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任何一個自然發展的星河系,能出一兩個三十級戰力,已經屬於非常強大的星河系了。而銀河系,在廣袤的宇宙之中,不過是沙灘上的一粒普通的沙礫。

另外神之域,這個信奉母神海倫尹絲的宗教國度,同樣屬於十分強大的修鍊文明。不過,不同於絕大多數文明的單系發展,神之域可是修鍊文明和精神文明的雙料發展。每一個護教聖騎士,非但擁有強悍到堪比星獸的力量,也有可以媲美安達曼的精神力量,擅長精神控制,精神守護,神聖凈化,聖療術等等。

每一個聖騎士,也許攻擊能力不算最厲害,但一個個都是打不死的小強,尤其是戰場生存能力驚人。尤其是一大堆聖騎士在一起時,互相之類,互相守護,配合起來,足以讓任何敵人感覺到噁心。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母神同樣眷顧了一下神之域這個特殊的宗教國度,畢竟,這是一個完全信奉,對母神有著狂熱信仰的文明。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個神之域才是母神真正的班底。對此,她倒也沒有太小氣,暗中傾盡全力,提升了神之域國度的戰鬥力。

趙哲雖然沒有和母神正面交流,卻是有些心有靈犀。他十分清楚母神的動機所在,雖然她是個十分強大的存在,但畢竟只是一個個體。如果和煉獄一族交戰時出手,定然會引起魔族的極度重視。到時候,銀河系就真的陷入危險境地了。更何況,單體實力再強,也無法和一個強盛的種族相提並論。

趙哲卻是不知,三十級,與超過三十級的生命個體,有著最為本質上的區別。那就是,三十級以上,生命就會不朽。而宇宙規則之一,卻是排除不朽的存在。像母神這種個體不朽存在,只要隱藏得當,還是比較容易避過宇宙規則的抹殺。然而,一旦肆意出手,動用極其龐大力量的話,往往會遭遇到宇宙的強橫排斥。

在幫助人類在銀河系內隱蔽,母神已經動用過遠超宇宙容忍的力量了,為此她也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也是她這些年,一直蟄伏的重要原因。這一次,顯然她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她付出的一切,便是連神之域的主教們,也絲毫不清楚。

如今的神之域,在經過了那麼多年的瘋狂的進步后,亦是組建了一支軍團,神聖守護軍團。這支軍團,人數同樣不多,正式編製只有三十萬,但這三十萬的神聖守護軍團,若論綜合戰鬥力,倒也與其他各族軍團相當。但是,一旦和任何一個肉搏戰鬥種族聯手起來,卻能發揮數倍的威力,聖騎士的種種技能,實在太過賴皮。

安達曼一族,在遭遇突襲后,雖然被救回來不少人,卻依舊是損失非常慘重。他們對於煉獄一族,或者其幕後的魔族,已經恨之入骨。但這個種族,卻是極為特殊的種族,雖然如今真正人口已經不足百萬,但這百萬安達曼人,卻大多數都是精英的存在,略差些的,都已經死在了戰爭之中。

然而,和其他種族不同的是,每一個安達曼人,都是相當於一支軍隊般的存在。

天使族,這個在銀河系中不算強,也不算太弱的種族和趙哲有過深刻的交往。事實上,天使族人,便是安達曼族的一個小小分支,只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因為理念的分裂,就已經分道揚鑣了。然而,兩者之間的發展模式,還是略有相同的。

每一個從「低級」肉身狀態中進化成精神體的「真正」安達曼族人,都會被分配一座最初級的天空之城。之後,那個安達曼人,在不斷提升實力的下,還會不斷建設他的天空之城,並且培植屬於他們個人的天使軍團。

像安達曼的強者和首領風暴,便擁有一座非常強大的天空之城。在他那座堪比小型星球的天空之城中,擁有數量高達幾億的天使,不過,大多數都是僕從炮灰天使。但那數量同樣高達幾千萬的精銳天使軍團,使得風暴可不僅僅是一個普通強者那麼簡單。

只是,安達曼族和另外一個帝國巴達瑪皇朝,雖然也貴為銀河系頂尖文明,但他們卻是沒有後台的存在。母神也不可能為了他們,冒天大的風險幫助他們。因此,這兩個文明,以及另外兩個科技文明,都只能依靠自己。但不得不承認,這幾個文明,可以憑藉著自身努力,從芸芸眾生中掙扎出來,與那些後台文明並列銀河系頂尖文明行列,自然有著他們種族的潛力與優勢。僅從這個角度來說,四個沒後台的文明,要比那些後台文明更加優秀。

