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之事,也算是有驚無險告一段落,但沈泰臉上看不出什麼喜色,甚至顯得凝重,好像擔憂著什麼。

實際上,葉修心裡也並不輕鬆,他知道林家絕不會如此輕易罷休。

他們中,只有沈青瑤沈清雪蘇雨荷母女三人,因為不知道其中的內情,所以她們覺得這件事已經結束了。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此刻她們的眼神中都顯出了放鬆,不過也有一种放松之後的疲憊,沒怎麼說話。

沈清雪靜靜抬頭看向午後的陽光,讓陽光灑在她臉上。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彷彿此刻雲開見日出的天氣,從此以後,將會變得晴朗。

一縷來自內心深處的歡笑,靜靜綻放在她臉上。

美麗動人的,彷彿幽谷中的百合。

沈青瑤也為姐姐高興。

「想死還趕時間嗎?」林震南冷笑一聲,抬眼沖對面通道朗聲命令道:「讓泰拳王出來!」

他話音剛落,便見幽暗的通道中又亮起燈光,一個矮壯而靈動的青年從通道中小跑出來。

只見這個青年比葉修還矮了一點,麵皮微黑,穿著麻布汗衫,神情淡然。

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泰拳王,倒是讓葉修微微錯愕。不過,從他神光內斂,顯得平靜無比的雙眼,他發現,這個泰拳王的確是一個高手。 看著臉上洋溢著欣喜的姐妹倆,葉修反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眼見沈泰夫婦已經坐上車,他便說道:「大小姐,瑤瑤,上車吧,回家了。」

坐上車后,葉修開著車,向紫香園方向而去。

就在他們離開的那一刻,在地下拳場里,一間裝潢華美的屋子裡。

林震南和管家正在說話。

「家主,少爺他……」管家遲疑一番后,還是有些擔憂地出聲。

林震南淡淡道:「不用管他,他不過是賭氣,不會有事的。」

「是。」管家很恭敬地應了一聲,隨即默然。

「老金啊,」靜了會兒,林震南的聲音忽然響起,帶著寒意問道,「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管家肯定地說。

「告訴他們,」林震南道,「等開出市區再動手。」

「是。」管家恭敬道,不過緊接著,卻又顯出幾分遲疑,道,「家主,沈清雪沈青瑤也和葉修坐在同一輛車上,要是……」

林震南輕笑一聲道:「沒關係,沈清雪現在已經和我們林家沒有關係了。哼,我們林家得不到的東西,如果不小心毀了,倒正好。」

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機,瀰漫在房間里。

沈家豪華轎車裡,沈青瑤俏皮地打了一個哈欠道:「葉大哥,開快點回去,本大小姐想睡覺了。」

葉修有些無奈地笑道:「瑤瑤,不是我不想開快啊,是沒法開快啊。」

現在行駛在市區街道上,處處有斑馬線紅綠燈,車來車往,人來人往,能夠不堵車,就算萬幸了,還想開快,那是沒門。

「瑤瑤,你現在就睡吧,等一下下車我叫你。」沈清雪溫和的聲音說,用寵溺的目光看著她。

沈青瑤眼見姐姐似乎看起來比以前快樂許多了,心裡由衷為她感到高興,嘻嘻一笑,撒嬌一樣,身子歪倒在她懷裡,笑著說:「姐姐,我要枕著你的腿睡。」

聽著沈青瑤的聲音,葉修心裡一陣艷羨,暗想要是自己也能枕著沈清雪渾圓的大腿睡覺,那應該很不錯。

「大小姐,等有空了,也借你的大腿給我當枕頭睡睡怎麼樣?」葉修打趣地說道。

沈清雪頓時眉毛一挑,冷喝道:「你敢!」

葉修原以為自己算是幫了她一個小忙,她應該會對自己寬容一點,可沒想到她好像還是像先前一樣,有些不待見自己,不由苦笑道:「大小姐,你別激動,我這只是一個構思,離成為現實,還有很長距離呢。」

