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罷了。

「這個方法倒是可行,那我立馬去做。」奇偉沉默了一會兒,思考周全后覺得合適,立馬掛了電話,為楊寧開始撰寫洗白的微博。

一直緊張不安的小東見兩人談妥,終於稍稍鬆了一口氣,她瞧著楊寧仍然未解的眉頭,知道她還沒有完全放心,可此刻她也不知該如何開解楊寧。

突然,小東的手機響了一下,她拿出來一看,發現是一條推送的消息。

【爆!湯倩助威摔倒,小師妹全程黑臉!】

這條消息一下子挑動了小東敏感的神經,她連忙把手機遞到了楊寧的面前,急促道:「快看,那些媒體發文了!」

楊寧一愣,快速接過手機,眼睛緊盯著屏幕,眉頭越皺越深。

她差不多看完七七八八的媒體評論,冷笑出聲:「這些人的戲真是比我還多,什麼叫我不滿湯倩擅自到來,就把她推下了舞台?普通人會在眾目睽睽下因為這種理由報復別人嗎?」

一邊翻著微博,楊寧心中一邊堵住一口氣,越往下看下去,她對湯倩愈發咬牙切齒起來。

「這些評論,真是不堪入目!」小東抱著電腦,皺著眉翻看著評論,差點氣的跳腳:「什麼狗屁玩意兒啊!竟然說你嫉妒湯倩,故意讓她落下殘疾!」

聞言,楊寧冷笑兩聲,熄掉手機屏幕,懶得再去看那些網友們的胡亂臆想,反正都是一些黑她的話而已。

「別看了,等奇偉把微博發布出來,事情自有轉機。」楊寧神情平靜,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腦海中自動屏蔽掉那些刺眼的詞句。

然而,小東卻沒辦法像楊寧那樣坦然,她憤然指責那些不實言論,敲起鍵盤就和網路上的噴子們開罵了起來。

瞧著小東的勁頭,楊寧沒有多加阻止,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看似平靜,卻沉默不語的發了好幾條簡訊給奇偉,催促他快點把東西發出來。

又過了一會兒,楊寧手機突然響起,她看了一眼,發現是奇偉的簡訊。

「東西在五點自動發布,你留意一下。」

楊寧看了一眼時間,距離五點只有一分鐘了,她長吁一口氣,一直頗為煩亂的心情終於稍微輕鬆了點。

「楊寧,奇偉發微博了!馬上就被頂上話題了!」一分鐘轉眼即逝,小東抱著電腦坐到了楊寧的旁邊,語氣激動的指給她看。

【當紅女星覬覦小鮮肉,被傳緋聞女生慘遭陷害】

不得不說,奇偉的八卦水平還是很高的,楊寧看完全文,覺得已經足夠了,雖然全文沒有點湯倩的名字,但這種敏感的時候放出來的文章,網民們一猜就能猜到。 楊柏最後還是同意幫助玉道元治病,霍海說的沒錯,如果能夠救好玉道元,玉家內部有了矛盾,就沒功夫糾纏楊柏。

