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光十色的衣服,在神衣的身上,流轉星輝,神衣的手,指向蒼穹,那一刻,藉助神衣的威力,神衣會成為這片天地的神。

可就在這時候,凳子之上的楊柏,突然發出憤怒的咆哮,一口鮮血猛的噴出,眉心的神念又一次爆發。

「轟!」一個人影被轟飛出去,楊柏連續的吐血,定妖錐,出現在楊柏的身上,楊柏的左手又一次失去力量,而同時眉心的神念也在削減,楊柏的臉色徹底白如紙。

「楊柏!」冷月秀徹底瘋了,要衝過來,而此時的楊柏卻死死的看著轟出去那個人,那是冷天絕,要不是看在親戚的份上,剛才那一下,楊柏就轟殺此人。

「冷天絕,你瘋了!」冷凝川也愣住了,剛才不知道冷天絕發什麼瘋,突然撿起定妖錐,來到楊柏的身後,趁著楊柏不注意,突然出手。

楊柏多麼恐怖的神念之力,剛才的爆發,也讓冷凝川來到冷天絕的身邊。

「我,我沒瘋,瘋的是你們,神衣長老,饒命,神衣長老,我出手了,他中了定妖錐,我不想死。」

冷天絕也是滿臉都是血,楊柏轟斷肋骨,卻沒有殺他。此時的冷天絕猶如狗一樣,凄慘的爬在地上,朝著神衣爬去。

「冷天絕,誰不想活?可你不能夠這樣,楊組長救了你多少次,你怎麼能夠這樣?」冷凝川憤怒的看著冷天絕。

「救我們?父親,你別做夢了,他一個炎黃組副組長,那是他的責任。父親,如果沒有他,我們能有今天?你還是家主,我還是冷家少爺,至少我們在AD市,那是舉足輕重的,可現在呢?」

冷天絕的確瘋了,指責的楊柏,憤怒的看著楊柏,這一切都是楊柏帶來,楊柏就是惡魔一樣,毀了所有。

「瘋了,你真的瘋了!」冷凝川也痛苦的低下頭來,而冷天絕卻不管那些,已經爬在神衣的腳下,伸出手臂,這才是冷天絕的希望。

神衣穿上神衣的那一刻,冷天絕可不敢在留在楊柏身邊,誰不知道神衣的可怕。

「冷天絕,你暗算了楊柏,不錯,可惜,還差一個人!」神衣冷漠的看著冷天絕,突然伸出手來。

「噗嗤!」楊柏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定妖錐被神衣攝出,此時楊柏身上出現一個血窟窿,楊柏的血飛濺山莊。

楊柏身體受傷,可是內心卻更加的憤怒,出手是冷天絕,冷天絕不信任楊柏,反而暗殺自己。

楊柏就這麼看著,冰冷的看著,看著神衣拿著定妖錐,猛的扔出定妖錐在冷天絕的面前。

「楊柏是敵人,可冷家還有叛逆,冷天絕,定妖錐留下本長老神術,拿起來,斬殺那個叛逆,你就能夠活下來。」

「什麼?」冷天絕瞳孔一縮,叛逆? 情生婚滅 那還能是誰,是父親冷凝川。

冷凝川就這麼看著冷天絕,楊柏也看著,此時的冷天絕已經開始哆嗦起來,不過卻依舊朝著定妖錐爬了過去。

「我,我要活下去,父親,你別怪我。你為什麼不好好當傀儡,為什麼不好好當,我就能夠一直是少爺。」

冷天絕用力握住定妖錐,慢慢的轉過身來,定妖錐已經閃爍能量,冷天絕滿臉都是淚水。

「因為,你是冷印祥的孫子,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為什麼一輩子當傀儡,天絕,你錯了,你失去了榮耀,失去了骨氣,失去了一切。」

冷凝川揪心的看著冷天絕,那是兒子,那是冷家唯一的血脈。

「父親,你說過,只要我活著,冷家就有希望。爺爺不可能出現了,你背叛了薩滿教,求你死吧,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夠活著,我死後唯一的血脈,你知道嗎?」

