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沛為難道:「冉家和水家這麼一鬧,他們的股票足足低了好幾個百分點,我現在拋出去要虧好幾百億,這不明智!」

「拋!把你帳號給我。」

丟了這麼一句話,林天奇立即聯繫莊語詩,讓他準備接收乜沛拋出去的股票,準備兩千億資金分批進入乜沛的賬戶。

起身走到乜沛處理文件的桌前,坐下后打開電腦,盯著股市動蕩!

乜沛慢慢明白林天奇的意思之後,也不做猶豫,敲動鍵盤,電話命令總部那邊將這兩天得到的股票拋出去。

半小時后,林天奇他們驚奇的發現港城股市動蕩頗大!林天奇一點屏幕,道:「看見了吧,還有第三股勢力在搶,前兩天是因為你們的注意都在自己身上,所有沒有留意這一點。」

這時,乜沛的手機震動一下,看見是銀行提示信息,她驚道:「龍祺怎麼會給我那麼多錢?」

「我讓莊語詩給的!全部拋完喬家至少要損失三百億,剛給你的這筆資金,不是給龍泉的,一旦水家覆滅,你可以用它打壓喬家,應該不是問題了。那時股票降到最低點,你就大肆收購,多不過兩月就會恢復前幾日的價格,到時候你再拋一部分出去,那樣你就賺翻了。」

聞言,沉吟過後的辛空月對林天奇豎起大拇指,乜沛看林天奇的眼神再度一變。

「但我可得說好,這錢你要還莊語詩!」

「龍祺哪來那麼多的流動資金?」乜沛不疑惑都不行,畢竟這兩天搶購的那些股票龍祺是花了很多錢,現在突然給她兩千億,在乜沛看來,龍祺參與打造衛星之後不可能還有那麼多錢。

林天奇看了一眼股市,扭頭道:「龍祺發展了那麼多年,有些事不是外人能夠知曉的。乜沛,我希望你能放下對莊語詩的恨意,她那邊我也會勸她!」

乜沛沒有說話。

「對了,莊語詩那邊正在查這第三股勢力,你有她號碼嗎?」

「私人號碼沒有?」

「把你私人號給我,我發給她,一有消息她會告訴你!該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吧!」

乜沛想了很多,最終還是將自己的私人號碼給林天奇,林天奇發給莊語詩之後,又與兩女聊了幾句,這才起身說:「我要走了,你們…保重!」

看見林天奇的笑容,辛空月忽然間發現自己的心好痛!林天奇是有幾個紅顏,可真正陪在他身邊的,可以說一個都沒有,想想,林天奇真的很孤單。

「天奇,晚上我送你!」 「不用了,我還是自己走比較好!」

乜沛局促的道:「六點開會,估計要十點才能結束,你等得了嗎?」

「我不喜歡離別。妖女、乜沛,港城雖然是辛家的,但你們還是要小心,陰溝裡翻船說出去不好聽。好了,我走了!」

「天奇。」

拉住林天奇,辛空月撲進他的懷裡,緊緊的勒住他的腰。「你跟乜沛的關係才有一點好轉,你連她的手沒拉過,就這樣走了,你至少得把她抱上床吧!」

鬆開林天奇,辛空月看了一眼時間。「還有三小時,來得及,跟她去房間談談吧!」

「狐狸精!」罵了一句,乜沛白皙臉頰變得泛紅起來。

林天奇也鬱悶,可卻被辛空月抓緊乜沛的房間,就連乜沛也被拖了進去。

「砰…」

房門關上,林天奇比乜沛還無語!望著豪華氣派的卧室,鼻息間的香味就是乜沛身上的那種味道,林天奇扭頭用鬱悶的眼神望著面頰滾燙的乜沛。

「你別看我,我從小就被妖女欺負。」

「天奇乜沛,你們倆儘管滾床單,我不會進來打擾的,快到六點的時候我再敲門,天奇你要輕點兒,乜沛是第一次,她會疼的。」

還不等林天奇說話,門外便是傳來妖女辛空月的酥膩聲,林天奇差點沒昏厥在地毯上。乜沛想開門罵兩句,可門被辛空月從外面給反鎖了。

林天奇走到軟床坐下,道:「你休息一會兒吧,等一下還要開會呢!」

「不累。」

乜沛發現這個時候的林天奇一點都不可怕,或許這就是他對自己女人的態度吧!走上去坐了下來,見林天奇不說話,她遲疑了一下,道:「我聽妖女說,你…你曾經跟一個女孩,夏妍…」

