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想讓她保留,最後一點尊嚴。

……

席錦琛牽著唐小芯的手,在水泥路上散步。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你說,小檸檬會不會知道,咱們昨晚看見她的事?」

「你女兒也不是愚蠢的人,她想一想,知道我們的態度反常,肯定會猜到。」

「那她會不會被我們兩個的態度,傷過頭了,萬一哭了,那怎麼辦?」

盛世嫡妃:皇叔,等一下 唐小芯沒好氣說:「難道你以為,你女兒昨晚就沒哭了嗎?」

那眼睛通紅的,黑眼圈又那麼重。

一看就是哭過,睡得太晚了。

席錦琛氣狠狠,咬了咬牙,「殷家就沒一個好東西。」

他都捨不得讓女兒哭,結果被一個外人,氣哭了。

他既又心疼,又嫌女兒不夠爭氣。

分手就分手,大不了就再找一個就是了。

說不定下一個還會更好呢!

「好了,小檸檬都已經跟殷億鑫分手了,你再氣,也是氣壞了身體。」

「哼,我看你就是捨不得,讓我罵殷家。」

話一落,席錦琛立即就遭受到唐小芯的白眼。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席錦琛,今晚你就睡書房吧!」

說著,唐小芯掙脫了他的手,一個人往前走。

席錦琛急忙追上去,討好笑道:「老婆,我知道你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好,我就是嘴賤,我該打,你別生氣啊!」

說盡了好話,唐小芯才勉強斜看他一眼。

這一個眼神,席錦琛就知道,自己老婆總算是不生氣了。

猛地鬆了口氣。

兩個人散完步回家后,唐小芯就已經催席錦琛去公司。

席錦琛卻說公司一點事都沒有。

就非要留在在家裡。

到了中午。

家裡的阿姨聽到門鈴聲,跑了出去。

一會兒又跑了回來。「外面來一個姓殷的父子,說是要見先生和太太。」

席錦琛放下手機,「讓他們進來吧!」

該算的賬,還是要算的。

唐小芯看了一眼,還是穿著睡衣的女兒,「趕緊去梳妝打扮一下,然後下來,陪爸爸媽媽見人。」

席錦琛:「不用下來,你在樓上待著。」

他就是擔心,等會兒,他使勁罵人時,他當著女兒的面不太好,而且也會讓女兒覺得為難。

唐小芯想法,與他不同,「都已經是分了手,那就是客人,招呼家裡的客人,那也是禮貌。」

席薇檸看了看他們,最後就是決定,聽從母上大人的話,上樓去。

「老婆,你這樣……」

唐小芯打斷他的話:「咱們要是不讓小檸檬一起見他們,恐怕還會讓殷億鑫以為,他還是有一線機會,這樣他會持續糾纏小檸檬,讓小檸檬心裡更加放不下他,還不如乾脆兩家人都在,一起把事情都說開了,那不是更好嗎?」

席錦琛想了想,也是有道理的。

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殷文聰父子進來,席錦琛臉上看不到一絲生氣的痕迹,笑容客氣而疏離,招呼他們坐下,又隨便找了個話題,跟殷文聰說。

就是不想氣氛過於僵硬。

殷文聰也是精明的人,當然知道這一點,最後他無形之中就把話題轉了回來,問唐小芯:「今天你們都在家,小檸檬呢?怎麼不見她?」 「她在樓上,等一下就會下來了。」唐小芯笑著解釋。

「她是睡得太晚了?還是要出去嗎?」殷文聰又接著問。

「難得有空在家裡,聽說你們來了,也不好穿睡衣見你們,這多沒禮貌啊!」

「都是認識這麼多年了,就算是穿睡衣見我們,那也不失禮,況且,兩個孩子的關係……」

席錦琛迅速打斷他:「已經分手了。」

別還老是扯上我家閨女。

殷文聰笑容未有一絲的異樣,繼續說:「現在是什麼年代了?跟我們以前那個年代不一樣,小孩子之間鬧分手什麼的,那都是很正常的,哪一對情侶,要是不鬧分手,那才是不正常。」

「我倒不這麼認為。」說著,席錦琛惡狠狠地瞪了殷億鑫一眼。

殷億鑫的心瞬息間懸到半空中,雙手不安掐緊。

殷文聰繼續笑說:「那隻能說明你的思想,還是停留在以前。」

「殷老闆,小檸檬是我家女兒,我不認同老是鬧分手,就是好事,我覺得情侶之間,就應該和和睦睦,小打小鬧都沒什麼,但是,能鬧到分手,那就是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也該好好想想,雙方是不是合適!」

「他們兩個從小就認識,就是青梅竹馬,哪有什麼不適合的呢!」殷文聰轉頭,就訓斥殷億鑫:「你以後記住了,以後不管怎樣,你都要讓著小檸檬,別讓小檸檬有機會,向你提出分手,聽到了嗎?」

「聽到了,我下次不敢再惹小檸檬生氣了。」

「嗯!」見他這般,殷文聰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情,然後又笑著,跟席錦琛和唐小芯說:「你們看,他都已經認錯了,你們這次就給他一次機會,他絕對不敢再像這次一樣了。」

如來必須敗 席錦琛對他翻白眼,哼,別以為他不知道,殷文聰父子就是在做戲,為了哄他們,還有小檸檬。

他才不會上當呢!

