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那是一頂寶冠,之所以被稱爲蓋世神諭,那是做爲主人您自己偉大的標誌啊!你現在沒有它,不光沒有威儀,連以前的智慧和修爲也是一片空白哦!”其實水精靈很給夏天面子,換句話說:就是沒有那頂蓋世神諭,現在的您和過去的您作比就相當於一個白癡。

“不過主人毋須擔心,您的對手他現在也還不足爲懼,可能和您差不多,沒準兒也沒找齊真元,雖說您現在只有十七年的修爲,和以前您幾萬載的神修沒得作比,不過您只要趕在對手之前找回蓋世神諭,一切皆有可能哦!”

啊,看來這任務要完成其歷程遠兮!

雖然直到目前,夏天還稀裏糊塗不知道自己回到元界的目的究竟該幹些什麼,只隱隱約約聽到過有關拯救華帝的討論,現在又要去天遠地遠的地方取什麼蓋世神諭,見什麼界主啊、陰司聖君什麼的,就算這一切都沒問題,那生機門進得去不?十二鑰器可是到現在還未能合成一把鑰匙。

“嗨…… 你一直在那裏下什麼陰啊?”夏天的肩膀被細拉猛拍了一把。

“主人,再會啊!小神等着您回來,等着您回來重建伊甸大都!”水精靈傳出此意念之後,它的離去取而代之的那條烏棚式的小船便又浮出水面來了。

“少主,我們上船吧!”

**淺淺微笑,伸柔腕來帶夏天上船。夏天從她的神態間察覺出班戰可能聽見了自己與水精靈的交流,至於細拉,唉!可能就沒有這個仙質喏。

“少主,此次初去生機門,界主歷來與您有着深厚情誼不至阻你,而那陰司聖君乃是天宮帝后巴妲的人,恐怕……”**能夠說出這樣一番話,看來長河的聖水亦是助到她的恢復了。

“是嗎!那你說說生機門進得去不?巴妲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的思緒仿似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巴妲. 在她未爲帝后之前,她是混度初開時的首降之神,她的權力和尊崇不容任何物質被叛、和抵抗,當然也包括天上的神聖和地上的人魔。

巴妲認爲,人類的智慧、和包括擁有一顆可以思考的完整的心,這些都是她做爲偉大的首降之神所賦予的!後來,元界的人們確被叛了首降神的聖意,將人類的繁衍逐漸走向罪惡、戰爭和殺戮,巴妲認爲,這是一個失敗的人類,因此,巴妲可能會阻止您重新回到生機門”。

“有這麼嚴重?”夏天臉上一半正經一半訛詐。


**點頭,繼續說道:“你知道帝后爲何非要壓制人類嗎,不得重生又是爲的那般?此事得回到混沌之初開天闢地之前說起。

數億萬年前,共工還未舉起斧頭,開元神也並未開始七日之工,天地皆混沌四方昏荒,無一活物之時。便有日下東方,西山生一圖騰,似虎似鳥能飛翔,這個便是後世的帝后也,帝后降於萬物之初,恐怕亦在開元神的意料之外。(不過這有可能只是一個美麗傳說)說到這裏,**加了一句旁述。後又接着說道:

鳥獸圖騰吸收渾源精華,年漸轉化之後,化爲混沌初開年可三十,修短得中,天姿掩藹,容顏絕世的半人半獸之陰雌美——女。

時光推移,億萬年後數千萬年前,天地分化,裂爲五界;天宮、地陰、人界、飄渺、和暗黑;五界又生五物,俱都圖騰或獸身人面的陽性物質。

時光依然存在億萬年後數千萬年前,此五物各思其責分別主宰了洪荒五界,天帝主宰天宮、地陰聖君主宰地陰、人類始祖主宰人類也就是元界的化帝、飄渺神主宰飄渺界和除天宮地陰之外的三界、最爲漂亮矮小的暗黑神主宰暗黑界亦是後來的宙神。在這之前,其中宙神與少主您的過節最大,此是後話待以後再說。

此五物共管天宮、地陰、人界、飄渺、和暗黑三界之後,又分出最高的統治之界!天宮,五界統由主宰三界和一個地陰的天宮主宰,萬物之存留歸天宮和地陰管轄,最高之境則由九玄天尊主宰。

而就玄天尊確不在五界範圍之內,關於九玄天尊與少主您的瓜葛,則要等你自己慢慢了解……

**一氣講完,細拉停下了撐船搖槳的手,夏天早已睜大個嘴巴啊在那裏!

“可愛的班戰啊!你把牛屁屁吹得這麼大,那我夏天究竟是誰啊?我用得着和這麼一大幫子大神在一起搞攪嗎?”