望著乜沛小女兒般模樣,天奇淡笑道:「她還說什麼?」

「都說了。林天奇,我感覺你不像人們看見的那樣!」

「怎麼說?」

「說不上來,就是覺得你心裡裝著很多的事,你十八歲就挑起這麼沉重的膽子,你比同齡人成熟了很多,你不累嗎?」

起身坐到旋轉大椅上,雙手枕在腦後,望著這張驚鴻的容顏,天奇嘆息道:「還行吧!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場,或許能夠多明白一點吧!」

「可惜我不能站在的立場,你的身份真的很嚇人!」

「我改變不了我的身份,所以我只有去接受,不過我現在還是林天奇。」

乜沛突然笑了起來。「現在是誰在你身邊?」

林天奇一愣。「不是你嗎?」

「我問的是陪在你的枕邊的人!」

「莊語詩很忙,這個你應該心有體會;夏蘭在忙奇門衛下的事,雅爾她…她走了,妖女是這次來港城才確定關係的。」

忽然發現林天奇的語氣很心酸,乜沛補充道:「我也是剛確定的關係,所以說你的枕邊目前沒有人,所以我就覺得你很孤獨!」

「習慣了。」

「你不是習慣,而是因為夏妍的事,你的心有缺陷。你一直都這麼堅強,我敢說有一天你哭了,會是撕心裂肺。」

愛情上的事,乜沛懂的比林天奇多得多,她能夠發現林天奇的這些事,不簡單。

見狀林天奇沉默,乜沛繼續說:「人們都說一個喜歡笑的人哭起來的時候比誰都撕心裂肺,但是一個很堅強的人若有一天哭了,那才是令人肝腸寸斷。」

是的,林天奇似乎不會哭!他一直都很堅強,可乜沛的這番話卻敲動了他的心。

「我看得出來,妖女她雖然跟你確定了關係,你對她始終沒有推心置腹。」換了個坐姿,乜沛秀美的蓮足活動了一下,輕聲道:「是不是因為我們跟你沒有夫妻之實你就不肯脫下你堅強的外衣,把你脆弱的一面給我們看。」

「我沒有什麼脆弱的地方,給你們看什麼!」

「你撒謊!妖女給我說你見到夏妍的時候非常痛苦,雖然我不知道你跟那個夏妍發生了什麼事,可不難發現你是個愛情白痴。」

抬眼,林天奇望著一本正經的乜沛,又聽乜沛說:「如果我是你,就揮刀斬掉這份沒有結果的愛!」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你跟夏妍從在京都見面到現在都已經好幾個月了,不管你有什麼變化,如果夏妍真心愛你,她早就來找你了,也不會拖到現在讓你這樣!對於一份連信任都沒有的愛情,我想以你的脾氣是不會接受的。」

「她不知道我是隱世家族的人,不受都市婚姻的約束,再說了誰願意把自己的男人分給其他女人。」

乜沛一瞪眼。「你是不是想說也只有我們這樣的傻女人才會願意吧!」

林天奇沉默了,她沒想過要擁有乜沛,算計龍泉完全是想讓乜沛跟自己合作,畢竟龍泉的財力也龐大,有了龍泉的幫助,林天奇拿下其他三大財團就多了一分把握。

乜沛呢,她對林天奇是又怕又難以忘記!這兩天老是夢見林天奇,時時刻刻都在想林天奇,希望林天奇別出現在她視線里,可妖女的話讓她心動了,今天的事,乜沛也想找個理由徹底的讓自己無條件的付出。

換句話說,在林天奇算計她乜沛的時候,她就沒有了退路!以林天奇的性格,是不會輕易相信外人的,何況一旦真的聯手對付其他三大財團,那就是千億的資金,乜沛擔心林天奇會有所保留,或者反過來擺她一道。

