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方如葉已經將自己給認定是王陽的人了。

不管怎麼說,王陽是第一個和方如葉同床共枕的男人,也是第一個被方如葉給徹底信任和依靠的男人。

「你在幹什麼?洗一把臉,收拾好,我待會帶你去見一個人。」

王陽在裡面喊道,不過他又喊道:「對了,我洗個澡,在裡面呆著也是怪不舒服的,你記得給我弄一套新衣服,我要全新的那些,雷鳴留在這裡備用的東西,都給我扔掉,這裡以後就只能夠有我王陽一個男人的衣服。」

王陽很是霸氣,這對於一向自立的方如葉來說,那是一種「挑釁」,但是此刻方如葉沒有感覺到不高興,她有的只是一種說不出的歡悅。 在王陽洗澡的時候,方如葉將心中一切包袱都給甩開,她親自出去為王陽買了幾套合適的衣服,甚至她都還為王陽買了男士底褲。

儘管這樣的事沒有什麼特別奇怪,但是那麼一個漂亮的女孩為男人買內褲,那還是引起許多人的注視。

不過方如葉卻是渾然不在意那些人的視線,帶著她要給王陽的東西就走了。

「看見沒有啊?那麼漂亮的女人,還願意給自己男人出來買內褲之類的,再看看你,瑪麗隔壁,別說買了,讓你幫我洗一下都不願意。」

「我呸,你這是說誰呢?你也不看看,那女的身上衣服都是多少錢的,再看看你自己的,那都是什麼貨色啊?」

「就是,誰知道那個女人是不是出來賣的,準備這些東西給自己的客戶都說不定呢!」

一群人看見方如葉買著內褲走了,他們都忍不住八卦起來。

當方如葉回到來的時候,王陽都已經洗完澡了。

沒有曖昧的氣氛,王陽知道方如葉心中都有他了,他可不敢隨意撩撥,萬一擦槍走火了,那他很容易就被套死在一棵樹上面,這可不是他想要面對的事,所以他在裡面喊道:「你將那些東西放在這門上掛著就可以了,我自己開門拿。」

「怎麼,大爺,不需要我伺候?」方如葉也敏銳感覺到王陽的不對勁,她嬌笑道。

「不需要了,你準備一下,我洗完之後你再洗。」

王陽這是準備帶方如葉去見一個大人物,他已經知道自己可以出來。

那是因為有陳市長的招呼,他不知道這是因緣際會,還是別的情況,但是去拜會一下對方,那也是應有之義。

當然,要是王陽只是一個普通人,他過去拜會人家,那是門都進不了,但是他還有一個赤龍徽章,這可是足以讓他在全國暢通無阻。

王陽穿好衣服之後,方如葉則是獃獃的看著王陽,她的臉色有些羞紅,她想到了剛才自己那一下子衝動的動作。

「怎麼了,別發獃啊!進去洗澡,你爸的事,我會幫你搞定,不需要擔心,還有那些欺負你家的人,我會幫你收拾,有我在,沒有人可以欺負你們。」

王陽十分平靜的說道,他從不需要說什麼轟轟烈烈的誓言。

這簡單的話,硬是讓方如葉的心十分平靜。

要知道之前雷鳴可是說過不知道多少百次這樣的話,但是除了在最開始她感動過一次,後面她是越來越感覺雷鳴的話語是多麼虛假。

如今,王陽卻是給了她不一樣的感覺,他是那麼的直接和不虛偽。

「別發獃了,進去啊!」王陽看見方如葉還在這裡發獃,他忍不住開口說道。

「你不能夠偷看啊……」

方如葉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鬼使神差的說出那麼一句話,這就好像是在誘惑王陽過來偷看一樣。

王陽要是放在之前,他肯定會嘿嘿一笑說我還需要偷看的嗎?要就是光明正大的看,但是現在他只能夠無視這一番話,徑直找自己的手機了。

方如葉看見王陽這樣翻譯,她心裏面有些難受,她好像感覺到有些東西離開了她一樣,但是她又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不過方如葉也知道王陽準備帶她去見大人物,所以她徑直拿著自己的衣服進去了。

「梁子,幫我查一下那個林社市的陳市長是什麼人?」王陽想要去見陳市長,那自然是要好好了解對方一番了。

華夏全國的那些到了一定級別的人物,都已經被梁子等人給注意著,所以王陽找他最為合適了。

「好叻……卧槽。」梁子笑了一聲便準備查找陳市長,但是等他剛剛搜索到那個人的資料,他一聲驚呼:「老大,你們這是什麼緣分啊?那個陳市長就是之前幫你給人打招呼的,你那個時候都還說要和他吃一頓飯。」

「我靠,不會那麼有緣分吧?」王陽都有些愣住了,不過既然是老熟人,他心情更是放鬆了。

王陽又遲疑了一下,要是他現在過去找陳市長,那可能會引起其他人注意。

要知道王陽的身份比較敏感,陳市長算是一方諸侯的存在,王陽按照規矩,那是不能夠和他們交往密切的。

「算了,你幫我和陳市長打一個招呼,就說一下方文舉的事有貓膩。下一次要是有機會的話,那我們再吃一頓飯。」

王陽立馬改變主意了,現在東華市和林社市都是一個巨大的漩渦,陳市長在東華市呆了那麼多年,要說他一點情況都不知道,那有可能嗎?