沒有後台幫忙,反而更是激發了他們的進化力量。趙哲老早便從歐陽凝眸那裡索要了大量的精神修鍊法則,生化技術,偷偷摸摸的塞給了這兩族。

神族,雖然趙哲不想被他們融合吞滅,但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偉大而強勢的種族。在成功度過了兩個輪迴后,手中搜集到的各種文明發展模式技術,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而這也是如今只有區區幾百人,卻能控制無數強大種族的原因之一。

就像獸神達納,在見到了產生靈魂的生化人,極為驚訝的情況,當時韓語嫣就表示完全可以給出這樣的技術。當然,安達曼人也可以賦予其天使戰士靈魂。但是,以靈魂為基礎去創造生化天使,和生化天使自己產生靈魂,這有著本質上的差別。

為了照顧這兩個弱勢種族,趙哲偷偷摸摸的,特地允許他們多進小世界兩萬人。當然,收費還是需要的。但即便如此,也使得領袖風暴和獸神達納,對趙哲十分感激,關係變得非常親密。只是,在趙哲看來,巴達瑪皇朝的進化方向,明顯有太大的缺陷,太利用外物了。倒是安達曼的純精神化進化,頗為符合進化之道,雖然那個方向和人類完全不同。

在小世界的這數千年時間裡,這兩族也是聯手起來,共同研究生化技術和精神修鍊方式。在種種刺激,厚積薄發下,也是頗有成果。雖然兩大首領,也只能勉強將自己提升到二十九級。但他們的潛力還是巨大的,給他們幾億年的時間積累發展,有望成為輪迴種族,尤其是安達曼族。

當然,趙哲也不會去干涉別族人的進化發展模式,更不會去指手劃腳。事實上,在宇宙無數個輪迴之中,各種各樣的發展模式,都有過突破壁障,成為輪迴種族的先例。大道三千,殊途同歸而已。

在最後,巴達瑪皇朝組建了獸神軍團,軍力達到上千萬。而安達曼組成的天空軍團,人數卻僅有三萬。不過,安達曼的那三萬族人,最差的現在也是二十四級。每一個人,都率領著一支龐大的天使大軍。

可惜,沒有後台之故,饒是這兩族十分努力了。但兩軍相加,也不過比其餘各軍略勝半籌而已。因此,獸神達納和風暴,索性臨時將兩支軍團合併起來,成為了天空獸神軍團。以一座座天空之城為基礎,形成一種特殊的戰鬥方式,威力倍增。使得這天空獸神軍團,反而成為了各軍團中最強的一個軍團。

除此之外,銀盟還聯合了銀河系包括十大文明的所有文明種族,建立了三支銀河集團軍,這三支集團軍雖然實力駁雜不純,龍蛇混雜,但數量,卻是各達到了幾十億的地步。這三支數量恐怖的集團軍,承擔了巡邏,駐紮,後勤,救援等等所有輔助工作,不承擔決戰,正面攻堅等等任務。簡而言之,所有雜活都由他們干。各大精銳軍團,只負責殺敵。

除了以上軍團外,便是地球帝國的修羅軍團了。這支修羅軍團,自然是虎牙,金雕兩軍的集結體。經過小世界六千年的發展壯大,以及小半個銀河系靈石資源的消耗。如今的修羅軍團,已經今非昔比了。

軍力人數,恐怕在各軍團之中屬於最少,正式編製僅有十萬人。

但是,修羅軍團在各軍團中,屬於極端恐怖的存在。相較於其他各族三十級強者十分稀少的情況下,修羅軍團中的三十級強者,卻是能令人瞠目結舌。趙哲,趙無雙,顧惜雨三個自然不提,那都是所有資源優先提供的存在,一個個都已經三十級了,此外,四個大統領也均已經達到了三十級。歐陽凝眸和韓語嫣,被趙哲招納為修羅軍團特戰士,同樣受到大量資源傾斜,成就了三十級。

非但如此,趙哲的另外一個寶貝女兒寶公主趙寶兒,原來並不喜歡修鍊,修為也一直不高。但是不知怎麼著,發了邪念,纏著趙哲要讓她修鍊。對於這個連趙哲也無奈的寶貝女兒,自然拗不過她,她想幹啥就幹啥好了。可惜的是,這丫頭依舊是慢騰騰的修鍊,玩的時間要比修鍊時間多幾倍,至今不過是區區二十二級。但特殊的地方是,她那隻寵物白虎,卻是借著寶兒的光,一路混到了三十級。當然,趙無雙的那頭朱雀,也混到了三十級。