「你似乎不想談夏妍的事!」

「沒有啊,你說嘛!我聽著的。」

「我是想告訴你,你跟夏妍怕是沒有什麼結果,與其讓自己痛還不如早點結束,心裡也不要去想,時間會撫平一切。」

玩弄著指甲,林天奇平靜的說:「沒想,也不願意去想!我出身卑微,入了她母親的法眼,光是她母親那一關我就過不了,所以,看上我的人都混蛋。」

「你才是混蛋呢!」

這一打趣,兩人都笑了起來,乜沛說:「其實你笑起來挺好看的,沉默算計別人的時候最可怕。」

說罷,乜沛摘下脖子上的吊墜,遞給林天奇。「送給你。」

「不要。」

「別人想要我還不給呢!拿著吧,雖然不值錢但好歹也是我乜家傳下來的。」在林天奇眼前晃了幾下。「我給你戴上。」

「不要。」

「真不要。」

「不要。」

乜沛心裡一陣低落,將吊墜塞進林天奇手中,他發現還是這個時候的林天奇給人一種異樣的感覺。

握著乜沛的吊墜,林天奇想還給她,想想還是算了。

「我一窮二白,沒什麼給你!你不缺錢,我也沒錢,所以就不給了。」

「摳門。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

乜沛上前,蹲在林天奇身前,揚起美麗的臉龐。「或許你會認為我是個隨便的女人,但我要告訴你,我不是。你答應我別什麼事都放在心裡,你才十八歲,你扛不住那麼多的事。一個人的心裡就只有那麼大一點,如果有一天你倒下,你有沒有想過你的女人和在乎你的人會怎樣!」

「所以,經常的笑笑!有什麼事就說出來。」

聞言,林天奇抿了抿嘴唇。「謝謝!」

「我要的不是謝謝,而是你答不答應?」

「不答應。」

猛然站起身子,胸前兩座山峰盪起幾道令林天奇口乾舌渴的弧度,乜沛道:「你跟我做對不是。看來你的心封閉得太久了!你這樣下去非出事不可。」

「我不會有事的,謝謝你能夠給我說這些!」

乜沛狠狠的瞪了林天奇一眼。「我在想你跟莊語詩在一起是不是也這這樣。」

「大同小異。」

「算了我不說了,你今晚就要走嗎?讓妖女掉軍艦送你離開,那樣安全一點!」

「我已經安排好了,想留我?沒那麼容易。」

黑眸忽然閃出一抹精光,乜沛看見了一雙嗜血的眼睛,很可怕令人顫慄的眼睛。 入夜。

星光燦爛,風兒吹吹。

在明珠國際大酒店召開金融圈會議的時候,林天奇卻已悄悄離開酒店,秘密與第二季、百名親兵、小無雙等人匯合,分三批潛入水家莊園內外。

下午在酒店與乜沛的一番談話,讓林天奇對那位金融強人多了一分欣賞,這種態度不是愛,而是純粹的欣賞;至於乜沛要入後宮一事,林天奇沒有明確的答覆,因為他不要交易的感情,何況他對乜沛沒有感情,有的也緊緊是因為妖女這邊的關係。

水家當眾被林天奇抽了一記耳光,若不是今晚有會議,水家當家人一定會調集高手立即滅掉林天奇。但水家不知道的是,也就是這個空檔的機會,讓林天奇有機可趁。

酒店頂層大廳會議室進行著港城金融的一系列調整的時候,在港城外面,辛空月給出的時間令得4K和合葉幫的廝殺更為激烈,水家部分高手與冉家精銳也在交鋒,可人們不會想到這個夜晚處處布滿了危機。

夜幕下,凡是水家與冉家交鋒的地點,均會出現多不過五人的小股騎兵,他們披著黑衣風衣,面帶黑色絲巾,旋風一般的出現,殺掉水家高手和冉家小部分領頭人之後如風一般的消失,情形非常可怕。

這些人來無影去無蹤,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是男是女!

林天奇與第二季她們匯合之後,第二季跟最在林天奇身邊,冽單獨行動,小無雙奉林天奇的命令切斷水家莊園與外界的聯繫,杜仲親率六十名親兵高手靠近水家莊園。

今夜的水家莊園,集結了水家百分之十八十以上的高手,這些人之所以匯合在一起,那是在等家主開完會回來下達統一的命令。

三步一剛五步一哨的莊園中,三四百名大漢警惕巡邏著!夜空宛如一塊明鏡的鏡子,深邃幽暗,莊園三米高的圍牆上方,橫空出現白道黑影。

他們每個人都是黑風衣,由於風衣較為寬鬆,很難分辨是男是女,但是,只要湊近觀看,從他們的眼睛分辨,不難發現百道黑影竟然全是女子。

黑色玉女軍!