但是楊柏並不清楚,玉山川的父親,玉家家主已經降臨D市,玉道通是不會讓楊柏治療玉道元。

霍海和石靈兒晚上都離開,相約明天D市瑞海飯店。

夜色逐漸深沉,楊柏盤膝坐在炕上,炕上一隻百年人蔘正在被龍紋令吸收靈氣,楊柏的神魂又一次破體而出。

不過這一次,血色的小劍在被神魂操控,猶如閃電一樣在屋內來回穿梭。

「原來激發這個,靠的是神魂之力!」如今的小劍跟隨楊柏心意而動,同時丹田內的半片蓮花也散發強大能量,能夠讓小劍擁有可怕劍芒。

「試試?」楊柏還真想試試小劍的威力,一道劍芒突然而出,楊柏還未等反應過來,劍芒斬在地面,地磚直接炸裂開來,出現一道劍痕。

「這麼強?」楊柏有點傻眼,神魂轟然入體。體內的半片蓮花也不動了。只是慢慢吸收靈氣,隨著靈氣丹田內充斥的雄渾的先天之氣。

不過這些先天之氣也紛紛融入進半片蓮花當中,而半片蓮花四周散發的,卻是一股青色的能量。

「我現在到底什麼境界?雪絕說的築基?修真?」楊柏又一次陷入沉思,腦海浮現的《龍元道》太過晦澀了,楊柏只能夠參悟一部分。

「唉,還得學習!」楊柏這一晚上都在修鍊,修鍊已經成為平常生活。一夜無話,第二天早上,楊柏穿著工作服就前往金鯉農場。

「四叔,最近生意怎麼樣?」楊柏出現農場,劉四叔等人都圍了過來。如今的農場工人,工資都已經翻倍,比市裡工資都高。

「楊柏,看看,這是我們的物流隊伍,我們都親自配貨!」劉四叔猛的指向後院,就看到一排嶄新的132貨車。

「市內和省城的我們當然要配貨,讓他們天天堵著農場也不是事情。我們又一次開發五個大棚,不過你的藥水不多了。」

劉四叔趕緊說著,而趙艷紅也走了過來,看著楊柏有點想笑,畢竟昨天晚上趙艷紅知道楊柏已經來過。

「沒事,我一會要去D市,我現在就去!」楊柏也不廢話,讓眾人散開之後。只有趙艷紅能夠跟隨,走向大棚基地。

「艷紅姐,進來吧!」楊柏看到眾人都離開了,牽著趙艷紅的手走進大棚。趙艷紅臉上一紅,不過老實的跟了進來。

「別,別在這裡!」趙艷紅還以為楊柏受不了,想在大棚里。

「姐,誤會了,你看看現在的我!」楊柏也是尷尬,不過卻一揮手。就看到大棚上空,憑空出現無數的水滴,這些水滴落下,灑樓在大棚當中。

「什麼?」趙艷紅徹底震驚了,水滴融入地面,滴在瓜苗之上,一朵朵小黃花綻放起來,一個個翡翠黃瓜慢慢的生長起來。

明明還需要三個月成熟的黃瓜,居然瞬時間就已經成熟起來。猶如神跡,趙艷紅看的瞠目結舌。

不過一隻手,卻纏繞在趙艷紅的蠻腰之上,楊柏目光火熱,雨滴有就揮灑,不過落在兩人的身旁卻化為綿綿霧氣。

「艷紅姐,金鯉農場會越來越好…」

楊柏這一上午,都在金鯉農場忙著。大棚的翡翠黃瓜突然都成熟,劉四叔等人也震驚,不過卻極大緩解農場的壓力,畢竟如今翡翠黃瓜的訂貨量太大了。而楊柏也不含糊,野豬場依舊在擴充,每天都能夠聽到種豬的哀鳴。