原先那頭純種朱雀,是母神給趙哲準備的。但那朱雀死活不願跟趙哲,情願認趙無雙為主,這誰也無可奈何。以至於後來,母神又偷偷的塞了一隻青龍給顧惜雨。趙哲卻是分配到了一隻玄武。資源傾斜下,如今屬於地球人的四大神獸,同樣都混到了三十級。

還有知道了輪迴之事,趙哲也是擔憂家人渡不過輪迴,雖然那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的事情了。好在古納貢的基因藥劑發展迅猛,用其幫助資質不高的家人洗髓伐毛后,俱是達到了正常修羅兵的水準,也就是近乎於人類極限的水準。雖然家人大多數不專業修鍊,但慢慢來,遲早能突破宇宙極限。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還有趙哲的四大侍女,紫荊,牡丹,流蘇,鳶尾。因為需要服侍趙哲,以至於一直隨著趙哲修鍊,同樣因為對她們資源優待下,達到了人類的極限,晉陞為三十級。往後,也是趙哲去哪裡,她們會跟到哪裡。

如此掐指算來,地球人中三十級的存在,包括四大神獸,赫然已經達到了十七個,超過整個銀河系其餘各文明相加。當然,外界也以為修羅軍團,只有那麼幾個三十級。

至於二十九級者,更多。修羅軍團之中,如今擁有兩百個正副指揮使,而如今的正副指揮使,統統都是二十九級,四千個隊長,均是二十八級,剩餘九萬多普通戰士,自然都是二十七級了。

如此恐怖的修鍊增長速度,僅僅是憑小世界尚且無法做到。早在許久許久以前,趙哲的靈藥栽種計劃起到了不俗的作用。如今的小世界之中,萬年以上火候的靈藥比比皆是。而通過如今的生物工程學,早已經可以使得這些藥物,完美的發揮,大幅度提高虎牙軍的修為實力。也正是靠著這些靈藥,才有如今的虎牙軍。

只是,耗費的資源也是非常恐怖,從各族那裡賺來的靈石,剩餘已經不足兩成,萬年以上火候的靈藥,不足三成。還有一個優勢在於,聖科院不斷吸收其餘各族的科技能力,如今的技術可不低,花費了千餘年的時間,重新給修羅軍團設計製造了新型單兵裝甲,通過這些單兵裝甲,使得士兵們雖然無法單獨越級挑戰,但在同級之中,不論是戰鬥,防護,還是生存能力都屬於佼佼者。

如此眾多的資源很讓人心疼。但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僅憑這十萬修羅軍團,趙哲已經有了與整個現在銀河系抗衡的實力,甚至還要略超些。就算是讓修羅軍,去單挑整個煉獄一族,贏面也是很大,頂多就是有所損失而已。

可惜的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消耗。銀河系中,至少靈石資源幾乎已經消耗泰半。剩餘的,也都處在非常難開採的地步。地球人,要想再突飛猛進的發展,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趙哲還向銀盟隱瞞了另外一個事實,那就是外界只以為修羅軍團的數量乃是五萬。否則,光是猜忌,害怕,恐懼等因素,都要破壞掉銀河系現在大好的團結局面。

在得悉煉獄軍團的毀滅之王,已經率領著它的數十億軍隊,出現在了銀河系外后。為了避免家園遭到破壞,銀盟率先出動軍隊,依舊拒敵於銀河系之外。

按照銀盟現在的實力。就算是滅掉整個煉獄一族,也是綽綽有餘。更別提這只是一個區區毀滅之王而已。好在因為有魔族威脅的存在,銀盟的人也沒有因為實力大漲而頭腦發熱。僅僅是動用了十分之一的軍力,與毀滅之王進行對抗。

即使是只有十分之一的軍力,但在主場優勢下,依舊能輕鬆的扛住毀滅之王。不過,為了示敵以弱,整個銀盟呈現出了一片悲壯之色。甚至,銀盟核心騙過了所有非頂級文明的種族,讓他們都處在一種哀兵狀態,以為這次銀盟要和毀滅之王拚命,難以抵擋住毀滅之王。