步雲衢:大清最後的格格 王陽也不打算那麼快接觸對方。

「好的,不過我個人感覺,他應該是沒有牽扯到太深,這一次他之所以可以擊敗那些人,那也是李家順手為之的。當然,我們這邊也出了點力氣。」

梁子知道王陽在顧及什麼,但是在他看來王陽這真的是太夠謹慎了,不就是吃一頓飯嗎?

這些之間相互交好的人,那多的是,又不見得他們出什麼情況?

「這事我以後和你說,你現在先幫我打招呼就是。」王陽開口說道,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好。」既然王陽都執意要這樣,那梁子自然要處理好了。

實際上,就是陳市長都沒有想到,這事還會牽扯到軍伍的那些人,要知道一般他們都不隨意牽扯到這些地方的事情,為什麼這一次會破例?

不過不管怎麼樣,陳市長都十分高興,因為上次他順手做了點事,那他這一次就省下了五年的時間,這一次給一個電話,那後面又可以省下多少年呢?

所以陳市長直接一個電話打到檢察院那裡,要他們將方文舉的案子重新審查,並且還格外強調他會全程過問這個案子,他可是知道那麼一個案子貓膩重重,要是沒有梁子的電話,他不會輕易去過問這些事。

陳市長也已經知道,這事後面是雷家在推動,這雷家在當地也算是小有實力的,要是沒有什麼大利益,他也不能夠亂來。

但是既然梁子都已經開口了,他要是不出手,那就是不會做事了。 「有什麼事情嗎?」王陽剛剛掛掉電話,洛天業的電話就直接打進來了,他知道洛天業肯定是已經查到什麼了。

「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一個?」洛天業十分頑皮的說道,他現在的心情十分的好。

王陽恨不得直接從天而降飛到這貨面前,一把掐死他算了:「瑪麗隔壁的,給我說人話,要不然我回到東華市,你看我收拾你不?不對,我到時候會讓吳招娣收拾你。」

「啊,別啊!老大,你的幽默感呢?你平時的幽默感都被狗吃了么!算了,我不跟你計較。壞消息就是我剛得知一個消息,雷霆通過他的大伯,已經將很多證據都銷毀掉了,連我都沒辦法給弄回來。好消息就是……」

洛天業拖著長長的尾音,故意不一次性說完,他想要看看王陽會怎麼著急,他可是知道王陽和方如葉的關係非比尋常,所以一旦這牽扯到方如葉的事,那王陽肯定不會那麼淡定的。

王陽沉默不語,直接就打算掛斷電話,每當洛天業作死的時候,對付他最好的辦法就是無視他。

果然,洛天業急忙說道:「老大,你可千萬別掛電話!好消息就是我找到了那個所謂二奶的地址,她叫干水水,你可以帶嫂夫人過去看看。」

「滾蛋,我看你這王八蛋是真的皮痒痒了,你將那個地址給我發過來,我親自過去看看。」王陽怒罵了一聲直接掛斷了電話,這個死宅男,每次帶來消息的時候總能把他氣的半死,他和方如葉的關係,哪裡到了那樣的地步,要是被那些女人給知道了,那他還會有好日子嗎?

「好,你除了會剝削我,你還會做什麼啊?」洛天業很是不爽的說道,不過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將地址給發過來了。

方如葉此時也剛剛好洗完澡,本來就特別漂亮的她,那種出水芙蓉的模樣更是讓王陽心中微微有些顫動,但是他一再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夠動心,要不然一旦被捆綁住了,那隻怕是有妻徒刑,這可不是他想要的。

方如葉發現王陽眼神之中的那種痴迷,她心中好像喝了蜜糖一樣甜滋滋的,不過她還是很認真的看著王陽問道:「我們現在走吧?」

「恩,不過不是去之前的那個位置,你爸的事,我已經安排好了,起碼不會讓人對他怎麼樣,我們現在去找證據幫你爸將這事給處理了。」

王陽開口說道,他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和方如葉解釋,所以他也不想解釋那麼多了。

