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與他靈訊傳話,也沒得知要結嬰消息……他不是沉迷煉丹嗎?怎麼這會兒又把修煉給撿回來了?”

“那誰知道。”

靈鶴峯的長老嘆口氣:“曦西天資絕倫,脾氣卻硬得很,他想幹什麼,我們這些老傢伙只有聽着的份吧。”

其實他們個個面目清俊,沒有半分老態。但此刻自稱老傢伙,卻也同樣沒有半分違和感。

……………………

“咦?不對呀!”

其中一人微閉雙眼:“若說之前沒降下神光,是因爲結嬰有異……可如今天象極盛,爲何我還是沒有感受到神光降下?身周的靈氣,半點也不在我周圍停留,全部都向那裏奔涌而去——”

“他修煉的,不是本門內的以平和端穩爲主的太上靈法嗎?”

“怎麼結嬰時,這樣霸道?”

………………

這個問題,在場誰都回答不出來。

半響,爲首的一人才淡淡說道:“也不必太過憂心。”

“曦西對修煉常有獨特的見解,靈法在他手上,不知被琢磨了多少遍,又被改得怎樣面目全非……再加上他自己在做些丹藥寶器什麼的,那個小子,如今修煉有幾分底子,我們都摸不清了。”

他望着天邊漸漸變得昏黃的雲霞,神情中隱約帶出一抹憂慮。

“霸道就霸道些好了,咱們缺的,也不是這一星半點的靈氣和神光。”

只是,這種結嬰天象之前從未有人見識過,也不知曦西他,究竟將靈法改成什麼樣子?

……………………

靈法改成什麼樣子?

周霜霜面無表情。

——饕餮唄!

這麼能吃!這都第多少頓了?爲什麼不吃辟穀丹了?

她納悶着看着外門弟子又一次送上靈食,有點餓了——不單單有靈米飯,還有靈獸肉!

前所未有的誘人味道傳來,讓她不自覺也捂了捂肚子。

這個靈米,真的好好吃啊!還有靈獸肉,聞起來好香……

她也想嚐嚐。

——可是呢,做人,最重要的是要認清自己的本分,她如今只是個雜工而已呀!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現在,還是乾脆來問問丹師,自己能不能去修習靈法好了。

……………………

“丹師。”

她站在修煉室外,輕聲說道。

片刻後,修煉室緊閉的房門,無聲無息的打開了。

周霜霜走進屋子裏。

明明是同一間修煉室,此刻給她的感覺,卻又與以往截然不同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禁制太多了?

丹師已經用過飯了,此刻看着周霜霜,神情更是說不出的古怪。

——他表情依舊平靜,五官神態也跟以前很像,同樣都是面無表情。

可是那雙眼睛裏傳達出的一切情緒,都已經變得萬分平和。

平和到不像是曾經的他。

這樣的丹師,周霜霜卻覺得,還不如以往那個喜歡隨時呵斥他們的呢!

這不是她有受虐狂體制。

而是……實在太怪了。

“丹師,請問……我可不可以跟靈生們一起去靈法堂上課?”

理論上來說,靈法堂不拒絕任何人。

生子當如孫仲謀 但周霜霜此刻畢竟還是丹師的雜工,於情於理,都該問問的。

尤其是最近丹師也不煉丹了,也不辭退她……她再不找點事情做,整個人就要廢了。

對方閉目合神,面色平淡。

“那就去吧。”

………………

周霜霜退出修煉室。

仙韻傳 不對!

這個說話的感覺,太不對了! 丹師的怪異,並不止周霜霜一個人察覺。

只是,當局者迷,她對修真界很多常識又不明白,因此也只能這樣含含糊糊過着。

如果真有問題的話,自丹師結嬰以來,每天都有不同峯主和長老們前來……他們,應該會最先察覺的吧?

說到底,這麼多人當中,就只有周霜霜,滿打滿算跟在丹師身邊的時間,也沒超過五天。

但是,這種奇特的感覺,還是令她如鯁在喉。

……………………

不單單她一個人這麼覺得,就連一直跟在丹師身邊的外門子弟,最近就頻繁來向周霜霜打聽丹師的狀況。

他們甚至問她:是不是結嬰之後,人的脾氣都會變?

丹師他以前雖然愛教訓人,可對他們的的確確是很好的。 鴆寵 如今,他變得話少了,脾氣也看似溫和了……可那性格,比之前要冷淡不知多少!

宗門內的太上靈法,也沒聽說修煉到最後,會是太上忘情啊!

………………………

這個問題周霜霜要怎麼回答?

她自己連靈源都沒開呢,又怎麼曉得修行到最後會是什麼狀態?幾位弟子們,分明是病急亂投醫了。

他們幾十年來,一直跟在丹師身邊服侍,從煉器峯轉到丹峯……真正說起來,丹師於他們,纔是如師如父。

也因此,任何一點的不同,他們都能敏銳的察覺。

但是,情緒的轉變是在結嬰前後,他們也很難明白,這種改變,究竟是不是因爲修煉結嬰……

如今問周霜霜,其實也是一種自我安慰。

………………

他們的問題,周霜霜回答不出來。

不過,看幾位弟子有些黯然的神態,她還是不由自主勸說道:

“丹師最近確實有點不太對勁,不過宗門每天還有許多位長老與峯主來找他呢,如果有問題,他們修爲那麼高,肯定能及時察覺的。”

“也對。”

爲首的那名弟子強笑道:“說不定是有什麼事影響丹師的心情呢……我記得煉器峯峯主跟丹師關係好,也不知可不可以請他來勸說一二……或者是修行出了問題?”