至於銀盟的核心頂級軍隊,則是被雪藏了起來,躲在暗中,繼續修鍊,進化。

再加上銀盟軍隊,雖然抵抗劇烈,卻依舊是處在「下風」狀態。使得被麻痹了的毀滅之王,不停的叫囂要銀河系自己放下武器投降,並且給予銀河系獨立自主的地位。顯然,毀滅之王也極為眼饞,銀盟這些僅比自己遜色一籌的強大軍力。

毀滅之王卻是不知,如今的銀河系想滅掉他,簡直是輕而易舉。與它交戰的那些銀盟軍隊,一直以來,都在悄然換防,以便讓所有軍隊,都沾沾血,多經歷些戰爭,尋找更多的突破機會。可憐的毀滅之王,卻成為了銀盟各種族崛起的磨刀石。讓銀盟那些軍隊,慢慢的變成了經驗老到的軍隊。

「抵抗」,依舊是劇烈的。每每毀滅之王覺得,再加一把勁時,銀盟軍隊就會潰敗逃散之時,卻又是遭到了士氣激昂的抵抗。這種抵抗力,在毀滅之王這充滿了征服毀滅的一生中,也是屢屢見到,畢竟保家衛國下,很多種族都會爆發出強大的鬥爭意志。但頑強,有韌性到這種程度的,毀滅之王也是聞所未聞。難怪,會讓他麾下三支軍團差些團滅在這裡。

毀滅之王卻是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軍隊,就像是被人在削土豆片一樣,一片一片的削掉。而他的密探,卻一直發來銀河系各族,越來越悲觀的輿論,以及對毀滅之王的仇恨憤怒。

毀滅之王更不可能知道,那個讓它交口稱讚,動容不已的地球帝國的精銳部隊,修羅軍。卻僅僅是整個修羅軍團的二十分之一力量,除了表面上的指揮官不換,其餘都是不斷的在走馬觀花的換防。

剩餘的修羅軍團,在資源數量不足的情況下,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繼續修鍊。而是乘坐了銀河系現在最先進的宇宙飛船,向河外星系出發,首當其衝的,便是銀河系的鄰居,仙女星系。

仙女星系和銀河系,以及其餘五十多個小星系,組成了一個星系群。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個群島一般,相互距離比較近。整片區域,也就是千萬光年。而仙女星系和銀河系,又是這個星系群中的兩個最大星系。也許是其餘星系的幸運,或者不幸。在煉獄軍團掃蕩進入本星系群時,首先挑選的是銀河系,因為銀河系在本星系群,比較中心位置。煉獄軍團想以此為基礎,向外擴張實力,達到征服整個本星系群的目標。

而之後,煉獄軍團一直在和銀河系互相糾纏,吃了大虧后,也一直將焦點放在了銀河繫上。使得本星系群,其餘地方均沒有被戰火波及。

仙女,銀河兩個星系,距離並不太遠,雖然中間還有兩個不起眼的小星系,但並不妨礙互稱鄰居,長久以來,兩個星系之間,也是偶有來往的。此外,兩者之間,綜合實力上也是旗鼓相當,互不侵犯,卻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在聽說了銀河系遭到強敵攻擊,這些年來,仙女星系也是積極備戰,深怕戰火波及自身。

事實上,如今整個星系群的大小星系,都緊張不已,聽說銀河系惹到了個強敵,以至於使得戒備森嚴。

其實,就算是仙女星系,或者其他星系再怎麼戒備,也是無濟於事。仙女星系的總體實力,頂多就是和以前的銀盟相差不大。趙哲倒是聽說了,如今仙女星系,似乎運氣極好的,出了一個二十八級強者。不過,相對於現在的修羅軍團來說,別說其出一個二十八級強者,就算是出個十個八個,百個千個也是無濟於事。

仙女星系的總體戰力,頂天了就是能抵擋住毀滅之王麾下兩個普通軍團。而這種軍團,僅僅是毀滅之王麾下,便有上百個。而修羅軍團,只要出動五分之一實力,就能弄死毀滅之王。雙方的對比,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

不過,為了展示雷霆手段,直接以斬首戰術擒拿住整個仙女星系的頂尖文明高層。趙哲愣是往仙女星系,丟進去了一萬修羅軍。最低實力二十七級的修羅兵,在仙女星系中的行動,幾乎達到了悄無聲息的地步。短短几個月的時間暗中部署,便輕鬆控制住了仙女星系的高層,以威逼利誘,震懾,並斬殺了那些不肯投降服軟的高層們。趙哲間接的,控制住了仙女星系。