素常嚴謹乖順的**被夏天的表情和話語逗弄而笑,確是笑得極淺,轉而正色答道:“少主!您不要開玩笑,您當然是這羣大神之中的主要人物,只要找到蓋世神諭,只要重新愛上月光女神,您就不會這麼想了”。 VIP上架公告(惡搞版)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和幫助,沒有大家的支持,就沒有這本書的今天。並列感謝網編異世菜鳥、17K副主編夜青魂(簽約編輯)、責編可樂大大;推廣組和論壇幫的幫主們、最要感謝的是書友、其中午夜兇鈴,婚紗攝影、血麒麟,作者朋友巫馬、空勒擺、 天機MM、了了大大、雷神刀鋒、水之闌珊…..咿!不說了,太多!

《生機變》從上傳至今從來沒有斷更過一次,平均一天3000——4000字左右,雖然不是很多但是非常平穩,這是偶的極限速度。萬一某天有事耽誤,也會立即補上所欠稿子。請朋友們多多收藏、訂閱、鮮花支持公子。

讀者朋友們,或許你一直不喜歡購買KB幣,因爲種種原因使您不願意花錢閱讀網絡書,如果是這樣的話,呵!你可以用您的讀書帳號按時領取17K網站發放的“領紅包”,紅包從2KB——1000KB不等,(從來沒有空紅包的時候)要是您的運氣好,一次就能得到大獎1000KB=10元人民幣,那麼就可以全部免費訂閱到《生機變》了,這是17K網站愛護書友的一種極好政策,當然,您領到紅包以後一定不要忘記訂閱生機變哈。

領取紅包功能每天都有N次,現在只要花上幾秒鐘,就能得到多少不等的KB,作者辛苦一整天的字,也就是10多20個KB,而作者只能拿到一半的錢,也就是幾分人民幣……甚至更少。

說了半天,偶只是想說一句話:如果你沒多餘的錢訂閱本書,可以花幾秒鐘的時間,用您的讀書帳號領紅包(只要紅了就可以領到,一天只能領取一次)嘿嘿!現在就去試試吧

——————————————————————

VIP上架公告

清晨,17K城,大雪。

寒風凜冽,幽冷的街頭坐着一個被雪半埋的美麗女子,她癡呆的坐在北風口,好似被雪水凍成了煞白的冰山美人,嘴中喃喃自語道:“上架,上架了,終於上架了!”聲音嘶啞,嫵媚的眼眸,佈滿令人疼惜的紅血絲。

身材(非常火爆?)的了了一生昨夜剛偷得不少KB幣,哼着小曲,心情愉快的飛馳在厚厚積雪的街道上,腳落無聲,踏雪無痕,閃電一般從半哀半怨的美麗女子身邊掠過,激起一股微弱的旋風,差點把女子身上的薄衫震落,顯露出她那……

“咦?”了了“清亮柔脆”的嗓音復又折回,注:了了一生按原路倒回,又積起一股旋風,他好奇的打量着穿戴綺麗的女子,見她衣着飄逸,然確光着腳,於是問道,“你、你不是一聊齋公主嗎?”(汗!聊齋公子,沒抓錯字哈)

“是,是,我就是聊齋公主……”看到有帥哥,聊齋公主拋棄羞澀,精神突地一震,幽怨的雙瞳閃過一道魅光,仔細在了了一生“火爆~~”的‘酮體’上掃了一遍,嘴角忍不住欲要笑掉兩顆美麗的兔子牙,剛剛震作的精神又變成了另一種形式的落寞。

“喂,傻啦?沒見過絕世帥哥?!”了了一生嗔怒的瞪了聊齋公主一眼,見她落寞的表情不但未減,反而加倍,頓時對天大吼一聲,“老婆,快來呀,有人拿狐狸眼睛唰我!!!……”

突然!從《生機變》裏走出一人,此人形態風儀俊美,雙目悠長雙腮飽和,不笑不知道一笑弱水三千,他正是生機變裏的男豬腳夏天是也。夏天悄悄拉過了了一生,問道:“妹妹把你咋啦?妹妹只是看你長的咋這麼像XXX,所以多看兩眼,誰知你?嗨!誤會誤會呀!”