冷天絕舉起手中的定妖錐,上空的神衣更是輕蔑的笑了起來,冷印祥的孫子,猶如狗一樣,這是多麼舒爽的事情,這件事如果讓被封印的冷印祥知道,冷印祥一定會氣死。

「天絕,你真的錯了!」冷凝川已經閉眼了,冷凝川早就不想活了,而現在更是死心。

「父親!」冷天絕低下頭來,可是手中的定妖錐,猶如利劍被激發,那是神衣的能量,恐怖的能量,燃燒在虛空,定妖錐馬上就要轟殺冷凝川。

「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出現在冷凝川的身邊,所有人都震驚了,渾身是血的楊柏,居然半跪在地上,用左手接下了定妖錐。

「什麼?」冷凝川大吃一驚,誰能夠想到,已經重傷的楊柏,居然能夠移動了。

「爆!」可就在這時候,神衣卻陰狠的看著楊柏。神衣當然發現,此時的楊柏,完全憑藉神念,讓身體飛了過來,楊柏身上纏繞的神念之力越發的虛弱。

神衣在最關鍵的時刻,引燃了定妖錐,一股滔天的能量,在楊柏的手中爆炸開來。

「轟!」定妖錐,那可是薩滿教的寶貝,蘊含的能量,當場就轟飛了楊柏。可就在定妖錐爆炸的時候,楊柏分出一縷神念,包裹住冷凝川,直接就把冷凝川推了出去。

滾滾能量,完全的轟在楊柏的身上,能量餘波,讓地面出現巨大的深坑,整個冷家的莊園,都在顫抖,地面在連續的抖動,猶如地龍翻身一樣。

冷月秀倒下了,心碎了,認為楊柏已經無法活下去。楊柏如果不是救冷凝川,根本不會這麼死掉。

虛空之上,神衣冷笑著,神鼓和腰玲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楊柏就這麼被滅殺了,一切都結束了。

地面之上,唯有冷天絕在慘叫,冷天絕的雙腿在爆炸當中,化為碎骨,血泊當中,冷天絕看著下面,發出孤狼的慘叫,還什麼血脈,什麼都沒了,傳承狗屁的血脈。

冷凝川跪在地上,望著這一切,絕望的已經無淚,遠處的地上,躺著楊柏,不知生死。

穿書有喜:全能甜妻超火噠 「還想跟我斗?冷月秀,你現在知道了嗎?」神衣看都不看冷天絕,那只是狗而已,而此時的冷月秀已經被腰玲就醒,哭泣不斷。

「你是聖女,現在有你的任務,殺了冷凝川,證明自己,別讓為師失望。」神衣背著手,俯視著一切,楊柏的屍體要交給王冥。

「不,為什麼?明明是你們的錯,你們為什麼要害他,當初也不是爺爺的錯,你們為什麼?」冷月秀終於抬起頭來,怒目的看著師傅神衣。

「你說什麼?」神衣森冷的看著冷月秀,冷月秀說的爺爺就是冷印祥,那是薩滿教的罪人。

「爺爺在的時候,薩滿教是什麼樣?那是欣欣向榮,那是自由自在的。可你們現在看看,你們自由嗎?你們背後有什麼人?那還是薩滿教嗎?」

「散修聯盟可以任意出入薩滿教,薩滿教二十年沒有招收任何弟子,背後還有崑崙之影,現在的薩滿教,只是崑崙的分舵,你們算什麼薩滿教弟子?」

「當初你們不毒害姨母,他怎麼會動手殺人,你們埋怨爺爺,可你們知道爺爺當初是為了保護你們!」

冷月秀指著神鼓和腰玲,也指向神衣,這背後的一切都是陰謀,薩滿教根本不是以前,已經沒有魂,沒有信仰。

「閉嘴,給我閉嘴!」神衣猛的揮動衣袖,五光十色的衣袖,猛的衝出寒芒,抽在冷月秀的臉上。

冷月秀根本不躲,甚至猛的沖向寒芒,更加憤怒吼道:「你殺了我,你敢殺我嗎?我這個聖女,只是給崑崙的工具!」

「轟!」寒芒消散了,神衣死死的看著冷月秀,而此時的神鼓和腰玲震驚的看著冷月秀,不敢相信的看著神衣。

「聖女,你說什麼?」腰玲可是把冷月秀當成孩子,那一刻,什麼工具?