而整個仙女星系表現出來的,僅有那麼一點點小騷亂。而那些騷亂,簡直就像是大海中的漣漪,沒有人會注意到。

資源,趙哲自然是為了仙女星系的資源而去的。而所有資源中,他最注重的,就是靈石,以及那些稀少的天材地寶,當然,還有各等珍稀的金屬資源,以及獨特的技術。甚至,趙哲不介意以折騰出一支炮灰軍團來。

整個過程,順利之極,銀盟根本不曾知曉。唯一讓趙哲稍微有些介意的是,這次行動明顯是浪費了太多的兵力。頂多就是派一衛人馬,就能輕鬆搞定仙女星系了。這又不是與仙女星系正面硬扛,而是執行精銳斬首戰術,面對這種只有一個二十八級,幾十個二十七級的星河系,一衛人馬都稍顯多。

本星系群的其他四五十個大大小小星系,比之仙女星系還要差上許多,有些星系甚至連一個二十七級的都找不出來。使得趙哲,簡直不費吹灰之力的,暗中征服了整個本星系群。用此方式,獲取了海量資源的同時,趙哲的野心,也隨之無可壓制的膨脹了起來。

他的眼光,已經放到了本星系群所處的室女座超星系群。這是一個龐大的超星系群,包括銀河系在內的本星系群,僅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室女座超星系群,很大,很大。各種勢力複雜糾纏,便是連趙哲,也不敢一口氣吃成個胖子。反而邊是消化著謀奪而來的資源,邊是謹慎而堅定不移的以本星系群為中心,向外拓展而去。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收穫的,不僅僅是靈石,資源。還有用各族,慢慢的整編成一支支軍隊。強大的實力,絕對的武力,倒也讓那些加入軍隊之中的奇奇怪怪的種族,由敬畏,慢慢的變成了信服。

事實上,宇宙之中,一直以來奉行的,便是弱肉強食,遵從強者的道理。而越是修鍊文明者,越容易被強者的武力給征服。趙哲的眼光也是極高,習慣於走精銳部隊路線的他,同樣利用悄然征服的各族,暗中徵兵,實力低於二十五級的不要。

這讓趙哲的軍隊,數量上增長一直不快。但實力,卻是在突飛猛進著。要知道,一些勢力弱小的星河系中,能不能找出十個二十五級的強者都是個問題。但是,宇宙卻又很大很大,無數種族林立。因此,一支支由修羅軍團控制的軍隊,依舊在不斷成立著。

不斷暗中收復,徵兵,實力,滾雪球一般的越來越強。

但此時的趙哲,卻是在修鍊之餘。抽出了幾年空,準備在地球上過些幸福安靜的日子。他很清楚,銀河系擁有強大的實力,已經快要漸漸瞞不住了。不提如今那個煉獄一族,已經把所有部隊都開到了銀河系外圍。便是連神族,都開始有所察覺。畢竟,當初的神罰大隊,趙哲即便是用了種種手段控制了他們。但時間一長,還是泄露出了些消息。

神族那邊,已經開始用超空間信息傳遞質問起歐陽凝眸了,只是暫且被歐陽凝眸用謊言敷衍了去。但是,這種謊言是瞞不住多久的。身為魔族三大爪牙之一的煉獄一族,如此大動作和銀河系搞了那麼多年,再低調,現在也變得有些矚目了。

也許銀河系能盡量迷惑正在和自己交戰的毀滅之王。但是,旁觀者清,其餘人,很快便會發現其中的不妥之處。照著這種局勢發展下去,也許要不了多久,銀河系便會成為真正的焦點,神魔兩族,也會將他們目光投向銀河系。

面對這種天大的變故,便是趙哲,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那麼多強勢種族的集中下,就算人類能挺過去。但是,銀河系能不能挺過去,地球,能不能挺過去,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而地球,是趙哲出生的地方,也是他成長成人的地方。對於地球,趙哲始終有著極深的感情。如今,整個銀河系都有可能保不住的情況下,趙哲自然想趁著還有些時間,好好地繼續在地球上生活回味一段時間了。畢竟,他能布置的地方,已經全部布置好了。

當然,在趙哲的強勢安排下,銀河系任何一個高級文明,都不得影響地球的自然進程。別無他因,只因趙哲喜歡。以至於如今的地球,雖然科技依舊在發展,卻處處可見地球原汁原味的影子。