“我們之間到底怎麼回事?”了了一生轉問聊齋公主

“哇哈哈,沒事呀,就是看了了哥哥長的帥,想!……”聊齋宮主沒心沒肺的笑道。

“大熱的天,聊齋公主妹妹是不是拿我開涮?拿我解悶?虧你想得出來你怎麼不去撞牆呀?要不,用板磚砸自己腦袋也成呀,幹嘛沒事在17K城盯着我看?

“唉,了了一生不理聊齋公主。

“爲我解憂,勸用磚頭!”聊齋公主哭得是梨花帶雨。

“無聊的時候用磚頭砸砸腦袋確實是不錯的選擇!”聊齋公主想想可以嘗試……

“既然不錯,那就幫我物色一塊吧!”

“好啊!”說着,夏天輕應一聲從儲物戒指裏扔出一塊塊澄黃色的金磚,噼裏叭啦的往一聊齋公主腦袋上砸。

聊齋公主先是一陣悽楚的哀鳴,哭了一陣方看清眼前暗器爲何物,突然撿起一塊金磚放在嘴裏咬咬,確定是真貨之後,雀躍而起,瘋狂竊笑道:“哇哈哈哈哈,讓金磚來的更猛烈些吧!”

“變態!天下有這樣貪財的女子,怎麼嫁得出去!!!”一些圍觀的讀者紛紛在不遠處低聲罵道,有的也躍躍欲試,試着砸出幾個KB幣,見聊齋宮主更加花枝亂顫的大笑,終於忍不住大把大把的砸出KB,甚至包月來砸。

了了看着17K的KB快把聊齋公主掩埋,驚怔得合不攏嘴,他想不到17K城的居民何時這麼富有,竟然用K幣砸人,驚喜之餘,也偷偷撿錢放進自己的口袋裏。

“老公,連這點錢也跟聊齋宮主搶啊,你好遜呀!看她窮的連雙鞋子都買不起,她好歹是個女生,禽獸都有半點憐憫之心,你怎麼還不如禽獸?!”

了了的老婆(藏個坑,人名兒隱了)竟然同情起可憐的聊齋公主妹妹,糾着了了撒嬌讓他放過聊齋公主。

“禽獸有半點憐憫之心,我一點憐憫之心都沒有,所以,我不是禽獸!”了了不理,繼續搶K幣。

圍觀的讀者笑嘻嘻的,繼續扔着KB,有的連砸邊說:“哈哈,17K現在註冊新號就有紅包領,這兩個人真笨,大熱天裏搶這玩意,多註冊幾個號不就有花不完的錢了!?”

兩個在搶錢的一男一女沒聽到外面的嘻笑聲,搶得眼紅手軟,了了這時才發現自己手裏的錢搶得不夠多,一把推開老婆,對着聊齋宮主突地發出一拳,正打在聊齋公主胸脯…下面一點。把她一掌擊進錢堆,嘴裏還怒叱道:“這麼愛錢,鑽錢堆裏好啦!

這時只聽聊齋公主無所顧忌的道:“我搶?!哼,我一個小小的寫手,好不容易等到上架了,就盼着這一天被人用錢砸哩!”。

“你、你敢打我?”聊齋公主本是武林高手因爲搶KB一時不察,竟被了了偷襲得手,氣得柳眉倒豎,狐狸眼圓瞪,女高音直衝雲霄,每個17K城的人都能聽到。

“打你又能怎麼着,你再搶,我……”了了突然說不下去了,他驚恐的看着憑空出現在了了身後的夏天《生機變》男豬腳,嚇得連錢也顧不得撿,退縮到牆跟。

夏天騎在冰雪聖龍的背上,神色冷峻淡然,很無奈的嘆道:“唉,我這個人就是太善良了,不想殺人!可是, 白月光憑美貌崩壞劇情[快穿] ?”