殷文聰笑容依舊,而心裡已生出了惱怒。

昨晚,他兒子對他下跪,求著自己,讓自己來當說客,希望能重新和小檸檬在一起。

而他,也是為了有個好兒媳婦,於是就答應了。

然而,他現在受盡席錦琛的白眼了。

他這輩子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這麼丟臉的。

「給不給億鑫機會,那也不是我們說了算,還是要她本人同意才行。」唐小芯嘴角一彎,笑意帶著疏離。

「也是,那我們就等小檸檬下來吧!」

雙方等了半個小時。

席薇檸終於下樓了。

一身粉色裙子的她,一雙平底鞋,長發隨意散落,氣質溫婉。

就像是城堡里的小公主般,極為耀眼。

乖巧地來到席錦琛和唐小芯中間,坐下。

也笑著跟殷文聰打招呼。

對著殷億鑫,也是微笑點頭,極其有禮貌。

殷億鑫看到她眼中,再也沒有以前,看自己的愛意,心如同萬箭穿心般痛,差一點便要窒息了。

急促喘了幾口氣后,他才堪堪掩飾自己的狼狽。

也笑著與席薇檸招呼。

席薇檸看他的眼神,蘊含著疏離。

席錦琛就是為了儘快,將殷文聰父子趕走,於是就跟席薇檸提了整件事。

又說:「我和你媽的意思呢,都是讓你自己做選擇,我們都尊重你的意見。」

席薇檸微微咬了咬唇,也是遲疑了一秒,「我不同意。」

「小檸檬!」殷億鑫受傷而苦澀的視線,緊緊盯著她,「我們之間……」

「我們已經分手了。」席薇檸冷道。

「小檸檬……」受傷而悲涼的目光,依舊是落在她身上。

殷文聰:「要不我們再給兩個孩子,單獨相處的機會,讓他們都把話說開了,行嗎?」

他最後一句話,是看著唐小芯說。

唐小芯想了想,目光就看向席錦琛。

席錦琛臉上的表情,就是明擺著,他不想。

現在小檸檬好不容易跟殷億鑫分手了,萬一又說話,兩個人又複合了,那怎麼辦?

他不能冒這個險。

他的想法,殷文聰心裡很清楚,笑說:「你越是不同意,兩個孩子心裡,肯定沒辦法了斷,還不如讓他們再談一談。」

席錦琛想起自己老婆之前,說的話,越是攔著,說不定小檸檬心裡,就越是想著。

還不如乾脆,再讓他們談一次。

但他還是跟殷文聰和殷億鑫說:「可以,這次也是最好一次,如果我女兒執意要分手,你們都不能再出現在,我女兒面前,更不能糾纏她,聽明白了沒?」說后一句話時,席錦琛兇狠狠瞪著殷億鑫。

殷億鑫一心想著,自己等會兒,該怎麼求著席薇檸原諒,而到是一時沒反應過來,回答席錦琛的話。

這倒是讓席錦琛看著,老火了,沒忍住對殷億鑫低吼一聲:「你到底聽沒聽見?」

「聽見了。」

接著,唐小芯、席錦琛、殷文聰三人都到後花園走走。

將空間留給他們。

「小檸檬……」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你這次來,我也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我們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沒必要又再說一次。」說著,席薇檸站起身,冰冷轉身,正要走時,殷億鑫上前,從她後面緊緊擁抱著她。

「小檸檬,你……你是真的不要我了嗎?」

「……」低沉而脆弱的聲音,觸動了席薇檸心底的那一根弦。

她想起了,他們之前的種種,他的笑,他的好,他的一切……

那個時候,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光,多麼美好啊!