唯一稍稍可惜的是,因為母神大人的時間靜止術已經失效,地球的時間進度和宇宙保持了同步。如今距離趙哲初回地球,已經將近四百年了。人類,不愧為宇宙中最為優秀的種族,在這種情況下,科技力量已經發展迅猛。如今,據說地球自身發展下,第一艘可以進行曲翹飛行的試驗飛船,已經在進行試航階段了。

當趙哲一個瞬移,落在地球上時,比之幾百年前,已經大為變樣。各種各樣的懸浮車,漫天飛舞,幾百層,上千層的高樓鱗次櫛比,一副未來高科技的模樣。滿街的大幅液晶顯示器上,正在播出人類進化歷程的里程碑,第一艘可以進入曲翹空間航行的飛船正在試航,各種直播充斥著屏幕。

很多人類,站在大街上歡呼雀躍,熱烈的討論這世界上,是否真的有外星人。幾百年前的那次外星人入侵,被趙哲擺平了,以為是黑客搞出來的玩意。但是這種場景,卻讓趙哲無奈的搖頭,宇宙中外星人多不勝數,也並非像那些人類想象中的那樣,外星人或友好,或殘暴。事實上,宇宙,不過也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而已。不論是神族,還是暗影魔族,亦或是地球帝國的人類,都不過是為自己命運掙扎著的可憐蟲。

老爹老媽,活了幾百歲了,依舊堅持要生活在原版地球上。以至於趙哲,幾百年來,僅僅匆匆回家過幾次。回了家中,老爹老媽自然是歡喜非常。只是談起陳悠兒時,一直嘆息不已。

陳悠兒也是接受了古納貢的基因藥劑,非但壽命延長,連身上所有的基因缺陷都改掉了。可以說,依照她的資質標準,已經可以入選修羅軍團了。但是她,卻也一直堅持留在地球上,默默地照顧趙哲父母。只是,她如今已經今非昔比,幾百年的發展使得她成為了地球上最金錢的女人。當然,那是幕後的。

已經許久許久,趙哲沒有這麼悠閑的生活了。這麼久來,不是在和外星人勾心鬥角,便是拚命的修鍊。但是,即便是他很久之前,便已經修鍊到了三十級。但是,想要突破人類的桎梏,突破宇宙的極限,真正達到不朽境界,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至少,在小世界里又是修鍊了近兩千年,修為卻幾乎沒有寸進。

而根據歐陽凝眸從神族那裡弄來的材料稱,想突破三十級,可不僅僅是修鍊那麼簡單。需要悟,需要對這個宇宙的理解,需要機緣。運氣好,也許明天就能晉陞三十級,運氣不好,直到漫長的衰老期結束,化為宇宙塵埃,也休想做到。可惜的是,修羅軍團中那麼多的三十級強者,卻是沒有半個人突破到三十一級。

如今的趙哲,輕而易舉的給自己編輯了個身份,並稍微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外貌,變得像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一般,進入到了一所大學之中。這所大學,是趙哲當年讀過的那所三流大學。幾百年了,它倒是很頑強的活了下來。不是它適應社會變遷,而是陳悠兒,一直以來都在後面給這所大學無盡的支持。

以至於現在,當初那所破三流大學,如今成為了原版地球上最頂尖的學府。趙哲進入的,便是這所大學。原因很簡單,陳悠兒也在這裡上學。趙哲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是懷念?還是無所事事。只是趙哲,卻是突然之間,心中有所感應,覺得應該這麼順其自然的懷舊一下,當初念大學的場景。

看著眼前這座,原本破落不堪的三流大學,到如今,成為了一座充滿高科技感,恢弘十足的頂尖學府。趙哲,心中也是有些感慨萬分,直嘆世事無常。不過,他的感慨,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被這學校里,數之不盡,充滿青春活力的妹子們吸引住了。

多少年了,為了神魔兩族帶來的危機,趙哲算上小世界中那些時間,起碼都快要八九千年,沒有好好的享受生活了。雖然在那裡,有著照顧他生活起居的紫荊等人,其他愛妃,也會經常進來陪他。還能時不時的流竄到古納貢營地里,調戲調戲朱麗斯上校等等。

但是,不得不承認,時間久了,總會悶壞人的。

雖然說,這些青春美少女們,從外貌上,鮮有可以與他那些愛妃們相提並論的。然而,卻是一個個充滿了青春的活力,猶若春泉一樣,散發著生命的激昂。趙哲通過一些小小的手段,將自己的外貌變得有些年輕,甚至可以說,變得就像是當初剛剛進入大學時候的愣頭青模樣。