「我是工具,我這個聖女,跟當初的姨母一樣,都是為了崑崙,我們的命,只是為崑崙準備的。薩滿教的聖女,居然為崑崙,師傅,你這一輩子,是薩滿之人,還是崑崙長老?要說叛逆,你才是最大的叛逆。」

冷月秀已經徹底絕望了,楊柏死了,冷月秀的心也死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可有用嗎?」神衣終於明白了,冷月秀原來知道這麼多,可就算如此,神衣掌控著一切,誰也無法擋下神衣。

「神衣長老,聖女說的對嗎?你們背叛了薩滿教,當初是你們背後有崑崙,暗害了聖女?難道當初,不是楊無敵和冷悠塵,暗害了我們薩滿教的神女,讓神女失蹤?」

神鼓和腰玲震驚的看著神衣,而此時跪在地上的冷凝川也吼了起來。

「不是我妹子做的,我妹子身為聖女,一輩子就是薩滿教,當初的神女失去蹤跡,就是崑崙搗鬼地,他們,他們背叛了薩滿教!」 畢竟宋修逸以前的成績她是知道的,非常差,估計連pi是什麼都不清楚,這才多長時間啊,他居然都直接考上玄清大學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宋修逸翻個白眼。

「你是想說我怎麼可能考上嗎?」

「那倒是沒有。」

重生之娘子追夫記 許醉凝正準備解釋一下,沒找到旁邊的教官們就已經開始吹哨子集合。

「休息時間結束!趕緊歸隊!晚到的男生俯卧撐,女主原地深蹲!」

宋修逸不得不結束跟許醉凝短暫的對話。

「許醉凝,我在金融管理學院。」

他把軍訓帽子帶好,語速非常快的說道。

「有時間可以來找我。」

許醉凝剛想說一句有時間找你幹什麼,少年沒給她機會直接轉身跑回他們學院的隊伍里了。

又是一個小時的訓練,結束的時候太陽都下山了,新生都累的跟蛻皮了一樣半死不活的一步一頓的回宿舍。

而醫學院的女生們卻一個個激動的打了雞血一樣,訓練結束后立刻把許醉凝圍了起來。

「同學你叫許醉凝吧?我想問下剛剛跟你說話的那個男生叫什麼名字啊?」

「對啊對啊,就是剛剛那個長得特別帥的,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

「他在哪個學院啊,你們倆關係很好嗎?」

女生們嘰嘰喳喳吵個不停,聲音又尖又細,吵的許醉凝耳根發疼受不了。

看著眼前人頭攢動的女孩們,許醉凝又感嘆起來。

宋修逸這傢伙活脫脫就是個大妖孽。

在凝真的時候因為他的臉就招蜂引蝶不少,到現在到了大學,也跟當年的情況沒有改觀,要說變化的,也只有人數增多。

「他是我高中同桌。」

許醉凝實話回答道,女生們又是一陣激動。

「原來就是同桌啊,我還以為你們倆……」

「我呸呸呸呸,你不想想怎麼可能,還在這裡以為以為去的。」

「那個,許醉凝同學,你方便給我們一個他的聯繫方式嗎?」

「對對對,無論是QQ還是微信什麼的,我都可以的!」

眼看著這群女生都開始掏出手機一臉期待的看著她,許醉凝為難的挑挑眉。

「這個。」

她委婉的笑了一下,

「好像不合適。」

開玩笑,她要是直接把宋修逸的聯繫方式出賣了,沒經過他的同意,那宋修逸明天來了得捶死她。

聽見許醉凝拒絕的話,女生們一下安靜了下來。

她們無精打採的收起手機,連語氣都開始不善起來。

「還真覺得自己是一回事了啊?給個微信這麼簡單都不行。」

「就是,又不是你給了我們聯繫方式,我們就能吃了他,還是你覺得自己有希望啊,看看自己什麼模樣再說吧!」

「長這麼丑還霸佔帥哥,真是臭不要臉,再占著你也不可能的!」

那幾個女生一邊往宿舍走一邊還衝著許醉凝翻著白眼。

她們的話,讓許醉凝第一次明白什麼叫「驚為天人。」今天她可是長見識了。