方如葉看著王陽眨了眨大眼睛,但是她沒有多問,反而說道:「好,你說去哪裡就去哪裡。」

聰明的女人總是可以讓男人十分的舒心,方如葉就是如此。

王陽就這樣帶著方如葉馬直接按照上面的地址殺了過去,兩人撲過去的時候,正好乾水水準備出門,結果就被兩人在門口堵了個正著。

干水水很漂亮,但是風塵氣息十分弄走,女士香煙,火焰色的美甲,還有紫色的頭髮,異常性感的衣著,昂貴的香水,要不是她那種氣息,王陽都很是懷疑,這是哪一個時尚大小姐。

「你們是?」干水水早已經想到會有人來找她,但是她沒有想到這些人會來的那麼快。

「你知道我們是想要幹什麼的了,我希望,你能實話實說,這樣對大家都好,省下我許多的功夫,要不然我也不想發生一些我不想發生的事。」王陽冷冷說道,面對這樣的女人,他是不需要憐香惜玉的。

「哼,你們不就是想要讓我改口,我不是被保養的嗎?但是我真的是方文舉的女人,我連他胸口上的痣,屁股上的疤痕,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干水水咬著牙,直接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這些話語說出來,方如葉差點暴走:「賤女人,你這是污衊我爸。」

王陽算是徹底無奈了,他知道這樣的女人要是不想開口,神仙都沒辦法,他要是動用手段,那倒是好說,但是可能嗎?

「哈哈,你就是方文舉的女兒嗎?他可是對我說,他有一個好女兒,可惜你不識時務,要不然的話,他早就升上去了。還有,要是沒有什麼事,不要找我麻煩,你看見了嗎?周圍可是有好幾個警察在保護我。」

干水水指著在周圍看著的幾個便衣說道,這個時候的她還是被監控保護狀態。

方如葉想要暴走,但是被王陽給拉住了,他看著那些警察笑道:「各位辛苦了,好好保護好她。」

說完這話就帶著方如葉走了,至於那些警察是什麼心思,他沒有理會。

「你為什麼要攔著我?」方如葉很是不明白的問道。

「我們可以對她做什麼啊?還不如去別的地方。」王陽搖了搖頭,現在有警察在那邊,不是動手的好機會,況且那些人之所以敢讓干水水暴-露出來,估計也是有什麼陰謀的吧?

方如葉不明白那麼多,但是王陽說是什麼樣,她就怎麼樣做。

於是,王陽只能放棄了這條線索,他打算去看那些貪污的證據,據說是五百萬的贓款,一個商人說方文舉收了錢不辦事。

王陽用腳後跟想想都知道,這件事後面肯定還有貓膩,這一定是誣陷。

於是,王陽乾脆讓洛天業將那個商人查了個底掉,這才發現這商人早就負債纍纍了,根本就不可能拿出五百萬來。

王陽乾脆利落的將相關的證據砸在商人的面前,冷笑道:「我這個人很講道理,只要你說出真相,大家相安無事各自安好。」

商人已經被王陽給揍成了豬頭,顫顫巍巍的跪在王陽面前,那真是一臉的委屈啊。

「我說,我全都說。是,是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叫我這麼做的,哦,他給了我一筆錢,大哥,我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商人哭喪著臉說道,原本他想要撈一筆的,誰知道會遇到這麼個煞星。

王陽用手機找到了雷霆照片給這商人看,可商人卻說並不是這個人。

王陽心裡有數,恐怕這件事情是雷霆找別人來辦的,即便是找到那個人,也一定不會弄到雷霆身上去的。 王陽覺得,還是應該從干水水的身上找突破口,於是一連幾天王陽都在暗中跟蹤干水水,結果發現干水水的一舉一動都像是方文舉的情婦,至少是像一個被保養的人。

如果不是他知道真相,估計還真的會相信這件事情。

無奈之下,王陽只能讓洛天業找干水水的資料。

結果王陽被洛天業一臉嫌棄給擋了回來,用洛天業的話來說就是:「這女人太普通了,她根本就查不到什麼東西。」

馬忠泰自告奮勇,將這件事給攔了過去,王陽幾乎是瞬間就死心了,不是他不相信馬忠泰的辦事能力,而是馬忠泰和洛天業比起來簡直差了一大截還帶拐彎。

然而,馬忠泰再一次用行動告訴了王陽,什麼叫做小人物也是有價值的。

不到一個小時的功夫,馬忠泰就把干水水的家底都給抄出來。

原來,這個干水水也算是個苦命的女人,她家裡為了給她的兄弟娶媳婦,就逼迫干水水去賣,不僅如此,據馬忠泰了解干水水的家裡人一向不把干水水當人看。

最終,干水水的兄弟如願以償娶了媳婦,而且彩禮是三十萬,一筆不少的數目。

這筆錢卻是從一個陌生賬戶打出來的,根本就和方文舉沒有半分錢的關係。

「馬忠泰,你是怎麼做到的?」王陽居然也會對一件事情產生好奇心,不得不說這個世界太奇妙,不,應該說馬忠泰這個人太神奇了。

馬忠泰嘿嘿一笑,打趣道:「也不算什麼,正好手下小弟和干水水弄過,所以也聽說了不少那女人的事情。」

「幹得漂亮!」王陽意味深長的說道,隨後便掛斷了電話。

方如葉則是用一種十分鄙視的目光瞪著王陽,心裏面卻提醒著自己,這個男人從來都是帥不過三秒!

