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就去找了一家旅店,解決了住宿問題。

接下來,就是報名的問題了。

松濤城很大,整座城幾乎都被高大的松樹所覆蓋,滿眼的全是綠意。

шшш .TTkan .℃ O

想要找到報名地點,一點兒也不難。難就難在,如何進去。

報名地點位於松濤城皇家園林外,這裏,早就被無數人所包圍。

可是,來此圍觀的人,大多都只是來圍觀而已。面對那昂貴的報名費,根本不是他們這些沒有家族勢力的散人,所能承受的。

姜焱他們來到這裏以後,在外圍徘徊了許久,愣是沒能擠進去。

急了眼的拉達克,想要依仗自己的力量,帶頭往裏擠。可惜,在這裏圍觀的人,比他們等級高的比比皆是,不是他們能夠輕易撼動的。

“老大,這可怎麼辦……”拉達克無奈的放棄了打頭陣的想法,委屈的看着姜焱。

姜焱卻滿臉淡然之色的說道,“等。”

“等?等什麼?”安娜頗感詫異。

九域神皇 ,“這裏是皇家園林,如果我沒有估計錯的話,松濤城皇室,每天肯定都會有人來此。到時候……”

達拉斯搶過話頭,“到時候咱們就可以跟在後面,大搖大擺的進去了!”

“老大,你說的是那些人嗎?”

達拉斯的話音剛落,一直不太喜歡說話的石森一指身後。

姜焱趕緊回頭一看,笑道,“天助我也,走,準備趁機混進去。”

“皇室大臣出行,前方讓路!”

車隊走的近了,開路的衛隊便開始大聲呵斥了起來。

圍觀人羣聞言,全都主動的讓開了一條路。

趁此機會,姜焱他們溜邊蹭了進去。還沒等車隊到來,他們已經來到了報名點,自覺的靠邊等候。

對於奧斯大陸的人來說,看到皇室,他們都會主動的低下頭,不去直視。

但姜焱不同,他只能算是半個奧斯大陸人。所以,當別人低下頭的時候,只有他微微擡着頭,看向路過的豪華獸車。

“好美……”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差點沒流口水。即便是姜焱這個心裏裝着別人的傢伙,也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

高坐獸車之上的人,是一個端莊典雅,而又冷眼高貴的年輕女子。

在姜焱的概念裏,這種人,估計是公主或者格格級別的存在。

“大膽,誰給你的膽量,敢直視公主!”

忽然,衛隊隊員發現了姜焱的在擡頭直視,頓時爆喝一聲。

姜焱嚇了一跳,但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眼睛依然保持直視,裝作沒聽懂的樣子。

“還敢看!”護衛大怒,抽刀就要砍下去。

可就在大刀即將砍落的時候,車上的美女發現了姜焱的樣子,眉頭一挑斥道,“住手,你沒看到他的眼睛一動沒動嗎?他,應該是個瞎子吧。”

“瞎子?”護衛聞言停下了手,用大刀在姜焱眼前晃了晃。在發現, 龍魂傳說 ,這才釋然的收起了刀。

“繼續前進,我的兄長和姐妹們,恐怕已經等急了。”

美女衝着姜焱詭異的一笑後,催促道。

姜焱心裏這個汗啊,對方這表情,明顯是已經看穿了他的把戲。

可這會兒,他又不敢有所異動。依然強忍着眼球的痠麻,睜着眼睛一動沒動。

邊上,安娜他們的心裏,也爲老大捏了一把汗。心裏更是一個勁兒的嘀咕着,老大這是要作死的節奏……

一直等人都走遠了,姜焱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年輕人,定力不錯嘛。”這時,他們身邊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你們來此,難道是打算報名參加,我們天空學院的入學試煉嗎?”

幾人聞言,慌忙扭頭看去。 不知何時,剛剛還在報名點內坐着的那個老者,已經站在了他們的身旁。

姜焱趕緊施了一禮,“我等的確是來報名參加試練的,讓您見笑了。”

老者讚許的看了看姜焱,擺擺手道,“都過來吧。”

乖乖的跟着老者來到報名點,老者再次坐下,掃視了他們一眼道,“你們六個都要參加嗎?”

“是的。”姜焱點點頭。

“六萬四星奧晶。”老者也沒廢話,直接報了數。

達拉斯他們聞言,全都渾身一顫,爲難的目光全都看向了姜焱。

姜焱在心裏一盤算,“六萬四星奧晶,那就是六百萬二星奧晶,大概也就是我現有財產一半的數量。無所謂,爲了兄弟們都能有機會加入,值了!”

打定主意,姜焱翻出奧能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有四星奧晶,可不可以用六百萬二星奧晶替代?”