她原本覺得這世上也就會碰到英真的那群無聊的女人,這麼閑,為了爭男人耍盡心機。

可沒想到,就算是離開英真到了這玄清醫學院,該無聊的女人依然是無聊的。

她想著緩緩搖了搖頭,並想不在意她們的敵意。招呼了一聲周雙卿一起回宿舍了。

比起凝真高中來,玄清醫學院的宿舍環境並沒有多好,但有獨立衛生間,在公立的大學中也算是很不錯了。

宿舍里只能輪流洗澡,周雙卿她們洗完后才輪到了許醉凝,最後許醉凝洗完澡出來時,卻是神神秘秘的帶了個口罩。

周雙卿覺得很是奇怪,不禁楞住了。

她心裡萬分疑惑,於是就開口問。

「醉凝,你還要出去嗎?怎麼大晚上的在屋子裡還帶起口罩來了。」

許醉凝很是尷尬,輕輕咳嗽了一聲,抬手摸了摸臉上的口罩。

今天一整天都帶著妝,對她而言,實在是難受的要命。

她用的化妝品都是自己親手配製的,沒有添加劑防腐劑,還有中草藥成分,不會傷害皮膚,妝容也更持久。今天一天忙綠到滿天大汗,也一絲絲都沒有暈妝。

但再怎麼說,帶著化妝品在臉上一天,也讓許醉凝難受的不行,剛剛洗澡的時候,就把妝都給卸了。

帶著口罩出來,是擔心周雙卿和顧薇薇看到真實的容貌,實在是無奈之舉。

許醉凝正想著用個什麼借口向她們解釋呢,一旁的顧薇薇就搶先開口諷刺道。

「屋子裡還帶著口罩見人,那都不用想,肯定是她長得實在是太丑了,沒臉面對我們唄。」

說罷,顧薇薇眼色一轉,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得,譏笑著開口又道:「許醉凝,你化了妝都丑成那樣,不化妝到底是有多麼難看呀?我都好奇了。」

顧薇薇的語氣里滿滿的全是不屑與輕蔑。

一旁的周雙卿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猛的站起來。

「顧薇薇,你也太…」她剛要發怒,便被許醉凝給生生攔下了。

許醉凝笑著看了幾眼顧薇薇,一點兒也沒有生氣的樣子。

「沒錯,我確實是丑,但是我丑也丑的自然。」

許醉凝慢悠悠的語調配合她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輕輕掃了一眼顧薇薇,然後接著來了一句來反擊。

「不像某人,美倒是美了,然而卻都是假的。」

顧薇薇一張臉瞬間煞白,站起來指著許醉凝就怒吼出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許醉凝對於她的氣急敗壞卻是毫不在意。

「我這話什麼意思你自己最清楚」。

沒有在搭理顧薇薇,許醉凝慢騰騰的爬上自己的床準備睡覺,躺下前又看了眼顧薇薇,幽幽的開口。

「我可好心提醒你一句啊,在身體里裝那些東西,以後你可有罪要受的。」

其實早在許醉凝第一次見到顧薇薇,她就看出來了。

現在的小姑娘都愛美,也有不少人選擇整容,顧薇薇動了身體的不少地方她也大概都能猜到。

本來這事情與許醉凝是毫無關係的,她也不是愛多事的人,可這顧薇薇非要跑來針對她,那她也沒必要對顧薇薇有什麼好臉色。 冷凝川的話,神鼓和腰玲終於明白過來,頓時死死看著神衣,冷月秀也是憤怒的指向神衣,莊園徹底一片死寂。

「咯咯咯,你們這是什麼意思?都想死嗎?」神衣笑了起來,笑的越來越嫵媚,只是瞳孔的深處卻一片狠毒。

「神衣,我們要解釋!」神鼓站了出來,更是剛站出來,神衣只是一根手指,就讓神鼓悲鳴一聲,直接墜落地面,雙膝跪在地上,直接就被鎮壓。

「你算什麼?都重傷了,還敢指責我?」神衣的話,讓旁白腰玲嬌斥一聲,就算鈴鐺要碎裂,腰玲揮手布下法能,想要攻擊神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