王陽也不管方如葉是什麼眼神,現在救人要緊,即便是有陳市長的金口玉言,可對付檢察院那幫人還是要實打實的證據才行,尤其是雷家還在那邊壓著,要是不找出證據來,那估計也有些麻煩。

當下,王陽和方如葉就按照那個戶頭戶主的信息找了過去,可沒想到對方竟然是一個在校大學生,好死不死還和洛天業這小子是在一個學校。

王陽是當即開車殺回了東華市,現在東華市也是一片風平浪靜。

平靜的讓人感覺到有些窒息,即使是橋老三等人都沒有翻起任何的風雨,這端是怪異的很。

王陽通過洛天業把人給叫了出來,說是叫出來,結果見面還是在大學的食堂裡面。

王陽和方如葉趕到的時候,這小子正在食堂吃飯,見到王陽還是一臉的迷茫。

洛天業是被王陽硬生生給拖來的,弄得洛天業是渾身不自在,由於洛天業是學生,所以王陽乾脆就讓洛天業去問這小子。

「哎,我真的是此生都不想出門的節奏。哥們,你賬戶打出去三十萬,你知道嗎?」洛天業一臉彆扭的問道,他一個宅男,註定是要搞技術的,現在要讓他來和人交流搞這些玩意,他怎麼都感覺到違和。

王陽當時真是恨不得一腳踹飛洛天業,讓你去問人家的事,你就來了那麼一句話,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啊?

這小子楞了一下,隨後一口米飯全都噴在了洛天業的臉上,緊接著十分屌絲的哼唧道:「我說,洛大學長你就別逗我了?我要是有三十萬我還在這裡上學,老子早就出去燈紅酒綠逍遙快活了。」

你這臭屌絲,好想法,我喜歡。

王陽和洛天業相視一笑,心中都是有幾分無奈,那麼誠實的孩子,肯定不會是壞孩子了。

合著,這小子被人洗錢了,自己還毫無所知,估計也和洛天業差不多,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求擼天明。

「好吧,那你的卡在哪?」洛天業看著那學生問道,結果那學生一愣說道:「我的卡在這裡啊,窮的叮噹響,就是簡訊都被自動取消了,哪裡還有什麼錢啊?你要是想要用的話,我這卡賣給你一個月,給我幾百塊周轉一下可以不?」

這個小子還以為洛天業是那種洗錢的人,所以他兩眼放著精光的說道。

實際上,在學校裡面,倒是真的有不好這樣的人負責將那卡給出賣,然後去換取現金。

洛天業還沒有反應過來,王陽則是一把摔下幾百塊拿著對方的卡說道:「這卡這個月給我了。」

「好。」

那個學生興高采烈的說道,即使是洗錢也不關他的事,到時候他直接說自己的卡給誰就是了,至少在他看來,他的卡要是這樣的話,那和他沒有什麼關係。

王陽將卡給洛天業,讓洛天業去檢查一番,這卡要是在那個學生的身上,那肯定是有銀行的人參與了,要不然怎麼整個過程毫無痕迹?

結果,還真的別說,洛天業是查到了銀行有人參與,但是那個參與的人已經在一天之前出車禍死了。

「瑪麗隔壁的,看來做這案子的人本事不小啊!而且還是心狠手辣之輩,有可能會被查到的線索都被斷了,最終還是要去找干水水。」

王陽忍不住嘟囔道。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方如葉的臉色則是十分的難看,她沒有想到這些線索這樣就斷了。

隱婚老公惹不得 「涼拌唄。」洛天業這幾天可是折騰的十分累,他敢說就是被吳招娣給糟蹋的那一個夜晚,他都沒有現在那麼累。

「別廢話,先將那些東西給整理好,我到時候去找干水水看看。」

王陽將這些證據全都叫洛天業去整理好,弄了一個紙質的文件給他。

「哥,你是我的親哥,你知道那些東西有多少嗎?」洛天業就差點沒哭爹喊娘,他都想辦完這件事就以這輩子最快的速度,消失在王陽的眼前。

「去做事吧!」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