身後,幾個人都嘆口氣。

“我感覺……”

他們回身望向那間變的有些陌生的修煉室,輕聲嘀咕道:“我感覺這種性格上的變化,好像不是因爲修行……”

“而且。”

“長老們沒有時間了。”

幾個外門弟子有些沮喪:“前兩天丹師上呈宗門一樣東西,長老們如今正廢寢忘食的研究着呢,有空就來探討這些。根本沒有功夫來管我們這些外門弟子說的話。”

“對他們而言,這些都是杞人憂天。”

這話雖然說的略帶怨言,但的的確確也是如此。

周霜霜也無話可說,只能黯然嘆息。

……………………

半響,她強笑着轉移話題。

“啊,對了,丹師剛纔允許我去跟靈生們一起修習靈法,倘若到時候學習上有什麼弄不明白的,希望師兄們給我講解講解。”

這幾位外門弟子心還是很好的,周霜霜身爲雜工,他們從來也沒有瞧不起她。

不單單是因爲覺得她被當時信賴,而是那種由內而外散發的感覺,因此,周霜霜很願意跟他們交流。

不過,他們不會瞧不起自己這雜工身份,靈法堂那邊就不一定了。周霜霜還是覺得,有問題來找這些相熟的人,應該比老師要更加方便。

——說不定學着學着,她就能開靈源了呢!

…………………………

靈法堂的課程很有些意思,各科不同的老師,每天會講不同的課程。

比如靈法的釋放與運用,靈氣的吸收與運轉,以及一些修真界的常識……還有各種靈法的攻擊優勢,以及靈獸的基本認知。

可以說是相當豐富、並且都有實際用處的課程。

但是遺憾的是,除了文化課常識課之外,其他最受歡迎的實踐課對周霜霜而言,並沒什麼用處。

…………

因爲進了靈法堂,周霜霜才知道——所有靈法的施展,全部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需要有靈氣靈路與靈源間來回運轉,如同血液依靠心臟的搏動在四肢百骸流轉是一個道理。

她一介凡人,從老師到靈生,根本沒人把她當一回事,連運轉理論都不屑跟她多講兩句。

若非是丹師特許,她這會兒啊,估計都要被人擠兌多少次了——修真界六歲的小娃娃,也都不可小覷啊!

至於她原本想着要學的些什麼施用靈法的動作,手勢,咒語之類的……更是沒戲。

因爲,根本就沒有那樣的系統教學。

………………………

那些她想象中仙氣飄飄的修真者所作出的各種優美動作,不過是他們跟隨老師不同,教出來的風格不一罷了。

甚至有許多,還是後天自由發揮而出的。

周霜霜也終於明白了,爲什麼有時候明明是同樣的靈法,明鵲施展起來,卻總有些不一樣……她還以爲是其中有什麼能力上的差異呢!

o(╯□╰)o

……………………

但儘管如此,周霜霜依舊在靈法堂呆着。

因爲……她不太會這裏的繁體字T-T

又成文盲了!!!

所以,雖然每天跟一羣六到十四歲的各屆靈生們上課,確實有些尷尬,但因爲修真者記憶力的特殊性,學習強度對她而言也差不多,挺合適的。

還好靈法堂中有個體修分支,她沒事可以在那裏練習一些體修的技巧。

系統學習是不敢學習的,就怕丹師之前的警告成真——過度消耗自身潛力,以至命不長久。

但是,一些技巧,還是可以的。

在藍星上學習的技巧雖然很多,可那些動作,都還侷限於人體所能做到的極限。

偏偏周霜霜如今的身體,已經跟修真者也沒什麼差別了。她的攻擊方式,明明應該更加多樣化纔對。

——在體修課上,又一次將體修的師兄弟按在地上摩擦時,周霜霜已經知道自己這樣的身軀,算不得徹底的人類了。

下一步,她就該找丹師身邊那幾位師兄們切磋切磋了。看看自己這強橫的身體,究竟能不能在修真界,也做到一力降十會。 在靈法堂固然有些不愉快,可不管在哪裏,人們總是崇敬強者的。

周霜霜雖然沒開靈源,身份也只是個雜工而已。但她的武力值,在後續這段時間跟靈生們的“磨合”中,已經徹底顯現出來。

以一介凡人之軀,輕鬆碾壓靈法堂所有的靈生,其中還包括年紀最大的那一屆……這麼想想,所有人都由衷佩服丹師——

該是怎樣的眼光,才能在凡人中找到這樣特殊的人才啊!

要知道,他們有些人從小就在玄天宗內長大,修習靈法已經十餘年了,可是真碰上週霜霜的話,還是會被按在地上摩擦……

尤其不知爲何,眼前這姑娘打起人來,專挑最痛的地方!

而且是一連串的打擊,讓他們即使用靈力修復,也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消除皮肉的痛苦,當真是叫人苦不堪言。

在這種情況下,周霜霜從一開始被人鄙視的大字不識的文盲,到後期混的風生水起,也是順理成章了。

…………………

這天,當她回到丹峯時,卻發現之前一直給她指點和切磋的那些外門弟子,此刻聚在一起,神情中流露着十分明顯的憂慮與不捨。

“師兄,怎麼了?”

聽到她的聲音,哪怕仍在沮喪之中,幾位師兄弟也下意識齊齊身子一僵。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