李剛烈如今成為金鯉農場的養豬員,這是李圖戶求了楊柏半天。楊柏看到李剛烈把野豬伺候不錯,暗中也有了主意。

滿山的梨花已經綻放,梨香飄蕩在天地間,在梨林當中楊柏的身影穿梭不斷。這一次,楊柏把每一株梨林都弄成梨王。

遠處的趙艷紅看的目不轉睛,只有趙艷紅明白,楊柏成長的太快了。楊柏真的變成神農,改變農場的一切。

中午在農場收拾一下,楊柏一個人開著車前往D市。石靈兒出任務了,霍海留在D市陪護玉道元。

瑞海飯店是石家開的,飯店都被霍海給包了下來。楊柏的車,剛剛停在飯店門口,霍海就一步走出。

「楊師,你終於來了!」霍海真的著急,昨晚上玉道通降臨D市,引起整個D市的轟動,霍海也相當急迫。

「你怎麼了?」楊柏就是一愣,能夠感受到霍海內心的驚慌。

「楊師,你不知道嗎,玉道通來了!」霍海深吸一口氣,趕緊冷靜下來,把玉家之人降臨D市的事情趕緊告訴楊柏。

「玉山川的父親來了?為了什麼?」楊柏心思電轉,還以為殺死玉山川的事情被發現,玉道通是為了報仇而來。

「他是為了我!」正當楊柏懷疑的時候,門口傳來沉穩的聲音,順著聲音,黑色的輪椅之上坐著面容清瘦的老者。

老者六十多歲,頭髮很短,臉上一些老年斑,雙手更是猶如枯骨一樣。就是這樣的老者,雙眸卻猶如明月,瞬間綻放光芒。

「你就是玉道元?」楊柏也認真的看了過去,看人先看眼睛,玉道元的眼睛沒有頹廢,彷彿時刻都在備戰一樣,這樣的人物就是以前玉家的家主。

「年輕人,我就是玉道元,你就是楊柏,楊大師吧?」玉道元淡然一笑,甚至主動朝著楊柏握手。

乾枯的手掌,上面都是青筋,可是楊柏卻看到不同。 九天蒼穹變 玉道元的手掌沒有任何的厚繭,反而上面的經脈在萎縮,形成一道道虯龍,顯然原先的這雙手掌,蘊含可怕的威力。

「老了,老了!」玉道元依舊伸手,直到楊柏也把手伸了過來,用力握了一下。

楊柏能夠感受到一股力量,不過這股力量太弱了。就算這樣,玉道元用力握手這一下,乾瘦的臉頰露出一絲潮紅。

「咳咳咳咳!」玉道元咳嗽起來,旁邊的霍海趕緊勸道:「師傅,不讓你用力,你幹嘛出來了,我來接楊師就好!」

「我想親自接楊大師,不僅由於我的到來,給楊大師添麻煩了。玉道通他們過來是為了我!」玉道元依舊淡然。

「咦?」楊柏突然發現什麼,剛才居然讀心術失靈了,玉道元內心一片寧靜,寧靜的令人可怕。

楊柏不明白,不過玉道元這個樣子,的確有點可憐。以前可是堂堂一品世家的家主,居然淪落成這個樣子。

霍海推著輪椅,領著楊柏走進飯店當中。飯店最大的包間已經準備好了,任何看到楊柏的服務員都躬身勢力。

這些人已經都跟著石龍宵,不過石靈兒昨天就已經讓瑞海飯店的人好好招待玉道元。尤其今天來的年輕人,務必服務好。

環形飯桌,八個菜都特別的精緻。玉道元很隨和,指了指飯菜,輕聲說道:「楊大師,沒有吃飯吧,我們邊吃邊說!」

「楊師,你看我師傅?」 獨家錯愛 隨著吃了幾口菜,霍海就忍不住了。畢竟這一次玉道元過來,就是為了治病。

「丹田碎裂,經脈萎縮,雙腳腳筋被一股冰寒之意切斷,腳步經脈徹底鬱結廢掉。」楊柏淡淡的說著,只是掃了一眼,就把玉道元的傷勢完全說對。

「不愧是楊大師,霍海的丹田也是你治好的?」玉道元依舊雲清風淡,彷彿受傷的人不是他。

「是我治好的,玉老,你的傷太久了!」楊柏也實話實說,玉道元的傷勢有好幾年,至少十年。這十年,玉道元依舊能夠活下來,一定付出不少的代價。

十年這麼久,體內的經脈都已經枯萎,想要重新恢復,必須徹底毀掉現在的經脈,重新複發。

可玉道元的身體根本無法承受住,天下之中,任何古醫都無法救治玉道元。或許只有擁有靈霧的楊柏,能夠治療。

「十三年,我這樣的傷勢,只是苟延而活。可就算這樣,只要我一天不死,玉道通一天就不會放心,他也想殺死我,可是他不敢,呵呵呵。」

玉道元很看得開,這麼多年了,也更加看的透徹。旁邊的霍海實在忍不住,看向楊柏。而楊柏卻輕輕搖了搖頭,淡淡說道:「玉老,傷我可以治,不過你能夠承受那種死亡的痛苦嗎?」

