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最爲詭異的是,這五顆靈丹竟然是還在淬鍊之中。

已經到無暇級別了,還在被這煉丹爐淬鍊,難不成……

最終會煉製出完美級別的丹藥?

他的一顆心一顫。

下意識的就搖了搖頭。

當今天下間,不論是三大聖地、五大宗門還是七大王朝,都沒有哪個煉丹師,能夠煉製出來完美級別的靈丹。

所以他不敢相信,這一爐靈丹,會變成完美級別。

另外,他也不清楚這究竟是什麼丹藥,也不敢直接收取。

要知道,很多珍貴的靈丹,必須要用特殊的器皿盛放才行,並不是隨便放置的。

否則那藥效很快就散逸乾淨了。

宋子陽從煉丹爐上躍下來,低頭看了一眼爐火,很快也明白了火焰爲何能夠燃燒千古而不滅。

此地本就是離宮之所,五行屬火,而煉丹爐上面則是鐫刻着離火法陣,其中放置燃料的地方,竟然是有一個小型的空間法陣,裏面別有洞天。

所用燃料爲沉香木,一根所產生的火焰便能夠燃燒百年,裏面足足放置了上萬根。

這也就意味着,不停的燃燒下去,僅僅這些沉香木,便能夠燃燒百萬年而不滅。

宋子陽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做,只是將這珍貴無比的沉香木弄出去賣掉,便已經不虛此行了。

沉香木,天然的香料,整個宮殿放置一根燃燒,便可清香不斷,祛除任何異味,並且有安神之效。

如今沉香木在東土大陸上已經十分稀有,一根價值千金,除了皇宮貴胄、豪門聖地之外,很少有修士會用到。

普通人家更不必說了,千金可使一戶人家一生富足,衣食無憂。

但在這裏,卻不過是煉丹爐備用的燃料而已。

大手筆!

宋子陽驚歎,對於這五顆靈丹的價值,越發的期待起來。

但怎麼弄走呢?

他有些犯了難。


納虛戒內雖然是有着很多盛放靈丹的玉盒,但他不敢輕易使用,天知道這五顆赤色靈丹是用的什麼靈材,若是跟玉盒有生克作用,毀於一旦,那就沒地方哭去了。

另外,這五顆靈丹依舊是在淬鍊之中,他倒也不想現在就將他們取出,萬一還沒有真正煉製成功,不到丹成的是間呢?

先放任它在這裏繼續淬鍊,回頭再來取?

也頗爲不妥,因爲離開這宮殿之後,還真的無法確定是否還有回來的機會。

這大陣如此恐怖,想要破陣,本就是萬分艱難,若能夠僥倖尋找到法陣核心,尋找到離開此地的傳送陣,怎麼可能還會再回來?

思來想去,沒有太好的解決方法。

而那風箱之中,此時無聲無息的向外流出黑色的液體,兩個童子,已經開始緩緩地塑形。

“這是……”

“那兩隻血魄,要復生了?!”

他的一顆心一跳。

比他預想的速度要快很多啊。

“那就試試蘇幕遮吧!”

他心念一動,便決定嘗試一下,將這煉丹爐整個裝入其中。

蘇幕遮自識海之中飛出,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他揉身探入其中,落在了那茅草屋的後面,然後在一片空地之上,他開始佈置乾離九宮陣。

九天九地九宮陣,他是佈置不出來的,但是普通的九宮陣,難不倒他。

他是想要在這自成一界的獨立空間之中,佈置出這煉丹爐周圍的環境,以期望這淬鍊能夠繼續下去。

很快,九宮陣佈置好,他閃身出來。

在他意念控制之下,蘇幕遮產生了強大的吸引力。

同時他伸手,費勁九牛二虎之力,將這煉丹爐挪動了分毫。

嗖……


下一刻,他連同煉丹爐一起消失不見。

進入了蘇幕遮之中佈置好的大陣之上。

位置正是離火所在! 成了!