“聊齋MM今天上架,你就不能讓着點她嗎,等她的小書賣好了,她還不會好好謝你!!!???

了了見聊齋公主的保護人來了,只得示軟的說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因爲在一邊看熱鬧。我們只是一些小小的誤會,不如就此算了吧,不要讓讀者們看笑話了,這些錢都歸聊齋公主啦。我幫你喊完廣告就離開17K城,畢竟我還要回到現實世界!”

“哼,這還差不多!你已經是一個名家了,還和人家小小寫手爭什麼爭嘛,《俺不是庸醫》《醫世無憂》《 醫行天下》讓你大紅大紫,又出版又賺KB幣,也該讓讓人家姑娘了。就不要再和聊齋公主搶錢了啊!

“是是是,我不該太貪財,是我貪財,這總行了吧?”了了抹着額頭的冷汗,低頭正碰見聊齋公主凍得如紅蘿蔔的小腳丫子,轉身在街邊的土牆上替她寫了幾個字:《生機變》VIP上架公告!

“各位讀者大家好,我是聊齋公主,這本絕對大氣的小說《生機變》終於在17K城上架銷售了,此書言語精美,情節離奇,聚美人,財寶、奇術爲一體,男主魂傭千萬……絕對精彩絕倫,諸位請放心訂閱……”

聊齋公主正對圍觀的讀者們推薦着此書,突見人羣裏獰笑着走出幾個身穿制服的人,領頭之人正是城管大隊長可樂編輯,他身後緊跟着心腹手下若干。

“哼哼,聊齋公主,你在17K城隨意擺地灘,毀壞公共財物,阻礙交通,已嚴重違反了城市安全管理條例,給我回刑衛司……的城管部,接受罰款!”。

“唉!”聊齋公主落寞的唉口氣,把身上搶來的幾個K幣又扔到地上,“我蹲在雪地裏等了一夜,就是想在熱鬧的街口做做新書的廣告,拉拉有閒錢的讀者,不曾想又被罰款,流年不順,流年不順呀!”

有讀者外面切切私語,交頭接耳的問道:“聊齋公主怎麼啦?不就是被城管罰點錢嘛,有什麼了不起的,和流年不順怎麼扯上關係了?”

另一個讀者小聲回道:“嗨,你不知道,那姑娘今年走背運,被幾個朋友騙了,現在連脂粉錢都買不起,哪有餘錢交罰款呀!”

可樂等不及了,對聊齋公主大聲叱道:“快點跟我們走,不要在那磨蹭了!磨蹭就有人幫你交罰款了嗎!我看……啊!”

“嗖嗖嗖嗖嗖嗖!”數道白翎箭矢突然射向可樂身上,由於箭的慣性,把可樂大大一下子釘在了土牆上,那十多支羽箭沒有傷到可樂半點皮肉,只是穿透了他的城管披肩。

“哎呀呀,不好意思,我的手麻了!”《生機變》裏的細拉粉雕玉琢,手持泰坦鐵環,笑嘻嘻的從角落裏擠進來,頑皮的耍弄着手中的環鐺,對可樂歉然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射偏了,要不你下來我再來一次?”


聞者皆轟然而笑,對這可愛的細拉報以鼓勵的掌聲!

正暗自神傷的聊齋公主看到這種場面,也忍不住拍手笑道:“生活真TMD好玩,因爲生活老TMD玩我!哈哈,今天終於看到玩別人的場面了,幸哉幸哉,這次17K城沒有白來,開了眼界!”

左戰神**正要帶聊齋公主離開,突地可樂從牆上跳下,大喝一聲:“不許走!你若還想在17K城上架,就得跟我回刑衛司!”