在如今美容事業大行其道的年代里,本身就不是太帥的趙哲。就像是個丟進了土堆里的疙瘩,灰濛濛的毫不起眼。為了找回當年的感覺,還好不容易找了套當年入學時候的T恤和牛仔褲。戴著鴨舌帽,背著個包。怎麼看,怎麼像個土包子。

不過,他倒是臉皮極厚,連宿舍都沒到,便到處找看得順眼的女學生搭訕。只是現在大多數女學生,都是外貌或鈔票協會成員。趙哲現在這模樣,一沒有錢,二又長得普通,穿得還挺老土。自然討不得人歡心,沒有幾個人願意和他搭腔。不過,他倒是樂此不彼,即使是一直被人拒絕,也是覺得很有意思。這都快一萬年了,沒有感受到親自出去泡妞的樂趣了。尤其是一直以來,都是高高在上的太上皇,哪怕是銀河系頂尖文明的那些皇帝啊首領之類,見到自己也不敢大聲喘氣,誠惶誠恐的模樣。

這種日子久了,反而讓趙哲厭煩至極。現在,隨便一個普通的地球妹子,都能給他臉色看,倒是讓他有了些久違的感動。呼吸著這些青春洋溢的氣息,都讓趙哲心中好似桃花燦爛般盛開。這野草,就是比家花香啊。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呃,沒吃早飯而已。」繼續一臉欠揍的死鴨子嘴臉:「那種貨色,哥用一根手指頭,就能弄死他們。」說的是實話,可是實話總沒人相信。

「切,哥出口氣都能弄死他們。」張偉也是恬不知恥的上前吹噓了起來。

「吹牛。」

「你難道不是在吹牛?」

「哥是說真的。」

「哥也是說真的。」

一對白痴活寶,少女沒好氣的白了他們一眼,心中憋著笑,冷聲道:「好了好了,今天怎麼說都是你們兩個出手幫了我,我先帶你們去醫院吧。」

「男子漢大丈夫,這點小傷……」

「去不去?不去拉倒。」

「去,去。」趙哲忽而哎喲一聲,猛然間從后攔腰抱住了那少女,鼻子里嗅著那少女身上猶若茉莉花般的清香,便是哎喲喲大叫道:「不對不對,我的頭好暈,被打壞了,打壞了。救命吶。」

少女大吃一驚,想要掙脫,但不知道為何,身上軟綿綿的,半點勁道也使不出來。這輩子,不,五個輪迴紀元了,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異性抱著,那種感覺說不出來的怪異。怒斥了兩聲,卻是沒有聽到反應,猛然回頭,那傢伙竟然真的暈了過去。

但是想掰開他的手,少女卻是發現他臨暈之前,扣得太緊,費了些力氣也掰不開。這才想起,自己現在才四級的實力,而他卻是個三十級的傢伙。一時間,少女漲紅著臉,異樣感覺直斥全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這樣抱著,似乎感覺很特別,真的很特別,讓她這具身體變得好奇怪。這是在她悠久的生命之中,從未曾有過的體驗。

「無恥,這也忒無恥了。」張偉瞠目結舌的看著這一幕,尤其是老趙那傢伙,在臨暈之前,還對自己擠眉弄眼了幾下。不過,終究是挺臭味相投的,張偉也只得配合著大叫道:「莫不是腦震蕩了?快快,送他去醫院。」

「怎麼送啊?我掰不開他的手。」少女在人圍觀之下,急得有些直跳腳。那可惡的傢伙,竟然活生生的掛在自己身上。

「這樣把他轉過來,對,對就這樣,你讓他繼續抱著你的腰。你這邊托住,那邊抱起他的腿。」張偉邊是七手八腳的指揮幫忙,邊是心中碎碎念不迭。

少女也無奈,總不能真的掰斷他手指,然後丟在這裡不聞不問吧?只得聽張偉的,將趙哲用很詭異的方式橫抱了起來,好在她實力不弱,抱起趙哲也不吃力。趁著張偉將他們兩個送往醫院之際,趙哲自然是很幸福。這都多少年了,沒有這種逍遙日子了。好一朵小白菜啊,真是,幸福啊……

少女有想要殺人的衝動,這傢伙也太肆無忌憚,不將她放在眼裡了。自作孽啊,自作孽。自己一堂堂活了數個輪迴的偉大存在,竟然吃飽了撐著化身為一個地球人,想來體驗一下地球人的生活。