他一個人坐在前面,卻沒注意到沈清雪此刻正和沈青瑤擠眉弄眼,一臉俏皮的壞笑。

這種情態,沈清雪已經很久沒有在人前顯露過了,要是葉修看到了,一定會大吃一驚。

沈泰夫婦的車,原本一直在葉修他們前面,但是經過幾個十字路口會車錯車之後,兩輛車已經被隔開了。不過,葉修自己認識回去的路,對此並不在意。

他們的車,漸漸駛出繁華市中心。

葉修從車內後視鏡看到沈清雪沈青瑤姐妹倆抱著,安寧地閉著眼睛,好像睡著了,不由得失笑搖搖頭。

「真是兩個小豬。」

就在這時,他們的車來到一個十字路口,停下等待紅綠燈。

「沈叔叔他們的車還開得真快啊。」葉修發現前方已經看不到沈泰他們乘坐的車了,隨口說了一句。

他的目光看著車外,轉顧間,陡然覺得心裡一跳!

那是巨大危機出現的感覺。

那一刻,彷彿整個世界突然安靜下來,葉修靈敏的聽覺,聽到喀拉拉子彈上膛、槍栓滑動的聲音,那些聲音聽起來清脆悅耳,卻是死亡的前奏曲。

就在前方綠燈亮起的那一刻,猛然兩輛黑色SUV,從前方左右街道,向葉修他們的車瘋狂地撲來,急轉之間,輪胎和地面之間發出瘋狂的摩擦聲響。

兩輛車左右打橫,霎時間堵在了前方,車門打開,手持手槍、輕機槍、新式衝鋒的黑衣男子紛紛衝下車來。

突突突,如同急雨的子彈,霎時間向葉修他們掃射而來!

子彈打在車身和防彈玻璃上砰砰作響,使得整輛車都為之震動。

原本在小憩的沈清雪和沈青瑤猛然被暴雨一般的槍聲驚醒,花容失色,驚叫出聲。

「趴倒!」葉修沖她們大吼一聲,眼中寒芒乍現,急轉方向盤,衝上旁邊的人行道。

人行道上不多的行人,早已經被槍聲驚得四散逃離,變得一片開闊。

葉修大叫一聲,一腳將油門踩到底,轎車轟鳴一聲,向前狂飆而去。

但是即便那一刻轎車快如黑色閃電,依然沒能躲過一排子彈,砰砰連響地打在車身上。

若非這是沈家可以防彈的頂級豪車,此刻車裡的葉修、沈青瑤、沈清雪三人恐怕已經被打成篩子了。

轎車衝出人行道的那一瞬,幾乎沒有停頓,一個漂移急轉,倒行上另一條街道。

後方,那些黑衣人對著沈家轎車車尾掃射一番未果后,紛紛收槍返回黑色SUV上,開著車緊追著沈家轎車而去。

此刻,葉修開著轎車在倒行的街道上狂飆,只見前方正面駛來一輛輛車瘋狂地按著喇叭。

喇叭聲在車窗外一閃即逝。

葉修自如而寫意地操控著方向盤,從各種不可思議的角度閃躲著行人和正面開來的車輛,狂飆向前。不過,這裡畢竟不是寬闊的高速路上,葉修縱然車技驚人,不停的閃躲,還是拖慢了車速。

從後視鏡里,葉修看到不止兩輛黑色SUV緊追著他們,還有一輛銀色麵包車和一輛小轎車。

此刻,沈青瑤和沈清雪緊緊趴在車座上,驚叫連聲,已經完全慌亂無措。

葉修沒有餘暇安撫她們,一邊開車向前狂奔,一邊心念急轉:到底是誰要置我們於死地?