可是後來,他們之間都變了……

他不再像以前那種。

殷億鑫能察覺到,她在瞬息間生出的猶豫和矛盾。

他忙不迭說:「你知道我的,我從小就一個人孤零零地長大,你在我心裡是最重要的,讓你離開,我真的做不到……」

「如果你真的捨不得我,不想我離開你,那你為什麼又那樣對我?」席薇檸揮開他手臂,轉過身,與他面對面,眼中看似無波瀾,可內心卻如同被刀子剜了一般,血淋淋……

「把我冷落了,把我當陌生人一樣忽略掉……」

「小檸檬,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這樣,以後不管你什麼時候找我,我都會隨時隨地出現在你身邊。」 晚上的時候,黃然慢慢的走進大廈,這個時候的大廈,已經顯露出一副緊張的氣氛,門口站著兩排黑衣大漢,大廳裡面還有上百個竹聯幫的精英弟子,而陳啟雲坐在中間的一張椅子上,其他的大佬們在他的兩邊,而在他的不遠處,一名白衣勝雪的女子站在那裡,所有的幫眾都忍不住看著那名女子,女子顯得很安詳,冷冰冰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手裡拿著一把劍,靜靜的坐在那裡……

「想好了嗎?」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響了起來,大家都抬起頭看著門口,一個修長的身影慢慢的走了進來,帶著一副精巧的紫色墨鏡,一身白色的休閑裝,臉上掛著迷人的笑容……

海玉言抬起頭,看著走過來的年輕人,心裡猛地一顫,好像有什麼東西狠狠的撞擊著自己的心,那顆冰冷的心竟然因為這個男子的一笑起了漣漪,海玉言趕緊壓下自己的情緒,又恢復了那副冰冷的表情。

「呵呵,還請了幫手……」黃然沒有在意其他人,靜靜的來到海玉言的身旁,輕輕的摘下眼鏡,露出那副妖媚的臉蛋,兩隻眼睛看著海玉言……

「你不是我的對手,你不該來……」黃然輕輕的說,聲音顯得很溫柔,好像在跟自己的最愛的人說話。

「我必須來……」海玉言慢慢的站起起來,平靜的說,臉上看不出一絲的表情,輕輕的拔出自己的劍。

「你輸了,你就是我的女人……」黃然輕輕一笑,認真的說,然後輕輕的用手撫摸了一下海玉言的臉蛋,海玉言就像一塊冰塊似地,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但是手裡的劍卻快速的刺向黃然……

黃然的動作更快,兩隻手快速的捏住海玉言的劍,海玉言的實力是不錯,但是也僅僅是宗師二級的實力,而黃然卻已經突破了宗師,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你以後是我的女人,知道了嗎?」黃然雙手一擰,直接奪過海玉言的劍,然後直接把海玉言拉進自己的懷抱裡面,海玉言想掙扎卻被黃然死死的控制住,臉色還是那副冷冰冰的冰塊,沒有任何的表情……

「以後要多笑,知道嗎?雖然你是修鍊的《劍典》但是無情並不是最高境界,愛才是最偉大的力量,記住了嗎?」黃然的聲音好像充滿了魔力,讓海玉言那顆冰冷的心不停的顫抖……

「記住我的話,你是我的女人,你可以反抗我,但是千萬不要做傻事,你要是敢傷害自己,我就殺進慈航靜齋,殺光所有的人,估計你師父那個老女人,也不可能時我的對手……」黃然輕輕的放開海玉言,笑著說,但是表情裡面卻充滿了認真,海玉言看著黃然,然後哼了一聲,黃然笑了笑,看向陳啟雲。

陳啟雲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沒想到自己心目中不可打敗的人,輕易的就被眼前這個年輕人打敗,最後一個籌碼失去了,自己還能做什麼呢。

「我想你的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你是一個聰明人,知道該怎麼做了吧!」黃然淡淡的說,臉上始終掛著笑容。

「好,好,我陳啟雲風光半輩子,沒想到卻敗在一個年輕人的手裡,以後竹聯幫就是你的了,希望你能好好對待自己的兄弟,我也該休息休息了……」陳啟雲用低沉的聲音說。

「你老了,已經沒有激情了,不過你的兒子陳雨農卻是一個很好的孩子,明天讓他來見我,明天竹聯幫所有的大小頭目都必須過來開會,不來的後果我就不用說了吧……」黃然笑了笑,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嚴,那股氣勢越來越強大,許多人這個時候都努力的堅持著,黃然的氣勢越來越大,海玉言這個時候也努力的抵擋著……

一股強大的殺氣散發出來,那股冰冷的殺氣讓人感覺猶如掉進冰窖裡面一樣……

「撲通……」一個竹聯幫的小弟直接跪了下來,而接下來接二連三的小弟跪了下來,而那些大佬門也渾身顫抖……

「不要讓我失望哦……」黃然笑了笑,身上的殺氣消失了,又恢復了那種玩世不恭的笑容,海玉言這個時候知道了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厲害了,自己在他手中,簡直就是一個螞蟻,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手之力。而那些幫眾們一個個癱軟在地,剛才他們感覺自己的生命即將死去,那種死亡的恐懼感讓他們牢牢的記在自己的心裡,這個時候他們對於自己的這個新幫主,再也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念頭了……

「你跟我走……」黃然對著海玉言笑了笑,然後慢慢的走出大廈,海玉言看了看黃然的身影,有看了看那些狼狽的竹聯幫弟子,慢慢的跟了上去……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