「什麼?你真的能夠治療?」這一次,玉道元有點不淡然了,甚至楊柏能夠感受一絲內心的波動,寧靜的心好像起了波瀾,可就算如此,楊柏依舊無法感知玉道元真實的想法。

「這是怎麼回事?」楊柏就是一愣,頭一次讀心術這麼失靈。

不過旁邊的霍海已經徹底激動起來,站起來揚天長嘯,惹得屋外的服務員還以為怎麼了。而此時的玉道元終於又一次冷靜下來,認真的看向楊柏。

「大師,你真的能夠救治,能夠讓我站起來,恢復丹田?」玉道元來到這裡,也是被霍海給勸的,希望早就破滅了,這世上無人能夠治療玉道元,除非那個世界中的人。

「治療可以,不過承受的痛苦,你得有準備,畢竟你歲數在這。」楊柏輕聲說著,而就在這時候,楊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咦,石靈兒?」楊柏就是一愣,拿起電話接通。不過對面當中,卻不是石靈兒的聲音,反而傳來威壓無比的聲音。

「楊大師,過來喝杯茶吧,我請你喝茶!」 果不其然,楊寧點開評論時,裡面已經有人還原了全局,就像在現場親眼看見一樣。

【我的天,這說的是湯倩,楊清風和那個什麼楊寧吧?快告訴我我是不是滿分卷!】

【哇,這齣戲可真精彩了,我猜肯定是湯倩故意摔倒的,再嫁禍給楊寧!】

評論里各色的猜測把整件事情變得愈發撲朔迷離,湯倩的那些黑粉們基本上都站在了楊寧這邊,這一下,站在輿論風口浪尖的,就不止楊寧一個人了。

望著屏幕,楊寧終於放心的攤在了沙發上,心情愉悅,露出了事發后的第一個微笑:「奇偉這文章寫的不錯,看來這次要給個大料給他,酬謝一下了。」

「的確,他這下啊,可把這水攪得更渾了。」小東翻著微博,瞧見楊寧笑了,自己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的變得輕鬆了起來,說話的語氣都帶著俏皮的感覺。

「哎,等等,這是什麼?」一直漫無目的的翻著微博,小東突然又刷出了和楊寧話題相關的人,她定睛一看,啞然失聲:「陸……楊清風為你發微博了……」

「什麼?」

楊寧剛懸著的心又被吊了起來,她立馬衝到電腦面前,仔細的盯著屏幕。

只見上面寫道——「楊寧不會做這種事情,作為人,還是要心懷良善,嘴下積德。」

這很明顯,楊清風是看不管網上那些罵楊寧的話,因此才發了一條微博,然而楊寧心中,卻沒法對他感謝起來。

「簡直是火上澆油。」楊寧神情霎時緊繃,嘴唇緊抿:「他這樣做,她的那些粉絲又要跑過來罵我了。」

兩人都還記得,上一次楊寧為了拿到角色,找到了楊清風炒作,那種被全網黑的經歷,楊寧不想再來一次。

「這……也許我們該往好處想。」小東一時語塞,嘆口氣道:「楊清風挺你,正好也證明了你的人品,只不過肯定是要被罵一段時間了。」

楊寧扶住額角,心中被無數思緒盤繞,無比煩雜:「雖說是這樣說的,但是他這樣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個,也是給他自己添麻煩。」

這些事,小東也能理解,不由得愈發為楊寧擔心了起來。

萬一那些偏激的粉絲來蹲點,這就不僅僅是言論上的事情了。

正當兩人惴惴不安時,楊寧的電話卻突然響了,她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一個十分陌生的號碼。