順帶學一下這傢伙最喜歡乾的演戲生涯。

卻不料,落到了這一幕。最讓她鬱悶的是,她選擇的這個少女,是她從小就安排好了的化身,俯身後慢慢成長起來的,反正只有十幾年的時間,對她不過一眨眼而已,其真正實力確實只有四級。

這是她為了更能貼近地球人的思想與生活,而特地給自己下的禁制。思想雖然是她自己的,但從生命因子,已經這具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是完完全全屬於地球人的。

不過,以前的她,只是為了身體的成長,生活比較封閉。只是,就算是再封閉,也使得她悠久的靈魂,漸漸和這具身體完全融合了起來。這使得她很多時候的思想與決定,被這具身體的本能所反過來掌控。

當然,她之所以這麼干,之所以神差鬼使的到這座學院來。本質上,還是因為受到了趙哲的影響。因為對趙哲的布局,甚至是將擊敗暗影魔族的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在趙哲成長的那些年裡,她沒有少關注過。雖然偶然也會覺得人類的生活非常有趣,但那種高高在上的俯瞰,從會讓她感覺到一層無形的隔膜。而又因為趙哲在她的心目中的地位不低,以至於使得她,也想用平等的視角,來接觸一下趙哲。剛好發現趙哲有了個躲懶計劃,她這個偉大的存在,一時衝動下也準備打個盹。

卻不料,這傢伙的流氓程度遠超過她的想象。感受著這傢伙「昏迷不醒」時,依舊對自己偷偷摸摸的揩~油的動作,她在暗嘆遇人不淑的同時。一些她悠久生命中,從未曾體驗過的奇妙感覺。

趙哲怎麼也料不到這少女,會在短時間內心理變化如此複雜。更是死也不能料到,懷裡那棵水靈粉嫩的小白菜,赫然是一個活了數個紀元,一個巴掌便能拍死他的偉大生命。

活了數個輪迴的她,卻是第一次罕見的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羞愧,?只是人類少女特有的羞澀,讓她立即叫停了懸浮車,凶神惡煞的瞪了趙哲一眼,放狠話道你等著,一溜煙就跑掉了。

「兄弟,抱歉啊抱歉,嚇跑了你的獵物。」張偉眯著眼睛有些得意洋洋,暗爽,叫你這小子在我面前裝。

趙哲卻是無所謂,嘿嘿笑著掏出煙點上:「像這種級別的小妞兒,得慢慢品嘗才行,牛嚼牡丹就太浪費了。」同時也丟了他一支。

張偉不推辭,接過後點上才吸了一口,便驚嘆的大叫了起來:「我靠,你這是什麼煙?這一口吸上去,整個人都要飛了起來。」

當然了,這可是小世界中,耗費了很多人力物力培植出來的特種煙葉,香醇無比,還擁有大量的靈氣。

「以後我的煙都你包了。」張偉也不客氣,回頭搶了趙哲的煙。

這讓趙哲,彷彿又回到了過去上學時候,和舍友死黨之間的感情。遂也不以為意,笑道:「行,只要你請我喝酒。」

在往回開的路上,兩人開始不斷的互相吹牛扯淡。又花了些手段,弄了同一個宿舍公寓。

如此,趙哲便正式開始了他悠閑地學生生涯。

……

數個月一過,趙哲已經徹底將自己融入進了學校的生活,好似活生生的,便是這個身份一樣。交了一大堆臭味相投的哥們,拉幫結派,到處拈花惹草,甚至沒事還打打小架。

最讓他那群狐朋狗友們忿忿不平的是,這傢伙明明長得很普通,也不知道耍了什麼手段,卻是把四大校花齊刷刷的給泡了去兩個。一個是三年級的陳悠兒學姐,一個則是今年剛入學的令狐薇薇同學。這使得模樣家世,學習都普通之極的趙哲,成為了眾矢之的,沒有少為了那些爭風吃醋的傢伙而打架。

這種生活,倒是讓趙哲有些樂此不彼。

令狐薇薇,就是那個少女。一開始她對趙哲還十分抵制,卻是被趙哲花費了數個月的時間攻克。她倒是對外揚言,是實在受不了趙哲的死纏爛打,才迫不得已答應的。這讓她小小的報復了一把趙哲,令她麻煩不斷。

這一日,下課之後。眾人又是聚集在了個安靜的酒吧之中,開始胡吹海聊了起來。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