老者無所謂的點點頭,指了指後面,“跟我來吧。”

報名點後方,是一片用布幕圍起來的場地。

姜焱他們跟着老者進去以後才發現,原來這裏面是一個小型營地。先他們一步報名進來的人們,已經入住了這裏的營帳內。

老者在中央空地停下腳步,姜焱會意,擡手一抖奧能袋,當即便有一座散發着奪目光彩的奧晶小山,出現在了空地上。

老者也沒清點,同樣取出一個奧能袋,朝着下方一揮,小山也就不見了。

“好了,你們幾個去三十八號營房吧。今天起,你們就要住在這裏,等待報名結束後,直接參加試練。”

聽了老者的話,拉達克首先鬆了口氣。

還好他在離開前,和妻子提前打了招呼。姜焱也給她留下了足夠的生活費,免得她在生活上遇到困難。

老者離開後,姜焱他們迎着那些不善的眼神,走向了三十八號營房。

他們的心裏都很清楚,除了他們六個人,其他人都將會是不久後的競爭者。

既然明知是競爭者,眼神之中,自然就帶有了一定的**味。

只是,這些人中,明顯都不在一個等級上。平級的,姜焱他們倒也不懼。但那些高級的,就讓他們有些頭疼了。

“希望試練的時候,是分等級的……”

姜焱的心裏是如此想的,這要是把他們和高級的丟在一起試練,估計他們都不用參加,直接退出就得了。

因爲他心裏想着事情,所以,腳步也就稍稍慢了一些。

就在此時,從營地的另一端,走進來了五個衣着華麗的男女。姜焱好奇的擡頭看去時,居然還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姜焱所看到的,正是不久前才進去的那個皇室美女。

“皇兄,這種級別的試練,想來對你們並沒有太大威脅纔對。皇妹就在這裏,爲皇兄助威了。”

美女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看着自己發呆的姜焱,嘴角輕挑,故意聲音放大一些的說道。

美女身邊那個身材高手,長相硬朗的華服男子苦笑着搖搖頭,“皇妹,你還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這要不是父皇偏心,恐怕你也要參加試練纔對。我啊……都羨慕死了……”

“是啊,皇姐,你能免試練,直接進入天空學院,讓我們情何以堪啊……”

聽到他們的對話,姜焱的心中就是一凜,“壞了,這次試練裏,居然還有皇室成員。這樣看來的話,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要和他們碰上了。”

想到此,他的心裏就是一動。姜焱總感覺,那個美女的這席話,似乎是講給他聽的一般。

念及此,姜焱便感激的衝着美女那邊,微微的點了點頭。

怎料,原本只是猜測的他,在點完頭後,竟看到美女衝着自己,輕輕的擺了擺手。嘴上卻依然和自己的幾個皇兄,有說有笑的。

原本,美女的這個細節,她以爲不會有人發現。但還是被她那年齡最小的皇弟給看到了。


“皇姐,那個平民,你認識?”他湊到美女身邊,衝着姜焱努了努嘴,輕聲問道。

美女淡淡一笑,“不認識,只是剛剛在進來的時候見過一面,感覺他挺有趣。”

“是這樣嗎?”冷冷一笑,他一轉身,臉上帶着一副高傲的表情,走向了姜焱。

“喂,金嶽,你……”美女一驚,想要攔阻的時候,已經晚了。

姜焱那邊,剛剛轉身打算進營房,忽然聽到身後有個冷傲的聲音在叫他。

“喂,平民,你給我站住。”

說話間,金嶽皇子已經來到了姜焱的身後。

姜焱微微一愣,回過身來瞥了他一眼,又左右看了看,這纔不確定的問道,“你……是在叫我?”

“大膽!”金嶽眼睛一瞪,“小小平民,竟然敢在我面前‘你我’相稱。難道,你不想活了?”


姜焱白眼一翻,像是看白癡一樣看着他,不耐煩的說道,“第一,你是什麼身份,我管不着,也不想知道。第二,就算你是什麼皇子,但我未必是你們國家的子民。第三,這裏是什麼地方,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既然你進來了這裏,那麼大家就都是天空學院的試練學員。所以,請不要在這裏擺架子,沒什麼卵用。”

一席話下來,愣是把金嶽皇子給說懵了。關鍵是,人家說的這幾條,自己還這沒什麼可反駁的。

金嶽被氣的臉色脹紅,左手擡起,指着姜焱顫抖了半天,才說出一句話,“你給我記住,我皇姐,不是你這一介平民所能高攀得起的!”

說完,也沒管姜焱那錯愕的表情,扭頭就走了。

看着金嶽離去,姜焱無奈的搖了搖頭,又與美女碰了碰眼神,聳了聳肩,便轉身進了營房。

“金雪,你和那人……真沒什麼?”

“皇兄……”


“好好好,我什麼都不說了……你還是回去吧,我們去營房了……”

看到金雪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其他幾人都閉了嘴,推推搡搡着,逃進了營房。

他們對自己這個妹子,那可是非常瞭解的。如果誰觸犯了她,一耍起狠來,那可是連他們的老爸,當今的皇帝,都不能倖免的主。

營地裏,之前那**味失足的態勢,在幾位皇子的到來後,總算是收斂了許多。

畢竟,他們就算家裏是有錢有權的勢力,也不可能和當朝皇子相比。

難得平靜了下來,姜焱在無聊之下,找來了一些較硬的紙張。然後用風系魔法,將其分成一張一張的卡片。

沒花多長時間,他竟做出了兩副撲克牌。隨後把自己的人分成兩組,教他們玩起了鬥地主。

“老大,什麼是地主。”

“呃……地主嘛,就是、就是……那些有權有錢,卻又爲富不仁,欺壓平民的家族。”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