“爲什麼?”衆人皆問,了了也不例外,側耳傾聽。

“哇哈哈哈,各位常說上架上架,這裏沒有架子,怎麼上?”有經驗的了了瘋狂大笑,狠狠瞪了**一眼,才得意的瞥視着衆人。

“那,哪裏有架子?” 大叔我會乖

“問得好!”可樂上前一步,拉住聊齋公主的胳膊,大聲說道,“衆所周知,17K城的架子都在刑衛司的大牢裏!你不跟我走,你去哪裏上架?”

聊齋公主額頭上再度爆下冷汗,小心翼翼的問道:“那、那牢裏是什麼架?”

可樂得意的冷哼道:“哼哼,當然是十字絞刑架,當年的聖子耶酥也上過的!”

聊齋公主全身爆汗,臉紅紅的問道:“我是女生,不好上別人的”

“思想骯髒!來人,帶走!”

可樂一聲令下,聊齋公主被帶走,而衆人還在癡呆中,被聊齋公主的驚人之言所嚇。

聊齋公主還未到17K城刑衛司大牢,就聽到裏面有很多人在瘋狂的大笑,進去一看,更是吃驚。原來,牢裏豎着一排排一行行的十字架,上面掛滿了人,全在高興的大笑着,還有幾個比較熟悉的,其中一個叫血紅的,掛在高高的架子上,睨視聊齋公主一眼,放聲笑道:“黃毛丫頭,剛來的吧?還不快到架子上來接受KB幣的洗禮!?”

“怎麼上?”聊齋公主此時腦袋暈眩,也不知道該不該上架,想着上架後就有錢了,但又怕自己也像他們一樣陷入瘋狂。

“很簡單!”回話的是一個裝着黑色教士袍的神甫,正是此牢的專業神職神員MM--夜青魂,她繼續說道,“按照我說的,一步一步的做下去,下一個上架的人就是你!現在的你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但上架以後,你極有可能成爲神,此間牢房裏的大神!”

聊齋公主又說道:“這、這間牢房叫什麼名字?我以前也上過一次架,只是那個架子太脆弱,只是一根直直的木樁,被綁上去以後,很快的就滑下來了,有人說,他們綁的不結實,簡稱‘不結(仆街)’!我想問問,這裏的架子結實嗎?”

“呵呵!”一個戴眼鏡的年輕牧師從天空飄落,他手中拿着銀色聖十字吊墜,微笑着說道,“經過我們專業手法包裝作者,想下也下不來,除非……”

聊齋公主疑問道:“這位是……?除非什麼……?”

可樂一邊準備着手中的繩子,哈哈,很簡單,除非作者想進宮,不然是無法從這個十字架上掉落的!”

聊齋公主鏗鏘玫瑰的答道:“哦!我絕不會做TJ" 第八章 訪極晝界道夫

陰霾山,冰雪覆蓋,企鵝成羣,由於這是一片普通人無法企及的神祕大陸,是故少有人居。坐立於接壤元界而非從屬元界的世界盡頭,此時正至夏季,陰霾山內是一片極晝之光,分不出白天還是黑夜,因爲在這裏24小時都是白天的奇妙景象。

夏天踏飛於獅鷲背脊之上,感受着這片神祕的大陸,面對冰天雪地,忍不住深深呼出一口氣,他已經不大記得界主的神貌,確能依稀記得界主的雪屋,只因這是一片令人難忘的——神祕之巔。

“元神本不該在此刻歸位,系浩瀚左使臨危之舉,現又被帝后打亂、打散之後更是無法凝結統元,看來!莫說要他元神凝聚,若是能夠儘快取來生命之光,元神歸位到是有望,只恐怕真身上還會落下殘疾遺憾。

“赫!…”

夏天用鑰嫦教會如馴服獅鷲的方法,喝止神獸,飄身來到一口雪井旁。

這是一口專門卸載生命之光的雪井,沿口無蓋,內無光芒耀出,夏天踏雪近前,不由得哈哈大笑:“呵呵!看來界主的生意一點也不好哇!”

夏天話音剛落,就見一道白光於眼前飄過。


光者人也,人身落地,就聞郎朗宏亮震破陰霾雪山。

“幾萬年才做一筆單當然生意清淡!哈哈哈….老朋友,好久不見了哇!”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