那一瞬間,葉修腦海中閃過龍海市的一個個勢力組織,閃過一個個和他結仇交惡的人,猛然停頓在一張目光陰沉的笑臉上……

「是林震南!」葉修驚呼出口。

片刻間,他腦海中回想之前林震南表現出的一幕幕,猛然意識到,這一切,似乎在地下拳場的時候,就已經被安排好了。

「難怪林震南在地下拳場主動放棄第三戰,很大方地放自己離開,原本那時候他並不是想罷手了,而是想要用另外更直接的方式殺死自己……」

說來葉修早就知道林震南不會如此輕易罷休,只是他沒想到,林震南的報復居然來得如此之快。

此刻,在他們後方不遠處的街道上,原本悄悄尾隨著沈家轎車的徐唐兵,被前面突然出現的槍擊場景嚇得懵了。

直到此刻,他才回過神來。

回過神后,強大的理智告訴他,不可再繼續跟上去。但是想到沈清雪,想到之前他追求沈清雪說過的那些話,一股強烈的衝動,又催促著他,要他追上去。

剎那之間,理智和情感衝動,在他的腦海中激烈交戰。

「若不能為所愛的人轟轟烈烈冒險,還算什麼男子漢!」徐唐兵突然這樣大叫一聲,一腳踩下油門,緊追著沈家轎車開去的方向而去。

葉修開著車向前狂奔,慌不擇路間,轉過幾個街口之後,竟然駛入了新城區。

這新城區是最近兩年才剛剛新建起來的,葉修還是第一次來,根本不熟悉路徑,不由得心裡微亂。眼見沈清雪沈青瑤已經嚇得失去理智了,根本沒法幫他指路,而車上的導航儀此刻也沒法用了。

葉修原本是想儘快開出城區,在高速路上徹底甩來後邊的殺手。但現在反倒開進新城區了,也是徒呼奈何了。眼見後邊殺手追得緊,他只能慌不擇路,繼續向前狂飆。

就在這時,忽然,前方斜刺里殺出一輛藍色跑車,像是從另外的街道抄捷徑過來的。

雖然這輛藍色跑車已經合上頂篷,但看起來分外眼熟,葉修很快便認出來了,吃驚道:「這不是那個三屆總冠軍的車嗎?」

上一次葉修第一天送沈清雪上班,就遇到這個傢伙糾纏沈清雪,然後用狂炫吊炸天的車技,讓這個三屆總冠軍賽車手徹底拜服。

「尼瑪,現在是來和老子賽車?現在他媽的是賽車時間嗎?」葉修一想到徐唐兵可能的目的,氣不打一處來。

正在這時,猛見徐唐兵突然把手探出車窗,沖後方的葉修做了一個帶路的手勢。

「他怎麼知道老子迷路了?」眼見徐唐兵竟要給自己帶路,葉修雖然心裡一喜,但也很疑惑。不過此刻,他也管不了那麼許多了。與其自己像無頭蒼蠅亂竄,還不如姑且相信這個賽車手。

接下來,葉修便緊跟著徐唐兵的跑車,不一會兒,竟然真的駛出新城區,來到高速公路上。

一到高速公路,葉修便興奮地大叫一聲,座下轎車,彷彿脫韁的野馬,歡暢狂飆。

億萬萌寵:逃婚上上策 到了高速公路上,徐唐兵也下意識和葉修較勁起來,他仗著跑車的性能優勢,想要贏葉修一回。只見他故意慢下車速,很快就變成了葉修并行,搖下車窗,沖葉修大聲吼道:「你現在還能贏我嗎?」

葉修聽力驚人,即便隔著防彈玻璃窗,還是聽清楚了徐唐兵的話。

「這牲口,上次還沒被虐夠嗎?」葉修笑罵一聲,沖徐唐兵做了一個拇指向下的手勢,表示自己接受他的挑戰了。

「讓泰拳王出來!」

他話音剛落,便見幽暗的通道中又亮起燈光,一個矮壯而靈動的青年從通道中小跑出來。

只見這個青年比葉修還矮了一點,麵皮微黑,穿著麻布汗衫,神情淡然。

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泰拳王,倒是讓葉修微微錯愕。不過,從他神光內斂,顯得平靜無比的雙眼,他發現,這個泰拳王的確是一個高手。 一場本以為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戰鬥,就這樣快速結束,飛羽部落眾人一時有些置身夢中的錯覺。

蛇族眾人更是懵的不能再懵。他們知道飛羽部落強大,其實也沒想與對方拼個你死我活,只要逼著對方交出重晏便可。可……現在他們不僅沒要到重晏,還把自己給丟了——成了俘虜!

