽遠忽近的,耳邊響起他無奈又寵溺的聲音。

邪性老公太霸道 我喜歡你啊。

我在心裏應了一聲,還是沒抵擋住強烈的睏意,睡了過去。

第二天,我是被寧寧的奪命連環CALL吵醒的。同樣被吵醒的,還有小小。要是我再晚一秒,我的手機就要在小小的起牀氣之下,被她燒成灰了。

才接通電話,寧寧暴怒的聲音就傳來了:“慕紫瞳!幾點了!還不起牀!別以爲你有冥王大人罩着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我這纔想起來跟寧寧約好了今天要出去逛街,忙看了眼時間,看完,整個人都不好了。

和寧寧約的是上午十點,現在……已經下午兩點了……

我記得我設好的鬧鐘,怎麼還會睡的這麼死!

給寧寧道了歉,真誠的表示今天給她當一天的小弟,負責拎包買水搶座位,還請她看了場電影,連禮服都算我的,她才勉強原諒了我。

霸愛 以最快的速度倒騰完了自己,拎起包拿了個小麪包我就出門了。

路上,我問小小:“早上我鬧鐘響了沒?”

小小點頭,同時不滿道:“麻麻睡的跟豬一樣。”

“那你不知道叫醒我?”

小小沉默了一下,一臉恥辱的開口:“然後我也睡的跟豬一樣了……”

我無語,又想起了墨寒:“墨寒進修煉室了?”

小小搖了搖小腦袋:“布吉島,木有看見粑粑。”

估計是在修煉室裏修煉。不然他在的話,鬧鐘響了一定會叫醒我。

趕到約定地點的時候,我給寧寧姑奶奶又是賠禮又是道歉,這才被放過一馬。

寧寧的氣來的快去的也快,嘲笑了我一把後,兩個人歡歡喜喜的逛了一天街,買好了週末穿的禮服和給藍天佑的禮物。

我買了只鋼筆,寧寧買了個菸灰缸,理由:高中教師節,她作爲生活委員代替全班給老師買禮物的時候,男老師送的都是菸灰缸。

希望藍天佑不會知道這個理由。

回到別墅洗了個澡,墨寒還沒從修煉室出來。我看着特意打包帶回來的腸粉,熱了下後,端去了修煉室,打算給墨寒嚐嚐新。

然而,打開修煉室的門,裏面卻空無一人。

墨寒能感應到我的位置,所以他不可能是出去找我了。那麼,他會去哪裏?是剛出去,還是出去了一天?

昨天晚上的氣氛不是太僵,我原本以爲可以粉飾太平過去,卻沒想到今天又出現了這樣的事。

挫敗的嘆了口氣,我端着腸粉轉身走出了那間寒意滲人的修煉室。

小小聞到香味早就圍在我身邊了,墨寒不在,知道腸粉她肯定能吃到,更是開心,一個勁的喊着我:“麻麻!麻麻!”

“吃吧。”我將腸粉放在了餐桌上,任由小小去吃了。自己則一個人回到了臥室裏,將自己反鎖在了裏面。

昀之說的沒錯,墨寒對我的一切都瞭如指掌,而我,除了知道他冥王的身份外,對他幾近一無所知。

我又想起了我很久沒有想過的那個問題——墨寒跟在我身邊,究竟是爲什麼?

昀之在這個時候給我打來了電話:“姐,我下週去你們學校參加自主招生考試,你記得來接我。”

“嗯。”我應下了,昀之要是自主招生能過拿到保送名額的話,他就可以不必參加高考了。

他跟我聊了會兒家裏的事,突然問我:“你一個人嗎?還是那隻鬼也在?”

“一個人。”我如實說了。

“那正好,我有話想提醒你。”

“什麼?”跟墨寒有關麼?

“姐,我越想,越覺得他是要拿你當容器去復活另一個女人。”

“不會的……”我打斷了昀之。

昀之同樣打斷了我想要給墨寒辯解的話:“姐,我知道你又要說他爲你自廢修爲的事了!但是,如果他自廢修爲不是爲了你,而是爲了那個女人呢?”

我不懂,昀之又道:“要是你死了,那女人可就沒有辦法復活了,所以他纔會不惜一切代價保住你!”他頓了頓,似乎是覺得有些殘忍:“姐,這麼久以來,也許,他保護的,一直都不是你,而是那個他想復活的女人……”

(本章完) 昀之再三囑咐了我要小心墨寒後,擔憂的掛斷了電話。

我躺在牀上又是輾轉反側,卻在墨寒回來的時候,假裝自己睡着了。

他在牀前站了會兒,才俯身躺下,隔着被子抱住了我。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小小撲騰着翅膀在門外喊餓。

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墨寒,假裝沒聽到。

墨寒起身開了門,小小piu的就要飛進來找我,被墨寒一把拎住了。

www_тTk an_C ○

小黃雞一下子不樂意了,衝着我大喊:“麻麻!餓!”

墨寒的鬼氣稍稍浮動了些許,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小小,忽然就無精打采的打了個哈欠:“好睏……”

“困就去睡。”墨寒淡淡道。

小小又打了個哈欠,撲騰着小翅膀睡覺去了。

這個村長有點兒彪 我覺得這樣讓小小餓着也不是事,正想要爬起來去給她餵食,忽然察覺到墨寒帶着法力的那隻手,伸到了我面前,似乎也想要讓我睡着。

我立刻睜開了眼睛,看見他手上果然還有沒來得及撤去了昏睡咒。

大白天的,他居然想要我睡覺!

昨天和我小小都睡的那麼死,難道也是被他施法了的緣故?

見被我發現,他收起了法力。

我望着他的手,索性從牀上坐了起來。也不說話,只是抱膝坐在一邊。

我跟他說什麼呢?質問他爲什麼要大白天的讓我睡覺嗎?

“不睡了?”他問。

我點頭。

他的手伸過來想要握住我的手,我將手一縮,躲開了,他的手就那麼停在了半空中。

他想我睡着,是想掩蓋他出去的事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