宋子陽大喜過望。

他也是抱着試試看的態度,倒是沒有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

這內部有着空間法陣的煉丹爐竟然真的被收入了蘇幕遮之中。

見到楚一刀之後,倒是要問問她,是否知曉這些是什麼丹藥,幾品的。

在搞清楚這些之前,他可不敢輕易吃。

若是七八品的靈丹,一顆就直接將他的身軀給撐爆了。

宋子陽收起來煉丹爐之後,這兩個童子復生的速度,驟然間緩了下來,並且氣息也開始變弱,極不穩定,似乎有崩潰的趨勢。

他這才發現,這煉丹爐竟然就是這九天九地九宮陣的陣眼所在。

失去了陣眼,大陣自然不能運轉了,已經停止。

這依託大陣而生的血魄,復生也受到了影響。

不過,這宮殿不僅僅是九天九地九宮陣的核心所在,也是另外一座大陣的入口,所以,這血魄復生的速度雖然慢了,但終究還在緩緩進行,地上黑色的液體,已經是凝聚成了兩隻腳,斷口處一點點的凝聚血肉。

這等情形看起來詭異無比,邪異的力量散發出來,給了宋子陽極大的壓力。

他眉頭微皺,沒再理會他們的復生,在這大殿內開始搜尋起來。

這等上古龍穴,隨便留存下來一點東西,放在如今的世界裏,都是無比珍貴的。


價值不菲。

不過,他在這宮殿之中搜尋了一遍,卻並沒有再找到有價值之物。

很多桌椅,都已經腐朽,隨便一碰,便化作齏粉散落。

經歷了數萬甚至是數十萬年的時間侵襲,若是沒有法陣的保護,恐怕什麼都無法保留下來。

離開了這一座宮殿之後,他猶豫了一下,並沒有繼續向前,而是返回到另外的四座宮殿內,逐一搜尋。

根據五行方位建立的五座宮殿,不論是造型還是裏面的佈局,均是一模一樣。

就連裏面的守衛,都是一樣的。

各自有兩隻金甲傀儡。


宋子陽手中的靈符水銀瀉地般得施展出來,輕而易舉的將他們全部滅殺。

另外四座裏面的內殿,也各自都有一個巨大的煉丹爐,但是他能夠分辨出來,這四尊煉丹爐,看起來都很普通,遠遠無法跟自己收起來那一尊相比。


蘇幕遮內的那一尊依舊燃燒煉制丹藥的丹爐,看起來像是青銅鑄就,周身九條真龍盤旋纏繞,似是騰雲駕霧,龍首昂揚,咆哮無聲。

但是這四尊煉丹爐看起來是普通的鐵,放置這麼久,周圍都生鏽了,痕跡斑斑,爐火也早已滅了不知道多少年。

不過,血魄還是存在的,只是實力弱小了很多。

兩支寒冰之握,便將他們直接解決了。

四座宮殿搜尋一遍,只找到了幾樣特殊的東西,一塊石碑,一塊令牌,一座木頭雕刻的妖獸像。

石碑上面刻滿了文字,只不過這種文字宋子陽不認識,那令牌上面的字跡已經模糊了,看不清楚。

他心下喟嘆,也只能等下找到楚一刀,看看她是否認識了。

出身不同,眼界與高度相差就太遠了,儘管楚一刀是個武癡,只對武道感興趣,但是耳濡目染之下,見識的寬度與廣度,遠非自己這個來自青州這個窮鄉僻壤之地的小門派修士所能夠比擬。

至於這木刻的妖獸像,宋子陽倒是認識,乃是上古兇獸窮奇。

背生雙翅、形似虎,窮兇極惡。

窮奇一出,赤地千里。

這雕像栩栩如生,放置在一張供桌上面,沒有向外散發任何的波動,極爲內斂,但是宋子陽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隱隱有一股心悸的感覺。

就彷彿,是真的有一隻上古蠻荒兇獸窮奇的神魂,被封印在這裏面,帶給他無盡的壓迫感。

他一股腦的將這些東西都收入了納虛戒內。

回到了九天九地九宮陣的核心宮殿內,那兩隻復生的血魄,雙腿已經隱隱成形,威壓越來越強了,如今已經堪比二境中期的修士了。

若是復生完畢的話,或許會達到三境的地步。

不過這樣的境界概念,對於宋子陽來講,沒有任何意義,站在那兒不動,一朵紫極天火所化的紫荊花丟過去,就徹底將它們給滅殺了。

氣息再強,又能如何?

感應到宋子陽的存在,這兩隻還沒有完全復生的血魄便欲要開始攻擊。

這等無法徹底滅殺的傢伙,再擊殺一遍也沒有意義,浪費時間。

他直接越過去,穿過大殿後面長長的走廊,進入下一個法陣之中。

……

楚一刀現在很苦惱。

她又迷路了。

在這五座宮殿內轉來轉去,血魄滅殺了數遍了,始終找不到出去的道路。

這些血魄,從一刀兩半,到現在都已經能夠跟她鬥上一段時間了。

可她發現自己怎麼都走不出去這五座宮殿。

並且,每一次出來之後,再進去就發現,宮殿內部的模樣與結構,發生了變化。

她知曉這是法陣運轉的緣故。




Add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