對待這群俘虜,飛羽部落是謹慎的,擔心將他們帶入部落,萬一出現意外,會傷害到部落中的雌性與孩子,最終飛羽部落在部落外臨時圈出一塊地,專人看管著這群蛇族的人。

但是,雖然夢幻般的勝了,卻無喜悅。

這一戰,部落中數人當場死亡,還有不少人身中蛇毒,只怕……

當將那些死亡以及中毒的人抬回部落時,整個部落瀰漫著一股哀傷的氛圍,只聽雌性哭聲不斷。

雄性日常會入深山打獵,受傷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死亡卻極為罕見。其他部落間也會常有衝突出現死亡,但是這些都是不曾在飛羽部落發生過的,這突如其來的打擊讓人難以接受。

「我需要幾個雄性跟我進山採藥。」銀宛看著那些死去的族人,也紅了眼眶,她對著元琅道,「我知道一些草藥,或許能夠救那些中毒之人。」

聽到這話,元琅二話不說召集了幾人跟著她一起進山,此時他已經無暇去顧及銀宛是如何認識草藥的,哪怕只有一分希望也決不能放過。

風玫在一旁看著他們離開,眸中劃過一抹笑意,銀宛這可是暴露的越來越多了。

視線轉向那些痛苦呻吟的中毒之人,眸中笑意微凝,化作一抹暗色,有幾人恐怕已經不能堅持到銀宛帶草藥回來了。

她看了一眼彥曷,之前元琅也有詢問過他是否有辦法解這些人的蛇毒,彥曷說不知。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萬物相生相剋,蛇族周圍定然有解他們毒性的東西,蛇族不可能毫無所覺,只是他們還要用本身的毒性威懾其他部落,自然不能說——除了毒性,蛇族的戰鬥力極弱。

毒性是他們唯一的也是足夠強大的依仗。

彥曷不願說,也在情理之中。

況且,以這些人的情況,此刻就算去蛇族附近取解藥,只怕也是來不及的。

「蛋蛋,你去。」她心中對蛋蛋道。她的任務中有守護飛羽部落這一條,更何況這次蛇族還是重晏引來的,那些已經死了的她無能為力,還活著的,她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吱吱……」

蛋蛋彈跳著表示拒絕。

風玫一把按住它:「人家都將你當獸神使者萬分尊崇了,你就不表示一下?」

蛋蛋在風玫手心震了一下,見那幾人真的快不行了,才極不情願的答應。

風玫本想讓它隱身的,但是蛋蛋不幹,它才不要做做好事不留名的獸神使者!

於是,正陷入悲痛的飛羽部落眾人便見一枚通體赤紅的蛋憑空出現,懸浮在那些中毒者的上空,以那枚蛋為中心發出熒熒紅光將那些中毒者籠罩,而後一縷縷顏色各異的霧氣從那些中毒者身上浮起,被那枚蛋吸收…… 他們兩個人現在倒完全忘了後邊還有殺手追來,只顧著賽車較勁了。

看到葉修的手勢,徐唐兵怒叫一聲,一腳油門踩到底,藍跑轟鳴一聲,彷彿一道藍色閃電,瞬間拉開了和葉修的距離。

「再虐你一次。」葉修輕笑著,猛然一踩油門,黑色轎車瞬間加速,緊追著徐唐兵的藍跑而去。

單純從理論上來說,葉修現在駕駛的轎車和徐唐兵的跑車,在飆車的極限性能上,還是有不少差距的。不過,實際操作起來,卻又是一番情況。

能夠用性能相對弱勢的車飆贏性能超好的車,那才更酷,更牛逼!

只見僅僅過了片刻,葉修駕駛的轎車,彷彿一道黑色的光束,追上徐唐兵的跑車。

徐唐兵大吃一驚,施展渾身解數,全神貫注,想要再次將葉修甩在後面。

不過,葉修的車始終和他并行,將超未超之際,葉修緩緩搖下車窗,笑著揮揮手道:「賽車手,goodbye!」

話音剛剛落下,黑色轎車像是裝上了火箭炮,狂飆而出,瞬間將徐唐兵甩在身後。

徐唐兵不甘心地大叫著,將自己的車技施展到極致,但結果卻是徒勞。

葉修看著後視鏡里那一抹藍色,戲謔笑著。

此刻,忽然一個女孩驚惶未寧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道:「葉大哥,你在幹什麼?」

正是沈青瑤。

沈清雪和沈青瑤才稍稍平靜下來,便發現葉修像吃了興奮劑一樣開車狂飆,多少有些錯愕。

聽到沈青瑤的聲音,葉修猛然想到他們此刻還在逃避後方的殺手,根本不安全。

心念急轉間,葉修忽然有了一個主意。

「瑤瑤,大小姐,現在情況緊急,等一下你們一定要照我說的話做。」葉修臉上收了笑,鄭重地說。

「葉修,你說吧,怎麼做?」沈清雪並不那麼平靜的聲音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