這是一直極其隱秘的力量,自成立以來就沒有知道它的存在;林天奇下定決心要滅水家,那就不會放過一人,以保萬全,他在兩日前就調動這支神秘的力量秘密抵達港城。

黑色玉女軍一個大隊已完全進入水家莊園,她們趴在圍牆上方,探測情況之後,為首女子四大隊長秘密給已經在莊園外面的林天奇發去信息,得到林天奇的命令之後,為首女子不動聲色給手下比劃一個手勢。

嗖..嗖嗖..嗖…

夜中燈光昏暗的水家莊園,細小的破風聲幾乎聽不見,圍牆下方警戒的百名大漢直覺頸部彷彿被蚊蟲叮咬一口,下一秒,他們身子忽然僵住,一股氣流在體內蔓延,一個接著一個靠在了牆壁上。

百名大漢悄無聲息被殺,面色栩栩如生!

成功幹掉第一道防線之後,黑色玉女軍百名女子躍下圍牆,以極快的速度坼掉水家在莊園中埋下的地雷及警報引線。

在莊園小別墅正中大廳中,水家直系正在商討大事,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暴風雨已經來臨。

此時,在水家莊園外港灣黑夜中的林天奇,吹著海風漫不經心的等著玉女軍的情報。第二季雖然淡定,可她不明白林天奇為何遲遲不下達攻擊命令,現在都已經八點半了,在購半小時酒店那邊的會議就會閉幕,一旦讓港城各大權勢人物趕到,事情就不秒。

「嗚….」

在第二季疑惑的時候,林天奇手中衛星設備震動了三下,這是玉女軍四大隊長的信息,他看了一眼,嘴角瞬間泛起一抹冷笑,對著耳麥沉聲道:「行動!」

一聲令下,奇門親兵兄弟從不同的方向發起了進攻。幾秒之後,林天奇和第二季都聽到了喊殺聲。

「走,過去看看!」

莊園大廳,一位大漢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對首位上的男人急道:「不好了,有人襲擊莊園,隱線地雷全部被坼掉了。」

「什麼?」

廳中水家直系大失驚色,首位上的男人眯著眼起身道:「在港城敢明目張胆襲擊你水家莊園的人,幾乎沒有!難道是辛家。」

「不知道,他們作戰迅猛,一分鐘不到就突破大門,院中出現不名人物。」

「他媽的這還得了,老子去會會。」水家旁系青年嗔怒吼了一聲,拔刀大步走了出去。

水中蛇的姐姐水中影看了首位上的男人一眼,道:「能夠悄無聲息就攻進來,絕非等閑之輩,我去看看!」

廳中二十幾人涌了出去。

院中假山前方,水家精銳極力抵抗這些橫空殺出來的人,可一交手他們便發現這些人的勢力很強,最可怕的還是他們手中的兵器,削鐵如泥。

面對水家的人,林天奇的親兵何懼之有,他們是奇門神衛、尊衛、星衣衛挑選出來的精兵,是上萬兄弟中一路斬將來到天尊身邊,成為奇門眾兄弟羨慕和崇拜的對象。

今日,算是親兵兄弟的首戰,當日攻打秦城面對千羽社諸多能人他們都不皺眉,何況是一個小小的水家,何況是一百二十名奇門一等一等的高手聯手作戰。

黑夜玉女軍成功除掉百名大漢,坼掉地雷和隱線警報之後,分散消失在莊園中,暗中解決敵人。

百名親兵在杜仲的指揮下,瘋狂推進,兄弟們手起刀落,不留一點餘地,因為他們接到的尊令是雞犬不留,哪怕是一個活口,也必須除掉。

水家眾人出來的時候,莊園中戰鬥的情形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襲擊者個個黑衣風衣,腳踏戰靴,身高均是一米九到一米九三之間,統一的服裝統一的發行,只是他們手中的刀不一樣。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