小東和她對視了一眼,心中都頗為忐忑,害怕是哪位噴子打來的電話,畢竟信息年代,手機號有各種各樣的方法都能弄到手。

眼下,電話響了許久,楊寧都沒有要接的意思,她望著眼前的手機,只覺得是個燙手山芋。

「算了,接了。」聽不得煩躁的鈴聲,掛斷又怕是工作上的電話,楊寧左思右想,還是接通了手機。

「喂,你好。」聽筒那邊的未知感讓楊寧的心眼提到了嗓子上,她握緊手機平息以待,等待著對方開口。

「是我,安天翔。」沉穩而平靜的聲線自電話那頭傳來,楊寧一愣,霎時間失語無言。

距離那日的鬧劇已經過去了幾天,安天翔今日突然來找她,是來興師問罪的,還是來回憶過去的?楊寧心中打滿了問號,愈發緊張了起來。

「怎麼不說話了?」

「嗯……有點驚訝,你有什麼事情嗎?」楊寧輕輕詢問,聲音略為陌生。

像是不滿於這份疏遠感,安天翔沉默了片刻,才再次開口:「我在你樓下,一起去吃個飯。」

沒有詢問的意思,安天翔是在命令她,楊寧心中本能的拒絕,可一想起楊月那種嫉恨的神情,她還是立馬應聲答應了下來。

「好,我馬上來。」

小東坐在一旁,聽見了楊寧的電話,顯得分外擔憂,她看著楊寧匆忙地收拾包包,連忙拉住了她的胳膊,眉頭輕蹙:「他萬一給你的是鴻門宴怎麼辦?」

楊寧目光垂了下來,苦笑著拍了拍小東的肩膀:「別擔心我了,大不了也就是捲鋪蓋回家罷了,何況,我還是有點信心的。」

聽見楊寧這麼說,小東一下子也啞口無言起來,她無奈道:「……我知道攔不住你的,只是想提醒你罷了,記得自己多加小心。」

楊寧點點頭,背好包包,隨便化了一個淡妝,便下了樓。

剛走到樓梯口,便有人接她,直接把她引到了一輛黑色轎車的前面,替她拉開了車門:「安小姐,請上車,安總在等你。」

這種架勢楊寧活了兩輩子,才頭一次見到,她不由得深吸一口氣,慢慢地坐了進去。

「來了?」

她剛一上車,安天翔便放下了一直在敲字的電腦,轉過臉望向拘謹的楊寧。

安天翔見她這樣,突然挑了挑眉,語露嘲諷:「那天你自己摔在地上陷害楊月的時候,可沒這麼膽小。」

這話一出,楊寧猛然轉過頭,愕然的睜大了眼,她神情尷尬,假笑了兩下,心臟跳的極快。

看來,他是來興師問罪的了。

「你……你都看到了?」

安天翔輕笑了一下,神情倨傲,不以為意道:「下次再被人推到的時候對自己狠一點,至少也要有湯倩那種水平。」

湯倩?

楊寧眨眨眼,一下便明白了他為何提起湯倩,搖搖頭笑道:「我可沒她老道。」

聞言,安天翔轉頭極深的看了她一眼,車內的氛圍瞬間變低了起來,楊寧收斂起笑容,知道正題要來了。

「你可能並不知道,這幾年上前來找我的人得確有很多,她們都說自己叫楊寧,不過最後都到了非洲做苦力。」安天翔沉默的注視著前方,語速平緩:「我不希望你是下一個。」

楊寧知道安天翔在暗示什麼,然而一個沒有說謊的正常人卻不會明白,於是,她反而好奇地睜大了眼睛,怯生生的問道:「為什麼?我的小名叫楊寧也不可以嗎?」

安天翔側頭看了她一眼,輕哼一聲,捏起了她的下巴,眼眸冰冷而無情:「在我的面前不可以,除非你是她。」

Add Your Comment